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坑专用+战前动员
赢官人2019-10-13 02:319,072

  阔别月余,别来无恙。

  《无主之城》第一部虽然成绩不忍直视,但也收到大家不少好评,念及此处,依旧满心欢愉。所以,下官又抱着《无主之城2》回来了。

  关于书名,编辑要求沿用之前的,low是low了点儿,没办法,大家关注内容就好。

  关于新书,不承诺太多,总之,不会太监。上本也算是人品保证吧,哈哈哈。

  正文暂时还没发布,九月正式开更,先占个坑预热。

  下边是前阵子闲来无事瞎写的,凑个数,跟正文无关。

  不过,万一有人喜欢这个调调呢?

  哈哈,那第三本就有着落了。

  就酱,么么哒。

  长路未尽,血仍未冷。

  九月见。

  赢官人2015.8.29

  ==========凑数,无关正文==========

  【引子一】

  塔里木盆地的罗布泊东北部,有一条蜷伏在大漠上的白色巨龙。白色巨龙一直蜿蜒到人们用肉眼看不到的尽头。巨龙高昂龙首伏卧于道,仿佛随时准备腾飞而起。条条“长龙”都覆盖着一层白色的盐碱土层,有的是一层很厚的晶盐;还有本身就是白膏泥造就。在清晨的阳光映照下,条条长龙反射出灿烂的银光,甚至匍匐蠕动。

  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变化,大漠深处一如亘古般的沉寂。

  时值六月,骄阳似火。透过被高温蒸腾的空气,一个黑点鬼魅般出现在巨龙群中。仔细看,黑点还在移动。黑点移动的非常快,与其说是移动,更像在逃跑。

  将视线拉近,你会惊讶的看到,那黑点居然是一个女人!

  女人衣衫褴褛、狼狈不堪,脸上身上尽是沙土和血迹。她面色惊慌,踉跄的跑动中时不时回头张望,好像后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穷追不舍。跑了十几分钟,女人体力似乎到了极限,她小心的攀上了一处低矮的土台,颤抖着坐了下来,从烂成一缕一缕的冲锋服里摸出一条红绳,红绳的尾端系着一块晶莹的玉佩。

  女人看到玉佩还在,似乎松了口气。她摇了摇腰上挂着的水壶,水不多,听声音大概半壶左右。女人舔舔干裂的嘴唇,脸色难看。她知道,只靠这点水,她很难活着返回那里。

  “轰隆!!”

  思索间,突然大地传来一声巨大的闷响!女人身子一震,急忙望向她逃来的方向,脸色瞬间惨白。

  无数条黑线以肉眼可辨的速度汹涌而出迅速汇成了一片,就像有人在白色的瓷砖上倾倒了一瓶墨汁一样。墨汁黝黑深邃,阳光的照射都不能产生一丝反光。不消片刻,漆黑的墨汁狂潮便涌过了女人藏身的小土台。

  女人惨白着脸站在土台边,眼睁睁的看着巨龙群地面瞬间刷上一层黑漆。

  “轰隆隆!!”

  又是一声来自地底的巨大闷响,闷响震荡的黑色的潮水都荡起几圈涟漪。同时,女人藏身的土台也轰然倒塌。

  女人发出一声极其凄厉的尖叫摔落,随即被黑色吞没……

  【引子二】

  2002年夏天以前,我一直认为我的生活轨迹已经是注定的了。我和这个城市大部分年轻人一样,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上了普通的小学中学,在高中不幸落榜转而进入一所三流大专院校。毕业后要么服从学校安排去做苦力,要么带着满腔的热情去自己寻个地方做苦力。做上几年苦力,磨平了所有的棱角,然后彻底融入一座城市,适应它的节奏,到年龄结个婚生个孩子,为着房子车子票子奋斗一辈子。

  诚然,这是极其平庸的一生。无数人打破头挤断肠要跳脱这个桎梏,一跃到上流社会,享受品质生活。而我似乎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或者说我甘于平庸。

  我今年24岁,家住古城西安。别问我名字,我只告诉你我姓杜。四年前被学校分配到当地一家国产汽车4S店做维修技师,俗称修理工。我在这家不算小的4S店干了三年,目前是车间技术总监。这家店总部新推出一个品牌,需要一个技术不错文凭略高的人去暂时压阵。新的品牌代表它的市场保有量有限,但是就算只有一辆车,你也必须给它配备一个完整的售后服务。

