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旧相识
何以墨色2017-05-08 02:073,244

  时序这句话一问出来,我的脑袋就炸了锅!其他人也是一脸震惊的表情。

  听他这话的意思,他和琦早就认识了?!而且关系好像还不错?!

  可是这消息再怎么劲爆,那也比不上琦的表现更让我吃惊。

  琦听了他的话之后,歪着头皱着眉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把时序打量了一遍,然后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最后脸色变得很难看,阴沉着脸,冷冷地说:“我不认识你。”

  其实事情到这里就已经很清楚了,不过就是他们早就认识,现在重逢了而已,只是琦的表现让我有些在意。

  我们原以为,时序会住口不再提此事,因为琦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如果不是因为要估计我们,她现在应该早跑了。

  但是时序又说道:“小姑娘,你不认识我?可是我知道你很多事情啊,你好好想想,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琦狠狠地咬了一下下嘴唇,怒道:“我说了我不认识你!你烦不烦啊!”

  琦的反应过激了,她现在的情绪已经不能用生气来表示了,只能用恼羞成怒。

  我其实很好奇,他们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让琦这样看得开的人,都不愿意再提起来,那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但是在人类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还想去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一个人比我更加性急:“你们是什么关系?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恪问道。

  作为一个哥哥,关心自己的妹妹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琦好像并不这样认为,她居然冲恪吼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啊!”然后好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轻声说道,“哥哥,对不起啊。可是,请你不要再问了好不好?”

  恪这一次并没有顺着自己的妹妹,而是盯着时序,把自己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哦,她曾经是我的顾客……”

  时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琦打断了:“我求求你!不要说,不要说……”琦居然哭了!这一路走过来,我好像还没见她哭过。

  一见琦哭了,恪也慌了,赶忙安慰道:“好好好,哥哥不问了,不问了。你别哭了好不好?以后你不想让哥哥知道的,哥哥就都不问,好不好?”

  琦抽噎着点头。

  时序摇了摇头,叹道:“当初你来我这里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被时序这么一说,我又想知道当初的事情了。

  时序让大家先随便看看,他去做些准备,说是待会要给我们一点小礼物。

  一见他要走,我赶忙追上去,他看了看我,笑了,但是什么话也没说,好像知道我要干什么一样。

  通过房间内靠左边的那扇门,来到另外一个房间,时序也不含糊,一边找东西一边说:“你要问什么就问什么吧,我会告诉你的,只是你要保密,因为我的客人并不想让你们知道。”

  我点头问道:“请问当初她来找你是为了什么?”

  时序弓着腰看了我一眼,笑了,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地上,直了直腰,笑道:“你这个问题未免也太广泛了点。算了,我把事情讲一遍,需要什么答案,你自己在故事里找。”

  言罢他又去找东西,一边说道:“那还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呢……”

  那个时候,时序的工作刚刚开展没有多久,还不被宇宙里的人所知道,但是有一天,有两个女孩来找他,说是来做一单生意的。

  时序一听是来做生意的,心里还有些小高兴,因为他那个时候也还年轻,才一百多岁,也没有先问是什么生意,一下子就答应下来了。

  那一天的事情他一直都记得很清楚,因为那两个女孩的样子是一模一样的,但是一个成熟一些,性子火爆一些;另外一个看上去就是很柔弱的样子,但是很喜欢笑,笑起来很好看。(他一说到这,我就知道来找他的是哪两个人,看上去成熟的是澈,柔弱的那个是琦,那个时候她应该是生病了。)

  那个柔弱的女孩好像并不是很情愿来这里:“澈,你虽然是我姐姐,但是这件事情我自己有决定权。我们回去吧?”

  澈怒道:“琦,你既然还知道我是你姐,那你就听我的!”

  琦无奈地笑了一下。

  时序问她们两个来找他干什么。

  澈说:“治好我妹妹的病!”

  时序开始给琦检查,许久之后,他摇头说道:“这个病如果要治好的话,需要很长时间,而且会有生命危险,成功的几率只有三成。”

  澈暴怒,揪着时序的衣领说:“怎么会只有三成!?你自己在外面打的广告不是说,你什么病都能治得好,什么愿望都能实现的吗!?现在怎么又跟我说,成功的几率只有三成!?”

