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长亭结义
东成西2017-04-24 21:372,844

  聚千阁后院的某个苑落,以笙坐在花前孤寂饮酒。低落的吟着李白的《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时。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今天是她的生辰,除了赛金花让她早些回来休息。就再没人来恭贺她,以笙自我麻痹着。

  或许没人知道她的生辰,或许知道她生辰的人因为忙碌忽略了。

  以笙怅然着,一杯接着一杯的饮酒。在微醉时,以笙不知不觉想起那个清新单纯的富家女楚楚。

  “楚楚,今天姐姐生辰,你为何不来看望姐姐。哪怕托人传句话也好。”以笙带着醉意咕哝着,说着竟伤心的掉下眼泪。

  以笙再倒酒时,酒壶已空。以笙晃悠着起身,见侍女玉环从外走来,“玉环你来的正好,给我换壶酒来。”

  玉环接过酒壶放在一边道,“这酒姑娘还是待会再喝吧,刚才门外有个小童传话,有人约您到长友亭一叙。”

  “今天是我生辰,我哪也不想去。”以笙闷闷不乐,见玉环不给她换酒,自己拎起酒壶,脚步蹒跚的向外走。

  玉环见状跟上去补充道,“那人还说了,姑娘不到,她就不走。要不奴婢陪您去看看?”

  以笙停了一下,沉吟片刻,“也好,就当散心了。”

  玉环让以笙略微醒了一下酒,之后套上马车赶往长友亭。长友亭是才子佳人谈诗论画常去的地方,平时这个点,长友亭的人并不比聚千阁的人少。

  离聚千阁不远处有一片湖,因为横跨湖面的长桥,以及颇有盛名的长友亭。为此湖的名字,渐渐被人淡忘。

  谁会约她呢?

  以笙心里倒是有个人选,前不久有位阔公子,对她眉来眼去的。只是她们艺妓不同于女妓,艺妓有自己的人身自由,不存在被赎身的交易。

  为此,那位阔公子一直苦于没有追求的机会。

  在路上,以笙思绪万千。她也老大不小了,早该谈婚论嫁。追求她的权贵不计其数,只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因为三年前,与那人一次偶遇,以笙便心有所属。后来得知那人的身份,以笙就知道,这辈子,她注定默默的单恋对方。

  每当想起那次偶遇,以笙依旧幸福满怀。

  那时候她还是一个不出名的舞女,随当时家喻户晓的艺魁去郡王府为夜城郡府祝寿。

  因为只是伴舞,身份更是低微。当时因为舞衣开衩,急需橙色丝线补救。以笙就询问府里的女侍,问可否帮她找一些丝线来。

  当时女侍不耐烦道,“府里的针线都是绣枋做的,我哪里给你寻丝线去。”

  以笙尴尬的脸色发红,不过还是忍耐的请求,“好姐姐,你可否帮我问一下。府里的姐妹可有人用橙色的丝线。”

  侍女闻言由不耐烦变得傲慢,“府里那么多人,我那问的过来。再说了,你一个小舞女,怎能使唤得了我。”

  以笙尴尬的不知所措

  这时那人正好恰巧路过听到,于是沉言训斥道,“你是哪房的丫头,怎会如此无礼。”

  侍女见了那人,立刻变得低三下四,“穆总管”

  “这位姑娘为郡爷祝寿,就是府上的宾客。你怎能如此怠慢,姑娘需要的东西你即刻准备。”穆承影严肃道。

  侍女灰头土脸,“是”

  侍女离开,穆承影对以笙彬彬有礼道,“婢女管教不严,让姑娘受委屈了。我是府内的总管,姑娘若有其他需求,可尽管对我说。”

  “多谢穆总管”

  以笙回想着,脸色微微泛红。他是她见过最英俊的男子,更难得是他待人诚恳有礼。

  从此,以笙对穆承影忧思难忘。不论权贵子弟怎么示好,以笙都不为所动。

  想到这段记忆,以笙又想起了楚楚。

  话说这丫头和郡王府的一个丫头长的很像。可能那名侍女羞于见她,于是让另一名侍女将丝线送来。

  第一次见那侍女,以笙惊讶不已,想不到郡王府会有如此美貌的侍女。只是她万万没想到,那名侍女正是楚以晴。

  不知什么时候,以笙觉察到马车已经停了。但是玉环却没有提醒她,以笙不禁好奇的问,“玉环,可是到了?”

