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莫宅避难
东成西2017-04-27 23:013,233

  莫荼睁眼醒来,用手揉了揉眼睛。随后起身慵懒的去洗漱,莫荼从铜盆里掬把水,还没等他把水扑脸上。

  就听院里噗通一声,还有一个女人吃痛的,“哎呀”

  莫荼头大的叹了口气

  “你又怎么了?”莫荼开门心率交瘁的问。

  楚以晴呲牙咧嘴的爬起来,早知今日。昨天她回来的时候,就让莫荼在墙根下放一把椅子,否则她也不用摔的这么狼狈。

  楚以晴讪笑道,“不好意思莫先生,弟子又来打扰你了。”

  楚以晴躲在莫荼房里不久,就听到墙那边乱哄哄的。那些人声音煽响的呐喊着“交出楚以晴”,偶尔也会有霹雳哐啷砸东西的声音。楚以晴在这边听得胆战心惊,还好自己提前跑出来了。

  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墙那边才安静下来。不过那些人并没有走,而是在院里席地而坐,和程六僵持着。

  这时莫荼将一些粥和包子端到她面前,高冷道,“如果你还有心思吃的话,就吃点吧。”

  莫荼说完自顾自的坐下,随手捏了一个包子,事不关己的吃起来。虽然郡王府倒了,但岳桐书院和御射场还在,待会吃完他还得教课去。

  “我为什么没有心思吃饭,他们想让我死,我偏好好的活着。”楚以晴赌气的说着,又抓起一个包子大口的咬着,腮帮被食物塞的鼓鼓的。

  楚以晴用力的嚼着,而眼泪悄无声息的流下来。

  莫荼见状埋下头搅弄着粥。

  良久,莫荼建议的问,“夜城如今的形式你也看到了,你为什么不离开夜城,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

  “我要为父亲报仇,我也不能一辈子背负着罪臣之后的骂名。”楚以晴含糊不清,但意思很坚定。

  莫荼不赞同,“留在夜城你就能报仇了么?”

  “我这不是还没想到办法,如果报仇跟你想的那么容易,天下也不会有那么多冤案了。”楚以晴不悦。

  莫荼很无语,他也没说报仇很容易。

  屋里的气氛陷入安静

  这是墙那边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带着猜测道,“大家伙,你们说,楚以晴会不会翻到墙那边去了。”

  “对哦,我们来的突然,楚以晴不可能得到消息。”

  “那我们就翻墙过去,如果没有,大不了我们给人家赔个不是。”

  “那好,我先翻过去看看,你们等我信。”

  楚以晴在那边听了,顿时慌张起来。莫荼正好把碗筷放回厨房,站在门口的地方闻言皱了皱眉。

  莫荼本来就不喜欢跟人打交道。而且对方又是带着怀疑来的,到时候怕是要费一番口舌解释,莫荼想象一下就觉得头疼。

  在他听到那边哗啦一下,莫荼急忙闪进屋里来。接着那人噗通一下落下来,莫荼打算关上门佯装不在家。然而,已经来不及,现在关门正好被那人撞见,明显此地无银三百两。

  楚以晴更是不知所措

  在那人即将上前几步,看到屋里的他们。莫荼迅速的走到楚以晴面前,顺势用胳膊挡了一下她的视线。

  等那人走上来,却发现屋里空无一人。

  那人诧异,试探的问,“有人么?”

  那人侧耳倾听着,院里静的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那人疑惑,这门明明开着怎么会没人呢?会不会楚以晴真的在这,不敢出来而已。

  那人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口,往里探了探头。厅房里除了桌椅,就是素色帷帐,一目了然,无法藏人。

  那人又去其他房间敲门询问,不过都是静悄悄的没有回应。那人心里纳闷,他又看了看大门那里,见门栓从里面挂着。

  那人眼睛转了转,冷笑一下,随后挨个开房搜查。当他进了卧室,发现卧室里面开了一个小门。那人果断的打开小门,忽然觉得眼前晃了一下,等他定睛看罢,整个人都惊呆了。

  那一排排精美的摆饰,虽然他不能一一列举。但从材质和做工上看,一定价值不菲。

  那人眼神如痴如醉,贪念在心底不禁蔓延开。不过那些摆饰最小的,也像一个小盆栽那么大,随便拿一件回去,很容易被别人识破。但是面对价值不菲的古董摆饰,不拿真是手痒难耐。

  那人目光急急地扫视着物架,想着寻摸一个小的物件。忽然他眼睛一亮,在一个物架的一端,悬挂着一枚翠绿的玉佩,雕刻着二龙戏珠的图案。那人走过去一把拽下那枚玉佩,暗自雀喜的看了一下揣进怀里。

  那枚玉佩仿佛鼓舞了他,那人觉得,肯定还会有这么小巧的东西。所以他在物架林中转了一圈,把能揣走的一个不留。

  之后那人翻过墙,小心翼翼的从树上滑下来。因为他翻过去时,有很多人扒到墙头往里看。

  那人一落地面就有人问,“怎么进去那么久?”

