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唐辉的分析
易熙文2017-05-31 09:143,289

  在调查完两个服务员之后,王峰和唐辉回到了警局,已经是午饭时间,从食堂出来,王峰在单位对面的超市里买了几瓶可乐。因为是午休时间,局里三三两两地警察在那里打着扑克,却看见唐辉一个人在办公室里认真地画着什么。

  “唉!干什么呢,这么认真,大热天的,赶紧解解渴!”随即将一瓶冰镇可乐递给了唐辉。

  “别打扰我,我正在思考问题!”唐辉一本正经地说道。

  “思考什么?”

  “樱桃姐说第一次见到韩云,也就是你约他在咖啡馆见面的那天,她闻到了韩云在前一天晚上是和两个女服员过得夜,开始我觉得吧,可能是一男二女同时的行为,可是现在在调查完这两个人之后 ,我觉得肯定是一先一后,你看看后面这个服务员这么腼腆,可能是做不出来这种事情的!”

  王峰最受不了的就是唐辉这点,经常是用一本正经的表情说出来不靠谱的话来,“我还以为你研究什么正经事儿呢?原来是在想这个!”

  “怎么不是正经事,这也是我研究的正经事情之一!”

  好奇的王峰往前面凑了凑,看到了唐辉画出来的图谱。

  “这就是你一中午的杰作?饭都没有吃?”王峰刚才并没有在食堂见到唐辉,知道他没有吃饭,特意打包了两个包子,递给了他。

  “我就知道,还是王哥最心疼我,哈哈。”

  就在唐辉吃包子的功夫,王峰在那里观察期图谱来,最中心的位置的韩云,韩云的名字下面,引出了三个箭头,分别是服务员A、服务员B和于娟。

  根据图谱上面的文字,王峰在那里念了起来,“服务员A,性格放荡轻浮,只是为了寻求刺激才接触的韩云,平时并不注意韩云的一举一动,但是同韩云的女朋友于娟有过短暂接触。”

  “服务员B,性格腼腆内向,因为对韩云的欣赏,平时对韩云的举动很在意,在8月15日下午12点50分,按照韩云的嘱咐拨通了韩云的电话,却遭到了莫名其妙的数落,此人并未与韩云的女朋友于娟有过接触。”

  “于娟, 韩云的女朋友,燕华大学学生,8月15日本来要与韩云一起看电影,一点半的《盗墓笔记》,而韩云却在12点50的时候接到了另一个女生的电话,于娟因为电话的内容吃醋了,两个人打乱了原有的安排,随即与韩云在校园旅馆中开了房。”

  “这,有什么问题吗?”王峰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在认真看看!”唐辉依旧咬着包子。

  “ 啊!我看出来了!”兴奋的王峰拍了一下脑袋,“韩云和于娟准备看电影时接到的电话,是韩云的刻意安排。”

  “另外还有一个细节上的问题!”唐辉略有所思地说道。

  “什么问题!”

  “只有服务员A与于娟有过一面之缘,服务员B并没有见过,所以如果韩云在于娟面前故意渲染一番地话,于娟很可能认为打电话的就是服务员A,进而更加增加了她的醋意。也就是说,A和B本来的两个人,可能在于娟的眼里,只是一个人。”

  “恩,有道理,这显然是韩云的刻意利用。”

  “是的,王哥你想想,如果韩云在接电话的时候,只是说了一些正常的话,一旁的于娟未必会吃醋,可是按照服务员B的说法,韩云居然说了‘你不在再纠缠我了’这样的话,显然韩云的这番话的目的,并不是给电话另一端的服务员B听的,而是给旁边的于娟听的。”

  “你的意思是?韩云故意让女朋友吃醋?”

  “恩,是这样的!”

  “故意的电话,故意营造自己与女人之间的关系,故意让女朋友吃醋,故意选择在爬山虎遮挡住摄像头的实验楼里行凶,这里面的故意,简直是太多了,所有的一切显示,这个韩云,即使不是凶手,也是帮凶。”

  “可是,证据呢?不在现场证明和匕首上的血液如何解释?”