  这种情况下,老油条躲的都很快。谁都知道,没有保有量就没有活儿,没活儿就没产值,没产值去哪挣钱?于是,经验短缺技术精湛文凭还略高的我被领导相中了。一番推心置腹的办公室交心后,我成了这家拥有一个服务顾问和一个看门老大爷的新店的技术总监。

  但我没有一丝怨言,真的。开头就说了,对于我这种甘于平庸的人来说,这已经是意想不到的惊喜了,我根本不在乎其他的。相反我十分享受这种乏味的、平淡如水的生活。

  可惜这样惬意的生活只持续了两月就结束了。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2002年6月15号,那个能把人蒸成馒头的炎热晌午,我在车间休息室打盹儿,看门的胡大爷推门进来,往我面前放了个牛皮信封,说:“小杜,你的信。”

  【一、相同的信】

  我捏着这封来信看了很久,直到前台服务顾问小刘喊我下班才回过神来。

  “杜哥你怎么了?哪不舒服?”小刘拍拍我肩膀,面带关切。

  “哦,没事,睡落枕了。”我随意敷衍了一句,把信夹进《高级汽车维修电工教材》,快步离开店里返回住处。

  我没有回员工宿舍,而是回到了一小时车程的家里。爹妈不在,前几日老两口看电视发短信参加有奖问答,中了欧洲十五日双人游。这让平淡了一辈子的老两口忐忑了好几天,直到工作人员亲自来到了家里,老两口这才兴高采烈的收拾行囊,准备追忆青春。

  爹妈不在自然没有现成的饭菜,而我此时也没什么胃口。我坐在沙发上,定定的看着这封被我看了一下午的信,脑袋发蒙。

  这封信落款是郭俅,他是我大学舍友,上海人,是我们寝室四人中混最牛逼的。

  前头说过,我上的是大专,是一所自诩牛逼的大专。它吹牛逼的资本就是,专业多、杂。所以我学的是汽检,而郭俅学的是土木工程。这小子那会儿有个特远大的理想,他说他学土木只是打底,他的目标是考古。

  他这个远大的目标被我们三个取笑了很久,直到毕业不久听说这小子自考了本科,通过关系考进了吉林大学历史系如愿以偿的学了考古专业。那会儿我仨才意识到,这小子不是开玩笑的。而后又听到他两年拿下学位攻读研究生紧接着被某导师相中当跟班最后进入某研究小组的消息后,我仨眼球蹦了一地。

  一年前,是我们四个最后一次碰面。那次聚会郭俅意气风发,带着从吉大拐回的女朋友李婷婷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时候我们都麻木了,学业事业爱情齐头并进,我们彻底服气。

  李婷婷也是上海人,第一次见我们三个也没什么拘束,很明显郭俅没少跟她说我们仨。而我们三个也完全被李婷婷所吸引,以至于郭俅兴致勃勃讲述他成功之路的时候没有一个听众。

  郭俅告诉我们李婷婷接下来会在西安西北大学进修,他要随导师去进行一个课题考察。希望我能多照顾照顾她。我当然义不容辞,四个人除了我都是外地人,这活儿当然得我干。

  而且郭俅能把这么漂亮的女友“交给我”,也说明我们交情之深,信任之深。

  但事实上除了开始两星期陪她租房子以外,我们再没碰过面。至多就是她打电话场外求助,而这最近的一次也是两个月前,就是我刚升职那会儿。

  所以当我把信看了第十遍之后,我果断的拨通了李婷婷的电话。而电话那头也响起了我最不愿听到的声音“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这时我才开始正视信的内容,同时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逐渐弥漫全身。

  信的内容很短,如下:

  老杜,如果你看到这封信的时间是2002年6月17日之前,那我或许还有救。若是之后,那就当做我的遗言来看吧。

  我时间不多,也不能告诉你太多,我能信任的只有你们三个,所以一定相信我接下来的话。

  如果你是17日之前看到信,那拜托你在17日下午三点,到咱们学校三号餐厅的教工区,就是咱们总是喝酒的那张桌子。到那里,会有人告诉你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的好兄弟,相信我,救救我。

