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2017-05-16 17:015,924

  飞机飞过天空

  1

  航班抵达机场已经午夜,冯强拿着两张米黄色的入境卡,身旁放着两个有他一半高的大行李箱。手腕上日本制造的电子表自动跳了十四个小时的时差,他望着眼前由各色皮肤排成的庞大等候队列,觉得缺乏真实感,然而肯尼迪机场带着大西洋不眠的喧闹依然灯火通明。

  牵着狗的女警走到他身旁,蓝色上衣和黑色裤子画出一个葫芦的轮廓,若不是颜色的区分,看不出哪一截是她的腰。与之不符是那条狗格外矫健,脊背黑亮,尖耳朵立着,它向冯强的箱子嗅了很久,女警看着冯强挤出一丝笑。她知道像这样的亚裔留学生箱子里总有些她永远也搞不明白的食物,她看着那两个庞大的箱子,犹豫着要不要进行一次漫长又一定徒劳的检

  查。之后十五分钟,冯强翻出了一张音乐专辑。女警接过来,打量着破损的封皮。

  “what is it about?”女警一个词一个词的说。

  “just a record。”冯强看着女警晃动的那张CD。

  “you know, you can’t carry pirate copies to America。”女警严肃了一下。

  “I know, but it is original one。”

  女警又挤了个微笑,无趣的走远了。

  封面有黑水笔画的五角星,背景颜色已经开始泛黄。冯强拿着它,鼻头红了一下。

  2

  张暄若塞着耳机,看看前面还有十多人,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来的有点儿晚。酷热的九月,她们寝室的五人正等着她买饭归来。午饭总是这样,为了避暑,室友轮流买,轮到暄若时,她常让男友大阳替她买,大阳买齐了会送到女生宿舍楼下,暄若再下去匆匆的在大阳脸上吻一下,她知道这够大阳回味一整个下午。

  但那天中午大阳要打球,篮球场上他一遍遍地吼着队友“饭桶。”倒也没人和他顶撞。只是在比赛结束后,两个队友陆续拍他的肩,有一句没一句逗他:“该破处了,哥们儿,再不破你都成怨妇了。”“就是,阳哥,你火气越来越冲啊。”“哎,你说,这系花难道好看不好用?”大阳打了一拳说最后那句的孙大个,自己嘟囔了句:“不好好打球,就知道打嘴炮。”

  暄若算算前面还有三个人,就低头继续看手机。大阳走进食堂,远远地叫了几声“暄若”发现没反应,便悄悄走近,暄若闻到了一股强烈地汗臭。

  “你有病啊,吓死我了。”

  “嘿嘿,今天没帮你买成饭。”

  “赢了吗?”

  “啊……差不多吧,不说这个。”大阳左手挫折右胳膊,汗味儿更加重,“暄若,我今天买了两张电影票,十二点的首映,嘿嘿。”

  “怎么?”暄若不知所以的看着大阳。

  “那个,一起看呗。”大阳心里想着另一件事儿。

  “哦,这样啊。大阳,十二点太晚。”暄若低头看了下手机,又抬头看看大阳“那时候寝室就锁门了,要不咱看别的。”

  大阳眼神有些空,停了几秒:“也行,就是……”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你那么想看那个首映?”

  大阳愣了下,赶紧点头道“对啊,首映只有那个时间,所以,那个……”

  “那,好吧。”

  “嘿嘿。”大阳用自己标准的傻笑掩饰内心的狂喜,他默想:这次有戏,不,有床戏。

  “你回去吧,我自己排队。”

  “没事儿,我陪你。”大阳思绪飞到了提前定好的酒店,他享受地看着女友薄薄的耳朵“对了,你在听什么?”

