1.悟空入太清
缘道君何在2017-04-23 08:574,340

  恒古至今,神灵之说无数,但今日只存当世修者,上古之神,又身在何方?

  神踪消匿,大世阴谋。

  仙命无疆,何人窃之?

  ……

  太古之际,宇宙之间无天无地,一片混沌。

  在这混沌之中,两块巨石相互交叠,上者经混沌炼化,竟成人型,五官四肢俱全,日经月久,两颗巨石得了混沌之气温养,渐放光泽,终于有一日,那人型巨石豁然而起,盘坐在混沌之中。

  此人目蕴神光,望穿无尽混沌海,见除己之外,只剩那巨石作伴,心中孤而生悲。

  运起混沌神法,炼化混沌之气,以成大世界之基,铸成天地之形,后天生龙凤,地生麟龟,万物尽出,人类亦然,一派欣欣向荣之相。

  此时那开天地之人也垂垂老矣,混沌之气散乱,无以凝聚,身形将散。

  天地由其所创,此时创天地之人将亡,引起天地大劫,苍穹溃空,地蹦飞火,无论禽兽、树木、人类,竟皆遭逢大难,死伤将殆。

  眼见昔日向荣之地,如今哀嚎遍地,哭声漫天,创世之人心生悲怆,便催化自身的混沌之气,补全这大世界,化山川以定后土,生日月以震青天。

  待到创世之人力竭气尽之时,那天穹之上仍存大漏,这人叹息一声,催发出一道精气来,便在天地间消失。

  此人身创天地,与天地万物,都有莫大恩德,被后世之人称为盘古大神,尊称其为父神。

  那道精气也渐生灵识,竟飘飘荡荡来到剩下那块混沌巨石之上,如那盘古一般,卧此石而生智,后化作一女子,名为女娲。

  女娲本领通天,借取这混沌巨石之力,将天穹大洞修补起来,此石欲生灵识,却让这女娲用以补天,损耗石灵修为,又归于平静。

  女娲心有愧疚,携石走遍八荒,自此在盘古大陆彻底消失……

  自补天时起,盘古大陆天地格局大定,碧波泛滥的海上漂浮着五块大洲,依方向而定,名为东西南北四大神洲,中央那片遁身仙气中的大洲,即名中部仙洲。

  “善哉!”

  不知光阴逝几何,此时西神州响起一声佛号,随即金光迸射,天花如雨,金莲漫地,一道霞光直射东海之畔。

  此时东海地界,青冥天雷阵阵,乌云翻腾卷起,带起地上猎猎狂风,刮得海畔沙尘飞起,大浪滔天,平日翻飞驱浪的龙族都不见踪迹,海面之上连半条鱼儿也不曾见,在那漫天风沙之中,却有一婴孩大的猴儿躺在那风沙之中。

  一阵狂风席卷而来,将那猴儿抛的飞起,九天之上一声巨响,奔雷一道直冲这猴儿劈来!

  恰逢此时,那道霞光已至,霞光收敛,落地化作一慈眉善目的老僧,老僧袖袍一挥,那奔雷顿时像被狂风吹散,不见踪影。

  老僧探手出去,那猴儿便飞来他手上,脸上挂着一副笑意,架起金光来,便往那东海之上的天虞山而去。

  这天虞山下巨浪滔天,波翻雪浪,若飞龙腾海,在天虞山脚下横冲直撞。天虞山上有千峰万仞,透过云彩隐见楼阁观宇林立其中,内中瑞气涌现,似是仙家所在之地。

  光阴荏苒,十二年后……

  天虞山一座孤峰之上,立着一所简陋的茅草屋,就这简陋的茅屋之中,却是金光焰焰,将那屋顶的茅草都掀的乱飞。

  忽然一身巨响,金光直射斗牛,顿时日月摇光,烟霞散彩。整座天虞山都晃动起来,那茅草屋猛的一声炸开,紧跟着那座孤峰也是一声巨响,直接崩裂开来,化作碎石沉入海中,一道金光裹带着幼小的人影从碎石中飞出,跌落邻峰。

  “唉,师弟你又何苦如此呢?”

  一声轻叹从遥远的西神洲幽幽响起,声音穿云破空而来,在整个大陆上方飘荡,唬得天虞山主峰太清宫内的紫阳真人脸色剧变,跌坐在云台之上,跟着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真的是他,可惜了!”

