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误入贼船
天涯游之2017-05-30 10:563,225

  深夜一艘巨大的而又破旧的巡洋舰在西太平洋上缓慢的航行着,在漆黑的夜里,这艘军舰的光线一闪一闪的,在宁静的海面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在军舰层层把守的最下层,一处偏僻的角落里,有一座布满钢铁的监牢,牢中躺着一个全身光溜溜的男子。他的双手被人用手铐拷在牢房的钢条上,男子表情时而露出痛苦状,时而有变得十分享受。在他的身下有一个女子,正在卖力的为他服务着。

  就在他即将达到高潮的时候,突然从牢房的上空飘来一个黑衣男。黑衣男的下来的位置正好落在了男子的头顶处,男子的表情又从刚刚的享受变成了惊恐。男子想要呼救,可是他的嘴刚刚张开便被黑衣男用抹布给堵死了。黑衣男露出一道诡异的笑容,他拿出好几张事先准备的白纸,伴随着男子的恐惧目光,一层一层的贴在男子的脸上。

  男子想要挣扎,可奈何双手被禁锢,而身下又被一个女子服务着,让他陷入了绝望。尤其是他发出自认为的求救信号,那身下的女子不但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是更加卖力起来。

  “啊……是谁……”在男子死亡的那一刻,他身下的女人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便被黑衣男给打晕在地。

  黑衣男看着自己所做的一切,满意的点了点头,他随即把身后的一个黑色布袋放了下来。没想到这里面居然也是一个光溜溜的男子,更让人奇怪的是,这个男子的相貌和那死去的男子一模一样。

  黑衣男把死去的男子和他带来的男子掉了包,快速的离开了这里,此处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只是没有了重重的喘息声。

  天色刚亮,在这间森严的老房门缓缓的打开了。几个身着制服的男子带走了躺在地上光溜溜的男女,男子还没有清醒过来,便被那些强壮的制服男子用冰冷的水冲洗着身子,然后才允许他穿上衣服。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呜……呜……”冷峻还没有说完,便被那些大汉用抹布堵住了嘴。看着这些凶残的男子,冷峻被吓得快尿了出来。

  “Jack陈,呵呵,怎么样?昨晚享受的可好啊!我告诉你,如果今天再不说出华国的情报,我会让你死无全尸。”这些制服男子中一个刀疤汉子威胁道。

  冷峻一脸茫然的望着眼前的人,他完全是一副懵逼的状态。他的记忆在昨天还是和女朋友去日本旅游的途中,哪知道今天就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他甚至是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只不过他的愿望落空了,随着那刀疤汉子踹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冷峻终于明白了,眼前就是在现实中。

  在底下三层的一个办公室内,此时正在展开一场激烈的“辩论”大赛。主导方向有三方,这三方虽然穿着同样的制服,可隐隐约约又觉得不一样。其中一方淡定的坐在中上,另外两边坐在其左右,争论得最激烈的也就是这两个方向。

  “帕克上校,这次无论如何你得给我们一个交代。诺兰密码丢失的线索你到底找到没有,如果你还拿不出线索来,你觉得你们侦查兵还有存在的必要吗?”右面的一个胖子军官咆哮道。

  帕克皱了皱眉头,本来这次会议他实在不想参加的。可是安德鲁大校的一再要求下,他还是迫不得已过来,没想到那杰纳斯还是一如既往的狂傲。

  “这是军事机密,杰纳斯上校,你们陆军没有权利过问吧。”帕克面无表情道,尽管他十分厌恶那杰纳斯,可是由于这杰纳斯最近风头很盛。加上他的试验计划并没有完成,所以他并不想惹太多的麻烦。

  “你……”杰纳斯见到帕克一副淡定的样子,越发的愤怒。就是因为这诺兰计划的密码本丢失了,所以导致了自己先还不能完成任务,只能待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他甚至有掐死帕克的心。

  安德鲁看了看两方,用一副和事老的语气说道:“好啦!你们两个都是军事长官,就不要伤和气了,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的嘛。你说对不对呀,帕克上校。”

  帕克暂时还不敢轻易的怠慢自己眼前的这个肥胖的大校,虽然他指使政府派来督战的政府官员,可是他的以前却在西点军校里面任过职,谁也不知道他这副笑脸下有什么杀机。

  “安德鲁大校,你说得对,我今日过来,就是给杰纳斯上校一个答案的。经过我们的不懈努力,终于找到了诺兰密码的线索。据情报得知,这个丢失的诺兰密码是被一个小笠原岛的地皮流氓无意间捡到的。”帕克笑道。

