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穿线的珠子
易熙文2017-05-31 09:143,297

  唐辉吃完早餐之后,便和王峰去了服务员B约见的地点,“对了,昨天见没见到于娟?”唐辉想起了昨天嘱咐王峰的事情。

  王峰摇了摇头,“没有见到,昨天学校去外面搞什么实践活动,于娟出去了。”

  “恩,这样也好!”唐辉说了一句。

  “为什么?”

  “我觉得在对付女大学生这个问题上,王哥并不擅长!”唐辉笑着调侃了一下。

  “别胡扯,说正事!”王峰知道唐辉是在开玩笑。

  “恩,就是说开始我以为服务员B那边不会这么快就联系我们,既然联系了,不管怎样?肯定是案件有了什么新的进展,也许咱们在见完服务员B之后,再去见于娟,思路上会更清晰。”

  “哦!”

  虽然王峰“哦”了一声,但他却半点不知道唐辉所谓的思路是什么,在王峰看来,这个案子的真相就隐藏在厚厚的冰冻湖面的下方,虽然冰面上面有人们走过的痕迹,但是谁也不知道冰层下面游的是鱼还是长得水草。

  但是根据王峰对唐辉的了解,唐辉一定是抓住了什么关键性的东西,这小子一贯这样,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讲他所有的推理和分析公布于众,唐辉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在故弄玄虚,而是他自己本身在案件调查和分析的过程当中就是一个不断地自我肯定和推翻的过程。

  服务员B并没有约两个警察在迪卡咖啡馆见面,显然是为了回避韩云。

  王峰和唐辉在公园里见到了服务员B,她拿出了手机,手机上的照片很昏暗,却能清晰地见到是两个男人在谈话,谈话的地点是在角落里。

  唐辉看了这张手机照片,马上领悟到了什么,“你?是不是跟踪了韩云。”

  “恩,韩云明明是每天八点上班,而昨天7点的时候就到了,我觉得有些异常!”

  “恩,说说看。”

  “上次你给我看照片的时候,你说要注意照片上那个叫韩军的男人,我回忆的一下,每次韩云见韩军的时候,大概都是晚班之前的样子,又有你们的吩咐,我特意注意了韩云,果然在7点10分左右的时候,韩军走了进来。”

  “恩,你的观察很有力,接着说!”

  “这次两个人并没有在咖啡馆里对话,而是去了后面的服务生休息室的一个角落里,我在后面跟着他们,但是害怕目标太明显,所以只能比较远的地方听他们的对话。并没有听得太清。”

  “那你都听到了哪些片段?”

  “开始的时候,韩云好像是在说‘我的那份什么时候给我?’韩军说‘早晚是你的,你着什么急!’然后韩云好像是拿出了手机给韩军看了一下,又低声说了些什么,但我没有听清,不过韩军在那里说,‘这个女人确实很碍眼!’这就是对话的全部内容!”

  “之后呢,没有再说些什么?”

  “之后他们似乎警觉到了周围有人,我怕被他们发现,便离开了!”

  “谢谢你,你的发现很有帮助,如果有新的发现,还希望即使联系我们。”

  ——

  调查完服务员B的时候,唐辉似乎很兴奋的样子,一直在那里开心地吹着口哨。王峰则是一如既往的在旁边一头雾水,唐辉知道如果再不解释的话,这个哥哥就要憋出病了。

  “王哥,你觉得办案子像什么?”

  “什么像什么?”

  “我觉得办案就像穿珠子,本来这一个个珠子就是孤立的,可是你如果找到了线索,就相当于找到了穿起这个珠子的连线,整个链条便会清晰起来。”

  “这么说,你这个链条算是清晰起来了?”

  “这些看似没有关系的人物,其实是存在联系的,就像是如果不刻意调查的话,谁也不会发现韩云和韩军的兄弟关系,而这个案子本身就是有着利益链条存在的。刚才服务员所听到的内容,恰恰是把这个链条更加清晰了。”

  “我觉得你很像老太婆!”一旁的王峰埋怨了一句。

  “咋了?”

  “太磨叽了,快说重点!”

  “既然韩云和韩军是兄弟,韩云肯定对韩云与张华的感情有所了解,韩云的开题报告屡次不过,韩军很有可能听过韩云的抱怨,他知道了韩云对于成毅的憎恨,于是两个兄弟便实施了计划,这个计划便是由韩云来杀死成毅!”

  “为什么不是韩军?”

