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畏罪自杀
东成西2017-04-25 22:143,044

  镂空的雕花檀木床上,穆承影宛若睡着般的躺着。睡梦中,穆承影感到头痛欲裂,不禁痛苦的动了动眉头,随后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睛。

  穆承影想坐起身,才发现自己浑身无力。

  穆承影想起,那天旁晚,穆流宏约他去驿馆有事相商。穆承影以为会是关于夜城郡,为此不敢耽误。

  可能是因为面对自己的兄长,穆承影丝毫没有防备之心。而且谈话间,穆流宏也是多说往事,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之后他就不省人事了。

  如今看来,是穆流宏在他酒里下药了。

  可是,穆流宏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穆承影百般不解时,穆流宏从门外走过来。见他已经醒过来,疾步走过来微微带笑道,“阿影,你醒过来了。”

  “哥,你是不是在我酒里下东西了?”穆承影心碎的问,更多是不理解。

  “是的,夜城郡因屯兵谋反已经拘捕。我怕你冲动做出不该做的事,所以我才不得已出此下策。”穆流宏失笑,严肃道。

  穆承影惊愕的盯着穆流宏,半晌没说出话来。良久他才痛心疾首的问,“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答应我会为郡爷主持公道么?”

  “皇上想置他于死地,我如何敢主持公道。”穆流宏痛苦道。

  穆承影眼睛潮红,水雾氤氲的眸中,似乎淬着火星。穆承影低沉而痛苦,“为什么这个人会是你”

  如果他不是他从小敬重的兄长,他就不会那么掉以轻心。就算要沦落阶下囚,他也会毫不留情的挥剑斩下,陷害楚钊然的人的头颅。

  “你应该庆幸是我,否则你现在和楚钊然一样,身陷囹圄。”穆流宏说着,情绪有些激动。

  穆承影收敛一下愤怒和不甘,隐忍的问,“你打算怎么处置郡爷以及府里的奴仆?”

  “男丁充军,女眷遣散。”穆流宏有所隐瞒的回答。

  穆承影听出他在避重就轻,但是还是不甘心的追问,“郡爷和郡主呢?”

  “夜城郡必死无疑,至于郡主……发配军中充当官妓。”穆流宏似乎也觉得有些残忍,不忍的回答。

  穆承影颓然的倒下去,这个结果他早该有心里准备。穆承影目光呆滞的望着帐篷顶,手不由自主的死死抓住床单,因为用力以致手背上青筋膨胀。

  由于极端的愤怒,穆承影竟然突破软骨散的束缚。从床上一下跃起来,整个人发狂的失去理智。

  “流客,拦住他”穆流宏吓得紧退几步疾喝。

  江流客飞身进来,穆承影毕竟服了软骨散。刚才只是短暂的力量爆发,加上江流客又是劲手,穆承影抵御不了几下就被打昏了。

  穆流宏将穆承影重新安置到床上,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之后一边嘱咐江流客一边往外走,“告诉后山的人,今日巳时进攻夜城。他们攻进城后,你们先不要阻拦,一定让城里的百姓知道,他们是为了营救夜城郡来的。”

  “之后怎么安置那些兄弟?”江流客征求道。

  “就当送给城里的弟兄,一个诛杀叛党立功的机会吧。”穆流宏漠然而又残酷道,只有这样,这场戏才会显得更加逼真。

  江流客一阵愕然,那可是三千多条人命啊!

  此时某个角落里,楚以晴懊恼的想一头撞死。父亲之所以被诬屯兵谋反,肯定是因为后山无缘无故多出的官兵。

  她竟然把这么生死攸关的消息抛到了脑后。所以,她才是陷父亲与被动的罪魁祸首。

  楚以晴忍不住抱头嚎啕,被惊动的行人纷纷侧目。

  楚以晴觉得,目前能救她父亲的只有莫荼。虽然莫荼不能帮她父亲正名,起码可以先保住父亲的性命。

  虽然已日落西山,但救命要紧。楚以晴打定主意,起身出城去御射场。

  楚以晴买了一匹马,接着策马奔向城门。楚以晴还未到城门,就听那边喊杀震天,楚以晴一时未勒住马,为此一股劲冲到大道上。

  通往城门的大道上,烈焰滚滚,人仰马翻。地上横尸无数,大片大片的鲜血无规则的蔓延,侵染着冰冷的石板路。

  而侵进的官兵,宛若地狱爬出的恶魔。他们面目狰狞,挥舞着刀剑,砍向手无寸铁的百姓。

  他们一边残杀者百姓,一边高喊着营救夜城郡的口号。

  面对这一切,楚以晴惊呆了。

  父亲真的屯兵了么?

