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承影失忆
东成西2017-04-23 17:003,011

  穆承影来到夜城驿站,报了名号让人通传。穆流宏早有吩咐,而且他又是楚钊然近卫,所以驿站的衙差对他恭敬又热情。

  穆承影刚坐下,茶水未满。就听外边传来脚步声,穆流宏未进门,声音先传了进来,“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来,所以一早就等着了。”

  穆承影起身,带着孩子般的羞涩拘束,“哥,不耽误你政务吧。”

  “无妨,事情在那,也不会跑。”穆流宏热情。

  两人坐下来,气氛突然静下来。双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能十年不见,千言万语,不知从何问起。

  正常情况下,通常会先问起,家里如何?然而,那个家没什么让他留恋的,否则十年前他也不会走的那么毅然决然。

  说起他的父亲穆文卿,在大元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高居宰相,位列三公,受天子倚重,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长女又是当宠的莫皇后,名副其实的皇亲国戚。

  而他的母亲,出身卑微,受人奴役。只因穆相酒后乱xing才有了他,他虽有穆氏血液,可没人承认他的身份。在穆府,就连下人都敢欺负他。穆夫人更是有意苛待为难,在穆府,他活得猪狗不如,丝毫没有尊严。

  忍气吞声苟活到及冠,穆承影决心离开穆府,自立门户。只是他身无分文,出门在外,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他唯一能寻求帮助的,只有穆流宏。

  穆流宏不因为他母亲的卑微而轻贱他,有时候会为了保护他,与他的生母穆夫人周旋。因为穆流宏世子的高贵身份,那些下人才不会肆无忌惮的欺辱他。

  所以,穆承影出门在外,穆府唯一让他想念的,只有穆流宏。

  两人沉默一会,穆流宏率先打破沉静,目光炙热道,“阿影,离开郡王府,到哥哥身边来。”

  “对不起哥,郡爷于我有恩,我不会离开他。”穆承影低下头,声音很轻,却很坚定。

  “我知道你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实话告诉你吧,郡王府大难将至,我不希望你无辜受到连累。”穆流宏痛下决心的坦白。

  穆承影吃惊的睁大眼睛,腾的站起身,紧张的问,“什么大难将至?哥,你能否说的详细一些。”

  穆流宏见状安抚道,“你稍安勿躁,我把你当自家兄弟。有人密报夜城郡有意谋反,这次我带天子寻牧不过是个幌子。来夜城的主要职责就是暗查郡王府,一旦证据确凿,郡王府不保。”

  “是何人信口雌黄,郡爷格尽职守,忠心可鉴。”穆承影火冒三丈,甚至气结到语无伦次。

  “阿影,你不要急。如果郡爷真是受人诬告,一经查实,我会向圣上据实禀告。但是,在事情尚不明朗之前,我希望你能远离郡王府。”穆流宏义正言辞的保证道,同时又语重心长的相劝。

  “我相信郡爷,他不会为一己私欲,将夜城百姓至于战火。”穆承影坚持,楚钊然的为人他最清楚不过。

  “夜城郡偏安一隅多年,圣上跟我提起此事,我也很震惊。我也相信郡爷是清白的,可皇命难违,不得不查。即便没有我,也会有其他人。”穆流宏语重心长的看着穆承影。

  穆承影沉默,“哥,自从郡爷将我救起那刻。我就发誓,为郡爷效命终身,郡爷待我如子,我视郡爷如父。不管他有没有谋反,我生死相随。”

  “执迷不悟”穆流宏痛心。

  相别十年,初次交谈,两人却不欢而散。

  穆承影回到郡王府,此时已经月上树梢。府内大部分的灯已经熄灭,唯有楚钊然书房里的灯,孤零零的亮着。正如门外穆承影那般孤独,穆承影注视着窗上来回踱步的影子,心脏一阵紧缩的疼痛。

  他以为离开穆府,今生今世和穆府再无联系。所以他觉得自己的身份,对楚钊然来说没有影响。

  如今他陷入两难。他想说出实情,却怕楚钊然就此不再信任他,或者让他离开郡王府。可是,如果不说,内心的负罪感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的难受。

  穆承影立在门前很久,最终还是怅然离开。

  未来的日子里,郡王府不会平静。他要留下来陪楚钊然度过最艰难的日子,如果他还怪让他离去,他也会走的了无牵挂。

  次日清晨,穆承影准备好洗脸水,叫楚钊然起床。并告诉楚以晴醒了,其实楚以晴昨夜就醒了,只是楚钊然已经睡下,穆承影没忍心叫醒他。

  楚钊然去看楚以晴的时候,小艺正给楚以晴喂粥。楚钊然见她知道饿,就明白楚以晴没什么大碍了。

  楚钊然坐在她旁边,爱怜而又无奈道,“你这个丫头,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调皮捣蛋的毛病?”