  另外,收到这封信请你联系一下婷婷,我不确定她是否安全。

  郭俅

  02.06.07

  信到这里就结束了,而留给我的,全是问号。

  这封信我翻来覆去看了无数遍,除了郭俅所说的地址,其他都一头雾水。刚刚李婷婷的电话也没有打通,这说明什么?是如信中所言,李婷婷有危险还是恰好她手机没电了?尤其是信中的时间,更让我脑子乱成一团浆糊。

  信的落款是6月7号,收信日期是15号,郭俅说不能超过两天,也就是17号。这感觉,感觉就像郭俅在6月7号就意识到自己有危险?那为什么不打电话呢?非要寄信?信是6月7号寄出的,是普通的邮政,八天才到。那如果真的那么紧迫,郭俅干嘛不寄EMS?

  最重要的是,他到底遇到什么了?绑架还是诈骗?怎么连远在西安的李婷婷都给卷包了?

  带着这些疑问,我又试探着拨打了郭俅的电话。关机。

  这下我彻底麻爪了,这种电影里才有的情节发生在现实中时,那种无力感太难解释了。

  猛地,我想到了什么,连忙翻开通讯录找到两个电话。刚准备打,又放了下来。

  信中说“我能信任的只有你们三个”,我瞬间想到的就是寝室另外俩瘪三儿。可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另外俩人一个在安徽个在江苏,八竿子打不到的地方,不可能同时收到信吧。或许是郭俅其他朋友同事?

  就这么漫无头绪的想了半天,我决定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就算不是他俩,也可以和他俩合计合计,毕竟一个寝室出来的兄弟。

  就这么想着,我拨通了安徽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什么?也关机?

  我急忙点亮屏幕,想看是不是打到郭俅或是李婷婷那里,屏幕一亮,石尚成三个字扎眼的躺在那儿。

  我有点慌了,颤抖着手又拨通了臧玉强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

  我彻底傻了,这他妈什么跟什么?难道他俩也都出事儿了??那那那,那下一个岂不是就到我了??

  我腿一软,一屁股坐倒在沙发上,看着漆黑的电视屏幕开始发呆。

  呆了没两分钟,我看到时钟映在电视屏幕上的倒影:12:24。

  紧张的情绪立马缓解了不少,看来我是太敏感了,这个点儿谁开机谁苦逼。

  我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看着手中那封诡异的求救信,无声苦笑。

  抽完烟我打开窗户,吹了吹夜风,脑袋清醒了不少。从六楼向下望去,街边夜市还是灯火通明,我突然有点想去喝两杯。可又一想,又不是失恋,有什么好喝的。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我回到卧室,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没多久便迷迷糊糊睡着了。

  睡着睡着我觉得有点不对劲,隐隐约约听到窸窸窣窣的轻响。我以为是刚才在窗口抽烟开窗忘记关了,也没多想,翻了个身就打算继续睡。翻过身还是觉得不对,我要是没关窗户的话,为什么这么黑呢?楼下夜市可是灯火通明的啊。脑子这么想着,眼睛就睁开了一条缝。

  这一睁,我就瞬间清醒了,同时冷汗就浸透了后背。

  我的床周围满满当当站了一圈黑衣人!!

  他们看不出性别看不出模样,一个个跟电线杆子似的,就这么无声的站在我的床边。虽然看不到他们鼻子眼睛,但我能感觉到,他们都在注视着我!!!

  这么一想我更是毛了,赶紧闭上眼睛,只留了一条缝暗暗观察,脑子飞速转动,开始琢磨这些大个子是怎么无声无息站我跟前的。

  郭俅啊郭俅!你到底干什么了!我心里把郭俅骂了个底朝天,这小子到底摊上什么事儿了?

  我继续装睡,心里暗暗琢磨。难道郭俅窃取什么机密了?这些人是警察?不对,警察大半夜站我床边算干嘛,这也就摊上我这么个神经大条的,要是搁个神经脆点的,一睁眼看见床边一圈人,一准儿得吓出毛病来。

  就在我胡思乱想瞎琢磨的时候,不知道哪一个冷不丁的叫了一声:“杜岳荆。”

  “啊。”我顺口就答应了一声。

  刚答应我就意识到不对,连忙改口道:“不是不是,我不是杜岳荆!”

