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洛阳城
vivibear2019-09-30 10:402,698

  尔朱荣和元玥来到堂前,只见一位身着短衣窄袖胡服的男子已等在那里。男子两颊瘦削,眉浅眼明,紧抿的薄唇在看到元玥时微微扬起。而元玥看清来者是何人时明显有些意外。

  男子上前了两步,含笑行礼,“尔朱酋长和北乡公主近来可好?”

  尔朱荣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笑容疏离却又不失礼数,“没想到太后会让开国公亲自前来。”

  这位其貌不扬的男子,正是深得胡太后宠信的宦官刘腾。如今他已被封为长乐县开国公,所谓的妻子魏氏更被封为钜鹿郡君,甚至连两个养子都分别就任郡守和尚书郎,可谓是权势滔天。按理说以他的身份根本无需亲自来走这一趟。

  元玥似是想起了什么,面上也露出极淡的笑意,“青龙你如今已是今非昔比了。”

  听到元玥喊出了自己的小字青龙,刘腾的语调也柔和了几分,“若不是当初公主伸出援手救我一命,也就没有如今的青龙。这次,我是奉了太后的口谕传召公主入宫。”

  元玥的笑容微凝,“太后怎么会突然想到传召我入宫了?”

  刘腾半垂下头,脸上的神色显得晦暗不明,“太后前阵子忽然就念起了公主,也想起了许多旧事,为此唏嘘不已。再过一个多月就是太后的生辰。所以太后希望能借恭贺寿辰的名义,接公主到洛阳小聚。对了,小公子今年也有七岁了吧,太后娘娘也很想见见呢。”

  他的话音刚落,尔朱荣和元玥的脸色同时微变。不等尔朱荣夫妇说话,刘腾又笑道,“北秀容离洛阳还是有些远啊,就怕太后等得急了,不如公主十天后随我一同出发如何?”

  他的话语虽像是询问,但口吻中隐藏的强势却让人无从拒绝。

  尔朱荣正要说什么,元玥突然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衣袖,朝刘腾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也好,我也很想念太后。那么这一路上就有劳开国公了。”

  刘腾又说了几句后就匆匆告退了。目送着刘腾的身影远去,元玥脸上的笑容早已没了踪影。

  “天宝,你说太后好端端怎么会突然想起了我?而且还要我带菩提同行?这其中必有端倪。”

  尔朱荣面色微沉,“菩提是我们唯一的嫡子,也是契胡部落的唯一继承人。或许这是太后的一种警告或是试探吧。”

  元玥皱了皱眉,转过了脸望向窗外,“正因为菩提是契胡部落的唯一继承人,所以我才格外担心,你也知道那皇宫是什么地方,胡仙真又是何等手段,若是菩提万一有个闪失……可如果找借口不带菩提去,难免会让她怀疑。到底该如何是好呢?”

  尔朱荣伸手将她的脸转了回来,对上了她的视线,“阿玥,这一趟洛阳之行菩提一定要去,这也是他成长为一名合格继承人所要经受的考验。你听我说,目前太后没有必要和我们契胡部落结仇,她还要利用我们的力量来对抗起义军。这次多半只是她的一次试探。如果不带菩提去反而会证实她的怀疑。我会派出最出色的护卫一路护送你们。对了,让阿兆也陪在菩提身边,他虽然年纪尚小,但机敏过人,武艺出色,也不容易引起别人注意。”

  “就听你的吧。”元玥叹了口气,“幸好这次英娥不用去。还记得未出嫁时胡仙真和我曾开过玩笑,说是将来若是有了儿女就要结亲。还好也只是玩笑而已。

  尔朱荣笑着将她拥入自己怀里,“放心吧,将来我一定在北秀容找个好夫婿给我们英娥。”

  元玥的脸上终于展露了笑颜,“要找个最好的男子才行。”

  尔朱荣皱了皱眉,“这恐怕有些难。最好的男子已经娶了她的阿娘了。”

