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聆听舟舟2017-05-23 11:516,140

  另一边,在一家酒馆里,坐着5个的剑客,看他们的穿着是剑宗的人,

  其中一人说到,“这次出来试炼,定要做出些轰动的事出来,回宗的时候才好交代,只是都出来几天了,却并没发生什么事,该如何是好?”

  “是啊,都那么多天了我们都还是无所作为,回宗里肯定被其他人笑话…”

  另一个人也说到,

  就在此时,突然从外面走进来了三个人,个个面相凶恶,身上还隐隐带着血腥味,似乎刚经历过一场撕杀。

  所以他们刚一进来,就被剑宗的人给定住了,这些人怎么看都像恶人,是他们立功的时候了,只是那三人中带头的那个老者居然有着王阶初期的修为,另两个是战灵初期,而剑宗的五人,实力最强的仅是两个战灵巅峰,二个战灵中期,一个战灵初期,打起来胜负难料。

  不过向来剑宗的人都是心高气傲,仗着有上乘剑法,越阶挑战也是常有的事。

  因此剑宗的人,纷纷的站了起来,对那三人怒目而视,其中一个战灵巅峰的师兄更是出言不逊,

  “观你三人皆为妖人!祸乱众生,今日我们剑宗就要为民除害!”

  说着便己抽出了长剑。

  那三人正是阴风镇的一个长老跟两个执事,银人阁宣布解散后,他们正带人到处争夺地盘,因此打斗无数,就在刚才,他们刚把这里银人阁分会最后的的一股势力给消灭了,心里非常的高兴,于是决定前来酒店痛饮一番!却没想到遇上了剑宗的人,剑宗是大剑宗他们不敢轻易得罪,但是别人都欺负到头上了,他们不可能不还击,边还手边说到,“储位在下是阴风镇的长老,我想我们之间是不是存在什么误会?”

  本以为报出自家势力对方会给点面子,怎奈却惹得对方大怒!

  “阴风镇那不是三大邪恶势力之一吗?正愁找不到立功的地方,要是把阴风镇的长老给干掉!我们肯定就出名了!兄弟们下死手!”

  虽然剑宗里面有些厉害人物确实可以越阶对敌,但显然不是他们,最终两边居然两败俱伤。

  那阴风镇长老,带着那两名伤重的执事匆匆的离开,而剑宗的人也是受伤不清,未敢前去追击…

  那名师兄捂着胸口,望着离去的阴风镇三人恨恨的说到,“没想到,他们阴风镇还是有些手段,不过他们中了我们的剑气,只要不逃出太远,我们都能感应的到他们的位置,所以我们先养好伤在从长计议。”

  “师兄,听说无双师姐也在这里…”其中一名剑宗弟子说到,

  只是那师兄一听到无双,便发起怒来,“别给我提无双!那贱人仗着自己是师叔的惟一弟子就目中无人,不把我们给放在眼里!”

  似乎他曾经经常受到无双的打压。

  “师兄你听我说,其实我的意思是这样…”刚才说话的那个剑宗弟子,伏身到那师兄的耳边,小声的嘀咕着。

  突然那师兄眼睛一亮!称赞到,

  “好!此计甚妙!你快去行动!”

  “好,我这就去,”说着那个弟子便离开了。神色慌张,

  另一边,在莱茵帝国的临时将军府里,

  “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他们剑宗是什么意思?”

  下面的一个探子答到,

  “据调查,剑宗确实不理俗事,只是现在他们的门人在雍州城里历练,如果我们出兵攻打的话,难免会跟他们有冲突,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派人暗杀城里的高层,让他们群龙无首,从而崩溃!”

  “好,这件事你去办!”

  “是!”

  ……

  另一边,阴风镇的长老跟那两名执事,刚逃回他们的据点,正在疗伤,突然有人走了进来,

  “报告长老,外面有莱茵帝国的贵客求见!”

  “莱茵帝国的贵客?”那长老喃喃的说着,然后抬起了头,对那名手下说道,:“让他进来。”

  很快就从外面进来了一个人,正是莱茵帝国,木德将军的军师。

  那军师一看到龙长老,便满脸堆笑的说到,

  “久仰龙长老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哪里,哪里,言重了,不知贵客登门有什么事?”

