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清河王
vivibear2019-09-30 10:413,077

  用完膳食,英娥只得告别了母亲,硬着头皮跟随元诩来到了他的寝宫。小皇帝居住的寝殿自然是华丽无双,紫檀木案上的镶金镂花香炉透过镂空的炉盖散发着沉香独有的香味。

  元诩斜倚在靠窗的紫檀暖榻上,笑眯眯地看着她,仿佛看着一只被困在笼里的小白鼠。他的语调里也不免带了一丝得意,“尔朱菩提,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英娥知道他诚心要报复自己,反正伸脖子也是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索性大胆直视着他的眼睛回道,“陛下打算怎样处置我?”

  元诩弯起了眼睛,狠狠道,“怎样处置你?就凭你之前对朕做的事,死一百次一千次都便宜了你。”从出生到现在,身份贵重的他还从没被这样粗暴对待过。

  英娥皱眉辩解道,“我当时可不知道你是皇上。难道陛下就没有错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当时我只是好意询问你,谁知你反而推我下水要杀了我。这也太没道理了,只要是个人都会做出反抗吧。”

  元诩冷哼一声,“那是你自己该死。谁叫你看到朕在……”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忽然闭上了嘴。

  英娥隐约猜到了他的意思,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难不成是因为我看到你在哭,所以你才想杀人灭口?

  元诩脸色一沉,也没否认:“是又怎样。”

  英娥夸张地捂住了胸口,“苍天啊还好我没死,不然就成了天下第一奇冤啊!既然不想被人看到你在哭,那就躲到房间偷偷哭好了,何必跑到外面去连累别人呢?”

  “连累别人?”元诩一瞪眼,“你好大胆子!居然敢这么说!就不怕朕真的杀了你!”

  元诩年纪也不过八九岁,做出这副恶狠狠的模样委实和他年纪不符。英娥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元诩重重哼了一声。

  英娥挑了个软软的锦缎垫子坐了下来,不慌不忙道,“之前你推我下水,我要死了那真是白死了。可现在我是在陛下宫里,若是出了什么事那你怎么和太后交待呢?之前我确实也是出手重了些,我在这里向你赔礼了。你可是皇上,就别与在下这个小小臣民计较了好吗?”

  元诩刚开始被气得脸颊通红,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恼怒的神色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元诩起身,笑着看向英娥,“你说得对,这件事朕就不与你计较了。明早来陪朕一起用早膳吧。”他整了整衣袖,“来人,将尔朱小公子带到暖阁去休息。”

  英娥听他这么说,之前悬起的心也放下了大半。虽说不怕皇上杀了她,可若是使些阴招整几个酷刑那也够她喝一壶的。至少目前看来不必受什么皮肉之苦了。

  是夜,一觉好眠。

  英娥一早起身后就应约来和元诩一起用早膳。还没踏入殿中,她就闻到了一阵阵令人食指大动的扑鼻香气,更觉饥肠辘辘。只见身穿蓝锦金丝便袍的元诩正坐在那里享用早膳,小小年纪已将宽袖大袍穿出了几分潇洒秀逸,举手投足尽显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他的面前摆放着各种精致美味的食物酪浆鲜果,其中还有英娥最为喜欢的截饼。

  英娥大喜,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刚想拿起截饼,只听旁边的宦官咳嗽了一声。她蓦的记起这里是元诩的地盘,不由讪讪一笑,在案几前跪坐下来。

  元诩慢条斯理地喝完了最后一口羊肉酪粥,笑道,“菩提,这些食物如何?香吗?”

  英娥吸了吸鼻子,“香极了。一定非常好吃。”

  元诩笑着看她闻了又闻,开口道,“对了,我魏国以佛为尊,菩提可读过什么佛法经书吗?“

  英娥的笑容滞了一下,僵硬地摇了摇头。射箭骑马她还行,论到读经念书可真是两眼一摸黑。

  元诩挑了挑眉,“既然你这几天住在这里,就趁此机会好好学学吧。”

  英娥自然不想和他再起冲突,就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反正也就这么几天,无论对方怎样刁难都要忍受下来了。

  元诩口中念念有词道:“佛经上有云,以禅定为食者,谓诸大菩萨常在三昧,无他食也。彼诸人天若须食时,百味嘉肴罗列在前。眼见色,鼻闻香,身受适悦,自然饱足。”

  英娥没怎么听懂,一脸迷茫地望向元诩。

  元诩表现出了难得的耐心解释道,“这是说佳肴摆在眼前,看过了,也闻到了香味,自然应该感到饱足。既然你诚心学习,就从这个开始吧。来人,先将这些膳食撤下去。”

  英娥赶紧吱声,“陛下,我还没吃呢。”

  元诩敛眉,“刚才你不是看过了这些膳食,也说很香很香,那就应该感到饱足了呀。

  英娥的眉拧在了一起,说了这么大一堆弯弯绕绕就是为了让她饿肚子!这个家伙,根本就是曲解佛经报复她吧!

