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睡觉的问题
任振中2017-05-05 09:272,921

  在中国,每一个人从婴儿时期开始,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是跟着父母睡,这样的情况大多数会持续到六七岁。当然了,在一些有条件的家庭中,孩子会从小就拥有自己的房间,和父母在一起睡觉就成了他们的奢望。

  而在西方的一些国家中,为了培养孩子的独立性,家长们都是从小抓起,基本上都是从婴儿时期开始,和自己的孩子分房睡觉。

  随着改革开放,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一点一点的学习西方的生活,通过及早的分房睡觉来培养孩子的独立性,在国内也逐渐形成了一股潮流。

  从任航两岁开始,任子明就决定和孩子分床睡觉,那是因为家里没有多余的房间,只能这样做。促使任子明做出这个决定的,还是一次喝酒期间,朋友讲的一个笑话。

  话说一对夫妻在晚上亲热过后,老婆需要用卫生纸擦拭一下,但是关着灯呢,就没有摸到,然后就问老公要,谁知道老公没说话,在身边的孩子说话了:“给!”

  笑话到这里就结束了,在场的朋友们都是哈哈大笑,说什么的都有,而任子明却品出了不同的味道,当场就做了一个决定,在有限的条件下,将同在一张床上睡觉的儿子撵走,分床睡觉。

  当第二天任子明信心满满的和妻子商量的时候,没有想到老婆李艳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不同意,理由很简单。

  “儿子还小,晚上又不能自己照顾自己,生病了还得自己照顾,多麻烦,还不如跟着睡,省心一些。”

  这事情到了孩子的奶奶和姥姥那里,也没有通过,基本上和李艳都是一样的意思,最后剩下的当事人,更不用说了,一万个不同意,有人给他撑腰啊。

  任子明没有办法,只好给老婆做思想工作,把那天喝酒时听到的笑话,还有一些从网上找到的类似的笑话,都讲给李艳听,希望通过潜移默化的作用,让老婆答应自己和孩子分床睡觉。

  为了能将儿子从自己的身边撵走,任子明可是下了苦功啊,没事的时候就在李艳的耳边唠叨,这唠叨来唠叨去,李艳心动了,歪着头一想,也是,孩子跟在身边一起睡觉,有时候确实不方便,不过还是没有松口,只是给出了条件。

  “任子明,我说你整天嚷嚷着给你儿子分床睡觉,床呢,你连个床都没有,你怎么分?你说,你怎么分吧!”

  “老婆,你的意思是同意了?”任子明腆着笑脸问道。

  “什么叫我同意了,你把床弄来了再说。”

  “唉,好好,我知道了。”

  自从李艳给出条件后,任子明更来劲儿了,光是往家具城就跑了十来趟,看是给儿子买个什么样的床好,这考察来考察去,任子明觉得还是给儿子做一张床算了。原因很简单,现在只是分床睡觉,而不是分房睡觉,自己的卧室也就十八平米,如果放上一整套的儿童床,屋里连个站脚的地方就没有了,买个大床吧,也是没有地方放,只好重新打算。

  后来,任子明在亲戚家找到了一张不要的铁质旧床,一米五宽,两米长,高八十厘米,按照卧室剩下的尺寸,放上这张床是刚好。

  兴高采烈的任子明喊来小舅子,找了一辆摩托三轮车,将拆解过的铁床拉回了家中,利用休息不上班的时间,对铁床进行翻新修改。先是将四个床腿锯断了三十公分,使床沿离地面只有二十五公分,这样的话,任航就是从床上摔下来,也不会有多大的问题,然后任子明又买来了砂纸,将生锈的地方打磨干净,并且做了防锈处理,这才将儿子喜欢的颜色刷在上面。别看这工作量不大,却是浪费了任子明一个礼拜的休息时间。

  将焕然一新的床搬进卧室,放好了床板和床垫,任子明搂着李艳的肩头说道:“亲爱的,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床是有了,但是上面的铺的盖的都需要重新购买或是缝制,李艳原来就没有这个打算,现在见任子明将一切都弄好了,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好点头答应,她也想试一试孩子不在身边的感觉。

