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樱桃的分析
易熙文2017-05-31 09:123,209

  “樱桃姐,到底这件案子你是怎么分析的?说来听听。”显然樱桃的逆向思维引发的唐辉地兴趣。

  “那好,我们对所有被调查过的人进行一下有关作案动机的排序。”樱桃开始了她的论述。

  唐辉瞄了王峰一眼,“哥,愣着干什么?赶紧行动啊!”

  “啊?行动什么?”

  樱桃笑了一下,对王峰说道,“唐辉的意思,是想让你把这些人用笔记下来,这样会看得更清晰。”

  这两个人的一唱一和,确实让王峰很无语,谁让自己的脑洞跟不上呢,他赶紧从包里拿出了纸笔,准备记录。

  “那好,我们先从最没有动机的人开始分析。”

  “你的意思是吴晓静?”唐辉猜测了起来。

  樱桃摇了摇头,唐辉的脑子又转了一下,拍了一下大腿,“对了,是成星。”

  “恩,成星年薪不菲,与父亲关系很好,案发时在国外,应该最没有作案动机。”

  “确实是这样!”

  “第二个便是唐辉说得吴晓静,我相信唐辉的推断,吴晓静确实对成毅教授有着特殊感情,如果她喜欢老师的话,怎么可能杀害自己喜欢的人,除非她是个变态,得不到的便去毁灭。”

  “不过,看吴晓静的样子,不像是个变态。”一旁的王峰终于插上了句嘴。

  “第三个便是韩云,他与成毅老师发生过争执,成毅老师对他造成过伤害,对开题报告不通过的事情怀恨在心,也对成毅老师不给助学金的事情十分生气,不过——如果就把这个当做杀人的理由,未免也太过牵强。”

  “恩,确实是这样。”唐辉觉得樱桃说得很有道理。

  “第四个是张华和韩军,张华在与成毅教授结婚前就认识韩军,通过过量服用降压药的事情可以证明,张华与成毅结婚的目的的确是动机不纯,极有可能是想贪图成毅的财产,可是就算是两个人早有预谋,这动刀子的事情未免太过夸张了一些。”

  王峰在那里把几人列成了一排,按照动机大小的顺序排列着,成星——吴晓静——韩云——张华(韩军),“可是这有什么问题吗?”

  “每个人的不在现场证明把这个链条变得十分模糊,但是我总觉得有些东西应该深挖,这只是一个主链条。”

  “深挖?什么意思?”

  “这只是一个单纯的链条吗?这些人之间是否存在关系,或者说他们背后还是否有什么我们看不到的一面。”

  “也就是说,可能存在着旁支,或者副链条?”唐辉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确实是这样。”樱桃肯定了唐辉的说法。

  “那樱桃姐,你今天为什么约我来这个咖啡馆。”

  “五分钟之后,你就知道了。”樱桃神秘的浅笑了一下。

  唐辉习惯性地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7点55分。

  8点整的时候,一个身影从咖啡馆的正门走了进来,唐辉差点叫了出来,他认出来了,这个人是韩云。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脑子聪明的唐辉也有些疑惑了,“难道是他约见了什么人?”

  樱桃摇了摇头,“他在这里打工,每天八点准时上班。”

  “对呀!吴晓静说过,韩云的家庭条件不好,平时还要靠助学金完成学业的,可是——”唐辉又疑惑起来,“你从来就没有跟我们调查过韩云,也没有参加过案件讨论会,我觉得你都未必认识韩云,怎么就会知道韩云在这里打工?”

