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命中幸
世味煮茶2017-08-23 20:592,354

  “晓看天边暮看云 ,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我叼着笔,听着容琊念诗的声音,心里头想东想西的,不一会儿就傻笑起来。满屋子的学童都回过头来看我,容琊叹了叹气,罚我出教室站着背论语,背不完不准进屋。

  说来也奇怪,以往很容易就能背下来的,今日看什么都进不去脑子,一闭上眼就能想起容琊的脸,还有他的声音。

  从清晨到日落,我连一页都没能背下来。不仅如此,还饿了一整日。

  容琊把孩子们送走以后,才站到我面前,背着手低头看我。我饿得生气,嘟着嘴鼓着腮帮子,把手里的论语捏的皱巴巴的。我原本是不想理他的,可是他突然从背后拿出一串糖葫芦递到我面前。

  吃吧,他说,良子还在生火做饭呢。

  我一口就咬了下来,真的很甜。说来,这也是我第一次吃人间的糖,比我们妖平日里采的甜草香多了。他擦了擦我的嘴角,说,吃饱了,书还是要背的,背不出来,以后就没得吃了。

  我拼命点头,可是却知道,就算背不出,他也是会给我糖的。

  很快,我就不是他的弟子了,用良子的话说,我是彻头彻底做了容琊养的一头懒猪,每日吃吃睡睡,醒了就是缠着容琊。若是兔爹兔娘见到我这么不务正业,一定会气得掉毛吧。可是我不知道有什么能比和容琊日日这样过下去更好的。

  容琊生日的那一天,我拿出了一副织了很久的手套,用的是自己的绒毛。容琊拿到的时候,笑得很开心。他还打趣我说,小夕已经很贤惠了。

  后来,我喝了好多的酒,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种甜甜的水喝下去是会晕的。

  踉踉跄跄地倒进了容琊的怀里,傻笑着看他,还揪着他的衣袖打着酒嗝问,容琊啊容琊,你怎么就看上我了呢?

  他好笑地搂紧我,小夕这是在替我可惜么?

  我咯咯地笑,他捏住我的脸,想叫我停下来,可我像是被戳中了笑穴,撅着嘴也还是笑嘻嘻的。然后下一刻,他略有些凉的唇就覆了下来,用气息将我包裹。

  彻底醉过去之前,我只记得他说了一句话,遇见小夕,是我的幸。

  我想,遇见容琊,才是我的幸呢。

  修行了千年的狐狸精告诉我,人妖是不能在一起的,所以我要藏好自己的秘密,否则会招来祸事。

  我原以为我一定会小心而又更小心,可谁知道怕什么真的会来什么。

  忽有一日,村里来了一个人,一个中年失意,满身愤懑的除妖师。他一把罗盘在手,探出泽阳村里四处的妖气,便在村里四处危言耸听,于是村中各处都设下了埋伏。

  那几日人心惶惶,就连容琊也忍不住叮嘱我,要我深居简出。我嘴上虽然答应了,可蜗居了三日后,就实在是闷得慌,趁着夜色凝重,四下无人,还是溜了出去。

  并非是我实在贪玩,只是恰逢满月之夜,是修炼妖气最好的时候。

  可我万万没想到,刚踏出村子不过几步,就被符咒缠上身来。那符不要命,却逼得我现出了真身,还定在原地不能动弹,连法术也用不了,一副待宰的模样。

  更要命的是,那符咒上系着铃铛,深更半夜叮铃铃地响,只怕不一会儿,全村的人都会过来。

  我气得眼睛充血,爪子抠在地上,却半分也奈何不得,看着远处几户人家灯火亮起,心中暗道不好。

  而就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一只手将我身上的符咒撕了下来,扯下了那只铃铛,抱着我跑进了林子里。

  那只手刚碰上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谁了。被他抱在怀里的我,比方才紧张十倍。我不敢变出人形来,生怕面对他。

  不知跑了多久,容琊停下,大口喘气,然后将怀里的我放了下来。他背着月光,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僵硬地缩着,一动不动,假装自己真是只兔子。

  半晌,他顺过气来才开口,别装了。

  我依然不动。

  他蹲下身来点我的额头,小夕儿,不用装了,我知道是你。

  我惊愕地抬头,却看见他坚定的眼神,内心虽然震撼无比,还是摇身一遍,化作了人形。

  容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无话可说,只能道歉。

  他却显得淡定许多,甚至还说,小夕,你不用道歉的。

  你是如何知道的,我问他。

  容琊摸了摸我的耳朵,说,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山贼那次,学童告诉了我那日的情形,我便记在心里;生辰那日,你醉了,耳朵没藏好,尾巴也露出来了。

  我更惊讶了,既然知道,那你为何不怕我?为何还愿意与我在一起?我可是妖啊。

  他看着我,一字一句说得很认真,不是你教我的么?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无论你是何人,那又有何干系呢?

  是啊,是我教他的,他记住了,我却忘了。

  我喜忧参半,可村里人会怕我,他们没有办法接受和一只妖生活在一起的。

  容琊握住我的手,微微用力,说,不怕,有我在。

  他一手摸上我的后脑,将我轻轻压在肩头,声音像流水一样说,小夕,我知道你不会伤人,也知道你的真心。从此再不许瞒我什么,你我是要度一生的人。

  那一晚,是进人间之后,我第一次哭,喜极而泣的那种,又哭又笑太难看了,可怎么也停不下来,最后还是容琊一个吻,才叫我终于止住了眼泪。

  从那以后,我与容琊睡在一间房内,两张床,中间隔着一扇屏风。他离我看着远,又感觉很近。当然,除了我假说冬日严寒,借故爬上他的床之时。

  小年那日,下了场雪。

  我躲在被窝里,依偎在容琊怀里,只探了个脑袋出来透气,手脚都缠在他身上,像八爪鱼似的。

  我问他,听说,你们凡人男子,都是要成家立业的?

  容琊回道,那又如何。

  我问,那你呢,你又打算如何?

  问得好像无意,其实我心里紧张极了。

  容琊沉默了一会儿,说,小夕,男儿三十而立,我今年已经二十九,过了年便可娶你。

  整个房间安静了,或许是太安静了,容琊有些不安地坐起来看我,小夕,你怎么了?

  还能怎么?我抽抽搭搭地抱着他,眼泪鼻涕擦在他的寝衣上,喊着你若是负我,那我可白哭了。

  容琊,你是我的幸。

  真好,这样的岁月真好。

  那夜的雪下得很大,大到门前的桃树都被压折了,可村里人都说,那可是场瑞雪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