  “那宁开锋跟王世侄龙长老可熟悉?”

  “那两人我们熟悉,他们曾是银人阁的三当家跟二当家,跟我们是对头,怎么你对他们有兴趣?”

  “现在他们领兵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们将军发话了,悬赏十万金币要他们的人头,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帮助。”

  “哦,有种事?请放心,你们就准备好金币吧!”此时那龙长老心里非常的高兴,居然有人免费送钱上门,本来这次他之所以会亲自来雍州城,就是为了对付王世侄跟宁开锋,取他们人头只是时间问题。现在他心里在想着得尽早动手了…

  “那就好!我们的金币随时等着你来取!”那使者说着便离开了,只是眼角泛着冷笑,宁开锋跟王世侄的人头有那么好取的话,我们早就取了!还用找你?现在他们的身边有剑宗的人护着,看来有好事看了…

  等他们两败俱伤,我们在出手,哈哈……!

  此时,王世侄跟着宁开锋还有小六子等人在将军府里谈论着军情,

  宁开锋:“敌方来势汹汹,更有着两名战灵巅峰的强者,和上千士兵。而我们只有几百人,最强的也才是战将级,要不是有剑无双姑娘在,我们城早就被破了,这可如何是好!”

  王世侄脸色也有些凝重,要是周哥在,接他的鸟一用,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小六子:“现在不止莱茵帝国的人,来势汹汹,就连阴风镇的人也对我们下手了,现在报出银人阁,不但没人害怕,还会引来阴风镇的追杀…”

  正在他们思考间,突然外面传来了喊杀声。

  接着冲进来了一个人,正是阴风镇的龙长老!

  他一眼就望见了王世侄以及宁开锋,高兴的大笑出声,“哈哈,都在啊,正好正好!!”

  此时见到来人,王世侄也是脸色沉重,那人居然有着王阶的修为,自己这些人连他一招都挡不住!危机时刻!王世侄当先挡在了前面。大声说:“你们快走!我拖住他,”

  只是宁开锋跟小六子却未动,他们不肯丢下王世侄不管,打算冲上来拼命。

  另一边,剑无双正坐在院子里,小白趴在地上,突然小白站了起来,叫了两声,

  只见从前面走来一个穿着剑宗门人服饰的男子正向剑无双走来,

  “哎小白啊,是我不,怎么还那么调皮,见到我还叫个不停。”

  随着那男子的走近,小白还在低吼着,似乎对那男子很不友好。

  那男子不禁讪笑着没有在靠近,开口说到,

  “无双师姐,我是小麻子啊,最近正在此处历练,遇到了一个大魔头,他残害平民,无恶不作,我们与其交战此刻他己身受重伤,所以想请师姐你前去诛杀那恶贼!为我们剑宗立威。”

  只是剑无双的脸上很平静,并未说话。

  见到剑无双没有说话,那男子又哀声劝道,“师姐,看在咱们同门一场的份上…”

  “好!”突然剑无双点了点,顿时那男子脸上得意之色一闪而过,把手中的剑送到剑无双的年轻,接着说到,

  “师姐,他被我们的剑气所伤,你拿着这把剑,就能找到他…”

  望着越来越近的龙长老,在看着不愿离开的宁开锋与小六子,王世侄决定豁出去了!存了许久才够买一个英雄的钱,一直下不了决心要买那一个,这一刻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购买狼人!

  瞬间召唤狼人附体!并大声喊道,

  “一起拿刀捅他!”

  王世侄当先跳了起来,扑在了龙长老的身上,瞬间把他压制住,令他动弹不得。

  宁开锋跟小六子怎么可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拿着剑就往龙长老的身上捅,虽然龙长老实力强大,但他也是血肉之躯,动弹不得的他,瞬间就受了重伤!

  他 简直难以相信!就这几个那么弱的家伙居然也能够伤到自己?!

  好不容易恢复了自由的他一掌把王世侄给扇飞了!却不敢在冲上去,因为他害怕了!如果在被压制一次的话,那他就死定了,所以他转身就跑!决定先想回去养好伤在说!

