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人在囧室
任振中2017-05-02 14:592,947

  日子在一天天的过去,孩子也在一天天的长大,随着时间的流逝,任航是一天一个变化,从咿咿呀呀学语,到跌跌撞撞的走路,每一次的变化,都让任子明夫妇和家人充满了希望。

  眨眼之间,任航快两岁了,而随着孩子的长大,任子明夫妻两个面临的问题问题是越来越多,不光是孩子的衣食住行,还要时刻面对孩子的好奇之心。

  大家都知道,小孩子对所有事物都是新奇的,好奇心之大让长者是望而却步,因此,小孩子被戏称为现实生活中的十万个为什么。

  任子明的家在农村,和城市的住房条件不同的是,农村不但有单独的小院子,还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可以自己种植粮食吃。在房间的布局上面也有所不同,城市里每一家的卫生间都在里面,而在农村,厕所和洗漱间是分开的,厕所是单独的在院子里,洗漱间则是合理的分布在房间中。

  由于孩子小,任航的老妈李艳和奶奶,除了照看家里的小商店之外,就是带孩子,可以说是每时每刻都将孩子带在身边,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当两个人需要上厕所的时候,黏人的小孩子非要跟着,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的家长都是许可的,因为孩子小啊,啥也不懂,怕啥。

  这上厕所的时候啊,大家都会做相同的一件事,那就是将厕所的门从里面插上,防止有人闯入出现尴尬的情况,对于这个问题,经历了多次的任航问了许多人,而被问到的人欺负任航是小孩子,所给出的答案都不一样,好多都是防止猫呀狗啊偷看,没有一个说到点子上的。

  “妈,我要尿尿。”正在院子里玩耍的任航,突然放下了手中的玩具,朝着屋内喊道。

  “你自己去吧,别尿身上!”此时正是吃午饭的时间,李艳正在屋里吃饭,远门关着,她也不害怕孩子走丢了,只是应了一声,也就没有出去。

  一般情况下,农村一到两岁的孩子,如果没有大人陪同,在这个时候,都会自己解决,也就是尿到院子里,因为每一家在院子都有一个下水道的排污口,有时候大人也会让孩子尿在排污口,这就成了孩子专用的地方。

  由于生意好,李艳吃了饭,放下碗筷就去店里忙去了,把任航也就忘到了一边,等忙过了一阵子,李艳想儿子了,回家找了一圈没找到,以为婆婆带孩子出去玩了,也就没有在意,重新回到了店里做生意。

  一个小时后,李艳的婆婆找到了在店门口聊天的李艳,问道:“艳儿,任航呢?天好,我带他去公园。”

  听到婆婆的话,正聊得起劲儿的李艳就是一愣,随口问道:“任航不是跟着你出去了?我没有见他啊。”

  “没有啊,你不是吃过饭就带走了,我在家里没看见啊。”

  李艳听婆婆这么一说,就知道坏了,儿子丢了,连生意都不做了,开始四下寻找儿子,看见儿媳的样子,任航的奶奶也急了,跟在后面也是连喊带叫的,俗话说小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那能不急嘛。

  婆媳两个左右四邻问了一遍,都说没有看见,李艳一下就没有了主意,眼泪哗哗的就流了下来。这个时候,任航的姥姥听到风声了,毕竟是一个村子的,女婿家有个风吹草动的,都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也从家里赶了过来,一边安慰自家的闺女,一边询问闺女最后一次看见外孙子是什么时候。

  “中午吃饭的时候,任航说要撒尿,我就让他自己去了,我也没有管他……”李艳擦着眼泪,哽咽着说道。

  “中午的时候,院门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

  “关着的,每天中午我们都会把门关上,就是防止他偷偷的跑出去。”

  “那你去前面看店的时候,门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

  “关着的,我出来后,也是把门关好才走的。”

  “亲家母,你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我吃过饭就出来了,那时候任航一个人在院子里玩儿,我本来要带他出去的,他不跟我,说是要跟着艳儿,我就没带他,关好门就走了。”

  “那你回来的时候,回家没有?”

