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车轱辘2017-05-03 18:262,868

  生日会上,朋友们都聚在一起庆祝,热闹非凡。

  桌子中间一个大大的蛋糕,蛋糕上插了许多蜡烛。

  突然有事被叫了出去,等回来的时候,房间内的人都不见了,只有一个大大的蛋糕留在房间内。

  房间里的光线似乎有些暗淡,温度也有些降低,是哪里不对劲?

  烛火摇曳,橘黄色的光芒隐隐泄出一丝绿莹莹,投射出几个巨大的影子在墙面上,像一个怪物,吞噬着仅有的光明,几个,影子?在这个空旷的房间吗?

  似乎想到了什么,慢慢抬起头,几张灰白色的脸蓦然出现在眼前,只有空洞的眼白死死地瞪着,几具被不知名的力量禁锢在天花板上的躯体,没有痛苦,没有挣扎,有的,只是空洞的眼神,和惨白的脸。

  苏了了猛地坐起身,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刚刚的压抑气氛让人濒临窒息。

  “怎么了?了了?”被惊醒的程易阳搂着苏了了,另一只手轻轻的安抚着。

  “我又做噩梦了,我害怕。”苏了了往程易阳怀里蹭了蹭,逐渐平息了胸腔激烈的振动。

  “又做噩梦了?以前也做噩梦了吗,了了?”程易阳轻轻扳正苏了了的身子,“怎么不告诉我呢?”

  苏了了又扑进程易阳怀里,紧紧的搂着,“上次做噩梦,醒的时候我给忘了,然后就没再想起来,对,就是禽流感被隔离的前天晚上,梦里一直有东西在追我,然后有个声音在说,一直走,别回头,一直走,别回头,,”

  “一直走,别回头?”程易阳皱了皱眉头,给苏了了擦汗的手也停了下来。

  苏了了咽了口吐沫,瞪大眼睛,“怎,么了?难道,我以前杀过人?然后那人托梦给我要找我索命?”

  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程易阳回过神来,笑了笑,“以后少看点鬼片吧,明明害怕的要死,还非要看,然后做梦自己吓自己。”

  苏了了不服气了,“上次你不是也害怕了,跟我争一个抱枕遮眼睛,就那个伽椰子要爬到那个女的床上的时候。”

  “咳咳,好吧,好吧,是我胆小,那以后就不陪你看鬼片了。”

  “说好的无坚不摧的革命友谊呢?怎么能这么不堪一击呢?”苏了了一脸被抛弃的凄惨样。

  “好了好了,无坚不摧的革命友谊,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我们可以再睡会吗?”程易阳挑了挑眉。

  “那好吧,”苏了了抱着程易阳的胳膊,“那你抱着我睡。”

  程易阳温和一笑,亲了亲苏了了的鼻子,“好,我抱着你。”

  中午的时候,言言打来电话,让苏了了下班了早点去她家。

  好不容易捱到下午快下班,苏了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想提前几分钟走。

  邻桌的沈岚在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一边拿着笔,一下一下的戳着桌子上的白纸。

  “怎么了,岚岚?”

  沈岚看向苏了了,“你说这从中午开始,沈主任就不见了,他会去哪呢?”

  苏了了笑了笑,拍拍沈岚的头,“恋爱中的女人,啧啧,真可怕。”转身走了。

  “哎哟喂,你还好意思说我,也不知道是谁天天在我们面前撒狗粮,给我撑得啊。”

  身后传来一阵反驳,苏了了转着车钥匙,得意的离开了。

  到了言言家,刚按了门铃,就听到脚步声传来。

  门一开,探出一个小脑袋。

  “了了姐,你来了。”言言看到是苏了了,露出不多见的微笑。

  “言言,生日快乐!这是送给你的礼物。”苏了了递过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谢谢言言姐。”言言接过盒子,好奇的摸着盒子。

  “打开吧,看看喜不喜欢。”看出了言言的心思,苏了了笑着说。

  昨天在给言言挑选礼物的时候,苏了了本来想买一双高跟鞋,毕竟是言言18岁生日,成人礼,但是程易阳却觉得言言还在上学,高跟鞋用到的地方并不多,倒是一条漂亮的裙子会比较实用,苏了了想了想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就同意了。

  果然,言言打开包装,就笑的异常灿烂,“好漂亮啊!谢谢了了姐!”

