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以晴苏醒
东成西2017-04-26 19:562,883

  司南路西的宅子是早年,以笙的一个仰慕者送的。对方举家北上,回来的希望渺茫,于是对方将宅子送给以笙,让她用来安度后半生。

  并给宅子提了名“安乐居”

  不过以笙还年轻,不想这么早退艺。所以安乐居直到现在还闲置着,平时只有程六住那,负责打扫日常的卫生。

  以笙庆幸有这么一所宅子,否则她照顾楚以晴,还真是有心无力。

  以笙她们和女妓不同,客人给她的赏钱归她们个人所有。不过呢,碍于面子或者答谢赛金花,他们会把多于五成的赏钱给赛金花,这样赛金花才会给她们安排更多的机会。

  以笙不仅天生丽质,而且歌舞在聚千阁出类拔萃。捧她的客人不计其数,不过她太过于洁身自好,显得有些疏离。以笙就像陶渊明的一句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所以,尽管以笙名声在外,但聚千阁的艺魁却是知晴。

  大夫给楚以晴把过脉,以笙将楚以晴的胳膊放回被子里。随后跟上大夫问,“大夫,我妹妹她怎么样?”

  “外伤基本无碍,主要是她心中有结。郁结不散,她看似睁眼醒着,实则意识还处在睡眠中。”大夫情绪低落,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万念俱灰的病人。

  以笙闻言心中一凉,不放心的问,“那我妹妹何时能真正醒过来?”

  “等她自己想开了,自然就会好转。平时你不妨多陪她说话,这样有助于唤醒她的意识。”对心病患者,任何一个大夫都束手无策。

  以笙失落,“有劳大夫了,玉环,替我送送大夫。”

  玉环送大夫往外走,以笙回过身有些疲惫的坐在床边,目光哀怨的望着沉睡的楚以晴,“你这丫头,到底睡多久才是个头啊”

  自从楚以晴搬到安乐居,以笙每天往返于安乐居和聚千阁之间。晚上她还要陪楚以晴说话,自己没心思吃饭,倒勤勤恳恳的给楚以晴喂饭。

  “这都半个月了,你怎么还不醒。你就不关心郡爷葬在何处了么?平时郡爷那么宠爱你,你好歹在他坟前哭两声再睡。”以笙用湿毛巾给楚以晴擦着胳膊,嘴里喋喋不休。

  “姑娘,你别光顾着照顾楚楚姑娘,也关心下自个。奴婢给你熬了粥,你先吃点,奴婢先帮楚楚姑娘擦身子。”玉环端着粥进来。

  “先放那吧,这几天穆大哥来过么?”以笙若有所思的问,为楚以晴擦身子的动作也不禁慢了下来。

  玉环摆着碗勺回道,“来过好几次,不过穆公子为了避免别人说姑娘的闲话。天一擦黑就走了。”

  从穆承影第一次抱楚以晴来聚千阁,玉环就发现自家姑娘看人家的眼神,深情款款的。而且这些天,她总是有意无意的问起穆承影,玉环心里明白了八九不离十。

  姑娘这是喜欢上人家了。

  再说了,穆承影仪表堂堂,又重情重义。如果不是她身份卑微,她自己也会忍不住喜欢。

  又过几天,穆承影神色倦意的过来。可能休息不好,曾经迷人的眼睛爬满了血丝,人也没以前看着精神。

  “穆公子,你来了。”玉环热情道,心里早就认他当姑爷,于是言辞透着自家人的亲切。

  “嗯,郡主可有起色?”穆承影千篇一律的问。

  “还是老样子,不好不坏。穆公子,你每次来都问郡主,也不关心一下我家姑娘。姑娘为了帮你照顾郡主,可是受了不少苦。”玉环为以笙抱怨。

  穆承影不好意思,虚心接受道,“是我对不住以笙姑娘,改日我去聚千阁当面致谢。”

  穆承影跟玉环说完一起进屋,楚以晴和以前一样,一动不动的躺着,目不转睛的盯着上方。

  穆承影坐在床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穆承影将布包握在楚以晴手里,声音低哑道,“郡主,这是郡爷坟上的一把土。如果你能感知到,就赶快醒过来吧。”