  “什么?你们找到线索了?那还不快赶紧让他叫出来,愣在这里做什么?”一听到有关诺兰密码本的线索,杰纳斯比谁都高兴。说实话他已经在这个漫无天际的大海上待够了,若不是为了找到诺兰密码本,他早就回国了。

  “呵呵,杰纳斯上校,你别着急嘛,继续听帕克上校说下去。”安德鲁表面上掩藏的好,可是还是忍不住对杰纳斯露出鄙夷之色。不过他既然已经从政了,那就没有必要插手海军与陆军的矛盾。

  帕克喝了一口吃,一边还暗自观察杰纳斯的表情,直到他快要爆发的时候,帕克才露出一个优雅的笑容:“那人已经被我们给抓回来了,不过我之所以说那人是流氓的原因是他说吧诺兰密码藏了起来,还要挟我们给他好处,所以现在我还并不清楚诺兰密码本的具体位置。”

  “什么?帕克上校,你说了这么半天,居然说没有找到。你难道是在欺骗我们吗?”本来杰纳斯情绪已经缓和了,可是现在听到这个坏消息,他的脸变得比霜打的茄子还难看。

  “杰纳斯,你还有脸发火吗?当初若不是谁坚持要去嫖,现在那诺兰密码本会丢吗?现在还有脸责怪我,你的脸皮还真厚。”既然话都说道这个份上 ,帕克说什么也要让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贵族兵难堪。

  “你……你胡说!!!”杰纳斯脸蛋已经变得通红,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场合,那帕克居然会揭自己的短。在会上无数双眼睛都盯着自己,这让杰纳斯无地自容,对帕克的恨意更上一层楼。

  安德鲁见到眼下情况又快失衡,不满的瞪了一眼帕克:“好了!帕克上校,既然事情都发生了,那就不要在这里做无谓的争端,赶紧让那个小笠原岛的家伙说出诺兰密码本的下落吧。”

  “小子!你现在还不肯说实话吗?”在离会议室不远处的小房间内,冷峻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那些军士一直让他说出什么诺兰密码本的下落,还叫他什么Jack陈。可是冷峻连为什么在这个地方都不知道,更不要说是什么诺兰密码本的下落了。

  “我……我真的不知道……要不你们干脆打死我算了。”冷峻内心暗自叫苦,他不是没想过说假话,可是那些人非得让他交出什么诺兰密码本,他连应付的机会都没有,而且据他观察这里已经是在大海中,根本见不到任何的人影,更不要说是想要逃走。

  刀疤汉子很生气,这个Jack陈是他抓到的,本来还想着能够完成自己的主人交代的任务。哪知道居然是这样的结果,这简直让他郁闷到了极点。他有些动摇自己的想法了,根据他多年的经验,或许眼前这个年轻人是真的不知道那密码本的事情。不过在昨日之前他听到自己的主人说这个年轻人今天就会交代的吗,可是为什么结果会和自己预料的不一样呢?

  “主人!你听我说,我们失算了,那家伙极有可能是在耍我们。我已经使出好几样折磨手段了,当时我发现他没有说谎,也许那密码本真的和他没有关系。”接到无线电的刀疤男对着帕克回答道。

  另一头的帕克听到刀疤男的话后沉默,这让往日显得淡定的刀疤男有些忐忑。

  “雷傲,你是说我在撒谎吗?”帕克冷声道。

  “不……主人,或许是我的判断出错了,我再去审问,那小子一定会乖乖说实话的。”雷傲强调道。

  “五分钟后,我必须知道有关诺兰密码的线索。”电话的另一头,帕克语气貌似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依旧是一副平静的样子,不过对于雷傲来说,却比要他命的结果还可怕。

  挂断电话,雷傲全身已经湿透了,他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让自己无法呼吸的影子,这一直以来都是他的阴影。

  “队长!你怎么了?要不要我们再去逼问那小子,如果那小子再不说实话,大不了把他给杀了,这样的话,我们倒是可以找到一个借口,也不怕上校的责怪了。”站在门口的士兵见到雷傲满脸的憔悴,连忙“出谋划策”。

  雷傲暗淡的目光忽然又再次凝聚起来,他冷冷的看着身边的手下说道:“Jack陈死,你们就去当试验品。”

  “是……是……”雷傲的手下见到雷傲这样表情,有些胆子小的,几乎就快尿裤子了。

继续阅读:第二章假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海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