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28秒
皇紫樱2017-05-12 20:501,664

  日本的菊花王朝自称“万世一系”,延续两千六百多年从未间断,是世界最古老的王朝。如今的明仁天皇,就是这个皇朝的第125代。

  日本皇室包括天皇及皇族,具体地说,包括天皇与内廷皇族组成的“内廷”、与其他男性皇族及其家庭组成的数个宫家。

  皇室的家徽是16花瓣的菊花,而日本武士道的象征是刀。

  所以本尼迪克特在著作《菊花与刀》中说:“菊花与刀,两者构成了同一幅画。”

  举起刀杀人剖腹,放下刀赏菊怡情。

  这两种看似水火不容实则相依相存的意象,恰如其分地展现了日本民族的双重性,勾画出日本人身上的种种矛盾特质——柔顺而强悍,沉静而狂热,尚武而爱美,野蛮而优雅。

  在东京市中心区,有一片四面环水的“绿岛”,绿岛深处便是日本的皇宫。

  环绕四周的护城河把皇宫与喧嚣繁华的现代都市隔离开来,一边是鳞次栉比、五光十色的写字楼;一边是清冷悠远的幕府时期建筑。

  皇室成员就居住在这里。

  1993年11月23日,天还没亮,皇宫各处已经热闹起来。

  今天是一年一度天皇要参加的最重要的祭祀活动:“新尝祭”,天皇必须身穿古装拿着当年收获的大米奉献给皇祖,这项祭祀活动要从清晨一直进行到深夜。

  东宫御所内,太子德仁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雅子,轻手轻脚起身。

  近来,雅子一直睡眠不好,昨夜半夜,朦朦胧胧他还能感觉到她在辗转反侧。

  德仁走出卧房,侍从已经等候在外面。德仁在侍从的帮助下,穿上了专门在重大传统活动上需要穿的长袍,又用在神像前供奉过的圣水清洗,以彻底净化自己。

  还没做好这一切,雅子已经出现在他身边。她的双眼有掩饰不住的疲惫。

  德仁心疼地说道:“你怎么起来了?时间还早。”

  雅子拢拢头发,微微一笑,“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我还是早些做准备,我怕……”

  雅子没有再说下去,只默默地在女官的服侍下梳洗。

  德仁很清楚雅子怕的是什么。

  自从决定嫁给德仁那刻起,面对之后的宫廷生活,雅子做好了万全准备。

  她每天都会花很长时间,向宫内厅派出的年长的圣贤智者学习各种知识,包括皇族历史、宗教仪式、宫廷用语、书法,甚至还有和歌、乐器……她甚至在宫内厅的要求下学会了长笛。

  就连挥手这个简单的动作也是她受训课程之一,直到她可以维持精准的角度,做出皇室应有的挥手动作。

  然而,一次28秒的时差,几乎将她所做的努力全盘否定,成了她“怕”的根源和阴影。

  那是皇太子和雅子宣布订婚的联合记者会,也是雅子第一次出席记者会。

  不同于西方国家自由派的现场实况转播,记者会上的问题都是由训练有素的记者事先递交的温和问题,并由宫内厅负责审定,会议也会完全照着事先设置好的流程和内容进行。

  按照宫内厅安排的讲稿,雅子优雅得体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这时有个记者问道:“雅子小姐,你能不能谈谈对婚后生活的一些打算?”

  曾经是外务省最有前途的女外交官,这样的问题怎么能难倒雅子。她即兴畅谈起计划与抱负,盈盈浅笑和新鲜有力的语言,给沉闷的记者会带进一股清流。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会议室的一角,宫内厅总管滨尾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滨尾实在东宫已经做了20年的内侍,也是皇太子的主要朝臣、重要亲信之一。

  他写过许多描述皇室家族的书,也是脱口秀节目的最爱嘉宾,代表日本极端保守保皇派的声音。说他是一枚浮夸的老化石,也不为过。

  记者会一结束,滨尾实就直接走到雅子面前,面色严厉。

  “雅子小姐,我认为你今天的言行太不恰当,有失体统。”

  雅子愣住了:“我……请您指教。”

  “你表现得不够谨慎。整体而言,你说太多话了,甚至还说了没有被问及的事。你知道吗,你刚才说了9分37秒,比太子多出28秒! 28秒呀,这多么有损太子的威严!”

  对于滨尾实的无礼喝问,雅子虽然感到十分气愤,但也只好默默吞下自尊,连声道歉,并保证以后一定多多学习,严格按照皇室的规定行事。

  然而宫内厅似乎毫不手软,一不做二不休,就此对雅子下了禁口令。

  这场记者会成了至今为止雅子在公开场合发表的最后一次谈话。

继续阅读:第8章 三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代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