  “这你都想不出来?成毅是学校教授,大部分时间再学校呆着,显然韩云作案会更加方便。”

  “杀人可是大事,韩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难道这么轻易就答应了韩军。”

  “所以我说,这里面有利益链条存在,你想啊,这兄弟二人的家庭条件本来就不好,当然想通过成毅的死亡扭转自己的贫困局面,所以韩云和韩军之间肯定是存在交易的,即在成毅死后,韩军从张华那里得到成毅的财产,再分给韩云,当然会是很大的一笔数目!”

  “这样啊!那你说张华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估计不会知道,张华不像有脑子的女人,顶多也就是给老公服服降压药之类的。”

  “那韩云的不在现场证明和匕首上的不明血液你怎么解释?”

  “这是两个断线的珠子,我还是没有穿插起来,不过,我相信真相会马上大白的。”

  “恩,说得有道理!不过证据在哪里!”

  “我相信如果把这断了线了珠子穿起来,证据就会有的。”

  “你小子还真是厉害,这都能想通,我觉得这个案子十有八九是你分析的样子!”王峰由衷地佩服起唐辉来。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我也不明白,服务员说得‘这个女人确实很碍眼!’指的什么?”

  “你都不知道,那我就更不知道了,对了,还得给樱桃姐回个电话。”

  就在唐辉想拿出手机的时候,王峰的手机响了,电话的那头是林队,“快到中心医院来,樱桃受伤了!”

  ——

  下午的阳光很暖,樱桃躺在病床上,望着窗外,回忆着自己受到袭击的过程。

  那天与王峰分开之后,自己过于疲劳,连续睡了一天一晚,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昨天半夜了。没想到刚出家门,便本人用木棍之类的东西从身后猛击了一下头部,便昏了过去。

  樱桃仍旧记得昏迷之前,勉强播出去的手机号码,那是唐辉之前拨给自己的那个未接电话,可是在自己昨天拨过去的时候,唐辉并没有接听。

  自己醒来的时候,便在了这个病床之上。

  就在王峰冲进病房的那一刻,他见到了思阳,这个富二代就坐在樱桃的旁边,正在喂樱桃吃着上好的补品。

  王峰忽然觉得,自己手里拎着的水果,竟是如此的单薄。

  思阳站起来向王峰打了招呼,客气地走向了一边,而病床上的樱桃,并没有正眼看王峰一眼。

  王峰有些悔恨,他不知道眼前是樱桃是不是在埋怨自己,若是前天晚上自己跟着樱桃上了楼,或许樱桃起床的时间就会有变化,或者就不会再那个时间出门,也许就不会受到伤害。

  唐辉知道眼前的气氛有些尴尬,便上前说了句,“樱桃姐,是在对不住,昨天林队放了假,我手机静音了,没有听到电话。”

  “没关系!”樱桃笑了笑。

  “昨天的你遇袭的过程我听林队说了,可是你知道是谁吗?”

  看见几人在那里讨论案情,虽说有些不情愿,思阳却还是离开了。

  “虽说是夜晚,我没有看清脸,但是我闻到了味道!”

  “是谁?”

  “是韩军,我去过张华家,知道韩军的味道。”

  “啊!我明白了,服务员B说得韩军嘴里提到的‘这个女人确实很碍眼!’指的是樱桃姐!”

  “到底怎么回事?”王峰依旧是一头雾水。

  “此前樱桃姐去过张华家里,发现了降压药的事情,张华对樱桃姐肯定极为忌惮,估计张华跟韩军提起过樱桃的样貌,而后,樱桃姐、你、我又在迪卡咖啡馆里讨论过案情,被韩云发现了,韩云也注意到了樱桃,因为樱桃姐姐毕竟不是警察,韩云很可能通过手机拍照或者调取录像的方式收集了樱桃姐的相貌,然后又在昨天拿给了韩军看,韩军才能说出来‘这个女人确实很碍眼!’这样的话,于是在昨天半夜的时候,韩军对樱桃姐展开了袭击。”

  “可是,韩军怎么知道樱桃住在哪里?”

  “只有一种解释,那天我们在咖啡馆会面之后,又回了局里,如果韩云真的是凶手的话,会十分在意我们的举动,我们从咖啡馆里出来时,韩云便一直跟着,跟到了局里,而后又跟着我和王峰到了我的楼下。”樱桃不紧不慢地说道,“昨天下午,韩云拿给韩军看了我的照片,也顺道告诉我的家庭住址,韩军便起了歹心。”

  “所以,韩军以为樱桃姐姐发现不了他,可是没有想到,樱桃姐姐是识别味道的高手!”

  “这个韩军,也未免太着急了些,还好樱桃没有什么事情,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王峰在一旁懊恼地说道。

  “你说的,是一辈子?”樱桃颇有深意地看了王峰一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