  他飞快的往外跑,跑出了城门,来到了城郊,只是突然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女子,女子白衣飘飘,容颜绝美脸色轻冷,她手里握着一把长剑,在女子的旁边站着一头小白狼,一女一狼挡住了他的的去路。

  另一边,打退了强敌,王世侄他们不禁松了一口气,但是心里还是后怕不己。

  此时的王世侄正躺在床在养伤,王阶强者的一掌,虽然是受了伤的王阶强者,但还是让他受伤不轻。迷迷糊糊中,他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然听到了小白的悲鸣声,那声音是那么的轻,那么的凄凉,

  “呜,呜~…”

  王世侄瞬间惊醒!

  他看见了躺在它床前伤痕累累的小白,此时的小白已经奄奄一息,不过它看见王世侄醒了,再次悲鸣了两声,然后挣扎着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向外面走去,似乎想带王世侄去某个地方,

  王世侄瞬间下了床!跑上前去抱住了小白,看到全身伤痕累累,满是血迹的小白,王世侄,非常的痛心,就要带它去治疗,

  只是小白挣扎得更加的厉害了!目光一直在望向远方!这一刻王世侄突然意识到,应该是无双出事了!但是小白又伤得那么重,王世侄不禁大声的说到!

  “你现在必须要去接受治疗!不然你会死的!!”

  但是当王世侄,看到小白那坚定的眼神时,他知道了小白的选择,只能抱着小白,循着它的目光向外跑去,

  在城外某处,他看到了大战过后的痕迹,到处混乱不堪,而剑无双就倒在血泊中…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刚才,身受重伤的龙长老自知不敌,而剑无双又紧追不舍,最后他选着了自爆…

  看到这样的场景,王世侄瞬间泪如泉涌…,他轻轻的把身体冰冷的小白放在了剑无双的身边,在城门口的时候他己经感受不到了小白的心跳…

  此时的剑无双伤得很重,不过还有呼吸。

  王世侄苍皇的抱起剑无双,发了疯一般的往城里跑去。此时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有多一点点的金币!那怕只够购买一个英雄一分钟的体验权限,他开始恨自己。

  最后还好,由于救治及时,剑无双活了下来。到第二天晚上的时候,才悠悠的醒来,不过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却是泪流满面,嘴里喃喃的说着:“小白,小白呢?小白它…”

  坐在一旁的王世侄看到剑无双这样,非常的伤心,脸色暗淡,愧疚的小声说到,

  “小白没能救过来,己经去了……”

  “小白没了?我的小白没了?”剑无双痴痴的叫着,突然不顾伤势从床上爬了起来,哭喊着,“你为什么不救它?为什么不救它?你走你走!我不想在见到你!!!”

  边哭着边去推王世侄,

  “无双,你冷静点。”

  “你走!你走!我在也不想见到你!”

  “不,无双,你听我说…”

  “你不走我走!”说着剑无双就要往外面走去。

  “好,我走我走,”看到如此倔强的剑无双,无比痛心的王世侄只能愣愣的说着,慢慢的离开了剑无双的房间。

  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王世侄突然再次说到,

  “无双,你真的不想在见到我了吗?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冷静,三天后我在静安山等你的答复。”

  说着王世侄便不舍的离去了。

  离开了剑无双哪里之后,伤心的王世侄就跑到酒店去喝酒,坐在酒桌前,他实在想不通剑无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曾经所说过的话都是假的吗?

  所谓的喜欢,就那么的经不住考验?

  不,我相信无双是喜欢我的!

  王世侄不断得安慰着自己,然而心里却在害怕,害怕这一切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而剑无双也消失了,离开了她的房间,不知去向。

  在这几天里,莱茵帝国军队,大军压境,令宁开锋更加焦虑的是,王世侄却整天喝酒,无法协助防守,剑无双又不知去向,情况可谓恶化到了极点,还好就在这时,周家和黄家的支援终于赶到了。

  虽然人手不是很多,但都是精锐,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是把城给守住了。

  很快,三天之期到了,王世侄早早的就来到了,静安山上,静安山是附近很出名的一座山峰,很美,到处是鲜花绿草,山算不上高,但是远眺却能看清整个美丽的小城,据说在静安山曾经有神仙眷侣在这里居住过,有神仙的祝福,呆在山上可以让人平心静气,所以王世侄才选择了在这里见面。

