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惊魂梭
星火2017-05-08 19:003,341

  响声清脆,徐公子半边脸顿时肿如馒头。

  铁面武士抽刀,却被抽跪下的徐公子抬手挡住。

  而锦袍男子却是连看都不看铁面武士,冷脸瞪着徐公子道:

  “你以为他只会采茶?你以为月仙茶是他采回来的?”

  “那……”

  此时徐公子才隐隐觉得他好像犯了个错误,一个巨大的错误。锦袍男子的身份再没人比他更清楚,而这天下能让锦袍男子流露出如此表情的事情,也实在是不多了。

  “你们都退下!”

  锦袍男子一声令下,包括那铁面武士在内,竟然人人心生顺从之意,如此威仪分明只有久居上位者方才能有。

  等到所有人退出后,锦袍男人才略微弯腰,在徐公子耳边道:“蠢货,你难道不知道,茶叶是需要炮制的?”

  “这……”

  徐公子也不是真蠢,他马上想到一种可能,顿时抬手狠狠抽自己耳光。

  一巴掌、两巴掌、三巴掌……

  噼里啪啦的耳光声连续不断,锦袍男人却是毫不阻止,直到徐公子将自己打成猪头,锦袍男人才轻声说一声够了。

  “可惜了呀,要不要你陪葬呢?”

  锦缎中年男人的淡淡一句,落在徐公子耳中却像是一声惊雷,浑身抖个不停,也不知道是疼,还是吓。

  在所有人看来,那钻进月山环的周白山,都是死定了。等周白山炸了之后,整个月半寨就真是鸡犬不留。

  朦朦胧胧的月山环有多厚?

  知道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从不知道。

  周白山觉得自己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其实月山环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厚,这一点周白山在三年前就已经知道了。想要在月山环里活下去,只有一个方法——口中咀嚼月山茶。

  这秘密就像是窗户纸,不捅不破。

  周白山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当铁面武士冲上来的时候,他掉头就往山上攀爬,谁知那铁面武士能不能在月山环里的存活?

  好在铁面武士没有继续追赶,才让周白山松了口气。

  月山环乍看就跟山岚相仿,朦朦胧胧的一层雾气,只是过于厚实,七八尺深入后便会混混沌沌如白幕,让人再也无法看个确切。

  若周白山继续往上走也就罢了,偏他好奇那满身邪气的铁面武士,又掉头往下走出几步,不仅在月山环里显出个朦胧身影,探头之下,就连五官面貌,都让下方的锦袍男子和徐公子瞅了个清清楚楚。

  “没死,这家伙居然没死!”

  山岚里显露出来依旧唇红齿白的一张好脸皮,让猪头样的徐公子咬牙切齿,他在锦袍男子身边不敢冒失,只得用眼角余光窥视,等到锦袍男子皱眉向他示意,他才转身冲那铁面武士道:

  “扔两个人上去!”

  扔谁?

  当然不可能是徐公子。

  私勇也好,家仆变身的禽兽也罢,等到他们想到要逃时,却又如何快的过形如鬼魅的铁面武士?

  两声惨叫响起。两条身影转眼消失在月山环中。真不知道这铁面武士的臂力有多大。

  惨叫声中,两条人影又重新在月山环边显现,下坠。

  “不好!”

  那徐公子眼神不虚,死死盯着两个私勇的他面色大变,道:“胀了,要炸。”

  徐公子话才将将落口,两个空中飞人就已经落到众人头顶,铁面武士跃起,左右两脚飞出,将已经严重变形的两个私勇狠狠踢飞出去。

  “砰!”

  没等众人心神砌稳,私勇坠地方向便传来巨响。

  两蓬丈高的血雾球腾空而起,夹杂着一片片碎布,块块烂铁。

  眼前一幕让人倒抽凉气,徐公子同样的脸色铁青,只有锦袍男子和铁面武士看不到变化。

  周白山倒是将一幕看的清清楚楚。原来人吸了月山环里的“水气”真是会炸,今日也是周白山第一次见。

  即便明知下面的人不可能看清楚他此时的模样,周白山还是赶紧闭嘴,加快咀嚼茶叶的速度,一口口的咽着茶叶沫子。

  “为何他就没事?”

  指着在月山环里探头探脑的周白山,徐公子一声尖利的吼叫。

  随他手指,一群茶商私勇也是面色不豫,更有些私勇窃窃私语,暗道莫不成那周白山是神仙,或者是仙人……种子?

  大陆有神仙传闻,人人皆知可谁也不曾见过,至少生活在底层的人是无缘得见。故而有这种猜测也不奇怪,倒是那张公,抬头凝视着在月山环里若隐若现的周白山,发出一声冷笑。

  “若是今日让你走脱,本公面子往哪儿搁?”

  口中一声嘀咕,那张公长袖一甩,从宽敞的袖笼之中就射出道乌光,直冲月山环里的周白山而去!

