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过了早上九点就不对外营业了
陈小庆2017-05-23 10:142,381

  “我要和你比试下棋!”鲁勾践摊开脱下的衣服,一个标准的棋盘就出现了。

  “原来棋盘随身带啊,那么象棋何在?”荆轲莫名的担心消失了。

  “我有今儿早上新出炉的小饼,不知你可否有胃口?”鲁勾践说着,从裤袋里掏出一包东西,竟是一付象棋摸样的小甜饼。

  荆轲正饿,欲吃,但鲁勾践拦住他说:“赢我一个子儿,你可以吃那一个!”

  荆轲只得暂忍,忙开始博弈。

  荆轲一会儿揉揉肩,一会儿揉揉腰,一会儿揉揉腿。

  “你身上有跳蚤?”鲁勾践警惕地问。

  “不是,我是昨天摔了几下,身上疼,揉揉!”荆轲忙解释,忽然就奇怪了,“难道你身上没跳蚤?现在谁身上没有跳蚤呢?大王身上还有三只虱子呢!”

  “只要勤洗澡勤换内裤,保持思想健康,像跳蚤这样的东西是不会有的,我就真的没有!”说着鲁勾践从腋下掐住什么放嘴里一咬,一声芝麻般脆响。

  荆轲也在自己耳后捏了一只跳蚤,放嘴里。战国时代,零食匮乏的文人武人们,闲坐时,除了喝茶,就是把跳蚤当零食(相当于后来人们嗑瓜子)。

  两人以蚤为零食,下了一盘甜饼棋,荆轲一个子儿也没有吃到,很是沮丧。

  鲁勾践完胜荆轲,临走时说:“我就住隔壁,这一层没别人,就咱俩,没事找我下棋呵!”

  “哎,我身上疼,无法下去弄吃的,可不可以借你象棋一吃?”荆轲终于鼓起勇气说道。

  鲁勾践为难地说道:“我也没吃早餐呢!”

  “要不咱们共享?”荆轲提议道。

  “我屋里还有一付象棋,你等着。”鲁勾践说着就进隔壁了。

  不一会儿过来,往荆轲面前“哗啦”一放,听上去像一袋子石子儿!

  “吃吧——凑合一顿是一顿!”鲁勾践显得很热情。

  荆轲略带感激地打开袋子,拿出一个象棋,往嘴里一放,牙一咬——咯嘣——牙掉了半颗……

  “你确定这不是石头做的?”荆轲怀疑地问。

  “不会吧,我从来都是不坑人的,石头有这么松脆吗?”鲁勾践也拿了一个,准备往嘴里放,忽然看清楚了,“呀,错了,这是驴蹄做的,不能吃,只能熬汤喝!新鲜的小驴蹄倒也能吃,关键是这种一般都用老驴蹄,比石头还难咬动,也亏你刚才还咬掉一块儿!”

  “那是我的虾(牙),你的驴蹄上连虾(牙)印都没留下!”荆轲说话开始跑风。

  “不至于吧,掉半颗牙就说话跑风了?”鲁勾践怀疑道。

  “有口才的人都是这样的,对牙口要求极高,你难道不知?”荆轲问他。

  荆轲在楼上养了三天伤,便也饿了三天,第四天,他下楼了,倒不是伤快好了,只是因为再不下楼弄吃的,他将被饿死了。一想到刚来邯郸就饿死,心有不甘,凭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要死于床榻之上?要死也要死在天灾人祸之下,死于战乱,死于与黑恶势力斗争之中,想到这些,他拖着瘦身下了楼,寻吃的。店小二一下子认不出来他,毕竟三天没见,且又饿得走了形。

  “你什么时候上楼的?也不打个招呼?你找谁?”店小二问他。

  “我是老荆——”荆轲提示着。

  “哦——想起来了,唯一的姓荆的——”店小二一下子就想到他了,“几天不见,你上哪儿去了?减肥去了?”

  “啊——是的,自从上次你们两个背不动我,我就意识到,我是不是偏胖,于是于是——啊,我该吃点东西了,有羊肉烩面吗?”荆轲说着说着就不想多说了,只想吃东西。

  “门口有卖胡辣汤油条豆腐脑的,晚上才卖烩面!”小二关心地说。

  吃过早餐,荆轲意识到该去取点钱了,身上现金不多了。

  他来到金融街,嗬——邯郸不愧是赵都,金融街气派呀,一座座钱庄紧相连,一朵朵祥云绕四边。

  他来到“兑不起”钱庄,递上支票说:“兑五百铜板——”

  柜台里的柜员是个穿超短裙的姑娘,姑娘一看他的支票说:“对不起,先生,由于网络问题,您现在不能十国通兑!”

  “为什么?你们赵国也盖了大章的呀,你凭什么不兑给我?”荆轲火了。

  “请您到别的钱庄试试,实在不好意思!”姑娘很有礼貌又很残酷地将他拒绝了。

  他来到“就不兑”钱庄,递上支票说:“兑五百铜板——”

  柜台里的柜员是个穿超长裙的姑娘,姑娘一看他的支票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过了早上九点就不对外营业了!”

  “那你们每天早上几点开门营业?”荆轲忙问。

  “每天早上九点!”姑娘显出不耐烦,“全世界银行都一样,你不晓得吗?朝九晚五懂不懂?”

  “有没有可能,刚开门就兑换外币的?”荆轲又问。

  “我说过,过了九点,本币外币全不兑!”姑娘又低头玩起了算盘。

  现在人们都兴玩算盘,尤其是办公室白领,不好好工作,一心扑在算盘游戏上,还都自己花钱买名牌算盘,听说现在算盘五代已问世了,可以直接在上面下象棋了!

  荆轲来到“不好兑”钱庄,递上支票:“兑五百!”

  柜台里的柜员是个穿三点式比基尼衣服的姑娘,金发碧眼,让荆轲一下子就想到榆次的慧慧。

  “你是慧慧吗?”他问了一句。

  “不好意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那姑娘用邯郸本地话对他说。

  “你会说话,为什么听不懂我说的话呢?”荆轲急道。

  “我只会说,不会听——”姑娘耍赖道。

  “你在这儿干几年了?”荆轲严肃地问。

  “三年!”

  “这不是听懂了嘛?”荆轲忙笑着说:“兑五百!”

  “闲话听得懂,像个人问题啦,找对象啦,都懂,就是不懂业务上的事儿,所以你的钱,不好兑!”姑娘说。

  “有没有懂业务的?”荆轲急得快会说英语了。

  “去年有个,被老板炒了!”姑娘说。

  “为什么?”

  “因为她不愿做小三儿!”

  “你愿意?”

  “我们西方人,做小三百都行!”一听就是来邯郸打工的西域人。

  “快,给我兑三百也行!”

  “不好兑!”姑娘说着,将滑落的比基尼又往上提了提,荆轲不失时机地饱看了两眼。

  “你们的牌子,一定不是自己挂的!”荆轲顿悟。

  “你太聪明了,我们这儿消费者权利大的很,可以决定一家商户的名字!”姑娘仿佛遇见明白人似得很高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