  原来抗拒力巨大的儿子反而没有了抵抗的心里,一天到晚的缠着李艳,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什么要一个人睡觉,还有什么自己的被子和枕头要自己挑选等等,反正说来说去就一个目的,我要一个人睡觉,你看着办吧。

  李艳原来是准备给儿子定制一套床上的用品,可被任航缠的没有办法了,一咬牙,就带着儿子在商场里买了一套,东西的款式和颜色都是任航自己挑选的,李艳是只管付钱,用她的话说就是:“老娘本来想管的,可是混账儿子不让管,那好,你就是买回家一个垃圾,老娘我也不会有意见,但是,东西就这么一套,不喜欢了想换,没门儿。”

  到了晚上,看着儿子迫不及待的爬上自己的床铺,拱进热乎乎的被窝内睡去,任子明是大呼一声“大功告成!”

  等任航睡着后,李艳又帮着掖了掖被子,整理了一下枕头,这才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去之后翻了个身,忍不住说道:“哎呀,这地方宽敞多了,少个人就是不一样。”

  “老婆,少个人躺着舒服吧,你看我这累了几天了,今天晚上是不是犒劳一下。”穿着睡衣的任子明,嘻皮笑脸的凑了过去。

  “滚!老娘我没心情!”

  让人舒心的好日子就过了两天,第三天头上,出事了。带过孩子的人都知道,小孩子晚上睡觉不老实,老是喜欢蹬被子,要是不注意的话,孩子就容易着凉。

  这任子明小夫妻俩在孩子独自一个人睡觉后,就把这茬儿给忘掉了,只顾着晚上自己睡的舒服,把在一边的任航给忘记了,也就没有在半夜的时候起来照看孩子,哪知道任航独自睡了两天,晚上把被子蹬掉后,着凉感冒了。

  “让你能,这下不嘚瑟了?”医院的儿童病房中,任子明的岳母大人心疼外孙子,抱着打点滴的任航那是一顿的数落:“你们也不看看咱国家是啥情况,学人家外国人,你有那个条件吗?都跟你说了,孩子还小,这分房分床睡觉的问题,等孩子大一点儿再说,可你们就是不听,当耳旁风,好好的,你们让我孙子受这么大的罪,有你们这样当爹妈的。”

  低着头站在旁边的任子明不敢还嘴,那岳母大人可是相当的厉害的,要是发起飙来,一般人可挡不住。任子明嘴上不说,可是在心里面是一个劲儿的嘀咕“哦,现在孩子生病了,你开始埋怨我了,想当初为了给孩子找个床,您也不是跑前跑后的,买被褥的时候,您也不是赞助您外孙子三百块钱吗?这如今孩子生病了,所有的过错我一个人承担,敢情我就是一个冤大头啊,好事没我,坏事全是我的是吧。”

  当然了,任子明只是在心里面发发牢骚,不是他不敢说出来,要是严格的说起来,这事他和李艳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能因为把孩子分开了,就不去照顾,那毕竟还是个小孩子,还不懂得如何照顾自己,饥饿冷暖还得需要父母的照看和监督,才能健康快乐的生活着。

  等任航出院之后,任子明和李艳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和儿子分床睡觉,不过呢加上了一定的条件,那就是在天冷的时候,孩子跟着他们睡,毕竟他们是在农村,在天冷的时候,取暖是一个问题。在天气炎热的时候,由孩子一个人睡觉,逐步的锻炼儿子的独立能力。夫妻俩的想法,得到了岳母的认可,分床睡的计划可以继续执行。

  自从儿子任航有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之后,李艳就发现,儿子变得不再黏人了,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很自觉的睡到自己的床铺上,当想跟爸爸或妈妈睡觉的时候,不是缠着跑到父母的床上睡觉,而是要求任子明和李艳两个人中的一个,到他的床上陪着他睡。

  对于儿子的转变,李艳很高兴,没事的时候就在朋友和亲戚中间炫耀,说是她的功劳,将任子明的成绩完全抹杀,为此,伤心的任子明给出了两个字的评价---臭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倒霉孩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倒霉孩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