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何方神圣
乾为天2017-05-01 10:412,528

  九婴从未见过相貌如此奇怪的异兽,急忙问武阳:“它是混沌吗?它怎么没长头?”

  武阳示意两人不要说话,以免冒犯了混沌神兽。他躬身对混沌说:“不知混沌大神把我们引到这里,所为何事?”

  “喂,你傻啊,它没有脸没有嘴,怎么和你说话?”

  九婴突然说出这句话,完全打乱了武阳的想法,武阳回头瞪了她一眼,怒道:“臭丫头,你给我闭嘴!”

  九婴惧怕那些深山蚰蜒,只因为蚰蜒的形象恐怖恶心,可此时看到混沌竟然如此憨态可掬,就像一头没有脑袋却长着翅膀的大肥猪,她心中的恐惧顿时减半,瞪了武阳一眼,手指混沌说:“胖子,你把我们引到这里想做什么?再不让开道路,我把你抓回去烤了。”

  奴隶阿一虽然第一次见到混沌,但他深知能让武阳毕恭毕敬的神兽,肯定非同凡响,何况周围还有那么多深山蚰蜒,连忙劝道:“你快别说了,武阳在救你!”

  九婴坐在马上,顺势踢了奴隶阿一一脚,说:“它的猪脑袋是不是长你身上了?你没看到它没有嘴啊,怎么说话!”

  武阳怒不可遏,他本想尝试和混沌神兽沟通,争取逃离险境,然而九婴一再冒犯,迟早会将神兽激怒,再加上这么多深山蚰蜒,想逃离这里,简直比登天还难。

  “臭丫头,再不闭嘴,你就等着喂这些虫子吧!”

  武阳的话刚说完,忽听混沌又发出一声怪吼,声音虽不大,但整个山谷都随之震颤起来,成百上千只深山蚰蜒也跟着扭曲颤抖,发出恐怖的低吟。

  混沌神兽已经被彻底激怒,奴隶阿一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怪吼声在他耳朵里仿佛变成一段美妙音乐,绕梁三日,不绝于耳。

  就像武阳说的那样,混沌发出的声音可以蛊惑人心,听了这段“美妙音乐”后,奴隶阿一似乎迷失了心智,他目光呆滞,转头看向身边,武阳和九婴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两只巨大的深山蚰蜒人立而起,正向他张牙舞爪!

  奴隶阿一大惊失色,急忙飞起一脚踢向身旁,然而那根本不是蚰蜒,竟是武阳!

  原来受到混沌蛊惑的奴隶阿一已经出现幻觉,在他眼中,武阳和九婴变成了两只蚰蜒,一只在啃咬战马,另一只正要攻击他。

  武阳伸手格挡奴隶阿一的飞脚,高声呼喊:“阿一,是我!快捂住耳朵!”

  奴隶阿一却完全失去理智,根本听不到武阳的喊声,只听到这只蚰蜒发出凄惨怪叫,只想把它碎尸万段!

  九婴捂住双耳,混沌的怪吼虽然没有让她陷入幻境,却令她头晕眼花。她看到奴隶阿一和武阳缠斗在一起,更感到孤立无援,可灵机一动,忽然摘下腰间护身的匕首,看准几十步外混沌的要害部位,凝聚真神,将匕首射了出去。

  三十几步的距离对九婴来说易如反掌,匕首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寒芒,刺向混沌身体的中心部位,一击即中。与此同时,金乌鸟也从高空俯冲下来,身体发出火光,灼烧混沌的后背。

  混沌皮糙肉厚,体型庞大,匕首和金乌鸟虽然击中它,却根本构不成伤害,然而这一击却令怪吼声戛然而止,奴隶阿一眼前的幻境也就此消散。

  “阿一,是我!”

