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狩猎
vivibear2019-09-30 10:453,643

  是夜,月色凉薄如水。银白色的月在层层云雾间浮动,时隐时现。

  房间中央的烛火跳动着,映在部落酋长尔朱荣的脸上,他的表情被半明半昧的阴影所笼罩,模模糊糊令人看不真切。围坐一旁的高欢等人面色各异,目光俱落在尔朱荣手中的东西上-----那是两个时辰前从洛阳送来的太后亲笔诏书。

  慕容绍宗有些沉不住气,先打破了一室沉寂,“将军,这太后也实在糊涂了些!”

  尔朱荣缓缓放下手中诏书,目光深邃如暗夜海水。自从胡太后联合皇帝及高阳王扭转颓势后,几乎把持了整个朝政大权。虽说借助了柔然的兵力暂时平息了六镇之乱,但年初时柔玄镇吐火洛聚集胡人再次起义,并建号真王,开始攻打燕州。同时,六镇军民的新首领葛荣更是不断攻城掠寨。为此,他特地上书朝廷,向太后建议让柔然国主发兵至下口,攻击起义军背部,同时令北海王攻击起义兵正面,然后由他带兵攻击左翼,成三面夹击之势,必能成事。没想到胡太后非但不采纳这个建议,还下了这么个不知所谓的诏书,说什么北海王两万兵力就能击退起义军,所以不需要他相助。简直可笑!区区两万兵力又怎能挡住葛荣的野心。

  高欢冷笑一声,“太后的一大半心思都在她的那些宠臣身上了,又岂能不糊涂!”

  比起之前和清河王半遮半掩的私情,大权在握的胡太后如今行事更加肆无忌惮。她甚至还将最受宠爱的郑俨和徐纥分别任命为了谏议大夫和光禄大夫。

  尔朱荣微叹一口气,“至尊毕竟还是太年轻了些。”

  高欢点头,“更不妙的是,至尊子嗣似乎有些艰难,至今为止只有潘嫔所出的一女。”

  “所以目前这样的状况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司马子如淡淡道,“听说太后选了不少世家女入宫,像是范阳卢家,博陵崔家,陇西李家等,看来她也清楚要联合这些世家门阀的势力。至于这些嫔妃到时能不能生出孩子,也都在太后的掌控之内。”

  几人沉默了片刻,慕容绍宗忍不住道,“将军,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做?”

  尔朱荣的嘴角边忽然勾起了一个笑容,“接下来,先好好准备狩猎的事吧。”

  窗外的月,不知何时已完全隐入了云层之后,只余下一片黑暗。

  草原狩猎,是契胡部落每年都要举行的活动。今年的狩猎地点选在了草原的南边,距离契胡部落大约有两天左右的路程,并不算太远。狩猎素来是男人之间的竞争,尔朱荣虽宠爱女儿,但之前几次也不曾允许她参加,倒是今年因了高欢的关系,才让尔朱荣松了口。

  出发到南边草原的那一天,天气格外的好。天空碧蓝如洗,万物沐浴在明媚阳光之下,野花开放得更加热烈,连空气里都弥漫着清新的香气。草原之上茫茫如野,一眼望不到边际。可以想象,其中潜伏着多少数不尽的兽类,等待它们的将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杀戮。

  英娥侧眼看了看身边换上骑装的高欢,他的身姿挺拔如碧竹,散发着一种凌厉却又优雅的美感。那双茶色的眼眸,因折射着阳光而呈现出迷人的浅金光芒,仿佛能将世间的一切寒冷融化驱逐。

  高欢察觉到了她的注视,对她微微一笑,“英娥,记得到时要跟着我,别一个人乱跑。”

  英娥点头,“知道了,师父,我答应了阿惠要猎只漂亮的野鸡送给他!”

  高欢嘴角含笑,“好,那就别让阿惠失望了。”

  英娥的目光骨碌骨碌转了一阵又落在了自己老爹身上。但见他眉目俊美,意气风发,果然不负契胡第一美男的盛名,在慕容绍宗高欢司马子如尔朱兆等众多“美人”的环绕下竟是丝毫不逊半分。

  “又不懂骑射,来了也不知做什么。”英娥的目光在司马子如身上多停留了一瞬,小声嘀咕了一句。当然,这个小声程度足以让司马子如听见。

  司马子如倒不以为意,反而露出了一副“猜对了我就是来看热闹”的表情。他这样的反应让英娥觉得有些无趣,只好哼了两声又转过头去。

  在嘹亮苍茫的号角声中,今年的第一次狩猎开始了。从小就善骑射的胡人男儿群情激昂,大喝着挥鞭冲进了草原深处,有几个心急的已经挽弓搭箭射向被惊起的飞鸟小兽。杂乱的马蹄声卷起了层层雾尘,一时间竟遮住了半边天空。

  英娥按捺不住兴奋,紧紧跟随在高欢身后也策马冲了出去。南边的这片草原广阔辽远的出乎她的意料,这么多人涌了进来,竟好似石子落入大海之中,转眼之间就没了影。当高欢放慢了速度时,英娥才发现原先紧随她身后的尔朱兆已经不见了。

  她看向高欢,对方向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目光却落在了不远处。英娥顺着那个方向望去,只见一只身形矫健的野鹿正隐藏在草丛之后。

  她顿时来了精神,小声道,“师父,这个交给我。猎到了它我用它的皮子给你,阿爹还有阿兆哥哥各做一双护膝。”

  高欢笑意温软,语气里却是带了几分促狭,“英娥亲手做吗?不知能不能穿啊。”说着他还轻拍了腰间针线蹩脚的羊皮钱袋。

  英娥气咻咻地瞪了他一眼,凝神弯弓引箭。就在那野鹿似乎预感到了危险准备逃离的那一瞬间,英娥的箭已如流星般射了出去,只听扑一声响,那箭准确无误地扎进了野鹿的腹部!

