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一舞
vivibear2017-06-09 19:592,517

  夜间的篝火熊熊燃烧着,已经洗净剥皮的野猪野鹿在铁叉上不停翻动着,滋滋作响的油脂从金黄的皮肉里溢出,滴落到篝火里倏然带起一股混合着肉香的白烟。腾空扬起的烟雾渐渐飘散,令人垂涎三尺的香味则随风弥漫在营地里的每一处。

  英娥陶醉地深吸了几口飘过来的香气,肚子同时不客气地咕噜咕噜鸣叫起来。尔朱兆的眉眼间飞扬起了然的笑意,熟练地用匕首割下鹿身上最鲜嫩的鹿肩部分,利索地切成片撒了粗盐送到英娥的面前。

  英娥忙接过来,迫不急待地用手拿了就往嘴里送,结果被烫得轻呼了一声。

  “怎么了?烫着了?”尔朱兆适时地递过来一碗冷酪浆,“你慢些吃,小心噎着。”

  英娥毫不在意地摇摇头,“没事,没事!”她狼吞虎咽地咀嚼了几口,连连点头,“好吃好吃!阿兆哥哥你烤的肉就是好吃!整个部落里你要是第二,就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尔朱兆笑看着她,笑容中带着一丝宠溺,“那就多吃点。我再给你切点腿肉。”

  英娥笑眯了眼:“多撒点盐,阿兆哥哥!”

  连着两盘肉下肚,又喝了些酒,英娥只觉得胃里暖暖的妥贴,整个身子都松快起来。她这才有时间打量一下四周,看到小高澄正和慕容绍宗待在一起,热火朝天地吃着烤肉。

  “咦?师父呢?好像从刚才开始一直都没看到他。”英娥很快留意到了高欢并不在这里。

  尔朱兆不以为然地切着鹿腿肉,“叔父还在帐中,他可能和叔父在一起吧。”

  英娥似乎有些失落,“这么好吃的鹿肉,也不知师父有没有吃到。”

  尔朱兆抬头瞧了她一眼,语气里不禁带了几分酸味,“我到现在也没吃上一口啊,你就不心疼心疼哥哥?”

  英娥嘻嘻一笑,抓了一片鹿肉就往尔朱兆嘴里塞,“阿兆哥哥,我喂你!”

  尔朱兆赶紧张口咬住这片鹿肉,只听英娥哎哟一声叫,呲牙咧嘴地抽出自己的手,“阿兆哥哥,我的手指不是鹿肉!”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不明意味的轻笑。英娥转头看去,只见司马子如端着一小盘野猪肉正细嚼慢咽地品尝。他素来不喜欢这些膻味太重的肉类,因此也只是浅尝即止。

  英娥明知这一点,却还是忍不住出言挑衅,“大家那么辛苦猎来的东西,有人偏偏还吃不惯呢。也难为这人在我们草原住了好几年,这么挑剔还真是少见。”

  不知为什么。她一见到司马子如那万事不惊的表情,就控制不住想破坏这种看似虚伪的平静。

  司马子淡淡瞥了她一眼,动作优雅地吃完剩下的野猪肉。

  “那些汉人或许就是把太多心思用在饮食上了。”尔朱兆自然是帮着英娥,“难怪没能守住这江山。”

  司马子如也不恼,只是看着英娥笑而不语。

  英娥被他看得有些羞恼,“你看什么?”

  司马子如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知道英娥无肉不欢,只是近来好像越来越找不到------”他略微停顿了一下,居然还卖了个关子。

  英娥脱口道,“找不到什么?”

  司马子如勾起唇角,“找不到英娥的腰在哪里了。”

  英娥下意识地捏了捏自己有些肉肉的腰,咬了咬唇嘟哝了一句,“有那么夸张吗?”

  尔朱兆瞪了司马子如一眼,“女孩子就是要有点肉才好看。瘦得像个猴子有什么好?腰上多点肉怕什么!要我说,最好再结实点,就像我们那个三堂婶,一手能拎一只羊,两头牛都扑不倒她!

