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北秀容
vivibear2017-08-23 18:372,594

  北魏神龟一年,春。

  北秀容,契胡部落。

  春风催绿,草长莺飞。大片大片的朦胧新绿仿佛轻雾薄纱,层层叠叠笼罩着初春的草原,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清郁的草叶香。天空一望无际,如海水洗过的蓝色琉璃般晶莹剔透。在契胡部落居住区前的草地上,一个小女孩正皱眉咬牙使劲拉开一支小弓,瞄准着从天空飞过的一群鸟儿。女孩看起来也就七八岁,原本白皙的肌肤被晒成了浅小麦色,灵动精致的眉宇间略带几分男孩子的英气,配上她此刻张牙舞爪的模样,颇像只桀骜不驯的小兽。

  不长不短的箭被射出之后很快就在半空中减了势,晃晃悠悠一头栽了下来,惹得旁边的男孩哈哈笑了起来。男孩年纪和女孩相仿,容貌清俊,微眯着眼笑起来的样子显得格外洒脱不羁。

  女孩不客气地拿弓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忿忿道,“阿兆!不许笑!你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一定能把翱翔于天空的鹰都射下来!”

  男孩更加乐不可支,挤眉弄眼地调侃着,“好妹妹,就你这射法,别说是鹰了,就算是纸做的鸟也射不下来吧。”

  女孩顿时恼羞成怒,再次拉开了弓箭,用尽全力再次射出了一箭。谁知这一下用力过猛,那箭居然朝着她的脑后飞了出去。女孩还来不及沮丧,就听见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身后蓦然响起:“英娥!”

  “阿爹!”英娥兴奋地边叫边转过头,正想朝父亲跑去,却惊讶地看到父亲身边站着一位陌生的少年。少年整个人都沐浴在清晨的阳光里,肌肤泛起细碎的金光,晨曦在他的嘴角溶化为了耀眼的笑容,眉梢眼角轻轻往上微挑,勾起的仿佛是草原上永不凋零的盛世繁花。

  从未见过的美瞬间直击心灵,完全没有任何先兆。

  英娥从小就知道,自己的阿爹尔朱荣是整个契胡部落出名的美男子,可这个陌生少年却在一瞬间就夺走了草原上男子所有的风华。

  “英娥,你是怎么搞的?差点就射到了爹的朋友身上。”尔朱荣虽皱着眉,眼中却并无愠意,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英娥这才看清那少年的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她刚才射出的箭正插在上面,雪白的面粉扑簌簌往下直落。

  英娥的脸唰一下就红了起来,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居然让个外人见到自己这么差劲的箭术,这下子可丢脸丢大了。想到这里,英娥顿时看那少年不顺眼了。她轻哼了一声,颇为傲娇地转过了头。

  少年不着痕迹地扬了扬眉。

  尔朱荣轻咳了一下,对着少年扯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贺六浑,这是我的嫡长女英娥和侄子阿兆。这孩子被我给宠坏了。”

  尔朱兆忍不住插嘴道:“叔父,他是鲜卑人?”

  贺六浑不等尔朱荣回答就点了点头,“对,我是从六镇那边过来的。”

  他说着望了一眼英娥,见那女孩正偷偷听这里的动静,不由觉得有些好笑。英娥和他的目光正好对上,索性就将手一伸,大声道:“你把箭还给我。”

  贺六浑笑了笑,拔下箭走到了她的面前,“你想射天上的鹰?”

  英娥抢过了箭,想到刚才射得惨不忍睹的几箭,脸上不禁又有些发热。

  贺六浑缓缓半蹲下身子,紧握住她的手拉弓搭弦,牵引着向天,拉满弦。英娥扭头看他,他看起来温雅又有礼,可那双茶色眼眸却有着相当清冷的质感,焕发着琥珀美酒般清亮的光泽。

  还没等英娥反应过来,箭已出弦,如流星般急速朝着目标而去。只听啪一声,一双中了箭的雀鸟应声垂落。

  一箭双雀!英娥和尔朱兆同时震惊地睁大了双眼。

  贺六浑微微一笑,“看,你射下来的鸟可不是纸做的。”

  尔朱荣眼中闪过赞赏,在一旁催促道,“贺六浑,和小孩子多说什么,来,你嫂子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正等着我们呢。”

  贺六浑站起身要离开,衣角却忽然被扯住。他低下头,只见一双清水琉璃般的眼眸正静静看着他。

  “你教我射箭。”

  贺六浑俯身下来,看着那孩子的手腕在阳光下被蒙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不禁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我还要回六镇去,我的家在那里。不过相信不用太久,我们又会见面。到那时,我一定会教你射箭。”

  他说这话的时候抬头看了看尔朱荣,尔朱荣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英娥似懂非懂地看着他们,右手却还依然拽着贺六浑的衣角。

  “对了,下次见面时,你也可以叫我的另外一个名字。这个名字连你阿爹都不知道哦。”贺六浑的茶色眼眸里含着笑意,“我的汉名,叫做高欢。”

  高欢从契胡部落离开时,已是第二天傍晚。英娥并没有机会和他道别,因为那个时候她在父母房中睡得正香甜。朦朦胧胧醒过来时,英娥隐约听到阿爹正和阿娘北乡公主低声说着什么。

  “刚结识贺六浑时,我曾以修剪烈马鬃毛试之,他毫不胆怯,那烈马在他手中如同没满月的马驹,听话服贴的很。不过更让我欣赏的不是他的胆量和技术,而是他当时说得话。”

  北乡公主似乎也有些好奇:“他说了什么?”

  “他说御恶人亦如此马。不管好人坏人,善人恶人,总有别人所没有的长处,总有可以被利用的地方。只要找准方法因材使用,任何人都可以为我所用。”

  北乡公主沉默了一瞬,“天宝,贺六浑此人,绝非等闲之辈。”

  尔朱荣笑了起来,“看着吧,阿玥。在不久的将来,他一定会回到这里为我所用。”

  元玥点头轻笑,“天宝你志向高远,将来只会有越来越多的能人志士投奔到你这里。

  尔朱荣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前些日子从洛阳传来消息,胡太后不久前将高太后秘密处死在了武邑郡君的的宅邸。之前她已经将高英驱逐到瑶光寺为尼,想不到最后还是要了高英的命。这女人倒是个心狠手辣的。”

  元玥掀了掀眼皮,“那高英也不是什么好人,先帝原配顺皇后不就是她毒死的吗?恶人还需恶人磨。如今这结局也算是因果报应。”

  尔朱荣的口吻中带了几分调侃,“听说北乡公主元玥和胡太后结识于少女之时,还差点义结金兰,看来传言倒有几分真。”

  元玥含嗔飞了丈夫一眼,“那时我还真差点和胡仙真义结金兰。自从嫁给了你,我和她就不曾有来往过。毕竟我们所选的路不同,道不同则不相为谋。不过我觉得她做得没错。高英隆宠正盛的时候,要不是她运气好心计深,恐怕早就尸骨无存了。”

  英娥不耐烦继续听下去,睁开双眼唤了起来:阿爹,阿娘,英娥饿了!

  尔朱荣和元玥几乎是同时凑了过来,阿娘扶她起身,阿爹则立刻吩咐下人准备她最喜欢的胡麻羹。虽说英娥也有了不少弟妹,但作为父母的第一个孩子,宠爱自是有所不同。

  就在英娥享受着这份宠爱的时候,下人忽然匆匆前来,禀告洛阳皇宫派了人来,听意思好像是和胡太后有关。

  尔朱荣和元玥相互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底看到了担忧和疑惑。

继续阅读:02 洛阳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