  “郡爷是被冤枉的,你忍心让他背负着反叛的罪名死不瞑目么?快醒过来吧,承影陪你给郡爷洗刷冤屈。”

  对,父亲是被冤枉的。

  在苍茫混沌的背景里,楚以晴回首的时候。楚钊然正一脸慈爱的站在那,冲她笑,冲她摆手,呼唤着她的名字。

  真好,她又见到父亲了,又可以听到他的声音了。

  楚以晴欢快的奔过去,不论她跑多快,花费多长时间。她与父亲之间,永远都是那么长的距离。

  这就是生与死的距离么?他只能存在她的记忆里,能看到他的模样,能感觉到他的声音,就是让她无法触及。

  父亲为什么会离开她?

  这一切又是谁造成的?

  “以前我总是惹你生气,从来没有让你开心快乐过,晴儿好后悔。晴儿想做个好孩子,可是你再也看不到晴儿长大了。”

  楚以晴悲伤的眨一下睫毛,大颗晶莹的泪珠从眼尾滑落。

  “父亲”

  那悲戚的一声呼唤,似乎压抑了很久,穿越时空般的爆发出来。

  穆承影听到楚以晴悲伤的哭喊,惊喜的握紧她的手,“郡主,你醒了,你能听见承影说话么?”

  楚以晴依旧充耳不闻的放声大哭。

  穆承影的心跟着一阵悲痛,当即将楚以晴搂在怀里痛苦的落泪。

  玉环见状喜出望外,急忙跑出去找程六。程六正在院里起火,为楚以晴熬汤药。

  “六子,快去告诉姑娘,楚楚姑娘醒过来了。”玉环兴奋的快要跳起来,同时夺去程六手中的蒲扇。

  “真的!我现在就去。”程六一下从矮墩上跃起来,撒腿就往外跑。

  等以笙接到消息马不停蹄的赶过来时,楚以晴已经坐起来,正吃着穆承影喂来的饭。这大半个月,楚以晴轻瘦了许多。不过眉目也更加清晰立体,有种说不出的柔弱美。

  以笙进门喜极而泣道,“你这个丫头,总算是醒了。”

  “姐姐”楚以晴饱含深情。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以笙高兴的有点语无伦次。看到旁边端着粥碗的穆承影,害羞的打招呼,“穆大哥”

  穆承影冲她微微颔首

  “姐姐,这几天让你受苦了。”楚以晴真诚道,穆承影和玉环把这些天发生的事都告诉了她。

  以笙吸了一下鼻子,接着含笑道,“你我姐妹不说这种客套话”

  之后几个人又聊了一会,以笙见穆承影似乎有话说。于是借口说自己饿,跟玉环去厨房做吃的。

  屋里只剩下穆承影和楚以晴时,穆承影起身跪在床前。楚以晴不明所以,“你这是干什么?”

  穆承影自责的回答,“郡主,承影有事瞒你。”

  “什么事?”楚以晴平静的问。

  “承影与巡察使穆大人,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穆承影接着把与穆相家的关系讲述一遍,“虽然陷害郡爷的主谋是皇上,但是我哥参与了实际构陷。”

  楚以晴有些意想不到的震惊,半天才缓缓道,“我父亲生前信任你,现在我也不会怪你。”

  “谢郡主”穆承影感到些许宽慰,更多的是感动。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被迫跟随穆流宏。现在我不再是郡主,也没有能力给你什么。以你的能力,和你跟他的关系,或许他能为你谋取一官半职。所以从今以后,你就随穆流宏去吧。”楚以晴平静的说着,神情是前所未有的镇静。

  “不,承影只想信守承诺,誓死效忠郡爷和郡主。”穆承影激昂。

  楚以晴平静的垂下眼眸,淡淡道,“如果是这样,你更要回到穆流宏那,我父亲不能永远背负着反叛的骂名。如果我做不到为父亲正明,我希望你可以完成我的愿望。当然,这条路既艰难又危险,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埋怨你。”

  穆承影信誓旦旦,“郡主放心,只要承影还有一口气在,承影绝不放弃为郡爷正明。”

  “好,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楚以晴坚定有力道,曾经清丽纯净的眼眸,变得深不可测起来。

  穆承影定定的凝望着他,良久才露出释然的表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新萝莉蜕变女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