  “没什么,乱七八糟的歌。”

  大阳争得她同意,拿着她手机看那些播放清单,暄若也将一只耳机塞进他的耳朵。她在听一套法国情歌,大阳看着那些自己看不懂的洋文,一直翻到最后,才看到一首中文歌,他点了播放。

  “飞机飞过天空,天空之城……”

  他看到暄若望了他一下,在那一秒中,暄若眉头和眼睛好像一下子融化,又瞬间凝固。大阳久久忘不了那个眼神,他觉得那一瞬间他明白了虽经历了半年的恋爱,但自己根本不了解暄若,这种若有若无地感觉一直到后来他们结婚。

  3

  冯强远房地表舅出现在接机的人群里,举着写有“冯强”的牌子。

  “呦,强子,长这么高了。”表舅接过冯强的一个箱子,“像你爹。”

  第一缕纽约的风吹在冯强脸上,他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从半真半虚的感觉中走出来,“也许都是时差惹的吧。”他安慰自己。

  “小强子,女朋友呢?”小舅打开后备箱,“听你妈说,她和你一起来了。”

  “对啊,她晚两天就到。”

  “哪的人?听说是白人?”

  “不不,华人,应该说是新加坡人,我在新加坡大学同学。”

  “她也来美国上学?还是陪读?”

  “不一定,先陪读吧。”冯强一边说一边打开手机,给Mery发短信报平安。

  从机场开车到小舅的镇子需要一个半小时,车内放着凤凰传奇的歌,偶尔穿插一两首王菲或刘欢。

  “小舅,能不能放放这个CD?”冯强递过去那张光碟。

  “咋?小舅车上的歌不得劲儿?不潮?”小舅哈哈哈哈的大笑几声,一手将冯强递来的盘放进CD机“那可是专门找人给我下载的。”

  “飞机飞过天空,天空之城……”

  4

  李志第一次来郑州是四年前,冯强刚到新加坡上大学。那一年他生命中发生了很多事儿,首先是离别。他永生难忘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他第一次国际航班,她来送他,俩人流的泪够呛死彼此三次有余了。冯强一遍一遍的承诺给她:“演唱会那天,我一定回来。你等我。”她一遍一遍的哭着说:“别扔下我走,别走。”

  冯强在过安检前最后半个小时,真的有那么一刻决心要留下,摸着她的头:“别哭了,那我不走了,别哭了。”她停止抽泣,泪痕风干的脸一块一块的,像冰裂纹的瓷瓶。她拉着他的手,领着他走到的安检队列,“强子,走吧。我想好了,我会等你。”她一边说着一边一个劲儿的点头。冯强一直回头望着她,步伐被人群推着越发的远了,等最终消失的时候,她一股脑蹲了下来,像只剪了线的木偶。最后直到没有泪再能流了,她站起身走出了机场。

  冯强上了飞机,整个人木木的,但他没有再哭。他看着窗外地天际线长得没边儿,夕阳像给它烫了金,那轮廓让他想到前一个晚上,她赤裸的胴体在床头灯下跟着呼吸一起一伏的样子。

  她的第一次,没那么疼,但她仍哭了,并不是因为她太在乎,而是这样的场合她觉得委屈。其实很久以前她就愿意让这件事情发生,在他们一起度过的无数个周末,只要他想,她就会给。可他从没要求过,仅仅是这一天,在他要飞跃国界的前一天,在她要承受孤独的前一天。他那么强烈的要求,那么疯狂地撕扯她的衣服,吻遍她的脖颈,她依然没有丝毫犹豫。

  床头灯下,他们第一次全部赤裸地面对面。他说着情话,脑子里想着:“她身体这么美,我走了,这身体会是谁的?不,不能让别人拥有。”而她脑子里想:“他不会回来了,他不会回来了。”

  “十二月五日,李志来郑州,你能回来吗?”

  “我会回来。”

  5

  大阳用沐浴露打了三遍身体,洗干净每个细节,穿了最近买的衬衣,早早地站在了暄若寝室楼下。半个小时后,暄若穿了一袭长裙,白色纱质的裙摆,夏风吹来,不时地露出她白皙的小腿。有几个男生走过,一次次地回头看她,眼睛瞪得老大,大阳远远的盯着他们走远。暄若就像她的名字,弱弱的,好像篝火里的棉花糖。修长的脖颈没有一颗痣,两个耳坠各挂一颗小珍珠,锁骨微微显露出领口,见到站着的大阳,她头微微一歪,轻轻的笑了。

  他们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厅吃了饭,一直待到十一点才离开。大阳和暄若不算是聊得来的情侣。大阳喜欢运动,暄若喜欢音乐。于是两人既不聊球赛也不聊音乐,只聊未来。

  “我研究生毕业了想做健身教练,我觉得人活这么久,衣服钱财、珠宝首饰都是身外物,只有这身皮囊是自己的,我就想练好这身皮囊。也算是对得起爸妈把我生下来。嘿嘿。”

  “我啊?没想过,高中之后就没再弹过琴,不可能再做音乐。喜欢的东西是挺多,但都是只知皮毛。我倒是挺想出国的,不去那些发达国家,那里用不上我,要去就去需要我的地方,帮助需要我帮助的人。总之不想待在这里。”

  大阳想:她想的未来里没有我吗?

