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代天巡牧
东成西2017-04-27 15:383,032

  在楚以晴即将合上眼帘时,楚以晴感觉眼前光线一暗。同时,带着淡淡凉意的衣袂拂过她的面颊。

  楚以晴惊讶的睁开眼睛,只见莫荼背对着她,横在她与枣红马之间。莫荼两只手臂硬是擒住枣红马张开的两只前蹄。与此同时,另有人用手臂从后环住她,将她拖拽到安全距离。

  枣红马在嘶鸣,叫声震耳发聩。然而,嘶鸣突然戛然而止,原来是莫荼一掌震晕了枣红马。

  楚以晴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

  莫荼力擒受惊之马,其力大无穷,让人匪夷所思。然而,这可以称奇,却不足为怪,因为历史上就有很多力大无穷的人,比如秦武王举鼎。

  但是,莫荼的速度之快,非练武人之有。

  “郡主”穆承影见楚以晴目不转睛,有些慌乱的叫道。同时伸手试探,好在楚以晴的动脉还在跳动。

  楚以晴刚要说没事,刚一开口,先是一口鲜血喷出。接着楚以觉得晴眼前重影一晃,同时感到一阵空明,就连穆承影吼叫喊大夫的声音在耳边也越来越小。

  此时的郡王府因迎来一位不速之客而忙碌,加上古代通讯闭塞,楚钊然对御射场的事浑然不知。

  至于不速之客,他是当今穆皇后的亲弟弟穆流宏。现在身负皇命,为五品巡察使,待天子寻牧各地官员的政绩。夜城虽天高皇帝远,为夜城郡一人把持,但仍隶属大元国土,所以夜城也不例外。

  郡王府前厅,楚钊然与穆流宏分宾主落座。侍女奉上茶水合盘退出,楚钊然伸手示意穆流宏用茶。

  穆流宏抿了一口香茶,细细的品了一下,之后放下茶碗。“这一路走来,流宏发现,夜城的繁华不逊于朝都啊。”

  “本郡一直感恩先帝,赐我氏一方福地。”楚钊然心满意足的含笑,和穆流宏逢场作戏打着官腔。

  “都说郡爷将郡主按世子培养,如今怎不见郡主?”穆流宏似有意无意问,漫不经心的向外寻视着。

  “郡主在御射场学习,本郡这楚室一族。一脉单传,责任重大,本郡不得不狠心啊”楚钊然无可奈何道。

  “郡爷用心良苦”穆流宏一笑,端起桌上的茶碗,以茶代酒敬道。

  御射场上,这里整天舞刀弄剑的,大夫自然少不了。而且楚钊然出了名的做事周详,关爱青年安全。

  好在楚以晴没有内脏破裂,不过内伤是躲不了的,估计不卧床一两月是不会好的。等楚以晴的伤势稳定下来,穆承影让人用软床把楚以晴台上马车,之后护送她回郡王府。

  在接近郡王府时,郡王府门前停车车轿。穆承影常年跟在楚钊然身边,楚钊然又有意培养他,所以穆承影一眼看出那是官轿。

  在夜城怎么会出现,除郡王府以外的官轿?

  在穆承影胡乱猜测时,一个身着浅绯色官府的男子从郡王府走出来。那人身材高大英朗,肤色为健康的小麦色。五官硬朗分明,尤其那双浓重的剑眉,加上深邃莫测的双眸,给人一种凌厉深沉之感,不敢轻易得罪。

  那人就是刚到夜城的巡察使——穆流宏

  刚出府门的穆流宏,也听到笃笃的马车上。漫不经意的往穆承影这边一瞥,和穆承影四目相对时,双方皆是一惊。

  穆流宏愣了一下,难以置信,接着百感交集的发问。“是阿影么?”脚下也快步如飞的走过来,同时深沉的眼眸浮起一层水雾。

  久违的那道亲切的呼唤,以及眼前熟悉而又久远的身影。穆承影忍不住热泪盈眶,疾步迎上去,“是我,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阿影,这些年你过得好么?”穆流宏走过来,张开双臂与穆承影相拥。

  十年生死两茫茫,穆承影离开穆府之后,再无音讯。没想到会在夜城相遇,穆流宏噙着泪打量着穆承影,情绪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拍着穆承影的胳膊。

  “哥,你到夜城来……”

  “哦,代天巡牧。十年未见,不知你境遇如何?”穆流宏关切的问,宛若知心大哥。

  “说来话长”穆承影沧桑道,不过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于是转身对跟来的侍从道,“先护送郡主回府,我稍后就回。”

  等马车从他们身上驶过,穆流宏有些疑虑。据穆承影所说,郡主此刻应在马车上,为何不露面么?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好奇的询问一下吧。

  穆承影看出他的疑惑,解释道,“哥哥勿怪,今日御射场有匹马受惊,郡主不幸被伤。”

  穆流宏闻言急切,“郡主伤势严重么?”