  一圈电线杆子完全不理会我的辩解,我感觉他们似乎都盯着我,然后一个接一个的开口叫道:“杜岳荆,杜岳荆,杜岳荆,杜岳荆……”然后音量逐渐增高,声音汇成一片,小卧室里仿佛开进来一个合唱团,一遍一遍越来越急促的喊着我的名字。

  “杜岳荆杜岳荆杜岳荆杜岳杜岳荆!”

  对天发誓,我他妈都快吓哭了!这他妈太吓人了!这些到底什么人啊,你要杀就杀要抓便抓,这一个劲儿喊我名字是几个意思?郭俅你丫的是不是惹上精神病了!我突然意识到,难道这些人是邪教?这阵势分明就是邪教组织啊!

  小卧室仿佛变成了一个拢音器,黑衣人们的喊话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大声,可就是没有任何动作。好像是就打算这么叫死我!

  这个念头一出来我就感觉身上有了力量,我心想,再怎么也不能就这么被干死。这要是到了下边,其他鬼问你怎么死的,你说被叫名字叫死的,那他妈在下边也抬不起头啊!

  我暗暗鼓了鼓劲儿,左手好像摸到了什么硬物,然后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翻了起来!

  ……

  卧室里什么都没有,天已经大亮了,微风过徐徐吹进屋内。

  我像个傻逼一样,浑身大汗淋漓,一手捏着手机,愣愣的坐在床上。

  是做梦。

  我足足坐了五分钟才总算缓过神来,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现在自己的脸色一定是惨白惨白的。我抬手擦了擦脸色的汗,突然又听到一声大吼:“杜岳荆!!”

  我惊叫一声,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蹦到地下,惊恐的看着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

  巴掌大的卧室环顾了几圈,我终于将目光定格在手机上。我想到了什么,轻手轻脚爬上床,慢慢靠近手机,点亮了屏幕。

  操!我暗骂了一声,他妈的手机显示的正在通话,联系人是臧玉强。

  我这才明白过来,一定是昨晚迷迷糊糊睡着没关手机,然后臧玉强打来了电话被我翻身给摁到了接听键。

  我长长的吐了口气,捞起枕巾抹了抹脸上的汗水,捡起电话。

  电话那头还是跟鬼叫一样,一遍一遍喊着“杜岳荆杜岳荆”。我想起梦中差点被这喊声吓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捞起电话破口大骂!

  “杜NMLGB!没吃药啊你!你他妈吓死爹了!”

  对面传来一声‘哎妈呀’,然后停顿了几秒。

  紧接着臧玉强那苏北大嗓门就骂了回来:“你他妈才有病吧!接电话不说话你搞什么名堂?老子喊你半天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你不是杜岳荆!你他妈是谁!”

  我这才反应过来,敢情梦里边我还真的瞎嚷嚷了。

  这么一来我老脸也有点挂不住,急忙打断他道:“是我是我,昨天喝醉了,没反应过来。”

  “操!吓我一跳,老子还以为你也挂了!”

  “你他妈才挂了……什么?你说什么?”话说一半我猛的听出话音不对,连忙问道:“什么我也挂了?谁挂了?”

  对面顿了顿,没回答我,而是问:“你昨晚给我打电话干嘛?”

  我盘算了一下,说:“我想问你个事儿。”

  “我也想问你个事儿。”

  “那咱一起说。”

  “好。”

  我俩停顿了一下,同时叫出了一个名字:“郭俅。”

  然后两边都是一阵沉默。

  “你也收到信了?”

  “嗯。”

  “你怎么看?”

  “不论如何,先去信里的地方吧,我不信郭俅会开这种玩笑。”

  臧玉强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虽然我之前还抱着一丝侥幸,希望天一亮臧玉强他们会嬉皮笑脸的说“哈哈,哥儿几个耍你的!”

  我想了想,问道:“成子那里你问了吗?”

