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异动
vivibear2019-09-30 10:432,491

  六镇之乱开始后,契胡酋长尔朱荣大散畜牧资财,广招天下豪杰。原先居于六镇的有才之士纷纷前来投靠他,其中还有高欢的旧友段荣侯景等人,尔朱荣借此机会收拢了不少势力。

  明亮的火焰在草原的一隅跳跃着,架在火堆上的羊腿发出滋滋的声音,金黄色的油脂滴落下来,闷声炸出了好几个火花。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肉香,随着风仿佛要钻入人的五脏六腑之中,将所有的馋虫都生生拽出来。

  围坐在火堆边的是几个着胡服的年轻男子。为首的男子年纪略长,肤色白皙容貌俊美,正是契胡酋长尔朱荣。他动作熟练地用铁叉翻动着蘸满胡椒和粗盐的羊腿,一双秀目在火光映照下更显明亮璀丽。

  “将军,如今天下大乱,正是群雄逐鹿的时候。我们如今实力大增,不如趁此机会也来个混水摸鱼。”坐在尔朱荣左侧的慕容绍宗开了口。他是前燕太原王慕容恪之后,父亲是恒州刺史慕容远。慕容家族的人素来好颜色,他自然也不例外,眉目清雅神采俊秀,举手投足一派优雅风姿。

  尔朱荣从腰畔抽出匕首,在羊腿上割了几下,匕首一翻,凌空向上一抛,高欢眼疾手快地抄在手里,一块塞入口中,另一块则扔给了坐在身边的司马子如。现烤好的羊肉味道鲜美多汁,就连不喜膻味的司马子如也点头称赞。

  司马子如擦了一下手上的油脂,慢条斯理道,“自破六韩拔陵起兵之后,关陇地区的匈奴人万俟丑奴很快举兵响应,所向披靡。几个月前,柔玄镇的吐火洛周也聚集了胡人起兵,甚至还建号真王。另外,据说远在定州的葛荣也并不安分。目前天下已乱,我们何必急于一时,先来个坐山观虎斗岂不是更好。”

  “遵业说得是。”高欢将装满酒的羊皮酒囊递给了司马子如,“这天下越是乱,前来投奔的英雄豪杰也越多。将军还不如趁此机会招揽更多贤才。更何况,洛阳那边也不会袖手旁观,必要出兵平乱。将军是朝廷亲封的大将军,这平乱之事未来说不定也会落在将军头上,到那时将军以朝廷名义出兵平乱,更是名正言顺。”

  尔朱荣微微一笑,“遵业和贺六浑所言极是。我们可以再等等。”

  司马子如接过酒囊喝了一口酒,没想到这酒极烈,呛得他一下子红了脸,连连咳了好几下。

  众人见此窘状哈哈笑了起来,慕容绍宗拍了拍他的肩膀,眼中闪过一丝促狭之色,“遵业什么都好,就是酒量不如咱们胡人。这汉人好酒量的还真不多。”

  司马子如本就容貌秀美如女子,此刻他白皙的肌肤上透着淡淡的粉红,妍丽之极,就像是在春风里飘落的一片桃花瓣。在场的几位年轻男子俱是容貌上佳,却也都看得微微一愣。

  尔朱荣轻咳了一声,“洛阳那边情况如何?”

  慕容绍宗拔弄了几下火堆,“自刘腾去年过世后,江阳王元叉一人独揽朝政大权,处事刚愎自用,据说已经有很多朝臣皇族对他不满,其中高阳王元雍最为明显。胡太后那里,倒是没什么动静。”

  尔朱荣笑了笑,“那胡太后不是寻常人。如今局势已乱,正是她东山再起的好机会。”

  慕容绍宗抬起头,“胡太后被囚禁已久,难不成她还能再折腾出什么花样不成?”

  司马子如此刻已缓过劲来,插嘴道,“难道你忘了一个人吗?当今陛下。纵然之前有不合,但外敌当前,母子俩或许能共释前嫌也说不定。”

  高欢笑道,“若是如此,那倒有一场好戏可看了。”

  不知为何,几人大笑之后像是说好了般同时安静下来,各有所思。静谧的草原之上,有微风轻轻吹过,只有火焰发出的哔拨声响彻在暗夜里。

  此刻,洛阳宣光殿一角。黄铜烛台上摇晃的烛火散发着幽暗的光芒,鲜红色的烛蜡丝丝缕缕滴落下来,在案几上仿佛血泪凝结成形。一个清瘦的少年跪坐于供奉的佛像前,手里正无意识地摩挲着什么。他的一头墨黑色长发懒懒披下,柔软似轻羽。从背后看,整个人轻盈地就好像佛前莲叶上的一颗晨露。

  这时,宫门微启,一个挺拔高挑的身影飞快地闪了进来。

  少年听见声响,秀丽的凤眼中闪过一丝光彩,脱口道,“彦达,叔父他怎么说?”

  来人正是已被册封为长乐王的元子攸,他急步走到了少年面前,低声道,“陛下,高阳王说他愿意听从您和太后的吩咐。过几天臣会安排您和他到太后处密谈。”

  元诩似乎松了一口气,他的眼底下隐约一层淡淡的青色,显然这几夜都没怎么睡好。

  元子攸有些心疼这个从小看大的堂弟,“陛下,当务之急就是先解除元叉的禁军统帅之职,同时为了稳住他,陛下要另封他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尚书令等虚职,将他的权力完全架空。”

  元诩咬了咬唇,“这元叉把持朝政好些时候,也该下去了。”

  元子攸微叹了口气,“只是臣有些担心太后那里,若是解了禁,是否又会像以前那样干涉政务。”

  元诩皱了皱眉,“关了这么长时间,她也该清醒几分了吧。如今朕也不是那八岁小儿,没得由她再来妄议朝事。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是朕亲生母亲,总不能将她关一辈子。只要她安安份份,朕自会给她该有的荣华。”

  元子攸没有说话,目光忽然落在皇帝的手上。元诩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地将手往袖下一藏。

  元子攸的嘴角微微抿起,正想打趣几句,门外忽然传来了贴身内侍的声音,“陛下,潘充华说是身子不适,想请陛下过去看看。”

  元诩的面色柔和了一些,“知道了,朕一会就过去。”

  元子攸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借口潘充华百用不厌,陛下也是甘之如饴。”

  元诩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比起后宫里那些胡家的女人,朕更愿意宠着小怜。不过朕的恩宠也是把双刃剑,小怜自入宫后已经小产了两次,还有好几回险些被毒死。”

  元子攸的笑容微敛,沉默了几秒钟才开口,“陛下,太后是个有野心的人。无论如何,等事成后还是请陛下对太后心存戒备。”

  元子攸和小皇帝的感情深厚胜过亲生兄长,因此才会再次出言提醒。不然这等涉及到母子关系的谏言很容易招来上位者的猜忌。元诩也将他当作兄长知已看待,知道他纯粹是关心自己。

  “我知道了,彦达。” 元诩没有再用朕的自称。此时此刻,他们不是君臣,而是血比水浓的亲人。

  元子攸这才点头,转身离开。

  眼看着元子攸的背影消失在宫门后,皇帝将袖下所藏的东西拿了出来,那是一只粗糙的木雕小狗。小狗显然被经常摩挲,所以显得格外圆润平滑。

  他面露惆怅之色,轻轻叹了口气,喃喃自语,“菩提,你在草原还好吗?”

继续阅读:15 误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