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元子攸
vivibear2017-08-23 18:333,498

  出乎英娥的意料,第二天小皇帝竟是丝毫没有在晨食上刁难她。两人默默相对跪坐,默默用餐。房间里充斥着一种奇怪的诡异气氛,在一旁服侍的宫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得罪了喜怒无常的皇帝陛下。两人的象牙箸同时夹到了一块肉片,惊讶之余两人的筷子又蓦的同时放开,肉片啪的一声掉在了案几上。英娥眼角一跳,像是为了掩饰什么赶紧伸手去拿截饼,没想到元诩也正好来拿这块截饼----两人面色发窘地对视了几秒,忽然就同时笑出了声。

  见皇帝心情尚好,英娥轻轻咬了咬筷子,试探地问道,“陛下,昨晚的事----”

  元诩微掀眼皮,很快打断了她的话,“朕出生到现在,还从没这么痛快地打上一架。不是有句话叫不打不相识吗?尔朱菩提,昨晚的事朕不会再追究了。”

  英娥对小皇帝的转变感到有些惊讶,但既然对方都不予追究了,那自己当然要抓住这个化干戈为玉帛的好机会。不管怎么说,这家伙始终是一国之主。

  英娥的嘴里像是不要钱般迸出了一连串阿谀之词,“陛下果然是宽弘大量,心胸广阔,真乃当世明君。菩提多谢陛下!”

  元诩弯了弯嘴角,扬起一抹得意之色。

  英娥心下晒笑,果然还是个小孩子。此时的她,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也在小孩子之列。

  待两人用完晨食,宫人将未用完的膳食撤了下去,又送上了加了蜂蜜的酪浆。宫里的酪浆和北秀容相比,少了几分膻味,更合英娥的口味。

  元诩漫不经心地喝了几口,忽然开口问道,“菩提,你在北秀容养过动物吗?”

  英娥点了点头,“有啊,我养过好多呢,有马驹,猎犬,还有兔子!”

  元诩沉默了一瞬,“你养的这些动物都还活着吗?”

  她想了想,“四岁生辰时,阿爹送了我一匹枣红色的马驹。我喜欢它喜欢的紧,天天和它一起玩。可是过了两年,它就病死了。”

  元诩似是犹豫了一下,低声道,“那,你哭了吗?”

  英娥点头,“当然啊,我哭了好几天呢。”

  元诩冷嗤一声,“你一个男孩子,居然因为一匹马驹的死而哭,真是没用。”

  英娥张了张嘴,忽然想起了之前彦达说过的话,不禁暗暗腹诽,好像这位堂堂皇帝陛下还曾为了一只小犬偷偷哭鼻子吧……而且,哭了还不敢承认,更想杀人灭口呢。

  “陛下,为什么不能哭呢?难过就要表达出来,我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虽然我因为马驹的死哭了好几天,但哭完我就不再那么难过了。难过时就要哭,开心时就要笑,不管是难过还是开心,我只听从我内心的想法,不用隐瞒也不用遮掩,对了,我娘说这叫唯心而已。”

  元诩似是愣了一会儿,口中低低重复了一遍,“唯心而已。”他蓦的抬起头,幽幽道,

  “我也养过一只小犬,可惜病死了。在那五年里,只有它始终陪伴着我。”

  英娥觉得这小皇帝也怪可怜的,顿时起了同情心,早把两人之前的恩怨抛到了脑后。

  “陛下,你这里有刻刀和木头吗?”

  元诩虽不知其意,但还是命人拿来了这些东西。

  英娥接过东西手起刀落,熟练飞快地在木头上刻起了什么。

  看她刻东西的样子还挺有板有眼,元诩不禁有些惊讶,“你怎么还会这个?”

  英娥得意一笑,“是我一位阿叔教的,他雕得马驹就像活得一样。”

  元诩没再说什么,凝目看着她的动作。随着木屑纷飞,那块木头渐渐成形。

  “好了!”英娥轻轻吹了吹木屑,将那雕好的东西递给了元诩,“陛下,这只小犬永远也不会病死,可以一直陪着你。”她手里的那只木头小犬模样实在有些粗糙简陋,小犬的耳朵还一大一小,看起来颇为滑稽。

  元诩一眨不眨盯着那只小木犬,忽然觉得喉头好似有一团湿湿的棉花堵了上来,热辣辣的,堵得他的眼睛直发酸发红,只得用力攥紧双拳,才把这种奇怪的感觉压了下去。

  他别过了头,“朕……从没见过这么丑的小犬。”

  英娥一挑眉,“不要就算了,我拿回去。”

  元诩赶紧一把将它抢了过来,“这木头可是朕宫里的。”

  英娥眨了眨眼,嘻嘻一笑,“喜欢就要说嘛,唯心而已。陛下忘记这句话了?”

  元诩冷哼一声,反驳的话却少了几分底气,“朕哪会喜欢这么粗鄙的东西。”他顿了顿,“菩提,你给朕讲讲草原上的事吧。”

  英娥顿时来了精神,“陛下,以后你来北秀容玩吧,我带你看好多有趣的东西。我们草原可好玩呢,还有各种热闹的节日,全草原的人都一起庆祝。”

  元诩听得一脸神往,脱口道,“朕以后真的可以来玩吗?”

