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出乎意料
东成西2017-04-24 21:032,742

  莫荼发现楚以晴惊奇的盯着自己的戒指,条件反射的急速挣脱楚以晴的手。之后疾步而又轻盈的离开。

  楚以晴呆若木鸡的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她看到肖像上的戒指,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那天御射场上,莫荼力擒受惊之马,那个角度她正好看到莫荼食指上的蝙蝠戒指,只是当时她又是意识模糊,记不清罢了。

  莫荼跟塔木国是什么关系?难道是塔木族后裔?

  楚以晴一时难以承受,这些信息给她带来的冲击。楚以晴心事重重的回自己的闺房,打算好好静一静捋一下。

  与此同时,一墙之隔的后面的凉亭。穆流宏提起酒壶,甘冽清澈的酒水注入精巧的酒杯里。

  “陛下也是因此信起疑,内容虽不成谋反的证据。但此信若真,却足以说明,夜城郡已有二心。”穆流宏缓缓道。

  穆承影站在一旁,手指紧紧的捏着信纸。心里五味杂陈,他还是不相信。信的内容虽然只是朋友之间的问候,但楚钊然敏感的身份,和邻国镇守边疆的威远将军通书信,不得不让人多想。

  “如果有人故意嫁祸给郡爷呢?”穆承影怀疑的问。

  “所以我想让你辨别一下,上面的印章是不是夜城郡的私章。你不是夜城郡的心腹么?应该能辨的出来吧。”穆流宏慢条斯理的品着酒水,事不关己的轻松。

  穆承影苦笑,夜城郡只是闲王,没有兵权也不理朝政。没有军国大事,他又何必费事刻制私章,招惹是非。

  穆承影沉默片刻,肯定道,“据我所知,郡爷没有私章。所以我觉得,有人在故意陷害郡爷。”

  “不会吧,现在街上的贩卖走卒都有私章。夜城郡堂堂一王爵,怎么会没有自己的印章呢。”穆流宏不相信,反而像听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笑话。

  “哥,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郡爷在朝中的处境。郡爷为了以示忠心,府中奴仆不过千人,就连岳桐书院马棚里的马,都是从市井中购选的寻常马匹。”穆承影激奋,心中不平。

  当今圣上实在逼人太甚。

  “承影啊,你太天真了。陛下在意的,不止是夜城郡是否有谋逆之心,更在意他是否具备这个条件。”穆流宏依旧缓缓道。

  穆承影困惑,“什么意思?”

  “夜城本就是富饶之地,你在夜城这么多年就没听过么?塔木国的遗藏,它可早就传到朝都了。”

  穆承影恍然大悟

  “遗藏一说只是传闻,根本无迹可寻。以此怀疑郡爷忠心,实在荒谬。”穆承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虽然他嘴上不说,但穆承影心里埋怨。穆家位高权重,又是陛下倚重的老臣,穆相为什么就不能为郡爷辩解一二。

  穆流宏边听穆承影发牢骚边沉思,忽然穆承影噗通一声跪在他面前,穆流宏吓了一跳,“承影,你这是做什么?”

  穆承影恳求道,“哥,陛下命你主查此事,请您务必证明郡爷清白。”

  “哥哥的为人你还不知道么。况且你又不肯听我相劝,执意留在郡王府,就算为了你,我也会秉公执法的。”穆流宏说着拉起他。

  穆承影一阵感动

  红日偏西,郡王府的宾客陆陆续续的散去。莫荼出了府门解马桩上的缰绳,忽闻背后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是莫先生么?”

  莫荼诧异,回身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岁月无情的给他留下过去的痕迹,他松弛的皮肤堆成一道道沟壑。

  “您是?”莫荼礼貌的问。

  莫荼有些困惑,他人生在世这么久。见过人的不计其数,面前的老者实在让他摸不清头绪。

  “太像了,真是太像了。”老者一边惊奇的自语,一边难以置信的审视着。

  莫荼耐心平静的问,“前辈,晚辈不知您在说什么?”