  可是他站在山顶,翘首以望,从日出等到了日落,足足等了一天都没有看到剑无双的到来,他就那样定定的站在山顶,两眼无神的望着远方…

  就这样他等到了第四天,又是一个日出日落,可还是依然没有剑无双的身影,直到第五天的晚上,望着天空的点点繁星,回想起跟她相处的那个夜晚,背着他的情景,让他是那么的怀念,天空中,他似乎看到了她的笑脸,最终却变成哭泣的脸庞。不知不觉中他的脸上居然湿润了,轻轻的擦了脸庞,王世侄转过身,准备离去,因为他得已经到了一个答案:

  剑无双是不会来了!

  只是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个老太太,那老太太满头白发,一脸的皱纹,一身白衣破破烂烂,还沾满了泥土,草叶,步履蹒跚,不过在看到老太太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令王世侄不禁疑惑了一下。

  这时那老太太定定站着,还有点喘息,只见她用鼻子轻轻的嗅着什么,便侧着聊望着王世侄所在的地方,接着慢慢的来到了王世侄的身旁,用有些嘶哑的声音说道,:“小伙子,你等的那个人她只能让你失望了,你还是快走吧…”

  “嗯,那我就先走了。”王世侄说着便转身离去,因为他以不抱希望,本来就想离开了的,只是没走多远,王世侄很是疑惑,这都晚上了,她一个老奶奶跑到山上干嘛呢?于是转回了头,问道,

  “老奶奶,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到山上来不怕危险吗?”只是在他回头的那一刻,他似乎看到那老奶奶眼里充满了泪水。

  那老奶奶转过了身,似乎在掩饰着什么,轻声说到,“你放心的走吧,我跟我老伴约好了的…”

  听到她这样说,虽然王世侄虽还是有些疑惑,但他还是转过身走了,

  此时的他真的很伤心!没想到剑无双竞那么的绝情,说不见自己,就再也不见自己了…

  王世侄愣愣的走下了山,走进酒店找了个位置坐下,不停的喝着酒,一杯接着一杯…

  也不知道喝了多久,

  在他旁边坐着剑宗的那七个人,此时那七人很高兴,脸上冲满了笑容。

  正喝的 迷迷糊糊的王世侄突然听到旁边喝酒的人的谈话,

  “那个剑瞎子就是傻!白白被我们利用!弄得小白丢了性命!她通过跟小白立了某种契约,才能共享小白的视力,现在小白死了,她将会受到契约的反噬!几天之内就苍老的死去。”

  “不过她也有骨气,明明看不到,还要爬到山上去死,没摔死她就不错了!”

  “对啊看她爬了又摔来还爬的样子真是可怜,没想到她也有今天!”

  “哈哈真是大快人心,既立了功,又除去了那个剑瞎子!来来喝!!”

  听到这里,

  王世侄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剑瞎子?

  突然王世侄愤怒的召唤了狼人附体,一瞬间窜起,抓住了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厉声问道!

  “你说的剑瞎子是谁!”

  那人正是年纪较小的小师弟,他瞬间就被王世侄的气势给吓懵了,傻傻的答到,

  “就是,就是那剑无双啊!”

  突然王世侄觉得自己如遭雷击,脑袋轰的一声,差点站立不稳,接着他又发了疯似的跑去静安山,此时的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到无双!

  曾经的往事不禁一幕幕的浮现在心头,为什么晚上摔倒了她会那么的恐慌,为什么她一次次的对自己视而不见,为什么那天她久久的在自己的房门口站着,之后当自己再次走近她时,她就知道了自己的到来,原来她是在自己的房门口记住自己的气息,原来是这样…

  原来她并不是对自己视而不见,而是她真的就看不见,而自己还………

  原来她并不是怪自己不救小白,而是不想自己见到她苍老的样子!

  而自己却还去怀疑她对自己的感情!

  越想王世侄的心就越痛,

  当他疯狂的再次跑上山顶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白色的身影,浑身破破烂烂又脏兮兮的身影,己经倒在了地上,静静的躺在哪里。

  他冲上前去,抱住了她,泪水竞止不住的往外流。

  ………

  节选自(异世无敌修改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