  那人心虚的撒谎道,“我刚才问的时候没人回应,等我进了卧房,才发现他还在睡觉。那人不依不饶的,非要告我私闯民宅,我这不是跟他解释嘛。”

  “那也就是说,楚以晴不在那呗。”

  “不在,不在”那人掩饰着连连摆手。

  其他人闻言又悻悻的坐下,依旧守株待兔。然而,此时城外后山,楚以晴呆呆的注视着莫荼。

  这一切都像做梦一样

  楚以晴半天才不可思议的喃喃道,“我不是在做梦吧。”

  莫荼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以古人的脑容量,能接受穿越时空,超出自然的存在么?

  莫荼纠结半天,最终嘱咐道,“这件事你自己知道就好”

  莫荼说完往前走,后山离御射场不是太远。估计等他走回去也该到了上课的时间。

  但是楚以晴还在发愣,莫荼回头对她道,“不走么?”

  然而楚以晴没有回答他

  莫荼自顾自的向前走,一边又提醒道,“这里有时候会有野猪出没,你自己小心点。”

  楚以晴一个机灵,仿佛灵魂归窍,急忙喊着追上去,“莫先生等等我。”

  等她追上去,下一刻秒变好奇宝宝。一脸讨好道,“先生,这是什么法术,可以教给弟子么?”

  “先生,你是神还是仙呢?”

  “先生,你真实的年龄应该不像你看起来那么大吧。先生,您高寿啊?”

  “先生,如果我要修炼的话,您是不是先打通我的任督二脉?”

  “……”

  楚以晴一路喋喋不休的问,莫荼听的脑袋都快炸了。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莫荼突然停住,面无表情的看着楚以晴。

  楚以晴下意识的闭嘴,见状有些胆怯的后退,与莫荼保持距离。“是我太吵了么?从现在起,我不说话就是了。”楚以晴无辜的闭上嘴巴。

  “在这个世上,会法术的不止神仙,还有妖魔鬼怪。”莫荼语气冷冷道,说话的同时故意让自己的眼神,显得可怕阴冷。

  “我知道,因为我发现了你的秘密,你不高兴。但是,你没必要吓唬我,因为我从小就是听着鬼故事长大的。”

  莫荼一阵张口结舌

  “我还是希望你能告诉我关于塔木国的秘密,还有墓山真的藏着塔木国的宝藏么?因为我父亲之所以被怀疑、被构陷,都是因它而起。”楚以晴再次执著的追问。

  莫荼依旧固执道,不过语气明显的缓和下来,“就怕真相超出你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你不是我,怎会知道我的承受范围。”楚以晴执拗,不过充满了意见。

  “宝藏真的存在,我就是那笔宝藏的守护者。对于你父亲,我很抱歉。但是,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莫荼说完直直的往前走,似乎往下不再多说什么。

  楚以晴再次愣在原地,好一会她才回过神来。不对啊,她还是等于什么都不知道啊!

  楚以晴无处可去,她只能跟着莫荼来到御射场。不过为了避免别人发现,给御射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楚以晴翻窗户溜进莫荼的“办公室”。

  莫荼在外边给学员们上课,楚以晴在屋里无所事事。莫荼的房间里有一个书架,不过大部分摆放的都是学生的作业,只有几本他常看的。

  楚以晴随手拿过那本《春秋列传》

  她平时是不怎么喜欢读书的,一般都是小艺读给她听,就像听故事一样。否则那些密密麻麻的字,容易让她打瞌睡。不过现在实在无事可做,楚以晴只好看书打发时间。

  其中齐桓公公子白与公子纠夺位那段,深深的吸引了楚以晴。在某一处,他们的境遇和楚以晴产生了共鸣。

  齐国大乱之际,势力单薄的两个人,都是由国外拥兵护送。不过最后公子白赢得了胜利,这让楚以晴受到一个启发。

  以她之力,显然不可能对抗大元,但如果她能接住外国之力呢。想到此处,楚以晴感到心中豁然一亮,或许她找到了复仇的方向……

  “读书使人明智,果然如此。”

  不过确定报仇的方向,她又面临新的问题。她一个柔弱女子,又是罪臣之后,谁会借给她兵呢?楚以晴又一筹莫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