  元玥扑哧笑出了声,之前的忧心忡忡似乎也被夫君的话化解了大半。

  “阿玥,”尔朱荣轻抚她的秀发,“别太担心了,我会安排好一切。若是连自己妻儿都无法保护,我还谈什么野心和大计。”

  此时,正在门外偷听的一个小小身影站起身来,张开嘴准备打哈欠。哈欠刚打到一半,陪伴在侧的另一个身影就吓得跳了起来,将那小小身影连拉带拖拽了出来。

  那小小身影不悦地抬起头,在明亮光线的映照下清晰地露出了真容,赫然正是尔朱英娥。她皱起了小巧的鼻子,埋怨道,“阿兆哥哥,你怕什么呀。这种偷听的事我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你看我有哪次被逮到过呀。”

  尔朱兆无奈地翻了翻眼皮,“我可不想被你这臭丫头牵连。”

  英娥又自言自语道,“阿娘和阿弟要去洛阳啊。听说洛阳可是好玩的很呢,房子漂亮景色好,还有很多很多好吃的。”英娥说着说着突然兴致昂然地凑了过去,“对了,阿兆哥哥,刚才阿爹说让你陪在我阿弟身边哦。”

  尔朱兆脸上略有得色,“那是叔父的抬爱。”

  英娥转了转眼珠,“阿兆哥哥,这个家里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了。”

  尔朱兆顿时提高了警醒,倒退了一步,“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坏事?”

  英娥猛拍一下他的肩,嘻嘻笑道,“别把你妹妹想这么坏嘛。其实啊,我只有想求你一件事。”说着她凑到尔朱兆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尔朱兆才听了几句,就像被火燎似的跳了起来,一个劲地摇头。

  “这怎么行!这怎么行!不行!绝对不行!”

  英娥扬起了下巴,“怎么不行?这个办法可以确保阿弟的安全。刚才你也听到他们说了,阿弟是我们部落唯一的继承人,他绝对不可以出事的。”

  尔朱兆皱眉:“难道你就能有事吗?”

  英娥抓住了他的衣袖,“我保证这一路上一定乖乖的,不给你们添麻烦。阿兆哥哥,我们可是从两岁起就在一起混了,比亲兄妹还亲,难道你连这点忙都不帮吗?”

  尔朱兆摇头,“不是我不想帮,这毕竟不是小事。万一被叔父知道非打死我不可!而且,你真是因为担心阿弟才想这么做吗?刚才是谁在说洛阳很好玩东西很好吃?”

  英娥一撅嘴,“不帮就算了,话还这么多。原来阿兆哥哥胆子这么小,真是看错你了。好吧,就当我没说。”

  胆子小这三个字直插尔朱兆的软肋,他立刻不服气了,“谁说我胆子小,好!我就帮你这一次!大不了被叔父打一顿!”

  英娥顿时笑眯了眼,“就知道阿兆哥哥最好了!”

  十天时间匆匆而过。

  元玥和菩提出发去洛阳的那个清晨,天空被一连几天的雨水洗刷的极为暗淡,树梢上的乌鸦偶尔发出几声刺耳的叫声,更为离别平添了几分惆怅。

  元玥和尔朱荣依依不舍地惜别后,就随刘腾踏上了前往洛阳的旅途。尔朱菩提因为前一天受了寒身子略有不适,所以和尔朱兆同坐一辆马车,紧随在元玥和刘腾的马车之后。赶了整整一天的路,整个车队在驿站停下来歇息时,已是傍晚时分。

  元玥刚下马车,就看到尔朱兆将菩提扶下了马车。或许是身子不适的关系,菩提低垂着头,将身上裹着的毯子拉得更紧更高一些,毯子将他的脸都遮住了大半。看着他们两人渐渐走向驿站,元玥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一个箭步上前扯去了那条毯子,男孩清俊的小脸顿时暴露在她的面前。

  男孩眨了眨那双清澈若琉璃的眼睛,微笑着坦然叫了一声,“阿娘!”

  元玥只觉得眼前一阵发晕,伸手指住那男孩,只说了一句话,“英-----娥!怎么会是你!”

继续阅读:03 胡太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