  “唉!这也是我十分苦恼的问题,到底是如何作案的,韩云和韩军的背后是不是还有什么更大的阴谋,到底匕首上的血液是谁的?我想不出来。”

  王峰收起了唐辉的图谱,“不要分析了,最近你太累了,还是歇歇吧!过犹不及,逼得太紧了,也许没有什么好处,任何事情都要有个度。”

  “恩,现在我们有了服务员B这个帮手,一旦韩云和案子当中的其他人会面,我们也许会有收获,所以,还是等等吧!”唐辉吃完了包子,累得靠在了办公椅子上。

  ——

  下午的时候,唐辉再也撑不住了,最近大脑的速度运行太快,已经消耗了太多的脑细胞,每个案件关系人,每个调查场景翻来覆去地在脑海中呈现着,却找不到任何破绽。

  “本来林队长今天就是要给我们放假的,你下午回去休息休息吧!”王峰看到唐辉的样子,很是心疼,他理解这些大脑高速运转的人们,本来就比常人的体力消耗要大,若不好好的注意,怎会撑得住。

  “王哥,我现在是脑袋晕得很,昨晚又一夜没睡着,可是,我还有个问题没有搞清。”

  “你告诉我,我去办!”

  “那王哥,你就休息不上了。”

  “嗨!我这个人本来就脑力跟不上,再不出点体力,那也说不过去了。”

  王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总是在否定的自己的价值,他永远在也不知道自己的踏实和憨厚在聪明人的眼里是多大的闪光点,他的这个闪光点让唐辉有时候觉得很不好意思,毕竟王峰年龄大一些,却总是在办案的事情上对自己言听计从。

  “于娟那边,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调查一下,我觉得在她的身上,事情也许会有一定的突破。”

  “嗯,那我就再去一趟校园。”王峰答应得很痛快,“那我都问于娟些什么?”

  “和于娟的对话,我并希望王哥像警察那样对话,就像一个大哥哥问妹妹那样就行?”

  “那具体我该怎么做?”

  “你可以先从她和韩云的感情问起,然后再慢慢地重新回顾一下8月15日下午那天,韩云的每个细节,最好能问一下~~”说道这里的时候,唐辉停顿了一下。

  “说吧!让我问什么,怎么吞吐起来。”

  “王哥,你最好能问一下,那天下午,韩云和于娟有没有那个~~”

  “哪个?”王峰刚问了一句,随即又反应了过来,“这个,我这个大老爷们怎么问?”

  “你还记不记得,那天在旅馆调查的时候,韩云说他的女朋友来了例假。”

  “嗯,是有这事情,当时那个小旅馆的老板娘还在埋怨着卫生巾把马桶堵上的这件事情!”

  “你说,韩云并不缺女人,他有必要非得在女朋友月事的时候和她那个吗?”

  “这个我真不知道!”总之,王峰是彻底懵了。

  “看是不重要的细节,可能往往成为案件的突破口,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唐辉一副一本正经的王子。

  “好的,我去,你就不要担心了,明天早上咱们再联系,你回去好好睡一觉!手机静音,谁的电话都别接,好好注意一下,明早我去你家叫你!”

  ——

  第二天早上九点的时候,唐辉还躺在被窝里没有醒来,就被连续的门铃声摁响了。

  他看了一下门口的监控,王峰正在那里提着豆浆油条狂按着楼口门铃,嘴里还念叨着,“这小子怎么还不开门!”

  唐辉被王峰焦急的样子逗乐了,不过倒是心理有些过意不去,这个大哥在楼门口狂按门铃的事情也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不过在他进了屋把豆浆递给唐辉那一刻,永远是一张关切的笑脸。

  “快点吃吧!”王峰把豆浆油条放在了茶几上,“吃完还有事情。”

  “什么事情?”唐辉本来想问昨天调查的情况,却被王峰的话吸引住了。

  那个服务员B给我打电话了,王峰晃了晃手机。

  “我靠,怎么打给你了,昨天我留联系方式的时候,明明是把我的电话写在了前面。”

  “唉!这点细节你都注意,怪不得一天到晚这么累的。”

  就在王峰说话的功夫,唐辉看了一眼手机,嘴里念叨着,“两个未接来电,都怪你,昨天让我好好休息,静音了,电话都没接着!”

  “两个都有谁啊!”

  “这一个应该就是服务员B !”唐辉拿起号码和王峰手机上接听的号码对了一下,发现是一个来电。另一个,是樱桃。

  “樱桃?樱桃姐找我做什么?还是大半夜打的电话。”唐辉在那里疑惑着,“王哥,樱桃姐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王峰翻看了一下通话记录,摇了摇头。

  “那我给她回下电话。”

  “着什么急?吃完油条再说。”

  “不行,万一这个姐姐有急事找我呢,万一是跟这个案子有关系呢?一刻都耽误不得呢!”

  其实王峰之所以想阻拦唐辉,并不是因为他那没有吃完的油条,而是因为他知道樱桃有睡懒觉的喜欢,这会多半没有起来。

  果然,樱桃并没有接听唐辉的电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