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干脆,还往上撂吧
陈小庆2017-05-22 20:212,345

  十四 干脆,还往上撂吧

  “负荆宾馆”果然名不虚传,里面住的多为打柴人(虽然当初取名是冲着“负荆请罪”的最时尚最高雅文化意思去的)。但荆轲喜欢这个名字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他姓荆,一直希望有人背着自己,而且“负荆宾馆”果真有一条店规:凡姓荆的客官入住,均提供“负荆游戏”一次,由老板亲自背着送到客房。

  实在是太好玩了!荆轲马上就交了钱,递上旅游证,登了记,等着老板来背他上三楼(他故意挑了三楼,可以让老板多背会儿)。

  等到天黑,老板才鬼鬼祟祟地出现了,向店小二问话:“那姓荆的自己上楼了吗?”

  没等店小二回话,荆轲就说:“我还在这儿等着呢!”

  老板一看藏不住,只得走向荆轲说:“开店十年了,一直没有姓荆的出现,所以我这条店规才越打越大,我从没有背过客人上楼,但人们都以为我背了不少客人上楼,都替我传名扬名,可不曾想,今天你真的姓荆,真的入住本店,可是你看得出来,我身子弱,背不动你的!”

  “那么就免房费喽?”荆轲提议。

  “啊——”店小二仿佛很赞同,马上要说些什么,被老板一声屁响止住了。

  老板顿了顿,对荆轲说:“房费不是说免就免的,除非你姓免,我有个提议啊,你看,我背不动你,店小二也未必背得动,不如我俩将客官您抬上去?如何?”

  “……”荆轲无话可说,很动心。

  木制的旧楼梯,老板抬上身,店小二抬腿,两人一起发力,大喊一二三,两人一起将荆轲甩出去了,“啪”——荆轲落在了第三个台阶上,随即“啊——”地惨叫。

  “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们俩习惯这样抬面粉了,每次一抬就往大车上撂,实在是习惯了,啊,不好意思,对不起!”老板连忙赔礼道歉!

  荆轲连责备的话都顾不上说,只是喊疼,只有责备的眼神,但那两人看不到,天黑,客店里连个油灯也没点。

  荆轲终于忍住哭喊,说:“这次,一定不要扔我了!”

  二人答应的比什么都好:“一定一定!”

  但当两人抬上他,大喊一二三时,又一起发力,顺手又将荆轲甩上去了,“啪”——荆轲落到了楼梯拐弯处,随即“啊”——地惨叫。

  “不好意思,对不起,又忘了……”老板连忙道歉。

  荆轲只有痛苦的呻唤,连责备的心情都没有了。

  不知过了多久,荆轲发话了:“这次,我是不信任你俩了,必须找绳子,将我与你们捆在一起,绳子还不能长,你们想甩也甩不了那种长度才好!”

  两个人直夸荆轲聪明,忙找了绳子,将荆轲上身与老板腰捆在一起,两腿与店小二腰捆在一起,店小二还顺手拿了条抹布往荆轲嘴里一塞……荆轲瞪大了眼,这一招他没料到,想喊却喊不出来。

  然后两人开始发声喊,抬起来,又要甩,才甩一下,都踉踉跄跄地摔倒了,两人重重地砸在荆轲身上,荆轲要喊也喊不出来,只是皱了眉,他被捆住的手一个劲儿地挣扎。

  毕竟老板心好,给他将口里塞的抹布取下来。荆轲吐了口唾沫,又清了清嗓里的什么东西,说:“别,别,别捆了,勒得难受——”

  老板和小二忙将绳子给他全解开,荆轲想了想说:“干脆,还往上撂吧——”

  两个人不忍心地说:“那可委屈你了,客官!”

  荆轲叹口气,说:“不管怎么样,我也要享受‘负荆游戏’”。

  于是,在黑暗中,三个人都歇了会儿,老板和店小二又将之抬起,往楼上撂,但这一次没听荆轲叫,奇怪,难道摔昏过去了?两人往楼梯上走,准备再抬起来撂一下,却被脚下什么绊倒了,又听一声“哎哟”——原来荆轲还在这儿,刚才撂上的是什么?

  老板终于点了油灯,一看,是老房客鲁勾践,鲁勾践喝醉了酒,人事不省,而荆轲还在刚才解绳子的地方,等着他们抬。

  由于三人配合的好,老板与店小二是抬着荆轲撂,撂出了经验,而荆轲也被摔出了经验,每次不至于头先着地,所以配合的很默契,“负荆游戏”进行的很顺利,不一会儿,荆轲便到了房间。

  鲁勾践则在楼梯上趴着睡了一晚上,没人管。

  荆轲感觉到身上疼时,才后悔选在了三楼,结果多受了一倍的罪,多让老板与小二撂了一层楼,此刻他躺在客房里,浑身疼的难受,有几处还肿了些,天光大亮了,他还是无法起床。听街上的人已开始摆棋盘了,听到象棋哗啦啦地从木盒子里倒出来的声音,听到人们“啪啪”打象棋的响亮声音,此刻他想吃饭,可老板与小二从不上三楼,没有人问询他的一切。他正要挣扎着起床,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是谁?”荆轲大声问。

  脚步停了下来,然后又向他房门挪近,小心翼翼的,然后没了声响,但仔细听去,能听到有人的压抑的呼吸声……

  “谁在外面?”荆轲又大声问。

  外面明明有人,而且明明可以听到荆轲问话,却就是不回话。

  荆轲忽然怕了起来,外面不会——?他不敢想下去——

  于是荆轲也不敢作声了。

  寂静,充斥着门里门外。

  荆轲感到肚子饿极,咕噜噜叫了几次,这奇怪的叫声,分明传到了门外,门外有颤抖声传来。

  忽然,门板毫无征兆地向荆轲扑来,荆轲一看,哇,什么情况?脑子里飞快闪过:地震?房震?门震?

  门板拍地上后,掀起巨大的气流和灰尘。

  在雾蒙蒙的灰尘之中,一个黑影矗立着,荆轲忙摸了摸身边的宝剑。

  尘埃落定之后,门里门外的人都互相看清了。

  果然都是人,两人长出了一口气。

  “我是鲁勾践——”门外汉子一拱手。

  “天下第几剑荆轲在此!”门里的荆轲一拱嘴。

  “到底第几剑?”鲁勾践问。

  “目前尚未定论,因为我参加的比赛太少了!”

  “被人打败过吗?”

  “没有吧,我很少与人打架的!”

  “会下象棋吗?”

  “当然会,琴棋书画,文人的玩意我都会!”荆轲吹着牛。

  “你是文人?”

  “文武双全!”

  “家里养有牛吗?”

  “没有,吹别人的牛,让别人无牛可吹!”

  鲁勾践开始脱衣服……

  “你要干嘛?”荆轲显出不合时宜的惊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荆轲外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