  楚以晴愣在原地,虽然眼睛盯着前方,却看不到任何画面。忽然,她坐下的马一阵嘶鸣,而她宛若石像般从马上滑落下来。

  原来在她怔住的时候,那批官兵已经杀到她面前。一个步兵砍断了她座下的马腿,为此她从马上掉落下来,同时她感到后背一阵灼热的刺痛。那名官兵并没打算赶尽杀绝,而是高喊口号寻找下一个猎物。

  楚以晴挣扎的爬向路旁,以免后面跟上来的队伍或马匹踩到她。为了避免他们斩草除根,楚以晴只好爬在地上装死。

  很快官兵呼啸着往城中去了,楚以晴抬起头时,眼前哀鸿遍野。有很多跟她一样的人,只是受了重伤,他们痛苦的呼救,在地上翻滚。

  楚以晴虚弱的站起来,顾不得背上传来灼痛。在殊死搏斗中,也有些骑兵被百姓反杀。大部分马匹不知跑到何处,不过还有一些在原地打转,楚以晴脚踩着鲜血去拉一旁的马匹。

  楚以晴痛心的扫视一下他们,只是她无心也无力救那些受伤的人。楚以晴狠下心翻身上马,临出城门,楚以晴回首望着惨不忍睹的战场,殷红的血液刺痛了她的心。

  这真的是父亲造成的么?

  在去御射场的路上,楚以晴不知从马上摔下来多少次。等她来到御射场,紧绷的神经松下来之时,也为此一头栽下来。

  好在护场的卫兵接住了她。

  “莫……莫先生,我要……要找莫……”楚以晴断断续续道,有气无力,似乎下一刻就会昏倒过去。

  “莫先生巳时前就离开了,估计这会在家休息呢。”卫兵回答。

  楚以晴一阵绝望,她再也没有力气坚持下去了。楚以晴只觉眼前一暗,身体仿佛掉入无底黑洞,一下失去了只觉。

  在昏迷中,楚以晴耳边一直有个空灵的声音,“楚以晴快醒醒,醒醒啊,父亲还等着你救呢,楚以晴……”

  尽管眼皮很沉重,楚以晴还是努力的睁开。

  视线慢慢变得清晰,屋顶很简陋。所以楚以晴判断她应该在卫兵的舍房,楚以晴急切的寻找,虚弱的唤着,“莫先生,莫先生……”

  “我在”

  身旁传来清淡如夏日凉风的声音。

  莫荼站在她床边,平静的眼眸里浮现着怜悯。曾经的她,刁蛮孤傲,却又天真毫无心机。即便有时候她强词夺理,无理取闹,因为她的纯净天然,又让人恨不起来。

  而现在的她,只会让人可怜。

  “求求你,救救我父亲”楚以晴悲戚的哀求着,无助的仰望着他,同时柔弱无力的拽着莫荼的衣襟。

  “已经晚了”莫荼平静道。

  楚以晴怔了一下,愣愣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虽然事实很残酷,但她必须得面对。莫荼顿了一下,面无表情的说,“昨天夜里,你父亲在狱中自杀了。”

  楚以晴抓莫荼的手,毫无生气的垂下来。

  “怎么可能”

  楚以晴呜咽着,嘴里疑问着,眼泪却已经悄悄滑出眼角。她的父亲死了,她的父亲死了……

  她不想相信,父亲一颦一笑,依然历历在目,仿佛还在昨日。可是,从今以后,她再也看不到父亲的样子,听不到他关心自己的话。这个人就这么消失了,在任何地方也找不到他的影子。

  楚以晴心中一阵刀绞,沉寂片刻,猛的撕心裂肺的大哭。

  莫荼露出不忍,之后悄无声息的走出去。

  和楚以晴同样伤心痛苦的还有穆承影,即使知道楚钊然九死一生。但听到传来的死讯,穆承影还是感觉所有的希望都轰然倒塌。

  他说过,生死相随。如今郡爷已去,他岂肯独活。想到此处,穆承影悲愤的怒摔茶碗,随后他捡起一块碎片,狠狠的刺向脖子。

  在尖锐的碎片即将接触到他的肌肤时,穆承影忽然停下了。他现在还不能死,楚以晴还在,如果郡爷还在的话,他一定会叮嘱他照顾楚以晴。

  穆承影握着碎片的手在发抖,良久穆承影颓然的松手,碎片叮当一声坠在地上又碎开。

  心里压抑着苦闷,穆承影忍不住怒喊,响天彻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