  元诩见她皱成一团的小脸,不禁心情大好,甩着袖子走出了殿外。

  接下来的午膳晚膳,元诩故技重演,将丰富的膳食摆满在英娥面前,让她闻完香味后又撤了下去,美其名曰洁净身心修习佛法。不知是不是怕真的饿死她,最后元诩还给留了一碗照得出人影的米粥。

  一天折腾下来,英娥饿得都直不起身来。要是这样下去,她可真要被饿出病来了。不行,她尔朱英娥可不能这样坐以待毙。既然这家伙不让她在寝宫里吃,那寝宫外他总管不着了吧。英娥暗暗决定趁晚上偷溜出去,到御膳房去找些食物果腹。

  是夜,夜色迷离。如水月光似一层薄纱,淡淡地笼罩着皇宫,勾勒出连绵宫室朦胧的轮廓。御花园里的花木在夜色中开得正好,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香气,随着夜风飘漾开来。幽暗的光影中,尔朱英娥正悄悄行走于御花园中,如果她记得没错,穿过御花园往北边一直走,就是御膳房的所在。

  忽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摇晃着的宫灯随着持灯人的走动在黑夜中折射出斑驳光影。英娥忙躲避于树后,只见一位宫人拿着宫灯朝自己这个方向走来,身后还跟随着一位身材挺拔高挑的男子。

  就在经过英娥藏身的树旁时,宫人细声细气地开口说道,“清河王,您能在太后寿辰前赶回来可真是太好了。太后她可是一直盼着早点看见您呢。”

  清河王?英娥在北秀容听父母提起过这位先帝的弟弟,据说机敏聪慧,俊美无铸,宛如明月清风,秀雅无双,如今更是权倾朝野声望极高。

  这么晚清河王来晋见太后,难不成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大事?

  英娥好奇心顿起,忘记了自己还饿着肚子,偷偷跟了上去。

  让英娥感到奇怪的是,宫人所引的方向并不是胡太后所在的宣光殿,而是相反的方向,直到行至一处偏僻的宫室才停了下来。清河王径直走了进去,似乎对这地方已经很熟悉。英娥更是疑惑,太后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见清河王?她轻手轻脚地跑到了窗下,只听从室内传来了胡太后的声音,“宣仁,你总算回来了。这段时间你不在洛阳,可是想煞我了。”

  太后的声音和之前完全不同,多了几分妩媚娇嗲。而清河王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清泉泠泠,“仙真……”

  纵是英娥再不知人事,听到这里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她隐约感到危险已经接近,而这危险完全是由于自己的疏忽和莽撞惹来的。眼下只有赶紧离开这里,才能让自己远离危险。

  英娥小心地转过了身,尽量脚下不发出任何声音。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从屋檐下垂落下一只手掌大小的黑色蜘蛛,正好掉在了她的肩上。英娥一看之下只觉得浑身汗毛倒竖,手脚僵硬,竭力控制住自己才没有失声大叫出来,但脚下却发出了些许声响。从小到大她最害怕的就是蜘蛛,可以说是她的克星也不为过。

  内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听胡太后沉声道,“来人,到外面去看看。”

  正当英娥不知所措时,忽然不知从哪里飞出一根树枝,将她肩上的蜘蛛打落。接着她只看到眼前人影一晃,身子就被拎了起来。一阵头晕目眩之后,她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在树上了。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听到身边传来一声轻笑。

  英娥吃惊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少年的面容。他的长发简简单单束起,没有任何装饰,皮肤在黑夜映衬下显得格外晶莹白皙。精致完美的脸上,那双美丽的眼睛泛着幽幽的深蓝,折射出星光的千姿百态。即使是最华美的词藻也无法描绘出那双眼睛的一分美丽。

继续阅读:07 蓝眼少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