  在场之人,怕也只有铁面武士的眼神才能跟上那乌光的速度,能看清那乌光分明就是把两头尖的飞梭,一尺长短,外绕闪烁电光,端的吓人。

  “神仙手段,神仙手段!”

  一些私勇开始双手合十,尤其是看到那乌光冲击竟然将平整的月山环顶出个倒扣的饭碗空洞,就连其中的周白山面目也变得清晰起来,更是让人惊呼不得了。

  但也就只是如此了,张公袖笼里射出来的乌光堪堪触及目瞪口呆的周白山时,就再也不得寸进。

  “爆!”

  额头上青筋暴露的张公,藏在袖中的五指暗暗捏了个法诀,低声持咒。其实他也想等到那惊魂梭扎进周白山身体,但月山环带来的压力确是让他无奈。

  随着一声巨响,厚实如棉的月山环也起了一阵波动,那乌光炸裂,闪烁出的耀眼光芒让几乎所有人都闭上双眼。

  等众人再度睁眼时,就只能看见月山环里一个三丈方圆的大窟窿,再不见周白山的影子,该是被炸的四分五裂了吧。

  徐公子微微颌首,转身向张公一鞠躬,低声惊叹张公真是有神仙手段,却是他身边的铁面武士,眼角里闪过一丝轻蔑。

  “罢了,本公没有兴趣再等了。”

  一拂长袖,张公对徐公子的谄媚毫无所动,转身便走,其他茶商见此情形,也纷纷向徐公子拱手告辞。

  如今一场乱,月半寨成了死寨,虽说由此高品月仙茶不再是月半寨垄断,但没有熟悉山路茶树的当地人,明年能有几两茶叶,那还是未知之数。

  此时想来,剿灭月半寨,反倒是成了固泽而鱼,落入下乘了。

  作为罪魁祸首的徐公子,自然最不得人待见,他好歹还有这点自知,就干脆留在原地,始终抬头望着月山环。

  “你说那小子死了没有?”

  “惊魂梭虽能惊魂,但毕竟不是真正的仙家手段……”铁面武士语气始终平淡如初,那徐公子听后也不生气,只是发出一声长叹:“看来我还真不能就这样下山,否则走不出大月山。”

  铁面武士虽说没有正面回答,但其实也算是一种回应,他的判断倒是没错,周白山并没有死。

  虽说不清楚惊魂梭究竟是什么东西,但周白山也不傻,那中年男人分明就是茶商之首,拿出来的肯定不差。

  抱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心思,周白山连连后退,隐身于月山环朦胧之中,却是救了他和大狗汪月的一条性命。

  惊魂梭炸,悄无声息,推开的气浪却是让周白山和汪月如撞大锤般,冲天飞起了七八丈高,如果不是有厚厚的朦胧白雾垫在中间,下场难料。

  本以为自己这场要死,结果却只是被推飞了一段,反而更加深入月山环之中去。

  当真只是惊魂,没有要命,亏得周白山不知道那乌光的名头,否则定会嘲弄惊魂梭是“名符其实”。等脑袋不再晕乎后,周白山摸到汪月那狗头,一颗心终于又重新安定下来。

  这次周白山倒不敢去外面探头探脑了,要是再被炸一次,运气未必还能好。

  “遭了,这条路,以前好像不曾走过啊!”

  凝神之后的周白山一看左右,却是脸皮抽搐。虽说往日里也曾跟着大狗汪月行走于月山环之中,却始终只是延着一条小路进出,沿路总有不知几十几百年的老茶树,在这不见阳光的月山环里,长出片片如玉的上品月山茶来。

  周白山拿出去交易的上品月山茶,就是从沿路的茶树上采摘来的。

  此时被爆炸掀飞了不知几尺几丈,周白山感觉自己彻底迷了路,或者说视线范围就只有一片怪石嶙峋,根本找不到路。

  口中咀嚼着月山茶,手脚并用的往上攀爬着。朦胧中听着身边传来的嘁嘁喳喳声,正是汪月走动时的动静,唯有这大狗才是周白山在月山环里的向导,若是没了大狗,周白山肯定自己会迷路。

  吸入口鼻里的空气带着一丝凉,钻进胸口中却会转为火辣辣的疼,要不了一阵子浑身上下都有种鼓胀的感觉,甚至眼皮子都合不拢。这种滋味周白山体验过,他不知道原因,唯一可以改善这种情形的,就只有不断咀嚼月山茶,咽下。

  早些年的时候,周白山必须要不断咀嚼上品的月山茶,才能抵御这种难受,随着时间的增长,也不知是不是身体有了抗性,哪怕就是咀嚼着普通月山茶,周白山也能扛的下来。

  问题是月山茶不能断,可周白山囊中的茶叶,总归有限,一旦耗尽,周白山也就只有死路一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手囚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手囚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