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发
菜泥2017-05-28 15:162,167

  人常说物以稀为贵,学生时期,倘若周遭女生乌压压大多短发,一袭长发的某某总是最耀眼,可我对短发偏执般的喜欢,直到后来变成一种情怀(笑)。

  我比较矫情于独特。

  初中时候班里有一个独特的弱智,这是他体检报告上的白纸黑字,不过他智力并没有缺陷,毛病其实是口吃。他个子不矮,不胖不瘦,浓眉大眼,皮肤挺白,平时吐字不清,话说不顺溜,而且容易激动。素描形象大致如此,我们暂且称之为α。

  α激动是有原因的,大家喜欢逗他。年少时候叫逗,现在可以用欺凌来形容。被逗的时候α心里憋屈,但无法表达,就通红着脸胡乱挥舞双手,口里含着石子儿一样嘶吼。往往此时我的同情心就开始泛滥,可是不去阻止,总是事后找α嘘寒问暖。

  那时我不懂α怎么想,也不在意。问话的时候他不看我,也没表情,可能他觉得这更是种侮辱,不过无关紧要。

  2014年秋,我在电业局办手续时遇见α,工装整洁,话不多,业务熟练清晰。他的同事喊他小α,我刻意多瞅他几眼,他没认出我来。

  我还爱哗众取宠。

  也不知道怎么形成的潮流,那时候男生喜欢在课上插嘴,捡着老师的话柄扯一句乱七八糟的胡话。窸窸窣窣的课堂猛然冒出那么一嗓子,常常引得哄堂大笑,而我是其中一员。

  初二调座位,鲜见的把我调到中间,前排坐俩女生,一个马尾、一个短发。

  那一阵我仿佛吃了错药,小鸡啄米一样嘬老师话头,有时候落得尴尬,大多逗得她俩咯咯乱颤。我也不知哪里好笑,可能我比较好笑,不过心想自己是站在镁光灯下,已经完全区别于普通,变得很独特。

  三人关系越来越熟,毕竟学生的圈子只有那么大,话题就那么点。有天拍证件照,我对自己的相貌不关心,照片回头丢在桌上,却被她俩拿去看。马尾调笑我木讷,笑到方脸快挤成圆,短发趴在我桌子上兀自望着发呆。

  看着她头顶梳理柔顺的发旋,我心里扑通一下。

  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持续挺长一段时间,调过几次座位,即便我不在马尾和短发身后,也依然咋咋呼呼。感觉自己轻飘飘,套用句老话,好似全世界都喜欢我。

  中二病的确够恶。

  初三那年春,早晨上学走了西门。教学楼修葺以前那个很窄的西门,再往西是实验楼,路对过几排柳树,柳树往南是篮球场和学生宿舍。我们班在三楼,住校生早早去了教室,我家住得也近,到校只比他们晚一点。

  进门前我抬头看三楼的窗,天空模模糊糊的倒影,其后站着谁。

  是个女生,一件粉色的拉链上衣,瘦瘦的。我傻站着,头脑空白,无法辨识。她察觉到我,拨了下头发扭身走开。

  拨了下短发。

  哦,是短发。

  刚刚是怎么了,失忆?

  老师的一大特色,就是站在学生的角度思考怎样跟学生勾心斗角。上课说话严重,有调皮捣蛋的,班主任就开始无所不用其极。屡试不爽的一招就是后门偷窥。我这个话唠,总被流放到最后几排,在老师偷窥之下胆战心惊。这一度成为心病。

  哪一天下午自习,写着作业心里憋得慌,老想跟同桌唠嗑,前车之鉴还是先瞅瞅后门。后门确实有张脸,平直、不重不淡的眉毛,大眼睛,恰到好处的鼻子,小小的嘴巴,表情鬼灵精怪。

  又是头脑空白的感觉,又是无法辨识。

  是短发。

  写到这里想起一个梦,在初中日记本上描述过。灰色的街道,灰色的人流摩肩接踵,没有声音,没有气味,我逆着人流奋力奔跑。不奔跑便不安,越奔跑越失落,可是脚步由不得我。逐渐看到一个粉红色上衣的身影,越来越近,仿佛快要窒息的人看到水面,我拼劲全力。而后梦戛然而止,醒了许久心跳不能平息。

  这篇日记得了个“阅”。

  这简直是我初中最后那段时间的写照。

  她在班里逐渐显眼,逐渐出众,而我着了魔。

  上课不看黑板,看她,不管她离我多远;

  下课盯着她,在意她都跟谁说话,在意她表情的任何一点变化,关心谁、讨厌谁;

  在课本上涂鸦,画她侧脸,画短发,然后擦掉,觉得不错的夹在相册里;

  记录关于她的事情,写日记;

  日记太大,不好携带,太烦,写纸条,纸条塞在铅笔盒里,满满当当,一次被英语老师收了去,铁青着脸还给我,我就塞在书包里,被课本揉烂了、脏了,字迹不清也不丢,被母亲训斥;

  整日思考,她会不会注意我;整日思考,该如何和她搭话;整日思考,是不是这次她注意我了;整日思考,是不是现在该去搭话;思考。

  而她和我说话,我居然结巴到和独特的弱智α一样。

  而到毕业那天,她穿了件绿白相间的长裙非常扎眼,我仍然表情冷漠,擦身而过。

  而到一晃神,发现暑假过半,我坐在家里汗流浃背。

  我真是够恶。

  高中考得还不错,市内第二的重点中学。文理分班前扑腾得不轻,和一个短发瘦瘦的女生初恋,这个初恋又变成一生挚友。文理分班后整个人黯淡下来,在班里不说话、不凑热闹、不学习,朋友两个,不淡不咸,一直到毕业。

  如今这两个高中最好的朋友躺在通讯录里,初恋的闺蜜也成为我的挚友。

  大学后半段我追一个眼睛明亮的女生,她黑发半长,我建议她剪短,她说高中短发了那么久,现在真是十分反感。

  我俩一起坐火车,出去玩,吃饭,自习,后来告白被她拒绝。

  同样是14年冬,偶然碰见短发,无名指戴着戒指,默默酸楚了一天。

  如今奔三,越发看不清自己了,动摇太大时宁愿自己是根木头,哀乐两边过。好像对短发仍有点好感,不过我们称之为情怀。

  人说是寂寞了,的确,我也想写个喜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短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短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