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你到底是谁谁谁呀
陈小庆2017-05-21 20:492,815

  不觉冰消雪融,腊尽春回。

  赵国乡间小路上,一辆毛驴车,上面除了赶车的,还坐了四五个看不清面孔的人,因为春寒料峭,他们都捂得很严,只露两只贼溜溜的眼睛,四处张望着。

  “前面已是赵国国都邯郸了,大家可到那儿转车去各自想去的地方!”赶车的人回头对车上人说了句。

  果然,远远看见一座巍峨的城池,在蓝天下散发着光辉。

  邯郸城里人可真多,有卖肉的买肉的,有卖菜的买菜的,有卖布的买布的,有卖锄头的买锄头的,有卖树苗的买树苗的,有卖油茶的喝油茶的,有炸油条的吃油条的,有算卦的有求卦的,有卖狗皮膏的买狗皮膏的,有往东的,有往西的,有南来的,有北来的,有坐轿的有抬轿的,有打人的有挨打的,有骂人的有被骂的,有偷东西的有被偷的,有爬高的有钻地窖的,有脱衣服的有穿衣服的,有睡醒的有刚睡着的,有丑的有俊的,有高的有矮的,有黑的有白的,有胖的有瘦的,有哭的有笑的,有娶媳妇的,有办丧事的,有生小孩的,有挂了牌子游街的,还有上车站坐车去远方的,有从大车上下来,从远方刚到邯郸的。荆轲与小王就刚到邯郸,从那辆毛驴车上下来,两人东张西望,不知该往哪儿走。

  “你不是上卫国去吗?问问哪有卫国的车吧!”小王提醒道。

  “你老跟着我干嘛?”荆轲忽然警惕地望着小王问。

  小王一愣:“我和你不是好朋友吗?”

  “好朋友?你增高鞋在哪儿买的为何一直不舍得告诉我?”荆轲没好气地。

  “不是不告诉你,实在是那家店已被秦国烧光抢光了,说了也白说。”小王委屈地说,“要不你相亲时我借你穿两天?”

  “算了,我不是想穿那鞋,只是觉得好朋友应该没有秘密的!”荆轲说着向上提了提裤腰。

  去卫国的路已被封了,现在赵国军队正在卫国边界与秦国军队对峙,谁也不能去卫国了,荆轲被车站售票员告知后,心中首先想到的是荣荣不知怎么样了,然后又想起了公输小丫。

  荆轲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画面:战火缤纷,美少女荣荣焦急地在刀光剑影中来回穿梭,她到底在找什么呢?荆轲把镜头拉近——原来荣荣手里捏着一只鸡腿,看样子还是当时与狗狗初次抢荆轲的那只鸡腿,——她一定是在寻我了——荆轲心中感动地想——只见荣荣左冲右突大声喊着什么,荆轲听不清,忽然荣荣笑了,跳了起来,只见狗狗回来了,她忙抱起它,满足地笑了,并把鸡腿喂到它口中。看样子她没有什么要找的了,她为之焦急地寻找的,还是她的狗狗!

  荆轲的眼前又出现了一幅画面:战火缤纷,美少女公输小丫在刀光剑影中来回穿梭,她到底在找什么呢?荆轲把镜头拉近——原来公输小丫还是那天被自己气走的摸样,还是当时的衣服,当时的表情,抹着脸上的泪,——她心中还是有自己的,真想冲过去,抱着她,诉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山无棱天地合你是我一生唯一的牵挂——她一定是在寻我了——荆轲又做如此想——忽然公输小丫站住了,望着硝烟那边笑,从那边走过来一个浑身是土的家伙,脸上黑的像烧窑的,公输小丫二话不说,跑上前,也不管那人身上脏不脏,扑上去紧紧地抱住,看到这儿,荆轲不敢再看下去了,再看就儿童不宜了,他失落地想:公输小丫居然这么快就有新男朋友了!我的魅力不足以让她失恋一辈子不能自拔吗?

