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司马子如
vivibear2017-05-28 20:333,186

  北乡公主一行人归家心切,一路上除了必要的休息很少停下来,眼看着再过十来天就能到达北秀容了。这天一行人刚在路边酒肆用完午食,忽见一位骑马少女带着一队侍卫大咧咧就冲了过来。少女身穿红色翻领窄袖服,下着波斯条纹裤,足蹬金锦小蛮靴,一身混搭的胡服打扮令她看上去格外娇俏利索。

  少女居高临下地望着酒肆中食客,吩咐着手下侍卫,“给我好好搜!我就不信那家伙能从我手里逃走!”

  食客们也不愿多管闲事,倒有一位中年男子仗了几分酒意出声调笑道,“呦!小娘子是不是在找你的小郎君,莫再找了,干脆哥哥我跟你走不是更好----哎哟!”

  那人话还未说完,少女的鞭子已经落到了他的脸上。这一鞭子劲道不小,男子顿时被打得血流满面,捂着脸哭天喊地。其余的食客也被这一鞭的凶狠恶毒震慑到,赶紧都低下头不再多言。

  英娥凑到尔朱兆耳边小声道,“这小姑娘竟然比我还凶。”

  尔朱兆忍俊不禁,“现在知道人外有人了吧。”

  英娥扑哧一笑,立刻引起了那少女的注意。少女扭头往这边一瞥,目光在尔朱兆和英娥的脸上转了转,怒道,“你们两个,叽哩咕噜说我什么坏话?”

  英娥压根儿就没把她当回事,皱了皱鼻子,“我们说什么好像不关你事吧?”

  少女冷笑一声,蓦的抬手把马鞭甩了过来,将英娥面前的陶碗砸得粉碎。

  尔朱兆嚯一下站了起来,直指少女的鼻尖,“哪里来的丑婆娘,竟然敢伤我妹--弟弟!”

  少女一听丑婆娘这几个字,俏脸变得煞白,厉声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说本姑娘是丑婆娘?!来人,来人,快给我杀了他!”

  就在这时,元玥放下碗,慢悠悠地站了起来,微微蹙了蹙眉。

  少女见到元玥的容貌先是愣了愣,接着又大声道,“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这几个人都给我抓起来!”

  少女身后的胡人侍卫们气势汹汹而来,其中眉目最为英俊的那个男人态度更是嚣张,骂骂咧咧道,“哪里来的不长眼的,竟敢得罪我们娘子,知道我们娘子是什么人吗?”

  元玥连眼角都没扫他们一眼,只看了看身边的英娥,淡淡道,“吃完了,我们该继续赶路了。”

  少女见对方这样无视自己,更是气得花容变色,正要一鞭子甩过去,忽见十多名功夫高强的侍卫已闯进了酒肆,迅速将元玥等人围了起来,为首一人向元玥行礼,“公主,一切都已准备好,可以出发了。”

  元玥微微颌首,姿态优雅地步出了酒肆,英娥和尔朱兆也紧紧跟在她的身后。待他们离开酒肆,被惊呆的少女才回过神来。

  少女喃喃自语,“公主?难道是尔朱酋长的妻子北乡公主?”

  英娥走到自己马车旁,和尔朱兆打完招呼就麻利地爬了上去。吃饱喝足了自然是要在宽敞舒适的车厢里好好睡上一觉。她刚爬上马车,忽然一个身影闪过,飞快地捂住了她的嘴。对方开口说话时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怪异,似是被人捏住了喉咙,“小公子,有人在追我,请别出声好吗?”

  眼下情形自然是小命要紧。英娥连忙点头,感觉到捂在嘴前的力量一消失,忍不住就回过了头。原来这位不速之客竟然是个穿着胡服蒙着面纱的少女。虽说遮住了半边脸,依然能看得出是个罕见的美人儿。那斜飞的眉微微挑起,狭长的琉璃眸好似没有完全睁开的半眯着,透着一种别有风情的慵懒。

  英娥心里一动,“难道刚才那些人要找的就是你?”

  少女似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英娥差点笑出声来,“放心放心,我看那婆娘不顺眼,姐姐你就放心躲在这里吧。”

  少女含羞垂眸,“多谢小公子。”

  马车缓缓驶动了。英娥悄悄撩起帘子一角,只见那些胡人侍卫们还在周围搜寻。待她回过头来,发现少女正双眼发光地看着马车内摆设的东西,口中不停念念有词,“哇!这羊脂白玉摆件好像是前朝宫廷里流出来的,啊!那个镏金熏香炉可是出自汉代名家之手,还有这个这个,还有那个那个……”将车厢里的东西都赞了个遍后她又双目炯炯地在英娥身上扫来扫去,似乎在飞速计算着她身上的挂饰到底值多少银子。

  英娥被她瞧得背上开始冒冷气,干笑道,“姐姐你怎么这么了解?”