  “问了,他也收到了。他现在应该都到机场了吧。我买了10点的机票,你联系上他,咱们机场见。”

  “好,机场见。”

  挂了电话,我的心情放松了不少。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仨人凑一块儿,总比我一个人胡思乱想的好。想通此节,我也没了昨晚那么压抑的感觉,索性到卫生间冲了个凉水澡,然后给经理打了个电话,随便编了个借口请了十天假。新店没什么活儿,经理可能也觉着把我流放了有点对不住我,特爽快的准了假。

  忙活完这些零碎琐事,我肚子也有点饿了,这才想起来昨晚连饭都没有吃,不由的把自己鄙视了一把。

  习惯了寡淡无味的生活,冷不丁来点儿惊吓还真受不了。

  下楼吃过早饭我给一朋友打了电话,潜意识里我觉着这次我们三个人碰面事关重大,挤公交坐出租车都不太符合剧情,所以我非常骚包的跟朋友借了辆车。

  看了看表,快十一点了。成子是个急性子,打电话那会要是已经到了机场,那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到了。我开上朋友的八年牧马人,绕城瞎跑了几圈加满油直奔咸阳机场。

  今天是工作日,车流量不是很大。行驶在机场高速,脑子里又想起了郭俅的信。我隐隐感觉到事情应该是涉及到了他的工作。他是上海人,家庭条件也一般,没人会缺心眼儿的绑架一个外地人勒索。但如果真的与他工作内容有关,那似乎更应该报警吧。

  我就这么考古啊挖掘啊文物啊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阵,也没想出什么头绪,倒是成子的电话先来了。

  “月经哥,咱们在哪见?”电话一接对面就响起了那熟悉声音。

  我心里略感欣慰,也没在意他故意调笑我的名字,说道:“你就在机场等我吧,最多五分钟我就到了。”

  成子看到我在车里冲他招手时很是诧异,这小子来的匆忙,浑身上下除了一瓶水再没其他。

  “哟,一年没见月经哥都开上车了?”成子的普通话不是很标准,带着浓浓的淮南口音。

  “借的,先上来吧,强子也快到了。”

  成子咧嘴一笑,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忙不迭的从屁股后兜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

  我一眼就认出,那是郭俅的信。

  成子全名叫石尚成,安徽淮南土著,在学校我们都喊他淮南王。他和郭俅一个班,俩人都学的土木。后来郭俅专升本读研,他跑去工地开始搬砖,现在是一家小公司的造价员。工地奔波几年倒是把他那麻杆身材锻造的结实了不少,配上一米八五的个头和略黑的皮肤,活像一根电线杆子。

  成子把他收到的信给我,又把我收到的信拿过去仔细看了起来。

  那封信我看了不下二十遍,一点头绪没有,便对他说:“甭看了,一模一样。”

  成子没抬头,又看了几秒,突然说:“不一样。”

  “啊?”我又抓起成子的信看一遍:“除了名字哪儿不一样?”

  “你看这里。”成子拿起我的信又抢过他的信摆在一起,指着最下边一句说:“你看,我的信里没说让找李婷婷。”

  我愣了一下,仔细一看还真是。旋即又有些失望:“这能说明什么,就我和李婷婷在西安,给你们说也不好使啊。”

  成子挠挠头,似乎也没发现什么更有价值的线索,叹了口气。

  “月经,你说老郭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我感觉跟他那工作有关系。”

  “你说会不会他们发现什么宝贝了?然后……然后……”

  成子然后了半天也没然后出个所以然,只好抬起头巴巴的看着我。

  我大概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但也仅仅是这么点猜测,于是我拍拍他肩膀,像安慰他又像给自己宽心的说:“别乱想了,等强子来了咱们到地方就知道答案了。”

  成子点点头,把信扔到后座。

  我看到他手心里全是汗水。

  两个小时后,白胖的臧玉强也两手空空的出现在车外。

  “嗬,死胖子过的挺滋润啊,还能看着自个儿脚尖吗?”

  “去你大爷,就你话多,二成子!”臧玉强扬了扬拳头,白了石尚成一眼,径自上了后排,把我俩一人锤了一拳。

  “回我的窝还是先吃点?”我回头问他。

  “吃饭吃饭,饿死老子了。”臧玉强摆摆手,头一扭看到了石尚成丢在后边的两封信。

  “你的带了吗?”石尚成扭过头问。

  “废话。”臧玉强头也不抬,也开始研究信。看了一会儿‘咦’了一声。

  “哎我说,我和二成子的信跟小月经你的不一样啊。”

  “嗯嗯嗯,发现了,老郭让我找李婷婷。”我透过后视镜瞅了他一眼,果然,熟悉的贱笑又挂上了臧玉强的脸。

  “哎,这有情况啊。”臧玉强贱贱的笑了两声,搓了搓胖手,搭在石尚成肩头神秘兮兮的说:“你说老郭绿了没?”