  英娥还来不及得意,却只见那受伤的野鹿竟然没有倒下,反而狂性大发,朝着英娥的马直直冲了过来!英娥显然也被野鹿的这股疯狂劲吓到,一时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支利箭从她身侧射出,带着凌厉的劲势狠狠穿透了野鹿的脑袋!野鹿的身体摇晃了几下,砰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

  “英娥,我告诉过你,捕捉猎物时,一定要射中它们的要害。”高欢的神色微冷。阳光洒落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优美的轮廓。他那悠远深邃的眼眸微微发沉,仿若午夜时分的夜幕,又好像月光下没有底尽的深海,有着一种难以接近的倨傲和深沉。

  这是英娥从未见过的高欢。

  她觉得这样的师父有些陌生。

  “你看,刚才这种情况多危险。若是惊了马,你就要吃苦头了。”只是一瞬间,这种状态就消失不见。他的语气虽然还不太好,但其中的担心却是显而易见。

  “师父,是我轻敌了。”她嘻笑一声,“不过有师父在,我才不担心呢。我可比别人幸运多了,因为我有个最好最好的师父!”

  高欢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油嘴滑舌。”

  “那师父,我们把这鹿带上,赶紧再去找找有没有漂亮锦鸡吧!”

  将近黄昏时分,英娥和高欢才从猎场折回。除了之前猎的野鹿,还收获了不少野兔和飞鸟临时驻扎的地方搭起了不少白色帐篷。早先回来的人已经开始处理猎物。剥皮的,切肉的,生火的,人人脸上带着笑容,热烈而愉快的交谈着,好一番热气腾腾的景象。

  英娥刚下了马,就见尔朱兆脸色焦急地迎了过来,“英娥,我骑到一半就见不着你人影了,后来怎么都找不到你,你和贺六浑去哪里了?”

  英娥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我也不知道,只顾跟着师父了。好了,不说这个了,阿兆哥哥,你看你看,我猎了一头野鹿!”

  尔朱兆也看到了那头鹿,笑着夸赞道,“好英娥,真是能干!”

  英娥得意万分,眼神忽然瞟到了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心里一动,更加大声道,“阿兆哥哥,我第一次狩猎的成绩还不错吧!若是来这里什么也没猎到那才是丢人呢。”

  那身影似乎微微一顿,果然朝着她的方向走来。英娥也不知为何自己的心情越发好了起来,“咦?那不是司马子如吗?对了,你这次猎到什么了?啊,我想起来你好像只是来看热闹的哦,哈哈!”

  司马子如慢悠悠地晃了过来,左手还拿着一个果子在咬。这样的动作却丝毫无损他优雅的气度风华。他先是看了看那头鹿,嘴角的笑意更甚,“果然射的好。尤其是这支穿透脑袋的箭,没这一箭,能不能射下猎物还真难说。这神武之极厉害无比命中要害的一箭,不用说,一定是英娥你射的吧。”

  英娥的脸有一瞬间的僵硬,她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狡诘。

  这个家伙,绝对就是故意的!

  就在这时,高欢忽然发出了咦的一声。英娥赶紧趁这机会转移了话题,“师父,怎么了?”

  高欢蹙眉,“那个羊皮钱袋好像丢了,可能是刚才狩猎时丢的,我回去找找。”

  “一个钱袋里放不了多少贯钱。丢了就丢了。”尔朱兆不解道,“钱袋再叫人给你做一个不就行了。”

  高欢没有说话,神情有些不悦。

  英娥忙道,“对啊,我再给师父做一个钱袋好了。你别去找了,眼看着天都要黑了,很危险的。”

  高欢思索了一下,“那我先去将猎物放好。”

  高欢才离开,英娥就听到尔朱兆委屈的声音幽幽响起,“我是你哥,你都还没给我亲手做过钱袋呢。”

  英娥讪笑一下,“阿兆哥哥,我的针线活真的见不得人。你就饶了我吧。对了,我用这鹿皮给你做双护膝可好?这还是我亲手打来的不是?”

  尔朱兆这才高兴起来,“这还差不多!那说好了!我这就去帮你剥鹿皮!”

  英娥望着他的背影,嘴角浮起了一丝笑容。

  “那个钱袋我见过,原来是你亲手做的。其实挺不错的,尤其适合狩猎时戴着,我都想要一个。”司马子如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英娥这才想起这家伙还在这里,听他这么说倒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是真的在夸自己吗?怎么感觉那么不真实?

  她不禁哼了一声,“这世上可不是人人都有资格带我做得钱袋的。”

  司马子如笑如春风,“我只是想说,戴着这个钱袋狩猎有一个好处,再凶的猎物也不敢靠近,因为都被丑晕了。”

  “司马子如,滚!”

继续阅读:19 一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