  少女答得飞快,“以前我阿爹开过古董铺子,不过后来都赔光了。”她说着毫不客气掀开面纱吃起了放在旁边的点心。这吃得狼吞虎咽的样子,和她的容貌完全不相匹配,倒像是饿了几天的恶狼。

  英娥心里的小八卦开始泛滥,忍了半天还是问出了口,“她为什么要抓你?不会是嫉妒你比她好看吧?”

  少女震惊地抬起头,一脸“没错你猜得太对喽”的表情。

  英娥的嘴角轻微抽了一下,知趣地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少女吃光了盒子里的点心,舒爽惬意地打了一个饱嗝,揉揉肚子躺了下来,很快就睡着了。英娥并不习惯和人同睡,反倒是睁大了眼睛怎么也睡不着。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胸口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闷得她差点透不过气来。定睛一看,原来是那少女的一条腿。英娥这才发现这少女的睡相简直太差,刚搬开她的腿,她的胳膊又绕了上来。

  英娥张嘴想咬她一口,没想到少女呢喃了一句,“阿娘……”

  英娥心里一软,再一想对方也是个比自己没大几岁的女孩子,于是也就让她搂着了。随着马车的颠簸,她也感觉到阵阵睡意袭来,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英娥一睁眼就看到了那双琉璃眼正笑意盈盈地瞅着自己。她这才留意到马车刚刚停了下来,果然不远处传来了尔朱兆的声音,“英娥,我们到了。今晚就住这里的客栈。”

  英娥应了一声,又看了看少女,“这里偏僻的很,你现在也没法离开。看来,我得带你去见阿娘了。”

  少女笑着点点头,“好。你先下去吧,我整理一下随后就来。”

  英娥掀开帘子下了马车,欢快地跑到了元玥身边,在元玥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元玥先是有些惊讶,随即又笑了起来。“你现在毕竟是男孩子的装扮,等会就让那女孩和我同坐一车吧。”

  因为尚未到晚膳时间,元玥和英娥先去了房间休息。英娥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正打算亲自去催那女孩,忽听门外传来了侍卫的声音,“公主,有人想拜见您。”

  英娥展开笑颜,“一定是那位姐姐!”

  元玥微微一笑,“让她进来吧。”

  元玥的话音刚落,一个身影就从门外走了进来。那人不慌不忙走到元玥面前,大大方方行了个礼,“见过公主。多谢公主和小公子的搭救之恩。”

  元玥微微点头,见此人举止自然大方倒是有了几分好感。

  “你,你是谁!”英娥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连桌上的茶碗都被打翻在地。

  一样的眉眼,一样慵懒的风情,一样似笑非笑的唇角。可是这姐姐身上穿得怎么是男装?谁能告诉她少女转眼间怎么变成了少年!

  少年笑了笑,“不好意思,借用了一下侍卫的衣服。”

  元玥淡淡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才菩提对我说他救下的是个少女。”

  少年眼波微动,笑容如仲夏时节的微风一般撩人,“回公主,我之前不小心中了那女子的算计被她所虏,情势紧急之下只能穿了女装脱身。还请见谅。”

  元玥打量着他的眉眼,“看你气质风度,似乎并不像平民百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的眉目间多了两分柔色,“在下司马子如。小字遵业。”

  元玥似乎有些惊讶,“你姓司马?莫非你和晋皇室有所渊源?”

  司马子如,“在下先祖正是南阳王。先父曾任鲁阳太守。”

  元玥的神色柔和了几分,“原来是南阳王之后。”

  英娥这会儿才回过神来,一想到他居然刚才还紧紧抱着自己睡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忍不住冷哼一声,“南阳王之后还被人追得到处乱窜?不会是做了什么坏事吧?”

  尔朱兆自然站在妹妹一边,忙帮腔道,“也是,不然那女子为何追着你不放?”

  司马子如微微一笑,却是不做任何解释。他这样无声的对应不但没有任何理亏的感觉,反倒是带了几分对小孩子无礼之语的包容。

  元玥心里有了几分想法,问道,“既然如此,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司马子如正要说话,车队里的一位侍卫这时正好来到门边禀告,“公主,晚膳已经都准备妥当,请先下楼用膳食吧。”

  司马子如的目光在那侍卫衣领边停留了一瞬,眼神蓦的暗了一下。

继续阅读:10 归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