  时序一时百口莫辩。为了自己的工作,广告弄得的确是太夸张了一点,但是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很多人都是这么做的。

  这个时候琦突然有些不舒服,澈赶紧过去看琦怎么样了,琦艰难地笑了笑,说自己没事,然后又说道:“不就是时间长点吗?我有的是时间,只是我还有点心愿没有完成,你能帮我吗?”

  时序说他会尽他所能帮她。

  琦说:“我想去未来再陪我男朋友几年。”(她居然说我是她男朋友!)

  时序告诉她,她的身体不是很好,身体承受的负荷不能太过,所以只能在几个重要时刻出现,做完一些事情之后就必须回来,否则很有可能会死。

  “然后我就用我自己发明的机器让她去了未来。只是她回来的时候,身体承受的负荷太大了,导致她失去了记忆,然后她就在我这里接受治疗。”时序把找到的东西都放在地上,“大概就是这样了,所以你得记忆里面有些地方你会觉得不合理,这是正常的。”末了,他使劲拍拍我的肩膀,“小伙子,这么好的姑娘,要珍惜啊!”

  我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为什么她们两个会是两姐妹呢?”

  时序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我一开始以为她们是孪生双胞胎,结果也是。但是我后来还是问了妹妹,她说她们两个都是一个妈生的,但是姐姐从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家里,每次见到姐姐的时候,父母都不会让她喊,也不让她和姐姐有过多接触。她还说,每次见到姐姐的时候,姐姐都会带上黑色的面纱,不知道是为什么。”

  时序虽然不明白,但是我明白了。

  轩辕家的人其实都不是正统的轩辕家的人,或许他们的族人是的,但是他们的家主绝对不是,都是从别家选出来的。

  不过不管是不是,现在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以前的一切都已经变成了过眼云烟,我们只需要过好现在就是了。

  时序叫我过去帮忙搬东西,说自己老了,搬不动了。

  我开始帮他搬东西,他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开始和我聊天:“你们两个现在关系怎么样啊?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半个媒人,给我透露点信息也没什么吧?”说着,他嘿嘿地笑了两声,“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好无聊的,好不容易等到你么来这里,想逗你们玩玩,结果只是跟你们开了一点小小的玩笑,你们就生气了!现在的年轻人啊……”

  我觉得我额头上的青筋已经暴起来了!但是本着尊老爱幼的原则底线,我还是忍住冲动没有上去揍他,而是开始回答他的问题:“我和琦现在的关系还算过得去,只是有点僵而已,以后就好了……”

  我跟时序聊了很多东西,也聊了很久,我突然觉得,这个老人也不是什么很坏的人,只是在这里一个人呆的久了,太过寂寞,所以变得有些古怪,这是可以理解的。

  把东西都搬出来之后,时序指了一个箱子,让我搬出去。

  我搬起箱子,跟着他往外走。

  “你们应该都休息好了吧?”时序笑着问道。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除了琦。

  她现在虽然看上去已经稳定了很多,但是面对时序,我想她还是有些抵触的,第一,那并不是一段很好的记忆,第二,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管受了什么痛,什么苦,总是喜欢一个人默默的承受。

  知道她恢复记忆之后,我并没有很激动,反而有些过于平静。或许是因为什么大风大浪都已经经历过了,这点事情已经不足以让我激动了,亦或是因为我对她真的没有什么感觉了,毕竟时间可以抹去一切,能让记忆都斑驳。

  可能是琦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她转过头来看着我,用目光询问我怎么了。我只是冲她摇了摇头,然后就把目光转移到了时序的身上。

  不管我还有没有感觉,至少现在她不想承认我和她之前发生过的事情,那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过吧!这样对谁都好。

  时序看了看我们,继续说道:“既然休息好了,那么现在就坐到椅子上去。”

  “为什么?”所以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时序笑道:

  “因为我打算让你们体验一下感官时空穿越,这是我送给你们的见面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纪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