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奇形戒指
东成西2017-04-23 18:243,741

  楚以晴还注意到,男人右手食指上带着一枚奇特的戒指。说实话,那枚戒指大而丑陋。

  尤其戒指上的装饰,楚以晴觉得像只蝙蝠。

  尽管戒指怪异丑陋,但是楚以晴仍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楚以晴很郁闷,她会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么奇怪的戒指。

  楚以晴意识到自己下来有一段时间了,如果小艺发现她不见了。估计非得惊动全府上下,楚以晴急忙卷起那副肖像原路返回。

  在回来的路上,楚以晴想,据书中记载,塔木国的宫殿不在地面而在低下。这个地方会不会是塔木国的宫殿?肖像上的男子会不会是塔帝?

  楚以晴刚一脚踏上船,就听远处小艺的声音在喊,“郡主,郡主……”楚以晴急忙摸索着找机关,好不容易将假山回复原状。

  “郡主,奴婢没看错吧,你怎么从假山里出来了?”小艺让男仆把船划的离楚以晴更近一些问。

  “你再多嘴,我把你安排到别处去。”楚以晴冷下脸吓唬道,小艺立刻不敢多言,楚以晴又道,“今天的事谁都不许说出去,如果有第四个人知道,我拿你们试问。”

  “回去让猴子再给我多找些,有关塔木国的消息来。”

  “是”

  楚以晴有些累了,回来到床上就睡着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楚以晴做了一个乱七八糟的梦,起来的时候感觉浑身乏力。醒来的时候已经掌灯时分,楚以晴感觉肚子空空的,于是让小艺吩咐厨房熬了一些粥。

  小艺刚把粥端上来,楚钊然转悠的过来看她。

  “父亲,你这个时候来看我,无事不登三宝殿吧。”楚以晴喝了一口粥,故意夸张的嚼着。

  “你这丫头,怎么跟我说话呢。”楚钊然嗔道。

  “既然你没事,那我先睡觉了。”楚以晴说着故意将碗推开,吞吞吐吐是肯定没什么好事。

  “有几句话嘱咐你,明天春分,我邀请了很多人来府里做客。你是女孩子,不易抛头露面,你就待在院子里养伤,别给我捅什么篓子。”楚钊然抹不开面的讲道,其实他主要想表达的,是警告楚以晴,别趁他接待客人,无暇顾及她,她偷偷溜出府捣蛋。

  楚以晴嗤之以鼻,“谁稀罕见你那些客人”

  楚钊然拿她没办法,千篇一律的无奈的申斥,“又没大没小”

  次日,郡王府门前车水马龙,光马车就从巷子里拍到巷子外。门前的马桩临时加了几个,宾客们陆陆续续聚齐,彼此寒暄客套,平时安静的郡王府顿时热闹起来,楚钊然谈笑风生的接待着他们。

  楚以晴跟小艺趴在一侧的屋脊上,这里的视线刚刚好,既可以看到府外的小巷,下面的情景更是一览无遗。

  “郡主,差不多我们就下去吧。若被别人发现了,郡爷的面子可往哪搁。”小艺胆小不安道。

  楚以晴嫌小艺聒噪,不悦的嗔道,“谁会没事看屋顶”

  “来了,来了”楚以晴突然兴奋起来。

  小艺顺着她的视线看下去,敢情楚以晴是在等莫荼。莫荼端坐在马上,不急不缓的前行,他还是那一身黑色的衣服,神秘而又英气。

  确定莫荼来了之后,楚以晴心满意足的从屋顶上下来。“待会你给他们送酒的时候,给我留意着莫荼所坐的位置。”

  “郡主,你到底要做什么事?”小艺不安的问。

  楚以晴心情大好,第一次不嫌小艺婆婆妈妈,多问为什么。“我让你准备的弹弓做好了么?”

  “在郡主的房间里”小艺依旧愁眉不展。

  “好了,我这边不用你了,你去前面帮忙伺候吧。”楚以晴扔下小艺,一蹦一跳的回到自己的院子。

  楚钊然宴请宾客常玩的游戏是“九曲流觞”,“九曲流觞”是古代水边宴饮赋诗的风雅活动。觞就是杯,一般是由角质或木质等轻材料制成,可以浮于水上。主要玩法就是投杯于水的上游,任其流下,停止在哪里,那么正坐在旁边的人就要端起酒来喝光,同时赋诗一首。

  在郡王府的后花园,楚钊然专门命人修了这种渠。在渠两边摆上矮桌,桌上放着瓜果美酒,大家席地而坐,或吟或唱。

  侍女再次手持木觞站在上游,大家拭目以待。侍女松开手,木觞漂流而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木觞的漂流而移动。

  大部分人略带紧张的盯着,唯有莫荼随意的捏起酒杯,优哉游哉的抿一口。时不时看一眼木觞的进度,眼看木觞流向他,而且速度越来越慢。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木觞会停在莫荼面前,就连莫荼本人也这么认为,甚至准备放下酒杯。

  然而,在木觞即将停下时,忽一阵微风。硬是推着木觞略过了他,转而停在距他后面第三个人面前。

  意料之外,大家有些失望的叹气。

  被选中的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白面书生,书生有些不好意思的起身,“在下才疏学浅,又不善即兴作诗。在下特别喜欢白居易的诗,在下就为大家朗诵一首《花下自劝酒》”

  书生说了句献丑了,接着吟道,“酒盏酌来须满满,花枝看即落纷纷。莫言三十是年少,百岁三分已一分。”

