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受罚
vivibear2019-09-30 10:453,297

  当最后一个婉转的笛音飘散在空气中时,英娥也以一个优美的轻旋结束了这支舞。众人似乎还沉浸在舞与曲的完美结合中,迟迟没有回过神来,还是尔朱兆头一个打破了这片寂静。

  “英娥,你跳得可真好!”他一脸的自豪,双眸在火光下跳动着明快的笑意。

  英娥略带得意地抿嘴一笑,将目光投向了正朝自己走来的高欢。她略侧着头抬起了脸,眼中的光采比平时更加明亮绚丽,“师父,没想到你箭射得好,笛子吹得更好!以后也教我好不好?

  高欢习惯性地揉了揉她头顶的发,笑道,“那就要看你听不听话了。”

  英娥连连点头,“我听我听,我最听师父的话了!”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师父,你之前去哪里了?我找了你好半天呢。”

  高欢还没来得及回答,尔朱兆指着他的腰间问道,“这就是英娥亲手做的羊皮钱袋吗?”

  如果仔细听来,那亲手两字上似乎带了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英娥低头一看,只见高欢腰间悬挂的果然是自己做的那个钱袋,只是看起来沾了一些泥土,有一两处也被擦破了。

  她惊讶地抬起头,“师父,难道你刚才是去找这个钱袋了?”

  高欢笑着点了点头。

  师父这么重视这个钱袋让英娥感到欢喜,可欢喜过后她又忍不住担心起来,“我不是说了会再做一个给你吗?你一个人去那里多危险啊,万一碰到什么野兽怎么办?以后再不许这样了!”

  她的双颊被染上一层薄薄绯红,小巧的鼻尖微有汗意,挽成细辫的长发略散了开来,有几缕因汗湿贴在了额前,琉璃般清澈明净的双眼圆睁着,眸中是无法遮掩的担心和关切。这样的眼睛,让高欢忽然想起了之前被捕获的小鹿。

  他的心里忽然漾起一层轻微的波动,仿佛是此时才意识到,那个理直气壮让他教射箭的小姑娘不知不觉已经长大了。

  虽然她的语气里全是埋怨,甚至有些无礼,他的心情却不知为何异常的喜悦。

  “好,我答应你,下次再不会这样。”高欢弯了下腰,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等回去我就教你吹笛子。”

  英娥脸上绽放出笑容,亲热地挽起高欢的手臂,“我就知道师父最好了!师父,你一定饿了吧?快去坐着!我这就给你去切鹿肉!”

  不远处将这一切收入眼底的司马子如垂眸喝了一口酒,他的心底不知为何生起了模模糊糊的不悦,就好像被极细小的尖刺扎了一下,那奇异而陌生的感觉让他喉头有些发涩,一口酒下去竟是不小心呛了一下,连着轻咳了几声。

  “子如哥哥,你怎么了?你还好吧?”一个稚嫩的声音从他身边传来。

  司马子如抬头看,捧着乳酪的小高澄正一脸关心地看着他。他微笑着摇摇头,不动声色地朝着高欢和英娥的方向一指,“阿惠,你阿爹刚才正喊你去吃鹿肉呢,快去吧。”

  高澄一听,顿时笑逐颜开地朝着那个方向飞奔过去。紧接着就听到了英娥清脆的嗓音响起,“阿惠你慢点吃!阿惠那些是师父的!阿惠快,快喝几口水不然噎死你…。”、

  “英娥姐姐,你答应了要送我只活的野雉!可别忘了!”

  “好了好了我记着呢!”

  司马子如垂下眼眸,轻轻勾了勾唇,将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尔朱荣看着热火朝天的营地和众多的猎物,心情甚为愉悦。在整个尔朱家族的年轻一代中,他最为看好的就是侄子尔朱兆。阿兆自小在他身边长大,不但精于骑射,性子更是勇毅过人,只是有时行事过于冲动了点,若是再历练几年必成大器。而另外几人如尔朱世隆尔朱天光等人今日的表现也不错,假以时日,也都将成为尔朱一族的中流砥柱。想到尔朱家族的未来,他的唇边不禁露出了笑容。

  正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众人抬眼望去,只见一骑人马踏着月光孤身疾驰而来,眼看着即将闯入营地时那人却及时勒马而停,接着姿态潇洒地翻身下马,手执马鞭快步朝着尔朱荣走来。但见他年龄和尔朱荣相仿,仪容俊美,肤色有着鲜卑人独有的白皙。如果说同为鲜卑男儿的慕容绍宗兼有优雅俊秀以及与生俱来的傲气,那么他的美却带着一种令人难以接近的锐利和强悍。

  当看到尔朱荣已然激动地站起身疾步而来,他的眉目间才隐隐显出一丝柔和神色。

  “天穆,你从洛阳回来了?我以为至少还要再等上三五日。这可真是太好了!”尔朱荣笑着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见一切安好才放下心。

  看着阿爹毫不掩饰的笑容,一旁的英娥不禁莞尔。这位元天穆据说是高凉王拓跋孤的后代,自从一年前在北秀容认识阿爹后,两人竟是格外投缘,索性还结拜为了异姓兄弟。

  元天穆微微露出些许笑意,“天宝兄,我也来凑个热闹。”

  “好!我们今晚不醉不归!”尔朱荣大笑着揽着他的肩往席间走去,走到一半似是想起了什么,转头问道,“今日猎物中可有野雉?”