  荆轲的眼前又出现一幅画面:战火烧到了鲁国,战火缤纷中,巾帼英雄孟楠,奋起率众抗敌,孟楠骑了一匹纯种马戏团的跳舞马(战事吃紧,战马明显不够用,此处若用战马,不符合史实,用马戏团的跳舞马才是尊重历史的写法)。那马儿一会儿向前,一会儿向后,蹄子踏着《今天是个好天气》的曲子节拍,完全不顾敌人已将它与背上的孟楠包围,孟楠挥剑乱砍,敌人众不敌寡,吓得不敢近身。孟楠盛气凌人,坐在马背上四顾,她在找什么呢?荆轲忙把镜头拉近——原来孟楠的靴子掉了。啊,她终于找着靴子啦,她只轻轻用剑一挑,靴子就到手了,穿上靴子,她还坐在马背上四顾,她又在找什么?荆轲继续放大局部镜头——原来孟楠的裤子松了,一定在找腰带呢,只见孟楠白腻的纤腰露出那么一段,让荆轲,让秦军,都看得眼直。荆轲很不放心,孟楠落入敌手怎么办?但接下来荆轲什么也看不到了,只是漫天的烟尘,满耳的马蹄声……

  “这街边怎么这么多下象棋的?”荆轲问小王,小王无言以对。

  荆轲于是拉住一个下完棋要回家的老头问:“是不是现在正在举行下象棋比赛?”

  老头摇了摇头:“现在比赛?哼,现在下象棋的人太少了,没人参加比赛,要在往年,你才觉得不可思议呢!”

  “为什么邯郸的人那么爱下象棋呢?”荆轲拽住老头不放。老头用力挣脱他的手说:“赵王善博弈,邯郸多国手,有以下棋而封千户长的,有以下棋赏千金的,有以下棋成就一番伟业的,唉,你怎么这个都不懂,对了,你是哪儿来的?”

  “山西!”小王抢答道。荆轲白了他一眼,恭恭敬敬地对老头说:“他是山西的,我是来自爱情之都——卫国的一位帅哥!”

  “卫国不是亡国了吗?”老头往后退了一步,仿佛荆轲是亡魂。

  “不错,所以我有家难回啊,流落至此,不知老人家高姓大名?”荆轲很有礼貌地向老头鞠了个躬。

  “你算是找对人啦,我的确姓高,名大。你一定听说过我!”

  “高大?——没听说过!”荆轲与小王都摇摇头。

  “二位一定很少听新闻,不然,我高大你们怎么会没听说过呢?去年,就去年,我还参加了大戏《破镜重圆》的演出呢!”高大老头说得很激动。

  “《破镜重圆》?就是樊冰冰与许峥峥演的那部戏?”小王大叫,“我看了,我看了!”

  荆轲没有看,他素不喜大团圆的结构的故事,他最喜欢悲剧,像《王子复仇记》,《红楼梦》,《穆桂英挂帅》这一类的,他一定喜欢,可惜他那个时代文化匮乏,就算没有后来的焚书坑儒他也接触不到!

  “我还赶着回去做饭,告辞。”高大老头匆匆地走了。

  “我们还是找个地方住下吧!”小王建议。

  “怎么哪儿都有你?你到底是谁谁谁呀?”荆轲烦烦地问。

  “我是你的朋友哇,你还需要我解释多少回呢?”小王一点也不恼地说道。

  两人来到一家“学步宾馆”,前台一位很高大的女人接待了他俩:“两位住宿吗?”小王忙“嗯”了一声。

  “不,随便看看……”荆轲答道。说着就往里走,一扇门一扇门打开,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瞅瞅。

  有一对男女正在谈价钱,看到荆轲来了,男的忙说:“一块去吃个饭吧,这不是你那弟弟吗?”说着就上来拉荆轲。

  荆轲说:“不去了,我还有几个地方要去呢!”方脱身。

  小王在一边说:“轲,就住这儿吧!”

  荆轲白了他一眼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呀?”

  小王不言语了。

  荆轲走了两步,回头,盯着跟上来的小王:“你一直跟着我,知不知道给我带来多大的压力?”

  小王张口结舌,不知他什么意思。

  荆轲一看,不得不说明白了:“一直以来,我荆轲就帅气,个子虽不高,但也不低,可你,明明个子不高,就因为一双增高鞋,硬生生高出我半个头,你说,这靴子现在又没地方买去,你一直跟着我干嘛?不是成心想陷我于劣势地位吗?你走,你走,永远不要让我看到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