  只是外边静静的没有回应

  以笙撩开车帘,发现玉环惊呆在马车旁,目光发直的望着湖面。以笙看向湖面时也不由得呆住了,横跨湖面的长桥两边的水面上,漂浮着密密麻麻的荷灯,美丽而又壮观。

  湖面倒影着星空,荷灯的光辉又把水面装饰的如梦如幻。桥栏杆上系着一望无际的红绸,绸布随风飘摆,让人的心灵不禁为之震撼。

  长友亭上烛光环绕,灯火璀璨。烛光交相辉映间,里面影影绰绰有一人,由于距离较远,以笙只见对方一袭紫衣,长发如瀑。

  “姑娘,亭上的人好像是楚楚姑娘呢。”玉环失神道。

  “不是像,本就是她”

  以笙激动的说着,随即撩起裙摆,眼眶湿热的奔向长友亭。在她起步时,湖面也飘来悠扬动人的琴声。

  楚楚,姐姐的好妹妹。

  同时乐起有女声清灵吟唱,“解语宫商,为谁奏、长生一曲。见说道、密堂深处,宝香芬馥。月里飞仙云际下,乘鸾来伴凫仙宿。约年年、生日醉冰篘,簪梅玉。花与貌,争清淑。云共发,斗新绿。尽壶觞为寿,苦无他说。有子有孙真老大,无嗔无妒家和睦。更鸾花、剩着几番封,平生足。”

  接近楚以晴时,以笙慢慢放慢了脚步。眸中雾气氤氲,以笙被感动了,这一切都是为她做的。

  可想而知,用心良苦。

  “妹妹,你是怎么知道,今天是姐姐的生辰。”以笙动容的问,她和楚以晴关系要好从前年七月才开始,她记得自己从未向她提及自己的生辰。

  “我与姐姐前年七月相识,我就猜测姐姐的生辰肯定在七月之前。我让猴子跟花姐打听,果然应正我的猜想。”楚以晴喜滋滋的解释着。

  “这些荷灯漂亮吧,我从一月份就开始准备了。只是自己做实在太慢,姐姐生辰在即,我就让猴子把全城的荷灯都买来了……”

  没等楚以晴邀功完,以笙就过来紧紧的拥抱住她,“谢谢你,楚楚。姐姐还以为今年会过一个落寞的生辰”

  楚以晴见状,心头涌起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以前她做惯了小孩,第一次有大人的感觉。

  楚以晴拉着以笙在石桌旁坐下,上面摆满了美味佳肴。不过都是楚以晴平时爱吃的,因为她实在想不出以笙爱吃什么。

  今天没人约束她,楚以晴心情极好。与以笙推杯换盏,很快一壶酒就见底了,猴子又换上满满的一壶。

  “姐姐,你……是我唯一的好朋友。我也不瞒你了,我真名叫楚……楚以晴,我父亲是……夜城郡。”不久楚以晴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口齿不清道。

  以笙本来就有些醉意,刚才又喝了那么多,意识不清的倒在一旁。不过她还是能听到楚以晴的话,无意识的回应着,“我……记得三年前,在郡王府见……见到一个丫头,跟你长得很像。初见你时,我……就纳闷,这个妹妹,我好像在哪见过。”

  楚以晴听了呵呵笑了,“那个人就…就是我,我特别仰慕当……时的艺魁。我等不及她出场,就乔装打扮去…去后台。姐姐,你说我们是不是特别有缘分”

  “楚楚,听过桃园结义么?”以笙笑眯眯的爬起来。

  “在戏里看过”

  “我们也结拜吧,做像他们那样的好姐妹。”以笙颤颤巍巍的站起身,硬是拉着楚以晴跟她拜了异性姐妹。

  有时候友情就是这样,不必一起经历生死劫难。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只要撞到柔软的心坎上,那就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