  有人立即回答,“酋长,今日所打野雉并不多,刚才已经被大家分食完了。”

  “天穆最喜食野雉。”尔朱荣的目光落在了尔朱兆身上,“我看这大晚上的正适合猎野雉,阿兆,你且先去猎上两只。记住,除了这两支箭,其他什么都不许用。”说完,他从身后箭筒里抽出了两支雕翎箭,放在了身前的案几上。

  元天穆似是想说什么,但看到那两支箭后就不再开口。尔朱兆倒是立刻上前领命,拿起那两支雕翎箭就往外走。尔朱荣注视着他的背影,眼神微微一闪,旋即又和元天穆走进内帐之中相谈。

  英娥转了转眼珠,趁着高欢没留意,也偷偷起身追了上去,几步就纵到尔朱兆的身旁。

  “阿兆哥哥,你带我一起去吧。我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这不行!夜猎有危险,万一被叔父知道非打死我不可。”尔朱兆一口拒绝。

  “我保证我会很乖,就带我一起去吧。”英娥睁大那双如小鹿般柔软黑亮的眼睛,那种期待的眼神令人根本不忍心拒绝。

  尔朱兆对她本就纵容,被她求了几句也就心软了,再三叮嘱后还是带上了她。

  英娥随尔朱兆来到一处低矮的灌木丛旁,但见他随手揪下了一片树叶,凑在唇边吹出了类似母野雉的声音。果然不多时,一只公野雉借助着灌木的遮掩小心翼翼地靠近,几步一停,极为谨慎。英娥清楚此时是最考验耐心的时候,因为一旦野雉发现不对劲就会立刻飞走。野雉似乎放松了警惕,在灌木间来回找着发出声音的雌野雉,翅膀还发出了啪嗒啪嗒的声音。

  就是这个时候了!

  尔朱兆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英娥,英娥接到说好的暗号,迅速打开火折子,用乍然明亮起来的火光将野雉牢牢照住。趁着野雉见光呆住的习性,尔朱兆的箭已离弦,准确地穿透了它的胸膛。

  英娥兴奋地跳了起来,冲过去捡起了野雉,朝尔朱兆笑得一脸灿烂,“阿兆哥哥,下一只交给我好了!”

  尔朱兆故技重施,果然又惹来了一只寻偶的公野雉。但见这只野雉的羽毛在月色下艳丽非常,英娥忽然想起了答应过高澄要送他只活野雉的承诺,怕伤了野雉性命手下一犹豫,结果一箭射出只伤到了野雉的脚,最终还是被它带着箭挣扎着飞离。

  看着英娥沮丧的面色,尔朱兆安慰地拍拍她的肩,“没关系英娥,偶尔失手没什么大不了。”

  “对不起阿兆哥哥,要不是我犹豫不决就不会失手了。”英娥垂头丧气道。

  尔朱兆拎起仅有的一只野雉,笑道,“不过是只野雉而已。别太在意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别让叔父和天穆叔他们久等了。”

  此时尔朱荣和元天穆已经密谈完毕出得帐来,与高欢,司马子如和慕容绍棠等一众人围坐在一起继续饮酒相商。

  “如今青州流民作乱,此次洛阳一行至尊有意让天穆领兵平乱,”尔朱荣的目光落在了高欢身上,“贺六浑,你也一同前往如何?”

  高欢一愣,随即一展笑颜,“必不会让兄长失望。”

  “天穆兄,洛阳如今情形如何?那太后依然如此猖狂?”慕容绍棠出声问道。

  元天穆点点头,“太后如今更是变本加厉,只要稍和至尊来往过密一些的臣子,就会被她借故谋害,据说就连当初相助太后再度临朝的高阳王元雍对她也有诸多不满。”

  一旁的侯景忍不住将酒杯一摔,“此等恶妇!”

  众人一时也是无语,面色各异地沉默下来。

  司马子如倒是神色平和地喝了几口酒,抬起眼时正巧看到英娥和尔朱兆一同朝这个方向走来。尔朱兆上前将沾着血的野雉放下,垂手立在一旁。

  尔朱荣见到猎物脸色微沉,“我给了你两支箭。”

  “叔父,侄子一时失手,只猎得一只野雉,甘愿受罚。”尔朱兆立刻跪下,一脸坦然。

  尔朱荣沉默了几秒,“既如此,就自去领三十军棍。”

继续阅读:21 告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缭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