  “师祖,何事让您如此叹息?”旁边的童子不解,冲着紫阳真人一躬身子,出声问道。

  紫阳真人摆了摆手,道:“清风,你让你李玄师兄来一趟。”

  “是。”童子躬身应道,转身欲出。

  “掌门师祖,大事不好了!”恰逢此时,一个年轻道人踏进太清宫来,道人只有二十上下年纪,长得甚是俊俏,身着青色道袍,头戴墨色道冠,脚下踩着一双穿云靴,脸色慌乱,急冲冲的撞进门来。

  紫阳真人抬起头来,脸上出现一丝不快之色,道:“修行多年,行事为何还如此莽撞?”

  李玄一听,脸上浮现愧色,低声道:“弟子见孤峰炸裂,心中焦急,故此失了方寸,还望掌门师祖见谅。”

  紫阳真人微微颔首:“此事我已知了,那猴儿却是活了下来,现在在落云峰上,你前去将他领来。”

  “是!”

  李玄应了一声,转身出了大殿。

  “不知那位找这么一个不开窍的猴子作甚?”说着紫阳真人摇了摇头,道:“也罢,那等人物所想,非我所能揣测。”

  当下对那清风童子道:“你去把三峰之主请来,我有要事相商。”

  清风童子答应一身,也转身出门而去。

  且说这紫阳真人,乃太清派掌门人,而这太清派又是这东神洲鼎鼎有名的名门大派,其下除主峰以外,又分为落霞落云落雷三峰,四峰弟子,足有两三千人,可见声势之大。

  此时的落云峰上,一道孤零零得身影正站在峰崖上望着海面出神,身影消瘦,看个头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只是这孩子身上遍布体毛,连那张瘦脸也不曾放过,要说这是个孩子,倒不如讲他是个猴儿。

  这猴儿身上穿着一件破烂背心,下身系着条破布黄裙,里面穿着条裤子,光着一双毛脚呆立在那,通红的眼眶里终是落下几滴眼泪,钻进脸上的猴毛里。

  也不管正围着自己的人群,这猴儿放下手上那根黑铁棒,便跪倒在地,冲着那海边磕起头来:“老和尚你养我多年,如今你死了却连你尸体也捞不上来,就磕几个头还你的恩吧。”

  周围正围着一圈来看热闹的落云峰弟子,听了这猴儿说的浑话,禁不住哄堂大笑起来,

  猴儿正心里正难过着,忽闻众人发笑,提着那棒子转过身来往地面上一拄,抹了一把眼睛,厉声道:“亏你们还是修道寻仙的弟子,岂不知人死为大,反在这耻笑我,好不通礼数!”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顿觉得自己失态,脸上露出一丝羞愧之色,不再言语。

  只是那性格刁横的人,哪里都有,这仙府之中,亦是不例外的,人群当中便有个唤作常啸的落云峰弟子,此人年方二十,入门仅几年时间,已经是固体巅峰之境,自认为有些天赋,平时行事也略有骄傲之色,见猴儿动作,便向前跨一步出来。

  指着猴儿喝道:“你这泼猴,平时多得我们太清派照顾,今日反在这撒泼,忒不知好歹!”

  这猴孩儿本已失了亲人,心中难过至极,又让这常啸一顿奚落,心中顿觉委屈,又本性倔强,抡起黑铁棒就要上前打他。

  常啸见了也是怒意升腾,冷笑一声:“泼猴好胆!竟敢在此逞凶,看来今日还得动手给你个教训不可!”

  说着,伸手从背后拔出一把宝剑来,那剑身清白通透,亮光如流水,比那猴儿手中的黑铁棒不知要强了多少。

  这时走出一红衣女子,这女子一双凤目盈盈如水,身姿曼妙,长得甚为美艳,红衣女子莲步轻移,来到猴儿身前,回身对那常啸道:“这猴儿年幼,如今又失了依靠,看着也着实可怜,常师弟莫要与他计较吧。”

  那常啸见了这美艳动人的红衣女子,刹时失神起来,良久脸上扬起笑意,点头道:“竟然柳嫣师姐为他求情,我便饶了这泼猴吧。”

  “谁要你饶了!你当我怕你不是?”那猴儿却是个暴脾气,手中黑铁棒晃动,一脸不忿,就要动手。

  常啸心想这猴儿不知好歹,又见他冲撞自己,觉得在美人面前失了脸皮,当下又喝声道:“你这泼猴忒不知死活,不是见柳师姐替你求情,早早替那老秃驴教训你了!”

