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又见高欢
vivibear2017-05-31 20:112,581

  很快就到了举办赛马大会的日子。敕勒叱列部,鲜卑乞伏部等各个部落的骑术高手纷纷赶到了北秀容,参加这一年一度的盛事。

  这一日天气晴好。淡薄如丝絮的云层,若有若无地漂浮在琉璃蓝的天空之上。各种颜色的野花层层叠叠在碧绿如翡翠的草间绽放,仿佛霞云般五彩流。

  比赛的号令一出,上百匹骏马风驰电掣般冲了出去,骑术高手们你追我赶,各展奇技,场面一时热闹非凡,围观的众人更是群情激昂。不一会儿,英娥就凭借着高超的骑术赶超多人,遥遥领先。一袭火红色骑装的她宛如草原上最耀眼的明珠,灼灼光彩瞬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明媚绚烂的阳光追逐着她跳跃起伏的身影,未及她身,已然黯然失色。

  在不远处观战的元玥这才看到自己的女儿,不禁面上微微变了色。虽然知晓女儿自小骑术高超,但毕竟年纪尚幼,万一有个闪失……

  倒是尔朱荣看得哈哈大笑,赞不绝口,“这才是我尔朱荣的女儿!好!好!”

  他的话音刚落,忽然有一骑从重重骑手中突围而出,娇小的蓝色身影御马驰聘,紧紧追在英娥身侧,仅仅落后半个马身,骑术竟然和英娥不相上下。

  英娥只辨出紧追自己的似乎是个少女,更起了几分好胜心,夹紧马腹催马疾驰。那少女也是不甘示弱,挥鞭加速。两人近在咫尺,几乎相邻而行,却是各不相让,让其他骑手望尘莫及。其竞争之激烈令在场的男儿热血沸腾,大声为她们呼喝助威。

  看着尔朱菩提在一旁兴奋地为姐姐鼓劲,尔朱兆紧蹙着眉,生怕英娥有什么闪失,没好气道,“也不知哪儿冒出来的野女人,居然敢和我们英娥抢第一。”

  司马子如神色淡淡地注视着某个方向,“或许并不是什么野女人。”

  尔朱兆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不起眼的角落有两三男子正神色焦虑地望着场内,似乎和周遭的人们和气氛格格不入。

  尔朱兆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你尽会留意这些无聊的东西。”

  两人在追逐一阵子后,到底还是英娥技高一筹,将那少女甩在了身后。就在众人以为胜者没有悬念的时候,英娥所骑的马突然长嘶一声,像是被什么惊扰了似的高高抬起前蹄,发了狂般要将英娥颠下马。英娥措手不及,没拿稳缰绳,眼前着就要从马身上跌下来。追在她身后的少女也是大惊失色,想上前搭救却是赶不上了。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一个俊秀挺拔的人影如利箭般飞驰而出,稳稳地接住了落马的英娥。英娥只感觉到自己仿佛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她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似曾相识的容颜。那双正注视着自己的茶色眼眸焕发着琥珀美酒般清亮幽丽的色泽,仿佛连轮回的时间都能束缚住。

  这一刻,万物仿佛静止。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喊出了那个一直深藏在记忆里的名字,“高欢!”

  少年凝视着怀里的女孩,他的眼前仿佛弥漫开了一望无际的琉璃色。女孩眼中倒映出的光芒,足以使世上最珍贵的宝石黯然失色。

  听到女孩叫出了他的名字,他的唇边轻轻地荡开一弯美好的弧度。

  “我说过,我们还会见面。”

  眼角余光瞥见尔朱荣等人已赶了过来,高欢慢慢将英娥放下。尔朱兆赶紧一把接过了英娥,被吓白的脸色显然还没缓过来。

  尔朱荣亲热地拍了拍高欢的肩膀,“贺六浑!你来得可真是及时。幸好这次有你,哥哥和嫂子这次多谢你了!”

  高欢还未说话,一旁的司马子如却指着角落里的几人道,“将军,立刻将那几人抓起来。应该是他们搞得鬼。”

  那蓝衣少女之前一直愣愣盯着高欢看,忽见那几人被抓,面色微变,急忙上前道,“他们都是我的人。你不要胡说八道!”

  英娥这才看清少女的容貌,只见她大约十四五岁,肤色雪白光润,形状优美的眼线略往上扬,显得那双漂亮眼睛益发深邃迷人。樱红色的嘴唇微抿,透出了几分与生俱来的傲气。

  司马子如冷冷一笑,“刚才分明就是他们搞得鬼。我亲眼见到当中那人将指环当作暗器投出击中马腿,不然派人去搜查一下,看看附近是否有枚指环。”

  那人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扑通一声跪下,“小的只是怕主人输了比赛,才大胆为之。请主人饶过小的这一次。”

  少女顿时柳眉倒竖,一鞭子甩到了那人的身上。“你好大胆子!就算输,我也要输得堂堂正正。以这种卑鄙手段赢了简直就是耻辱。阿桑,你知道我的规矩。”

  阿桑垂首,突然毫不犹豫地抽刀砍向了自己的右手!只见血光过处,那人的一只断手已掉在了草地上。

  少女微微颔首,“阿巴,给他止血。”说着又望向了英娥,“这次是我的手下做错事。希望能以这只断手表达歉意。”

  英娥见这少女这般干脆利落的作为,倒是对她多了几分好感。

  少女看了一眼高欢,又很快收回了目光,再次望向英娥,“尔朱英娥,这次虽然输给了你,下次我一定要胜过你。明年的赛马大会,你等着我!”

  少女处事果断妥贴,在场众人无人有非议,眼看着她带着几位随从策马扬长离去。

  望着那几人的身影消失在远方,尔朱荣不禁暗暗点头,“这少女并非池中物。”

  这时,下人匆匆而来,将手中的东西献上,“将军,果然在草丛里找到一枚指环。”

  英娥瞥了眼嘴角含笑的司马子如,哼了声,“不过是蒙对而已,有什么可得意的。”

  司马子如笑如清风,“英娥说得没错,我可不就是蒙对的。其实我根本没有亲眼看到他投出指环,只是看到他们几人都戴着同样的指环,那人手上却只留有戴指环的痕迹,且还有刚弄破的伤口。我就猜测他可能仓促间将指环当作了暗器,不过是讹他一下而已。没想到真蒙对了。这人运气好起来就是没法挡啊。”

  英娥瞪了他一眼,可心里又不得不佩服他敏锐的观察力和判断力。

  元玥看清那只指环上的图腾时脸色微变,“这好像是蠕蠕的图腾。”

  尔朱荣目光微闪,“刚才那少女可能是蠕蠕皇族的人。遵业,这次你也有功。来人,将我的那只白玉酒壶送给遵业。”

  “这次多亏是高欢救了我好吧。马后炮谁不会放啊。”英娥朝着司马子如吐了吐舌。

  司马子如笑得两眼都眯了起来,“多谢将军!”

  英娥受不了他这副财迷的模样,目光投向高欢,发现他正若有所思地看着司马子如。

  尔朱荣笑容微凝,“贺六浑兄这次突然到来,难道是六镇那边……”

  高欢点点头,“匈奴人破六韩拔陵在沃野镇率众起义了。现在六镇已乱,很快就会天下大乱。唯有投奔真正的英雄才是明智的选择。尔朱兄,天下英雄,舍你其谁。小弟愿为尔朱兄效犬马之劳。”

  尔朱荣连忙扶起高欢,“贺六浑,我们兄弟之间毋需多说。”

  两人相视一笑,同时闪现在两人眼底的,是难以再掩饰的灼灼野心。

继续阅读:13 长子高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