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王府变故
东成西2017-04-25 21:593,184

  楚以晴和以笙喝的烂醉如泥,猴子和小艺不敢将楚以晴带回府里。万一被夜城郡撞个正着,要担罪的可是一串人,而且他和小艺还是有前科的。

  猴子将楚以晴和以笙背上马车,为了不引起夜城郡的怀疑。猴子将楚以晴托付给玉环,他们回府放风。

  “郡主这一出去,不知道何时才想的起来回府。”小艺不安道。

  “等日子差不多,我们再把郡主找回来。反正这会也劝不回来,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万一郡爷忍不住来看郡主,没人把门可不就露馅了。”猴子说着有点受凉的耸耸肩。

  “应该不会吧,不是还有穆总管么?”小艺不以为意。

  “他能忍住不去郡爷那告发我就谢天谢地了。”猴子嗤之以鼻,穆承影太过耿直,欺瞒夜城郡已经寝食难安了。

  然而,他们回府的第二天夜里。猴子他们像往常一样担心,楚钊然会耐不住担忧来探视。

  “要不我们把灯熄了吧,那样郡爷会以为郡主睡下了。”猴子提议道。

  “这个主意好”小艺赞同并把灯熄灭。

  “外边什么声音?是郡爷来了么?”猴子听到外边有动静,于是侧耳倾听。猴子眉头困惑的皱了皱,外边的脚步声很杂,不像是一两个人的。而且,像是在跑步前进。

  猴子走到门口,将门轻轻拉开一条缝隙。看到院里站满了披甲持械的官兵,猴子吓得赶紧关上门。

  “怎么了?是郡爷来了么?”小艺惊慌。

  “不是,我看到很多官兵。王府怎么会有官兵?”猴子困惑,同时隐隐感到不安。

  这时屋外有人高喊,“屋里的人听着,夜城郡涉嫌谋反。府内家将不可随意走动,擅动者格杀勿论。”

  猴子和小艺闻言震惊,“郡爷谋反?!”

  此时和他们同样震惊的还有楚钊然,不过看着穆流宏带人把郡王府围的水泄不通。楚钊然倒是一脸的镇定,从他们楚氏一族离开朝都那天,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没想到,夜城郡世袭三代,现在恐怕要断在他这一代了。

  “郡爷,对不起了。”穆流宏猫哭耗子道。

  楚钊然一不喊冤,二不求饶。因为他知道,对方一心想置他于死地。既然如此,他为何不给自己留下最后的尊严。

  “从你来的第一天,我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穆大人,恭喜你,终于可以交差了。”楚钊然毫无感情道。

  “郡爷心里明白就好”穆流宏深意道,随后命令,“来人啊,请郡爷移驾”

  而楚以晴果然如小艺所料,出了郡王府宛若脱缰的野马。在聚千阁醉生梦死的度过两天两夜,对郡王府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

  “这次你是装病出来的,趁郡爷发现之前,你还是快回去吧。”以笙见楚以晴意犹未尽劝道。

  “我什么时候才能跟你一样,可以光明正大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楚以晴哀怨又羡慕道。

  “你呀,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以笙一边说一边送何以晴往外走。现在是辰时,也就是现在的7~9点,这个时候聚千阁还未正式开张营业。不像苑里的女妓,晚上会留宿客人,早上依旧有客人来往。

  “出门我就不送你了,切记路上不可贪玩。”以笙将她送至门口,不放心的嘱咐着。

  “好的,那我就先走了。”

  和以笙分别后,楚以晴蹦蹦跳跳的离开。这个时候正是早饭时间,路边很多商贩推出自家拿手的早点,纷纷叫卖。

  楚以晴嗅到香味,一时馋虫四起。楚以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吃货,即便吃饱了,如果碰到好吃的,她的胃口依然能容纳的下。

  所以,楚以晴一时没控制好,抬腿溜进一家点心铺。

  店里来往的顾客如云,可见这家生意不错。楚以晴挑着几样点心,让小伙计用纸包好。

  这时,楚以晴听见有人谈话。

  “听说了么?夜城郡被抓了,听说是谋反。”有人低声八卦,像窃窃私语。

  “不可能吧,夜城山高皇帝远的。夜城郡就是这里的土皇帝,谁这么大胆,敢抓夜城郡!”另一个人不相信。

  “是真的,我表弟在驿馆当差,亲眼所见的。前不久来夜城的巡察使,其实是带着皇上的密旨,来查夜城郡屯兵谋反的。”旁边有人闻言也加入进来,随后又有人围拢过来,如火如荼的八卦着。

  楚以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他们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紧缩。

  “姑娘,你的糕点”

  小伙计把糕点包好,刚要递给楚以晴。楚以晴充耳不闻的跑出去,小伙计举着糕点一阵凌乱。

  楚以晴一口气跑回郡王府。她没有直接冲进去,而是躲在一个角落里观望。府门前站了一排官差,楚以晴心口一阵窒息。

  他们说的是真的!