  “是那匹马不识好,我堂堂一个郡主,金枝玉叶。自降身份给它洗澡,它不领情也就算了,差点把我踢死。”楚以晴想起来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还想问你,给马清洗的基本常识。习马的第一天,先生就会告诉你。你怎么会把马洗惊了?”楚钊然犀利的盯着楚以晴。

  楚以晴回避着楚钊然的目光,将小艺喂来的粥推开。脑子飞快的运转寻找借口道,“我怎么会做给马喂食清洗这种小事,平时都是小艺和猴子帮我照顾。”

  “庆幸只是踢了你一下,万一是从马上摔下来,不死也摔断骨头。要吃一堑长一智,下次可不能再如此鲁莽。”楚钊然苦口婆心。

  楚以晴皮笑肉不笑的,僵硬的扯出一个笑容。同样的错误犯两次是愚蠢,她楚以晴才不会那么傻。

  楚钊然不想矫枉过正,毕竟她要接任未来的夜城郡。当有男儿心性,所以只是警告道,“最近我要接待巡察使,你在家里好好养伤,不准再给我惹事生非。”

  楚以晴软绵绵的回道,“是”

  “对你我还是不放心,承影,你就留在这看着她。”楚钊然思索一下道,之后留下穆承影去前院。

  楚以晴吃完粥,想到还有漫漫一天。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想溜出去只是有心无力。

  “去给我找几本书看”

  穆承影去书房,那一排排书架上,摆着不计其数的书。天文地理,风水医术,包罗万象。

  穆承影抽了几本,皱着眉头咕喃,“这么深奥的,她能看懂么?”

  于是,穆承影把几本书换成诗经和女论语。

  等他把书摆到楚以晴面前,楚以晴盯着女论语沉静了很久。半天咬牙切齿的质问,“我是来打发时间的,又不是犯错受罚,你给我看什么女论语。小艺,你去给我找几本书。”

  很快小艺抱着几本书回来,并对穆承影嘿嘿一笑,“郡主喜欢看这些,莫队长那几本书,郡主看了只会睡觉。”

  “还是小艺最懂我”楚以晴认可的笑道,刚翻开书,楚以晴想到莫荼力擒受惊之马的事。又问道,“承影,你说,你们练武的人,会不会‘嗖’的一下。从一个地方跑到很远的地方,比如马棚和靶场的距离。”

  穆承影没想到楚以晴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怔了一下,“那么远的距离,不可能。郡主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可是莫先生就能做到,那天你不是也在场么?”楚以晴疑虑。

  穆承影凝眉苦想,“是么?我怎么不知道。”

  “你什么脑子啊,如果不是莫先生先挡住马蹄子。等你把我再拖出来,恐怕早就肠穿肚烂了。”

  穆承影迷惑不解。

  “什么莫先生挡马蹄?郡主的话承影不明白。”穆承影一头雾气,最后竟像孩子般气鼓鼓道。

  楚以晴觉察出不对劲。她明明记得,莫荼先赶过来控制了马,穆承影随后才把她拖到安全距离。

  “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郡主因为给马清洗的方式不对,导致马受惊。等我们发现郡主出事时,你已经倒在地上了。”穆承影郁闷的解释着。

  楚以晴匪夷所思,迫切的追问。还抬起两只手,学那匹马抬起前蹄道,“没有马举起前蹄要踩我?”

  穆承影侧目,似乎怀疑。郡主脑子也被踢了。

  “没有”

  “这就怪了,我明明看到莫先生,一眨眼从靶场来到我面前。”楚以晴百思不解的挠挠头。

  穆承影只当她重伤未愈,脑子不是很清醒。

  楚以晴琢磨半天,终于不再纠结那个问题,又吩咐小艺道,“小艺,你让猴子把关于塔木国的书都搜集来,越快越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