  英娥的脑海立刻出现了那位三堂婶的模样------身壮体健,那宽阔的身板能抵得过寻常的两个成人。

  英娥小声地问了一句,“阿兆哥哥,我会变成那个样子吗?”

  尔朱兆没察觉到她语气里的担心,反而安慰地拍拍她,“只要再多吃点肉,有一天你也会那么强壮的!”

  英娥听到自己的心里好像有什么咔一声裂开了。她再看看盘子里那些香喷喷的肉,忽然就觉得什么胃口也没有了。

  “我吃饱了。”

  “什么!你的胃口可没这么差啊!平时你起码还得再吃上半个鹿腿!”

  “真的饱了!我不吃啦!”

  “你别听那家伙胡说!”

  “我,我才不要成为三堂婶!”

  听到这里,司马子如眼光微闪,嘴角含笑,慢条斯理地将最后一片猪肉放进了嘴里。

  酒过三巡,众人的兴致越发高昂,慕容绍宗侯景等人更是索性上场跳起了鲜卑舞。这几人本就容貌清俊身材高大,跳起舞来更是赏心悦目。为首的慕容绍宗立于当中,扬臂吸腿,反手叉腰,以快速的腾踏舞步环绕急行,或是张开手臂做飞翔状,在几个优美有力的腾跳起落后,用一个单腿跪的动作做了个停顿。因舞姿激烈,他敞开的衣襟胸膛半露,隐隐泛着汗水的光泽,在烛火映照下仿佛也被染了一层妍丽色彩。

  尔朱家的男儿们看得热血沸腾,纷纷忍不住也上了场,一阵踢踏跳跃之后,一众胡家儿汗水淋漓,精疲力尽地坐在了地上,脸上俱是痛快至极的笑容。

  英娥在一旁看得过瘾,倒是忘记纠结于腰的问题,这时只听尔朱兆一声大喊,“英娥,你不是新学了西域的舞吗?你也来跳一个!”

  英娥倒也大大方方站了起来,走到了中央,以右腿下跪,一扬手合起掌开始起舞。和男子的舞蹈相比,女子的舞少了大幅度腾跃的动作,踢踏的节奏却是更快,舞姿的变化也更繁复。随着英娥舞姿的加快,一旁弹着胡乐的族人忽然失手弹断了弦,乐声嘎然而止,英娥下意识地也停下了舞步。

  场内顿时一片安静,英娥也有些无措,不知是该继续跳下去还是顺势下场。

  就在这时,一阵悠扬的横笛从不远处响起。绵长的乐声催眠了听者的神思,仿佛将他们带去了幻境之中的西域,那里阳光温暖明媚,成熟的葡萄掩映在层层叠叠的绿叶间,红石榴的汁水盛放于透明琉璃杯中,如宝石般灼灼发光。笛声流淌着飞扬欢快的旋律,让每一个听到的人忍不住心生喜悦。

  随着乐声的渐近,英娥也看清了那吹奏者是谁。风姿朗朗如日月入怀,茶眸流转光华,唇间的一点笑意若隐若现。正是之前不曾出现的高欢。

  英娥心头一阵欢喜,足下发力,跳得更加姿态风流。

  月色恍若细碎的银子般撒在地上,透着晶莹的亮光。沐浴在月光下的俊美男子持笛横吹,微笑凝视着少女。少女轻盈地旋转着身体,踏着独特的舞步。劈啪的烛火跳跃着,映在她的脸上,透出了淡淡的粉红色,仿佛月夜下开得最美的那一朵花。

  此情此景,像是置身于妙手丹青所绘出的画中。

  众人皆一眨不眨地看着,更无人发出声音,惊扰这出神入化的笛声。

  司马子如的目光落在了英娥的身上。浓墨般的瞳仁恍若一潭深水,看不到底的沉邃厚重。

继续阅读:20 受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