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都在使暗劲
梦竟然2017-05-08 11:132,185

  父母的突然到来,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接下母亲手中的一只包,燕子引导父亲去洗手洗脸。

  我说:“燕子,你就别忙活了,先坐下休息一会。家里的事,我来。”

  父母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了我。他们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可在当时,我并没反应过来,也没觉得关心燕子有什么不对。这一上午,她的走动已经过多,在路上时,就说很累了。

  我说了父母。

  “爸,妈,你们来之前,应该先打个电话的。”

  父亲说:“怎么,你是大领导,事先要有预约?”

  “爸,你老误会了。我是说,我好去接你们。”

  母亲有点累的样子,在沙发上坐下,就用拳头捶打小腿肚子。

  我问:“妈,累了吧?”

  母亲说:“累了也是自找的,看儿子嘛。”

  我笑,在母亲面前蹲下,说:“来,我给你揉揉。”

  母亲却转了口气,说:“你别高兴,真以为我真是来看你们的,我是来看孙子的。”

  燕子从洗漱间过来,脸上是笑笑地,这会,听了婆婆的这句话,愣了一下,定在那,嘟了嘴。

  母亲看到媳妇脸上的表情,笑了,说:“我是给即墨图开玩笑呢。”

  燕子的脸上这才又有了笑容。

  母亲歇了脚,这才起身。燕子要引导婆婆去洗脸洗手。母亲说不忙,先看看这个家是不是一个狗窝。我们结婚后,母亲这是第一次来。

  燕子的脸上又有了些不高兴。婆婆管这个家叫狗窝,分明是暗指这个家的女主人懒惰了。

  这时,我对燕子说:“你就不要忙了,坐下歇一会。你可是累了一上午。”

  燕子说:“不累。我陪妈妈看看这个狗窝。”

  母亲的目光从我和燕子的脸上扫过。

  我想,糟糕,母亲是不是要教育燕子什么?

  果然,真让我猜中了。

  母亲说:“女人怀孕,要多动动。这对胎儿有好处。有的女人怀孕后,不想动,把家里的活全推给丈夫做。这样,不好。女人是落了个闲着舒服,可到生的时候,就痛苦了。”

  母亲是过来人,这时说的话,既是实话,也是传授经验。

  燕子误解了婆婆的这番话,脸上也就有些挂不住的样子。她偏偏在婆婆说了这一番话后,反其道而行之,拉了张椅子坐了。

  母亲看到燕子这个举动后,把目光罩到了我的脸上。

  我说:“妈。你坐下歇一会。我去厨房做饭。”

  燕子起身,说:“我来吧。”

  平时,是我下厨。今天,婆婆和公公到此一游,燕子决定要露一手。我更理解燕子这个时候的心态,也就不再阻拦。

  午饭时,出自这个家女主人之手的饭菜端上了桌。一道是虎皮蛋,一道是梅干菜扣肉,外加两道蔬菜。四个人坐下后,女主人动筷把她做的拿手菜夹给了婆婆和公公。

  我的父亲喜欢燕子做的虎皮蛋和扣肉,连连说好,好吃。我的母亲没有说好吃。她没有吃,而是将燕子夹放在饭碗上的一块扣肉和一个虎皮蛋夹给了我。燕子的脸上有了不高兴的神色。

  婆婆看出媳妇脸上的表情,做了解释:“我也好想吃的,可是,医生不让我吃这些东西。”

  燕子“哦”了,脸上却是尴尬。

  晚上,在床上,燕子将忍了半天的话说给了我听。

  “我晓得哦。你妈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我。”

  “燕子,我可是要批评你了。妈已经做了解释,她不能吃这些东西。”

  “吃一点有什么关系。我妈,可是最喜欢吃我做的扣肉,还有虎皮蛋。”

  燕子做出的这两道菜,确实不错,有水准。我又一次的表示了自己的态度,说:“我也喜欢的。”

  “你喜欢,不代表你妈喜欢。”燕子在这里纠结上了。

  燕子还是觉得自己很委屈,眼泪水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我将她揽进怀里。她挣脱开去。我又一次将她揽进怀里。这一次,她没有再挣脱,由我慢慢的、轻轻的摇晃着她的身子。

  母亲来了后,种志往我家跑的次数增加了。

  种志要跟我母亲打探一些事。他以为老人家见多识广。他要我母亲看一看陈玉珠是不是怀的儿子。母亲说她对这个不太懂。可能是种志的神情吧,母亲不好扫人兴,就说可能是儿子吧。

  听了我母亲这话后,瞧种志开心的,像个得了宝贝的,竟然忘情的手舞足蹈起来。

  “种志这个孩子真的像个孩子。”母亲这样评判了种志,只是,语法上有问题。

  “阿姨,你也希望儿子有个儿子吧?”种志把话头扯到我身上。

  瞧瞧,人的被传染性。种志的语法上也出现了问题。说起来,他还是一个大学生呢,怎么也用上这样的语法套路。

  母亲在这时表现出她一贯的大度和宽容,告诉种志,她不在乎儿子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在她心目中,儿子和女儿是一样的。

  不会吧?种志的眼神中有质疑。

  母亲说她就是这样想的。

  燕子在一边做了佐证。“我的婆婆就是这样想的。所以呢,我怀孕不像有的女人,有多大的思想压力。我没有。我婆婆开明。婆婆随便我,我想生什么,就生什么。”

  我晕了,彻底的晕了。今天这几个人是怎么的了。一个又一个的,都不会说话,说出来的话全是千奇百怪的。燕子竟然能耐得像一个魔术师,想生什么就是什么。她有这能耐吗?

  种志告诉我母亲,他的父母在乡下,而且是深山里的,传宗接代的思想根深蒂固。他的父母就想一个孙子。

  母亲说:“可以理解,可以理解。老人的心思都是一样的。”

  燕子明显的有了感觉。她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看我的意思是,你妈今天怎么啦,怎么说了这话。明明的口是心非嘛。

  老人的心思都是一样的。这话是我母亲刚才说的。

  其实,我了解母亲的心思。母亲也想燕子能够为即墨家再生一个男孩。只是,我没把这个说出来,燕子一直蒙在鼓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奶爸啊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奶爸啊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