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锻造艺术,生命诠释
弦断沧笙2017-06-01 07:032,459

  沉铜置于工作台上,只见钟离拓全神贯注,所有的精神力都集中在沉铜之上。

  右手抡起锤子,适当的敲击沉铜的边缘,根据沉铜发出的声音,感知它的灵性,凭借声音的反馈进行思考,预判接下来的敲打。

  “当!当当!”

  刚开始发力的力道很轻,几乎连一成的力道都算不上,但是从钟离拓紧闭的双眸中判断出,他还没有真正开始,而是在试探。

  几道声音落下后,接下来持续的敲打声愈发清脆,力量愈来愈强,他那紧闭的双眸陡然睁开。

  “当!当当!当当当!”

  一时间,火星四射,极具有节奏的敲打声宛如欢乐的交响乐般骤然响起,时而清脆有力,时而深沉欢快,时而缓慢拖沓,一时间,无数的声音清晰的反馈在锻造室中。

  钟离拓的眼神一眨不眨,专注的盯着眼前的沉铜,一双耳朵不断轻微的抖动,接受着它的回馈,忘记时间,忘记一切。

  随着时间的延长,躺在锻造台上的沉铜开始变形,里面掺杂的杂质不断渗出,锤子与金属撞击的声音越来越有韵味,这首交响曲慢慢推到高潮。

  一个念头,开始扎进易寒辰的脑海。

  这不是锻造,而是表演。

  实实在在的表演,富有音乐的艺术。

  此时,两人的眼中除了震惊外,只剩下敬服!

  这才是真正的锻造术!

  独具匠心,富有生命的活力。

  “这就是锻造师的表演吗?难怪锻造师锻造出的灵器那么吃香。”易寒辰心中微动。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那沉铜与最初相比,小了整整一圈,本身的黄褐色也变成了灰扑扑的黄色,给人一种深沉、质朴、内敛的感觉,这种感觉刺激着易寒辰的内心,久久不息。

  钟离拓的动作不停,一如既往的敲打着,那每一锤的力道几乎完美,而且两锤间的衔接十分到位,既不紧张,又不迟滞。易寒辰知道,要想做到这一步,需要大量的时间练习,这种锻造技巧可不是光看就能学会的,因为这两锤间的轨迹甚是复杂,需要一种颇为微妙精准的控制。

  伴随着“当当”的敲击声,锻造终于迎来了最后的阶段,此时,钟离拓的眼神越来越凝重,甚至在他的额头上有着一些冷汗逐渐浮现,显然,锻造术十分消耗人体内的力量与心神。

  易寒辰凝神贯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眼睛悄然间闭拢,虽看不见钟离拓锻造时的动作,但是,他的耳朵不断辨别着敲击的清脆声,那每一种声音代表着一种力道,代表着一种奇特的音符。

  心神沉浸间,凝心锻造状态再次骤然而至。

  易寒辰的心神仿佛顺着金属敲击的声音,一步一步游荡到沉铜金属中,锤子与沉铜接触的瞬间,擦出火花,铿锵有力的摩擦声、撞击声涌进他的心田。

  此时,外界任何的动静都无法惊扰到他,他的心中,只有锻造的声音。

  “当!”

  伴随着最后一锤落下,钟离拓长舒了一口气,虽然锻造沉铜对他而言不是什么棘手的事情,但是,消耗的心神跟体力也的确不少。

  沉铜静静的躺在那里,与之前相比,小了太多太多,但他们心里清楚,锻造后的沉铜才是真正的沉铜,才是真正的核心,那般晶亮的枯黄,仿佛忘记了繁华,洗净了喧嚣。

  钟离拓停下了,手中的重锤放到原位,但是易寒辰的双眸依旧微闭,他的心神游荡在沉铜的表面,那里有一层层波浪般的暗纹,仿佛孕育着无尽的生命力。

  生命力?

  易寒辰突然想到了些什么。

  “怎么样?观看了这次锻造,你们两个都说说有什么感受?”钟离拓取过一条干净的毛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我观看过老师很多次锻造,但是唯独这一次最特别。”严塔想了想,沉声道,“如果非要说感受的话,我想用四个字来表达,酣畅淋漓!”

  钟离拓笑了笑,轻声道:“这一次,我进入了凝心锻造状态,这种状态下完成的沉铜锻造,在手法上有着不同的感觉与韵味,这应该就是你说的特别的原因。”

  “凝心锻造状态?怪不得,像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演奏。”严塔嘿然一笑。

  “比喻的很贴切,看来你对锻造的理解更深了一步。”钟离拓淡淡一笑,旋即将目光移开,落到易寒辰的身上,道:“寒辰,你的感觉呢?”

  易寒辰没有回答,因为他紧闭的双眸还没有睁开,完全将刚才两人的谈话置身事外。

  钟离拓、严塔二人对视一眼,后者伸手想要拍打他的肩膀呼唤他,却被钟离拓制止了。

  “他在感悟,不要强行唤他,以免造成损伤。”钟离拓望着易寒辰那白净清秀的脸庞,忍不住的道。

  “感悟?”严塔心中一怔,眼神猛的一凝,心间微颤。

  “这么久都没醒,看来这小子感悟很深呐!这天赋,几乎近妖了。”钟离拓苦笑道。

  感悟锻造这种情况在锻造界中普遍存在,对于一般人而言,感悟都是在锻造者的锻造时间内完成,几乎是锻造完,感悟成。

  像易寒辰这种长时间感悟的人少之又少,但恰恰是这些人的天赋高的离谱。

  “我的天赋不及他。自我接触锻造以来,我从来没有过这么长时间的锻造感悟,我相信假以时日,寒辰会在锻造领域取得不低的成就,最起码,比我这个老师要强。”钟离拓沉声道。

  严塔呐呐无语,满心羡慕,连一向苛刻严谨的老师都能说出“我的天赋不及他”这样的话,可见他的锻造天赋是多么的可怕,他这小师弟,真是不得不让他心生感叹啊!

  “对了,这件事情,暂时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不想寒辰小小年纪,就面临层出不尽的麻烦,还有如果寒辰以后遇到什么麻烦,关键时候,你这个做师兄的,要尽力帮上一把。”钟离拓淡淡的道。

  “放心吧,老师,寒辰师弟的安全以后我负责。”严塔拍拍胸脯,郑重的道。

  看到严塔眼神中的真诚,钟离拓的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易寒辰缓缓的睁开了双目,然后他看到钟离拓两人看着自己,旋即捎了捎头,有点茫然道:“拓大叔,锻造完成了?”

  钟离拓两人闻言,面色顿时僵硬下来,感情这小子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说说吧,这次观看锻造的感悟。”钟离拓道。

  易寒辰微微皱眉,钟离拓在锻造时,他隐约记得自己的思绪漫游在沉铜金属的表面,发现了上面的一些暗纹。

  “沉铜上面的条状暗纹,诠释着无尽的生命,唯有将金属当作生命,才能洗尽万千铅华,这…才是真正的锻造!”易寒辰清脆的声音响起,双眸透着精光。

  闻言,钟离拓的心猛的一颤,脸色大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影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影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