  书生吟罢落座

  此时,楚以晴携带弹弓,匍匐在花丛里。从莫荼一进府,她就没有接触的机会。楚以晴打算用弹弓打莫荼一下,引起他的注意,然后示意他出来。

  在那些人举起酒杯共饮时,楚以晴那边已经瞄准,蓄势待发。然而,就楚以晴那三脚猫,打中了才怪。

  只见弹珠嗖的飞出,可惜有些偏高。弹珠从莫荼的脖子侧面穿过,直直的飞向对面。

  楚钊然刚把酒杯递到嘴边,忽然“蹦”的一下。一个圆泥蛋子落进酒杯里,楚钊然吓了一跳。

  众人皆是一惊。

  那边的楚以晴见闯祸了,立刻趴在花丛里不敢动弹。有些人疑惑的抬头望天,这艳阳高照的,下的哪门子的冰雹。

  楚钊然顿感整个都不好了,脸色一僵。昨晚他千叮咛万嘱咐,楚以晴还是当众给他捅娄子。

  这是在报复他么?

  半天,楚钊然强颜欢笑道,“小女生性顽皮,让大家见笑了。承影,送郡主回去。”

  “未来郡主将接郡爷大任,自然不能像闺中女子约束。”其中有人附和,不过难逃逢迎之嫌。

  所以楚以晴在草丛听了,小声嘀咕了一句,“虚伪”

  楚钊然闻言扯出一个笑容,随后低沉的对着楚以晴藏身的方向道,“晴儿,怎能如此无礼?还不快出来,见过各位长辈。”

  楚以晴有点骑虎难下,在座的都是些风雅之士。谈词吟诗,聚千阁是这些人长聚的地方。恐怕她一露面,立刻就会被一些人认出来。

  没办法,楚以晴只好以袖遮面,“父亲,晴儿妆容已乱,怕冲撞了各位前辈,晴儿先行告辞了。”

  楚以晴说完落荒而逃,虽然楚钊然气的须发皆乍,但众多宾客在场,他也不好发作。

  出了后花园,楚以晴追悔莫及。早知如此,她就让小艺帮她传话,也不必多此一举。

  楚以晴垂头丧气的往回走。

  她刚走出没多远,身后传来一道清脆平淡的声音,“找我什么事?”

  楚以晴一怔,转身回头。虽然她与莫荼只见过一次,声音也闻过一回,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记得那么清楚。

  或许他和其他人与众不同

  在楚以晴回过身时,她竟然发现莫荼有那么一瞬,目光愣了一下。或者说那一刻他走神了,楚以晴有点迷惑。

  这么快就不认识她了?

  事实恰恰相反,自从她第一次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因为那张熟悉而又久远的面孔,曾给他带来不小的震撼。

  那一瞬间,他似乎真的相信。世间有轮回,他亲眼见证了缘分的存在。

  同时,他也不希望,楚以晴是那个人的转世。因为他永远忘不了,他从她身体里抽出的匕首,白森森的刀刃上,沾染着她殷虹刺眼的血迹。

  “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楚以晴惊奇,以致忘了用敬语,同时也更加觉得莫荼很神奇。

  莫荼言简意赅,“判断”

  楚以晴对这个回答似乎有些失望。

  “那天在御射场上,弟子有一事不明。先生是怎么做到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挡在受惊的马之前?”楚以晴直直的望着莫荼。

  莫荼闻言,清冽的眼眸因意外,而闪过一丝惊讶。接着他像平时平静道,“你记错了,我从没救过你”

  “不可能,我记得很清楚。那匹马抬起前蹄的时候,你还在靶场上。”楚以晴极力澄清道,救人又不是杀人,做了好事咋还不承认了。

  “我记得你叫楚楚,郡王府是有两位郡主么?”莫荼不动声色的提醒着,言外之意告诉楚以晴,你再纠缠下去,他可就不替她保守秘密了。

  楚以晴的目光闪了闪,她怎么把这一茬忘了。

  僵持片刻,楚以晴不受莫荼的干扰道,“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如果我向你的父亲问起,那天郡主何故缺课。你觉得你父亲会如何回答?”莫荼不答反问。

  “你什么意思?”楚以晴不悦。

  “每个人都有秘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莫荼淡淡的回应,知道楚以晴的意图后,莫荼不再逗留转身回去。

  见莫荼不买账,楚以晴感觉很没面子。于是恼羞成怒,“我是郡主,你必须回答我的问题。”

  “你也是我的弟子”

  莫荼头也没回,清冽的眸中绵延忧伤。这么目无尊长,怎么可能是她。不论任何时空,撞脸的事情多了,楚以晴不过是其一罢了。

  只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无法删掉她的记忆。这让莫荼感到一丝不安,在这个信奉鬼神的封建时空,如果别人知道他异于常人,他不敢想象将要面临什么局面。

  然而,楚以晴并不像就此罢休。在这个世上,还没有人忤逆过她的意思。楚以晴上前疾步,伸手拽住莫荼的衣服,莫荼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莫荼冷道,“请郡主自重”

  “除非你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你别想走。”楚以晴赖皮道,说着另一只手也拽住莫荼的衣服。

  莫荼无奈之下,伸手要把楚以晴的手推开。当他把手搭在楚以晴手上,楚以晴不禁惊讶的张大瞳孔。

  楚以晴惊讶不是因为男女授受不亲,也不是莫荼冰凉如水的体温,而是他食指上那枚蝙蝠状戒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