  喊声彻底惊醒奴隶阿一,他眼中的蚰蜒又变回了武阳和九婴,然而片刻之后,混沌的怪吼声再次传来,呜呜咽咽,就像深山里的老妪在哭诉吟唱,令人心乱如麻。

  三人急忙捂住耳朵,却抵御不了这声音侵扰神智,心魔油然而生,山谷中又起了大片浓雾,那些深山蚰蜒受混沌驱使,再次向他们围拢过来。

  正在三人难以招架时,山谷更深处隐约传来一阵琴声,琴声清扬而婉转,连绵不绝,令人听之入迷,却仿佛有一股摄人心魄的魔力,三人原本已经被混沌迷失心智,可听了琴声之后,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浑浑噩噩的感觉一扫而空,而那些躁动不安的深山蚰蜒也都安静下来,随着琴声增强,它们似乎受到了惊吓,纷纷向四周逃窜。

  不出十个数的功夫,上千只深山蚰蜒消失在大雾中,只剩下混沌神兽孤零零地站在原地,停止了幽鸣。

  混沌转过身,面向琴声传来的方向,武阳几人也聚精会神看过去,不知道这琴声是出自谁手,竟然有如此大的魔力。

  混沌虽然没有口鼻,却可以发出无数种声音,它肥大的身躯一起一伏,两对翅膀也张开到最大限度,面对琴声传来的方向,一阵尖锐凄厉的怪吼从体内喷涌而出,就像利箭一般射向远处琴音的源头。

  在混沌的攻击之下,琴声果然减弱,可转瞬过后,琴声却再次增强,由舒缓婉转变成了强劲快速,音波摧枯拉朽,山谷中狂风大作,反而压制了混沌的怪吼。

  声音的对决在无形中展开,两股力量仿佛冰与火,所过之处草木凋零,万物都被摧残。武阳三人捂住耳朵,凝聚真神护住心脉,他们看到混沌的身躯发出剧烈颤抖,在琴声的攻势下,它终于承受不住,肥厚的表皮竟然发出几十声炸裂,体内的油脂喷溅而出。

  在这场声音的对决中,远处的琴声显然占了上风,混沌自知不敌,急忙展开两双翅膀,沉重的身躯腾空而起,逃之夭夭,向山谷外飞去。

  奴隶阿一长叹一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对武阳说:“刚才我看到你们变成了蚰蜒,我……”

  武阳说:“没事就好,你被混沌的声音迷惑了,也许是你定力不足吧。”

  天色这时已经暗了下来,山谷中潮气凝结,谷风一吹,格外阴冷。

  九婴劫后余生,但后羿没有来到身边,她还是感到忐忑不安,好在远处的琴声依旧连绵不断,恢复了清扬婉转,令她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

  “多谢你们。”九婴犹豫片刻,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经历刚才这番凶险,武阳对九婴的态度也有所转变,说:“别客气,你的飞刀也很准。我们互不相欠。”

  武阳深知远处的琴声能击退混沌神兽,无论是琴还是弹琴的人,都绝非等闲,说:“我们要看看是谁在弹琴,你要是不去的话,就在这里等你那个后羿哥哥吧。”

  九婴眉头紧锁,回头看看来时的道路,依旧没有后羿的身影,而夜色渐浓,想起那些深山蚰蜒,她就觉得害怕,不知道该怎样决定。

  奴隶阿一急忙说:“你和我们一起去吧,天已经黑了,要是那些虫子回来,你不害怕吗?”

  九婴咬咬牙,说:“我怕什么?你们走你们的,后羿哥哥会来找我的!”

  “你真不怕?”奴隶阿一问。

  九婴说:“你傻啊!我要说几遍你才明白,要走快走!”

  武阳已经有些不耐烦,拽了拽奴隶阿一的手臂,说:“别和她废话了,她不怕那些一千条腿的虫子,刚才不知道是谁捂着脸不敢看。好心当成驴肝肺,咱们走!”

  正说到这里,忽然听身后有人喊道:“九婴,你在哪里?”是后羿的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经之勇者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经之勇者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