  “没有,我直接到店里来了,任航说要跟着妈妈,我怕这时候店里忙,想把他带到公园去玩,就没有回家。”

  听到这里,任航的姥姥才知道婆媳两个弄差劈了,猜想外孙子可能被粗心的两个人独自留在家里了,便问道:“你们发现孩子不见了,回家找了没有?”

  “家?没有啊,不会在家吧?”婆媳两个齐齐的摇头,随后两个人慌忙的往家里面跑去,这个时候二人才想起来,两个人一直以为孩子是跑丢了或者是被人拐走了,从没有想过孩子还在家里没出来。任航的姥姥看见两个人的样子,气得直摇头,不禁在心中想到,真是粗心的婆媳。

  “任航,你在哪里,快出来。”

  “航航,别藏了,妈妈想你了,出来吧。”

  “任航,你在哪里,快出来,姥姥给你带好吃的来了,快点,你不来姥姥可吃完了。”

  “停停停,妈,你们都别喊了,就是有点儿动静,我都听不见。”

  李艳隐隐约约听到了孩子的答应声,可是三个人在一起的呼喊声是特别的大,再加上院子有些小,周围都是房屋和院墙,也有一定的回音,无法确定声音的来源,李艳只好叫停婆婆和母亲的呼喊。

  “航航,你在哪里?快出来,姥姥给你带好吃的来了,航航?”李艳稳了稳心神,降低了自己的声音,再一次喊道。

  “妈妈,我在厕所。”

  弱弱的,孩子特有的奶声奶气的声音从厕所中传了出来,找到声音来源的李艳一个箭步就到了厕所的门前,伸手一推,嗯,门没有开,被人从里面锁住了。

  “航航,你怎么跑到厕所了,里面不臭吗?”

  “我撒尿,尿完出不去了。”

  “谁把门锁上的?”

  “我上的,我打不开,没有人理我。”

  “你上的?!”

  听到任航的答案,院子里的三个人满脸的震惊,在她们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原来中午的时候,尿急的任航本来是想尿在排污口的,可是人小鬼大的他看见厕所后,就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顺手把门还关上了,还学着妈妈的样子把里面的插销给插上了,这尿完了,任航等着出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会开门,在里面喊了半天,也没人理他,只好一个人在臭烘烘的厕所玩上了。

  “儿子,你靠里面的墙根儿站着,妈妈把玻璃砸碎了救你出来,你听到没有,千万别站门这里。”

  “我听到了,你砸吧。”

  任子明家的厕所门上,有一个小窗户,安装的是花玻璃,是为了增加厕所的光线特意整的,可是在改装的时候,任子明可没想到这会成为救孩子的窗口。再三确定儿子已经听话的退到墙角后,李艳用锤子将玻璃砸碎,伸手拨开插销,将厕所的门打开了。

  等厕所的门被打开后,任航从厕所里面走了出来,拍着胸口说了一句话,顿时惹得替他担心了半天的娘仨哈哈大笑。

  “哎呀,可吓死我了。”

  “儿子,让妈看看,伤到哪里没有?”

  李艳一把抱起儿子,是左看右看,前看后看,将儿子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彻彻底底的检查了一遍,见任航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破损的地方,才把心放到肚子里。

  随后,李艳又询问了儿子关门的经过,得知儿子不会开门,顾不上厕所的气味难闻,手把手的教儿子锁门开门,直到儿子学会了才放弃。为了避免出现相同的情况,李艳又领着儿子在各处房门口转悠,教儿子锁门开门,玩的那叫一个痛快啊。

  可是任航是个小孩子,那是记吃不记打,同样的情况又出现了一次,不过不是在厕所,而是在商场的更衣室,不过那一次是有惊无险,更衣室的门离地面有些高,任航直接从下面爬了出来。

  就在任航的奶奶打扫碎玻璃的时候,任航的爷爷从干活的地方赶了回来,当得知是虚惊一场时,火爆子脾气就上来了,朝着老伴那顿训斥啊,要不是亲家拦着,那都能打起来。

继续阅读:第三章 往哪屙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倒霉孩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