  英娥拼命点头,“当然可以啊!对了,草原上打猎可有意思了,我爹他……”

  清晨的阳光穿透重重宫阙,洒落在侃侃而谈的女孩身上,将她的脸颊映衬地如明珠般美好,男孩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不知不觉嘴角露出了一丝连他自己也没察觉到的笑容。

  太后寿辰到来的这一天,阳光明媚天气晴好。浅金色的阳光透过绵延伸展的霞云照在各色琉璃瓦上,闪耀着炫目耀眼的光芒。御花园里繁花似锦,草木葱茏。皇宫里鼓乐齐鸣,装饰华美。宴请群臣的明光殿里,即使白昼也是灯火辉煌,各色佳肴美酒香味四溢。

  参加寿宴的不仅有朝廷重臣,贵族宗室,还有不少从西北边疆风尘仆仆而来的少数民族部落首领。在筵席上,英娥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母亲北乡公主,并得以和母亲坐在一席,同一席的还有堂哥尔朱兆。尔朱兆不忘低声追问她有没有受委屈,得知一切无恙才放下心来。

  胡太后的寿宴由专门的祝官主持,先由皇帝元诩向太后祝寿,因皇帝还没有成婚,所以接下来是先帝的妃嫔祝寿,接着就是公卿宗室和少数民族首领。当听到清河王的名号时,英娥不免多留意了几分。那果然是个姿容出众的俊雅贵公子,明珠生晕,美玉莹光,宗室贵族中竟是无一人能及。清河王不但亲自写了褒扬太后功德的祝词,还亲自唱了祝寿歌。

  想到那晚自己所听到的,英娥的眼神中又多了几分好奇。她下意识地偷偷看了一眼元诩,只见元诩正注视着清河王,那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冰冷,甚至还隐约带着憎恶厌恨。就在这时,只听宫人高唱道,“彭城王元勰偕三子前来为太后贺寿。”

  话音刚落,只见一穿着朱色织锦大袖衣的中年男子走上殿来,跟随在他身后是三位着锦服的少年。当英娥看清最后一位少年的容貌时,顿时瞪大了眼睛----那不是彦达吗?

  他身着织锦浅蓝色大袖衫,面容有着鲜卑人特有的白皙,如白玉般莹润洁雅,深蓝色双眼折射出璀璨的星光月影,天地间的光华仿佛都集中在他身上,就像是从鲜卑壁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假以时日,恐怕就连清河王都要退避他的光芒。

  仿佛是感觉道了英娥的注视,彦达极快抬头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英娥忍不住小声问道,“阿娘,您知道那个穿蓝衣的是谁吗?”

  公主笑了笑,“那是彭城王的第三子元子攸,字彦达,自幼进宫做了陛下的伴读,和陛下的关系十分亲密,宜臣宜友。”

  英娥微愣,想起之前皇帝对待彦达的态度好像是格外随意。这两人从小在宫里一起长大,难怪呢。

  宴会在歌舞表演中热闹地进行,除了宫庭音乐舞蹈,少数民族部落也带来了各有风情的表演,其中以龟兹的乐舞为最。太后今日心情大好,索性也当庭高歌,众臣子纷纷高声和歌,将宴会的气氛推上了一个高潮。

  寿宴结束之后,元玥就向胡太后提出辞行。出乎她的意料,太后虽好似面有不舍,但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离开洛阳的那一天,英娥心情极为雀跃。倒是尔朱兆,因发现了她肩上的咬伤而心疼不已。

  英娥倒并不以为然,身手敏捷地跳上了马车,笑道,“阿兆哥哥,快点上来吧。”

  尔朱兆正要上车,忽听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不多时,只见一辆马车已行至车前。赶车的宫人跳下马来,向元玥拱手行礼,“公主,这些是陛下特意为你们在路上准备的一些吃食,都是御膳房连夜做出来的,还冒着热气呢。”

  说罢宫人就将马车里的吃食都搬了出来。一打开漆盒,果然都是热气腾腾的食物,有截饼,髓饼,胡饼和羊肉粥。

  英娥一愣,这不都是和小皇帝一起用早餐时吃得最多的那几样食物呢。

  一瞬间,英娥的心里仿佛也如热粥般暖了起来。那个变扭的家伙,原来也有一颗柔软的心呢。

  此时,皇帝寝殿。

  元诩手里正把玩着那只木头小犬,嘴角微翘,看起来心情似乎不错。

  元子攸看向他的目光带了几分笑意,“怎么,陛下对这只小犬爱不释手?”

  元诩挑了挑眉,“这么丑的东西。那家伙的手艺可真差。”

  元子攸一笑,“听说陛下派人给他送去了吃食?能让陛下这样牵挂的人,微臣还以为这个世上只有臣自己一个。”

  元诩先是失笑,随即沉默了一瞬,“这个宫里,会亲手给朕做礼物的,除了你也只有他一人。”

  元子攸的神色变得更加柔和,将右手轻轻搁在了元诩的肩上。

  “彦达,你说以后朕还会再见到他吗?” 元诩幽幽问道。

  元子攸的目光投向窗外,今天的天空蓝得几近透明,连一丝云的影子也看不到。

  “当然。”

继续阅读:09 司马子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