  父亲怎么会谋反呢,她不在的这几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收到。

  猴子和小艺呢?他们是被抓了么?

  父亲会怎么样呢?

  父亲应该会没事的,因为先祖有遗诏。无论他们楚氏一族犯什么罪,都不能处死,最多贬为庶民。

  她现在该怎么办?楚以晴六神无主。

  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就像做梦一样。楚以晴依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想找个人问到底为什么。

  楚以晴不知该找谁寻求帮助

  在楚以晴躲在某个犄角旮旯里不知所措时,楚钊然正在昏暗的刑讯室遭遇酷刑的折磨。

  “楚钊然,你屯兵谋反已是不争的事实。我劝你,还是我问什么你说什么,只有这样才能免受皮肉之苦。”莫流宏阴险的笑着。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楚钊然狠狠道。

  这场灾祸,他们楚氏一族,终究还是没有躲过。

  楚钊然自己一把老骨头,太太平平的也活不了多久。只是让他心痛的,是要背负着反臣的罪名。

  还有,他就是担心楚以晴。

  “要怪就怪先帝赐给你的这块封地,如果换做其他地方,皇上也不会这么耿耿于怀。你不招也没关系,反正你谋反的罪名已定,不久圣旨就会下达。”穆流宏悠然的坐在公案后,慢条斯理的把弄着毛笔。

  “是皇上让你陷害我的?”楚钊然虽用疑问的口吻,心里却已答案明了。否则穆流宏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陷害他。

  “可以这么说吧”穆流宏挑了挑眉思索道,随后他又接着说,“皇上原本的意思是让你畏罪自杀。不过,我想和你做笔交易。”

  “什么交易?”楚钊然意外的问,皇上让他死在他意料之中,但穆流宏竟敢背着皇帝阴奉阳违,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穆流宏见楚钊然心动,趁热打铁道,“只要你告诉我塔木国的遗藏,我就让你的死蒙混过关。”

  楚钊然凄然一笑,“那我必死无疑了”

  “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什么遗藏,更没兴趣知道它的下落。”楚钊然收笑,鄙弃的说道。

  “楚钊然,你别给我装糊涂。猴子四处为了搜罗消息,你怎么会一无所知?”穆流宏拍案而怒。

  楚钊然诧异

  “别说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这种小人。”楚钊然狠狠的唾弃道,不过心里隐隐感到不安。

  恐怕楚以晴也牵扯其中了

  “你……”穆流宏怒火中烧,颤抖的手指着楚钊然,“你找死,来啊,给我狠狠的打,直到他说为止。”

  这时江流客上前一步道,“大人息怒,依属下看,夜城郡可能真的不知道。根据属下的了解,猴子是伺候郡主的,或许猴子是受命于郡主。”

  “对了,楚以晴还没找到么?”穆流宏想起来问。

  江流客回道,“那两个奴才招了,在聚千阁,属下已经派人去抓了。”江流客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一张肖像递给穆流宏,“这是属下在郡主房中搜到的,不知道对大人是否有用。”

  穆流宏边接过来边说,“那就好,你盯紧手下人,务必找到那个丫头。”

  穆流宏展开肖像,微微的蹙了眉头。这是一个男人的肖像,郡主怎么会私藏男人的肖像?

  莫非……

  “这个男人是谁?”穆流宏问江流客。

  “属下正在查,以属下看,这画中男子不像咱们大元人。会不会是郡主的随手之作?”江流客猜测。

  穆流宏沉思着,忽然他又仔细看了看那枚戒指。随即穆流宏深不可测的眯起眼睛,语气喃喃道,“这枚戒指我好像在哪见过”

  灵光只是在他脑海里闪了一下,具体在哪里见过,穆流宏一时想不起来。不过他想到了穆承影,于是问江流客,“阿影醒了么?”

  “算算时间,药效应该过去了。”

  “去看看阿影”穆流宏说着将肖像折起来揣进怀里,之后出了门,走廊串巷来到一间房子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