  说完,就跑回房间,应该是换衣服去了。

  苏了了放下包,回厨房看了看,冰箱里塞的满满的食物,看来马主任也费了不少心思。

  “姐姐,你快看!”

  听到声音,苏了了走出厨房,言言穿上了裙子,简单大方的白裙子因为言言的年轻有活力,也有了不同寻常的风格。

  “真好看!言言!”苏了了拍着手叫好。

  “姐姐你看我的鞋子,这是堂哥送我的,说是女孩18岁了,要有一双属于自己的高跟鞋,是不是很漂亮?”言言伸出脚,镶钻的高跟鞋在灯光的照耀下光彩夺目,年轻真好。

  “是啊,真的很漂亮!”

  “可惜堂哥有事不能来,”言言很快又高兴了起来,“不过我还有言言姐给我过生日!”

  两人先准备了起来,等着马主任回来。

  不多时,马主任回来了。

  苏了了从厨房走出来,“主任回来了。”

  马主任笑了笑,“还叫主任呢。”

  苏了了嘿嘿笑了,“改不过来了,都叫习惯了呢。”

  三个人很快做好了晚饭,马主任拿出特意订做的蛋糕,苏了了帮忙插上蜡烛,点燃。

  言言戴着寿星帽,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默默祈祷着。

  马主任看着言言,然后又看了看苏了了,笑了笑,表达谢意。

  苏了了也很开心,自从认识了言言之后,陪着她,和她说话,一点一点的打开她的心扉,到最后让她完全接纳自己,和母亲好好相处,这些变化,自己都看在眼里,非常欣慰,为言言的进步,也为自己。

  晚上回家的路上,苏了了给程易阳带了他最爱吃的魏记烧鹅饭,一直到家,还是热乎乎的。

  开了门,屋里黑漆漆的,家里似乎没人。

  打开灯,苏了了换好鞋,把夜宵放好,给程易阳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了了。”

  “我到家了,你怎么还没回来啊,我,”苏了了看了看桌上的烧鹅饭。

  “了了,我现在有些忙,可能会晚会回去,你要是困了就先睡,不要等我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给你带了烧鹅饭。”苏了了有些委屈,都没有听人把话说完就挂了电话,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真是长胆了。

  “哼。”苏了了小声埋怨了几句就甩甩头发去洗澡了。

  咖啡馆。

  “是了了吗?”女人关心的问到。

  程易阳出了会神,“啊,是了了回家了。”

  “所以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瞒着她?”女人有些担心,“她那么聪明,迟早有一天会知道的,到时候该怎么办?”

  程易阳盯着手机,“我已经瞒了她这么久了,也算是赚的了,等她知道的那一天,如果她不想再看到我,我会离开她的。”

  ‘你怎么还没回来啊?’耳边还回荡着刚刚软糯的声音,一想到家里黑漆漆的,留了了一个人在家,程易阳坐不住了。

  “那你快回家吧,别让了了一个人在家。”女人看出了程易阳的心思。

  程易阳站起身就准备走,又回过头,“你一个人回家可以吗?”

  女人笑了笑,“没关系,一会儿会有人接我。”

  “那我先走了,”程易阳又说道,“谢谢你,阮清芷。”

  很快,程易阳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夜色降临,阮清芷看着窗外,街上为数不多的行人也都在匆匆往家赶,在外奔波了一天,都只是为了回到那个名为家的地方,寻求庇护与温暖,卸下一身的疲惫,感受和家人在一起的快乐。

  可是,家又是什么呢?有家人,有爱,才能称之为是家。

  有房子,却没有家。

  有家人,却不能相见。

  有爱,终是不能相守。

  似乎有些了解为什么自杀是一件那么危险的事,却还是有人甘之如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直走不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直走不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