  漆黑的影厅里,3D屏幕放着讲述远古勇士的欧洲电影,充斥着男性荷尔蒙过盛的场面,大阳却没心看。他的手在自己腿边,而另一边就是暄若的腿。他试探性的将手一点点向那白纱裙靠近。暄若感受到他后,没有阻止。

  6

  五年前的暄若,在她人生第一次约会里,是他坐在她身旁。泰坦尼克回归荧幕,詹姆斯卡梅隆重新剪辑,3D呈现。当Jack站在巨轮尖端,喊出那句”I am the king of the word ”他激动的流下泪。而当冰冻的海水里Jack和Ross生死相隔,暄若哭的不可收拾。

  他告诉暄若,自己就像是Jack,穷小子一枚,家人里就一个表舅算是有出息,剩下的都庸庸碌碌的活着。他需要找到自己的船票,那个时候他已经大三了,暄若才大一。暄若常想:自己是不是也需要一张船票?

  他们来自不同的两个大学,他是音乐学院的高才生,而她是财经学院的小学妹。在一次音乐节上相遇。暄若是场地志愿者,他是伴奏志愿者。当他拿着一把吉他站在舞台一角的时候,暄若就在他正对面的台下。

  “你喜欢什么音乐?”泰坦尼克开始前,他问暄若。

  “现代交响乐?可以这么说吧,嘿嘿。”暄若不好意思,“我喜欢久石让,你知道他吗?”

  “恩”他点点头,“宫崎骏动画。”

  “是啊,就像天空之城……”

  “给你推荐首歌。”他笑了笑,“也叫天空之城,李志唱的。有机会听听。”

  7

  大阳拉着暄若的手,站在酒店门口,支支吾吾的说:“那个,回不去了,要不咱俩在这儿住吧?”暄若则淡淡回了一个微笑。大阳此刻血压肯定超标了,要是再等二十年,这心率一定会让他中风。大阳自打十二岁起就看过岛国各式动作爱情,他觉得自己一定攻无不克。结果关了灯之后,加上手忙脚乱的时间,一共也就两分钟,完成了他的初次。他在黑暗里紧紧的抱着她,他觉得自己抱着此生唯一地真命天女,在暄若柔软的肌肤下,是大阳梦寐以求的灵魂。

  8

  冯强在表舅家醒来,一栋位于纽约法拉盛的两层小别墅。他看着窗外的唐人街,涌动的华人挤在亚洲超市,他想象着他将来完成硕士生涯之后的路。新加坡这时是午夜,Mery的视频电话在他的手机上闪动。

  “亲爱的,还适应吗?”Mery理着自己的刘海儿,“我睡一会儿就要去赶飞机了。”

  “还好,表舅这边都挺好的,等着你来。”

  “再有三十个小时你就能见到我啦。”

  “是啊,赶紧休息会儿。一路平安,爱你。”

  “恩,love you。”

  9

  李志演唱会在郑州一家不大的live house里举行,在此前三天冯强出了意外。那天他刚下课,骑着自行车奔往做兼职的酒吧,走了一半才想起来忘带吉他,刚停下准备调头,从后而来的一辆轿车把他撞翻。车主很负责地包了医药费和住院费,冯强左腿大腿骨折,在医院躺了半个月。他在医院里一遍一遍的想着她,想着怎么告诉她,如果告诉她了,她又能怎么办呢?他想了很久只是发了条短息“回不去了,课业太忙,对不起。”

  他坚强的泪腺无声的落了几次泪,剩下的就只有每天在病床上的孤独。然而,恰巧那时,他班里的一位同学,几乎每天都来看他,那人就是Mery。他们聊音乐,聊国家,聊文学,单单不聊感情。

  “这里的现代乐不够好,在这里你发挥不到最好。”Merry在病床边拖着下巴看着冯强说。

  “你有什么打算?”