  “去你大爷的。”没等石尚成回答我便一巴掌拍了过去:“正经点成吗,我联系过了,李婷婷也失踪了。”

  可能是失踪这个词不是很好,我说完之后车里就安静了。我余光看了看俩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我不想气氛这么压抑,就故作轻松的说:“也别太担心,说不准人家俩双宿双飞去了。”

  俩人干笑两声,脸色也没了调笑的意思。看这情景我也没了说话的心情,索性专心开车。

  回到市区我也没去还车,三人随便找了个小饭馆吃了顿便饭。之前我们都是四个人聚,突然少一个还真有点不习惯。

  臧玉强咂咂嘴,让服务员提了一扎啤酒。

  三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寒暄了几句就低头闷吃。几次擦擦嘴想说点什么打破下尴尬局面,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臧玉强敲了敲桌面。

  我和成子抬头,见他端着酒杯,说:“都别垂头丧气的啊,咱这又不是去给老郭收尸,这模样瞅着就他妈晦气。”

  我端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说的是,这士气太差劲了。”

  石尚成情绪也被带了起来,当年寝室就我仨最能闹腾,性格相仿,感染的也快。

  石尚成也跟我俩碰了一下,又开始呛臧玉强:“小强同志,咱这在大城市,讲话要注意素质。”

  臧玉强翻翻白眼儿反唇相讥:“淮南王原谅则个,小民不识大体,还望你个憋犊子恕罪啊。”

  我被他俩逗乐了,一口抽干酒笑道:“你俩这都南腔北调什么味儿啊。”

  臧玉强正准备来个坐而论调,桌上的手机响了。他拿起电话看了眼屏幕,脸色就跨了下来。

  我和石尚成对视一眼,不明就里。

  臧玉强酝酿了半天接起电话,还没放耳朵边儿上就响起一声川味怒骂:“臧玉强你个龟儿子……”

  臧玉强连忙捂住听筒,面色尴尬的跑向店外。

  石尚成坐那儿咯咯直乐,对我说:“白胖子还真泡了个幺妹。”

  我回头看看店外的强子,正佝偻着身子对着电话解释着什么,哑然失笑:“辣妹子够劲。”

  过了几分钟臧玉强悻悻的回来了,看着我俩似笑非笑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甩了甩脑袋直嚷嚷:“笑屁笑,都他妈给我忍着。”

  幺妹是臧玉强女朋友,名叫刘薪,我没见过,早先跟石尚成网上聊天时他告诉我的。按成子的说法,这幺妹应该是被强子的肉油糊住了眼才沦为强子女友的。因为那幺妹长的十分水灵。

  我对成子的说法不可置否,从后来的聊天中也知道了些他俩的事儿。脑子里一想到跟熊瞎子似的臧玉强搂着那么个娇滴滴的幺妹就直乐。

  “她也要来,我劝不住。”看我俩笑够了,臧玉强才垮着脸说道。

  “来就来呗,正好认识认识。”成子对见美女有着极高的兴致,不管那美女跟他有没有关系。

  强子冲淮南王翻了翻白眼儿,说:“狗屁,咱这一趟不知道要干嘛,万一出点啥事儿咋办。”

  “哟,这怎么个意思?爱情啊?”成子开始阴阳怪气。

  “废话,老子这么正派的有为青年,关心媳妇是天经地义的。”

  我看他俩又有扯淡的意思,急忙打断:“强子说的也是,来了还真是个事儿。”

  “不让来就得出大事儿。”强子撇撇嘴,一脸无奈。看得出,这白胖子被幺妹吃的死死的。

  “也别太担心,咱们三个人呢,还能保护不了一妞?”我拍拍强子,给他宽心。

  我说这话的时候确实没怎么当回事,而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让我明白,我真的太傻太天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