  “你是莫垒的什么人?”老者思衬着问,深陷的眼窝,以及松弛没有生机的眼皮。显得他的眼睛深邃而又恐怖。

  莫荼怔了一下,如此说来,面前的老者起码得有八九十岁。莫垒是他曾经的一个化名,当时也是教化育人,只不过那时候教的是医学。

  莫非老者是他曾经的一个学生?

  想到此处,莫荼彬彬有礼的回应道,“前辈所说的,是晚辈的祖父”

  “难怪,难怪。你跟你的祖父,长得简直一模一样。怪哉,怪哉。”老者喃喃称奇,注视良久才拄着拐杖笃笃离去。

  莫荼见老者远去,没有过多考虑莫垒一事。之后身体轻盈的翻身上马,在催马前行时,莫荼感觉背后似乎有人在注视着他。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莫荼坦荡的回身迎上那双目光。

  那双目光深沉凌厉,莫荼看向那人时。对方可能因被撞个现行,又微微噙笑,并礼貌的对他微微颔首。莫荼依旧淡然从容,同样礼貌的回应一下,随后策马离开小巷。

  穆流宏依旧注视着莫荼的背影,“此人非同一般”

  “大人说的是岳桐书院的御射师。小人觉得,他除了不苟言笑,与他人并无不同。”车夫粗浅道。

  “你相信这世上,会有一模一样的人么?”穆流宏闲聊的问。

  “小人本是不信的,可今个不就见到了”

  车夫撩开车帘让穆流宏上去,之后车夫调转车头前行。穆流宏脑海里徘徊着莫荼的身影,他总觉得这个人那里不对。

  在宴席上,莫荼很少发言。虽处在繁杂的人群里,却又不会让人忽视。不知道是不是他与众不同的装束,让人觉得他不属于这里。

  后来穆流宏又想,他再怎么特别,跟他有什么关系。总之对他来说,莫荼不过是无足轻重的人,他应该把心思放到郡王府上。

  穆流宏回到驿站,刚把外衫挂起来,帷帐后一动走出一人来。那人虽身骨削瘦干枯,而双目却炯炯有神。

  这个人是穆流宏的心腹,也是他豢养的死士。名叫江流客,他是半江湖人,功夫不错,神出鬼没,主要为穆流宏训练杀手。

  穆流宏见了,对那人道,“以后你就是我的随身侍从,不必再躲躲藏藏的。”

  “是,大人”

  江流客接着问,“大人,属下命人做的私章,可否以假乱真?”

  “我们都失算了,楚钊然就是一个狡猾的老狐狸。为了不授人以柄,他处处小心谨慎,一时还真找不出可以做文章的地方。”穆流宏气到,不过他也不得不佩服楚钊然。

  “夜城郡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朝都那边来信,兵器已经分批往这边转运了。”江流客回禀。

  “楚钊然精明的很,做事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走漏任何风声,否则我们不但前功尽弃,还会惹祸上身。”穆流宏嘱咐着。

  江流客似乎有什么事想不通,因为无法确定,正犹豫要不要说。

  “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属下怀疑夜城郡并不像他所说的忠心,这几日属下发现,夜城郡有一个叫猴子的仆人,在四处搜集塔木国的史料。”

  “这倒出乎我的意料,塔木国牵扯着遗失的宝藏。楚钊然应该不会这么明目张胆,这不像他的做事风格。对了,你这边进行的怎么样了?”穆流宏思考着,由此问道。

  “墓山浓雾不散,可见度极差。属下怕兄弟们迷路,没敢深入。”江流客一筹莫展,暗自捉急。

  “越诡异的地方越能藏得住秘密”穆流宏来回踱步,若有所思的敲着桌沿,然后道,“这雾会不会和玄术有关?”

  “属下也由此疑惑”

  想到此处,穆流宏重重的握住椅背。相传塔木族有长生秘术,精通巫蛊,说不定还会其他的邪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