  穆承影面露难色,只是笼统道,“好在没有性命之忧”

  “不行,我可听说了。夜城郡将郡主爱若珍宝,出了这种事,夜城郡一定会迁怒于你。跟哥哥走,我身受皇命,有我护着你,夜城郡不会把你怎么样。”穆流宏说着拉起穆承影的胳膊就走,穆承影又一阵感动。十年了,穆流宏还像小时候那样保护他。

  “哥,你不用担心,这些年郡爷待我不薄。我也很清楚郡爷的为人,他不会为一己私情迁怒他人。郡主受伤,郡爷一定很难过,我得待在他身边。”穆承影坚定道,明净的眼眸布满真诚。

  “你一点都没变,还是和以前一样傻。既然你想做忠仆,哥哥也不强人所难,等郡王府安顿好,去驿馆找我,我们好好聊聊。”穆流宏无可奈何的锤了一下穆承影的前胸。

  “多谢”穆承影感激道。

  穆承影回去的时候,楚钊然正召集名医会诊。女婢男仆进进出出的忙碌,楚钊然神色凝重的听着大夫的嘱咐。

  须发花白的大夫安慰道,“郡爷不必忧虑,郡主没有性命之忧,静养一段时间即刻。”

  “如此就好”楚钊然有些宽慰。

  楚钊然命人送走大夫,除了在旁伺候的小艺,楚钊然怕吵到楚以晴,把其他人都打发走了。楚钊然心事重重的坐在楚以晴床边,唉声叹气,愁眉不展,似有什么烦心之事。

  穆流宏的代天巡牧,不是好兆头啊。

  “怎么不见承影?”楚钊然想起来问小艺,刚才光顾着担心楚以晴,却忽略了穆承影不在旁边。

  小艺轻声回应,“在门外候着呢”

  “人还没个旦夕祸福的,他是怕我怪罪不成。我还没老糊涂,让他进来。”楚钊然有些疲惫道,如今能为他排忧解难的也只有穆承影了。

  为了不授人把柄,他处处小心。府中奴仆不过千人,更不敢广纳贤才,惹人非议。

  论才华相貌,穆承影都是他未来良胥之选。楚钊然更将穆承影视为心腹,委以重任,以诚相待。

  与其说君臣主仆,不如说父子。

  “郡爷,是承影保护不周,愧对郡爷所托。”穆承影一进来就负荆请罪,尤其看到楚以晴昏迷未醒,更是羞愧难当。

  楚钊然没多说什么,摆摆手让他起身,“起来吧,以后当心就是。”楚钊然若有所思的站起身,像喃喃自语道,“承影啊,巡察使的到来,让我心有不安呐。”

  楚钊然怅然,穆承影抬眸看着他,心里不是滋味。他十八岁受楚钊然赏识,留用身边,郡王府尴尬的处境他非常清楚。

  他也知道穆流宏这次代天巡牧,用意不纯。或者是针对郡王府,如果不是牵扯到穆流宏,恐怕他早就义愤填膺了。

  郡王府卑躬屈膝,一忍再忍。而当今圣上,此举实在咄咄逼人,令人心寒。他怀疑什么,楚钊然屯兵谋反?

  “也许只是例行寻牧,郡爷不必过虑。”穆承影安慰着。

  “但愿如此吧”楚钊然自我麻醉,他身正不怕影子歪。即便有人怀疑,量他们也查不出什么。于是楚钊然转移到楚以晴受伤的问题上,“御射场到底是怎么回事?马怎么会受惊?”

  穆承影沉吟一下,按说选马从入学就开始做的。如果据实回禀,楚以晴与小艺偷梁换柱的事也就暴露了。所以穆承影皱着眉头编道,“莫荼先生最近在山间训获一匹野马,郡主见了很是喜欢。因为郡主给马匹清洗方式有误,这才造成马匹受惊误伤到郡主。”

  穆承影说完有些不适应的清了清嗓子。

  “罢了,有时间叮嘱他,少弄些性子烈的马。都是年轻气盛的孩子,不能再为了争强好胜误伤。”楚钊然心里的嘱咐。

  “是”

  “这边没事了,你下去休息吧。”楚钊然朝他摆摆手,面色有些心率交瘁,穆承影有些不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