  “America。”她眼睛好像亮了一下。

  “我知道啊,就是太难了。”冯强看向窗外。

  “不难,像你这么有gift,不难。”

  “我是说……”冯强停了停,“全额奖学金太难了。”

  Mery也沉默了一下,又马上看向他:“我们的院长是我Daddy,我让他推荐你。”

  冯强久久看着她,说:“为什么帮我?”

  “哎,你不要想了。我是看你有才华嘛。”Merry一只手拨弄着自己的刘海儿,“你出院后不要再去那个bar,专做自己的原创,我帮你去美国读Master。”说完她向冯强眨了一下眼睛。

  10

  张暄若在演唱会开始前一个月就开始疯狂的网购,买的都是衣服,白色的连衣裙就买了好几条。她大学寝室变成了一个T台,她一遍遍的换着衣服和发型,评委就是大学时期的室友。

  “这个好看吗?”“好看!好看!”“那刚才那个呢?”“好看!好看!”“那到底是哪个好看呢?”室友们被这样的问题一遍遍地折磨着。最终定下一条白色裙子,沙质的裙摆。

  接到那条短信是演唱会前一天晚上,已经很晚了。暄若努力抚平兴奋,试着睡着的时候,她听见手机在枕边震了一下,她能感觉到那个充满恶意的震动,身体所有神经组织似乎都扒着她的骨头对她喊“不要看。”但她不受控制的点亮了屏幕,看到了那行字,像极了死刑判决书。悲伤和悲痛来得要晚很多,最先有的体会是白色的,如同电视机满屏雪花里的那个白色。

  第二天,暄若顶着红肿的眼睛来到了演唱会。她不知道自己脸色有多难看,一整天她都没有照镜子,好像透过镜子的自己能看到他的影子。三百多平方的四方屋是那场演唱会的场地,两排舞台灯在李志上台前两个小时就全部点亮。房间里将近一千个黑压压的人头,闷热的让人呼吸艰难。她坐在最后面的角落里,站着的观众挡住了所有视线,但她知道自己此行只有一个目的。

  然而那晚,李志没有唱《天空之城》。

  在新加坡海滨湾一处草坪上,冯强久久的坐着,手里拿着暄若寄来的邮件,只有一张专辑,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那是她最后一次出现在冯强的世界里。

  11

  天快亮的时候,大阳起身出了酒店,回来时带了两份早餐。“暄若同学,醒醒。”他笑着看着张暄若。“你这么勤快啊……”她迷迷糊糊的喃喃着。阳光照在她右边的脸颊上,画出一个金丝的轮廓,像含苞的百合。

  12

  冯强和表舅吃完晚饭一起来到纽约东河的河畔,眼前是辉煌的布鲁克林大桥,川流的车灯感觉永远不会中断。Mery发来短信“到机场了,很快就会见到你了。”“一路平安,在飞机上睡个好觉。”冯强回复。他把手机装进裤兜,抬头看见一架飞机远远的一闪一闪,飞机的轰隆声仿佛带着整个美国的喘息,从西海岸延绵不绝山峦、亚利桑那州红色的峡谷、印第安纳宝石般的湖泊,一直席卷至此。

  13

  五年前,郑州雪最大那个冬天,暄若胃病犯了。两个月里,冯强准时被早上五点半的闹铃叫醒,把洗净的大米放进从家背来的电饭锅中。粥刚煮好,他就马不停蹄的骑车到张暄若的学校送,这样她才能在赶在第一节课之前吃下。

  两人也能短暂的依偎在郑州冬天大风的清晨。

  “我决定了,等你有船票的时候,我就偷偷钻进你的行李,让你带我一起走。”暄若嘻嘻的笑。

  “那好,我到时候一定带个大箱子。”冯强笑着拍拍胸口,拿出一张专辑,“对了,送你个礼物。”

  原创:刘一

  @Edward刘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飞机飞过天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飞机飞过天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