  猴儿本就因老和尚身死,这常啸又在自己面前唤他为老秃驴,勃然大怒,几步跨出,举棒就砸了下去。

  恰时一道青光飞来,架在那黑铁棒下,挡住了猴儿的攻势。

  “何事喧闹?”

  一道人影拨开人群走了出来,出声问道,来人正是那李玄。

  “见过李师兄。”

  众人齐齐行了一礼,这李玄是主峰弟子,又从小入这太清派,故而这些人都唤他师兄。

  李玄也是回过身来,向着众人还了一礼道:“见过众位师弟师妹。”

  这才转过身子去,盯着那提着铁棒的猴儿,一招手把那青光收了回来,到他手上化作一把青光剑。

  “李玄大哥!”

  这猴儿见了李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又想到那才死的老和尚,笑容又马上收了回去。

  李玄脸上泛起柔和之意,走上前在猴儿头上摸了摸,也不觉那密集的猴毛扎手,开口道:“悟空,你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掌门让我带你过去他那,跟我去吧。”

  原来这悟空时常会从那孤峰来这太清派,一是性格顽劣好玩,二则是来寻些吃的。

  那紫阳真人对那老和尚也甚是尊敬,每每让李玄带着这悟空到处去玩耍,送些灵果佳肴给他。

  悟空听了李玄的话,点头称好,又转过身子来,冲着海里狠狠地磕了七八个头,这才把一只毛手递给那李玄,跟着他拨开人群往里走去了。

  未行几步,前方便是一道门楼,上书三个大字:落云峰。

  进了这道门楼,脚下的路豁然开敞,上面也铺满了白色小石,以此为之点缀,沿着这石子路往前走上一段距离,便插入几座楼阁之中,左手边是个庭院,供落云峰人吃饭歇息所用,右手边则是个大大的道观,想必是他们念经的场所了。

  悟空牵着李玄的手,生怕慢了一步,虽然已不是初次来此地,但这太清派所在之地极大,楼阁流水多有相似,小小年纪的他深怕自己走丢。

  穿过那道观,一条溪水横贯而过,上面架着一座石桥,石桥那端种着些桃树,此时正逢春季,红艳艳的桃花挂在那树枝上,让风吹着时便甩下几片花来,甚是好看。

  这桃花林过去却是一片大空地,这是落云峰弟子演武场,空地之上林立着许多擂台,还没等悟空数清这擂台之数,李玄带着他方向一变,从那桃花林和演武场之间穿插过去,来到一座铁索桥前。

  那铁索桥一头架在这落云峰里,另外一端却是穿入那云层之中,透过云层隐见对面主峰之景,这天虞山高且陡,天风吹来,那手臂粗铁链搭成的索桥也是晃动起来,发出一阵金铁之声,似在说这高峰之险。

  待走进一看,那铁索桥上只有三个人脚宽的铁索,却无半片桥面,目透铁索之隙,只见下方云雾缭绕,便是悟空目力非常,也是看不见底部之景。

  “悟空,我御剑带你过去吧。”

  李玄轻笑一声,说道。

  谁知这悟空竟是摇了摇头,把手中的黑铁棒交给李玄,开口道:“大哥且帮我拿着这棒子,我自顺着这铁索爬过去便是了。”

  往日李玄也只是带着他在落云峰走走,不曾去过这主峰,也未见过这铁索,猴子生性贪玩,故而忍不住玩性大起。

  李玄脸上一紧,道:“此事不能玩笑,落云峰离地数千丈,若是从这跌落,非把你那肚皮拍烂不可!”

  悟空挠了挠头,把铁棒送入李玄怀中,蹲下身去摸了摸那铁索,摆着一只手道:“不碍事,我自能过去!”

  说完也不等李玄接口,身子一纵,便落在那铁索上,前身下伏,真似一只猴子般在那铁索爬行,身子连蹿带纵,嗖嗖往对岸钻去。

  一阵风卷过几片云朵,从李玄面前拂过,这李玄早已看得呆了,良久方笑着摇了摇头,身形一跃,也纵身上了铁索,脚下连踩,往悟空身边赶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圣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圣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