  “因为味道!”没怎么说话的王峰在一旁嘀咕了一句。

  “什么?怎么回事?”唐辉越听越糊涂了。

  “我虽然没有像你们一样刻意接触过韩云,但是确实在不经意间见过这个人。几天前的时候,王峰受林队长的嘱托,想让我协助办理这个案子,我和王峰见面的地方就是这个咖啡馆,当时给我们煮咖啡的服务生便是这个韩云,只是当时我们并没有注意。”

  王峰点了点头,对唐辉说道,“确实是这样,你还记不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韩云的时候,我对你说,总觉得这个人在哪里见过,然后你的回答就是‘地球上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

  “恩恩,当时有这个细节,不过王哥,你也太不敏感了,明明见过这个人,居然回忆不起来。”唐辉打趣地说道。

  樱桃颇有深意地看了王峰一眼,“这也不能怪他,那天的见面的时候,他一直低着头,仿佛面前坐着一个鬼一样。”

  听闻这话,王峰回想起了那天与樱桃见面时候的场景,确实分手之后一直没有联系,要不是林队长第一次跟自己开了口,自己是完全没有勇气来见樱桃的,所以见面的时候,自己一直将头深深地低着,连樱桃都没有正眼去看,哪里还会注意到面前煮咖啡的服务生。

  樱桃能这么说,显然是对自己那天见面时的态度有所介意,王峰又在那里吞吐起来,“你也知道,毕竟挺长时间未见面了,那天我——”

  见王哥的样子有些尴尬,唐辉想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愤,“哪里是女鬼,你见过这么漂亮的女鬼吗!”

  唐辉的话倒是把樱桃逗乐了,随即掐灭了第二支烟,相处多年,王峰的性格自己又不是不了解,调侃两句、出出气也就罢了,还为难他做什么,不过眼前的小伙子倒是很有意思,有这个么聪明伶俐的人陪在王峰身边,也是件好事。

  “不过樱桃姐,你也就是那天与王哥见面的时候,只见了韩云一面,况且当时还没有参与案子,后来又没有见过韩云,也没有参与案件讨论会,你怎么知道,韩云是这个案子的重点调查对象啊?”唐辉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一旁的王峰笑了一下,从牙缝中勉强地挤出了两个字。“头发!”

  “什么头发?”唐辉更迷糊了。

  “那天在旅馆的时候,你拿了韩云曾经就寝过的床单,你特意留了韩云的头发,说要做什么DNA鉴定什么的。”

  “恩,有这么一回事。”唐辉点了点头。

  “当时我和林队说,‘这个检测可以不要这么复杂’,找到韩云的血样对比就行,后来咱两就做了韩云女朋友于娟的工作,让他动员韩云去无偿献血,进而收集到了韩云的血样。收集到血样之后,林队约樱桃来了警局,还向你要了你在床单上捡起来的那根头发。”

  “对了,我想起来了,难道是樱桃姐仅仅靠嗅觉就在匕首上的血样、床单上的头发以及韩军的血液上进行了比对?”唐辉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樱桃笑了一下,王峰点了点头。

  唐辉拍了一下大腿,兴奋地喊了起来,“樱桃姐,你这个本事,可不是一箭双雕,简直是一石三鸟啊!”

  “哪有那么邪乎!”樱桃毫不在意地回了一句。

  “是有这个邪乎!”王峰肯定地说道。

  “唉!”唐辉叹了一口气,“我忽然觉得咱们警察啊,医院啊简直都是摆设,只要有樱桃姐一个人就够了——”随即又眼前一亮,“樱桃姐,要是以后咱两配合调查案子,那可真是所向披靡啊!”

  “哈哈——”樱桃在那里善意地笑着,“我可不想和没事就喝AD钙奶的小子一起办案。”

  樱桃提到了AD钙奶,让唐辉觉得很没有面子,瞪了身边的王峰一眼,“王哥,AD钙奶这事,肯定是你说的。”

  王峰摇了摇头,一脸无辜的表情,“正常人都能闻到对方是否吃过韭菜盒子的味道,何况她是樱桃。”

  确实自己在来的路上刚刚喝过AD钙奶,不过按照樱桃姐的实力,岂止是吃没吃过韭菜盒子那么简单,恐怕连吃了几个,里面放没放虾仁儿都能闻得出来,想到这里,唐辉忽然觉得自己不再羡慕樱桃姐的这身本事,每天被这样那样的气味困扰着,也真是可怜。

  “我觉得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吧,继续讨论案子的事情!”王峰觉得自己要是不打断唐辉,很可能会一直把问题跑偏。

  “好吧!好吧!”唐辉有些扫兴,本来还想跟樱桃继续探讨特硬功能的问题,却被王峰把问题拉了回来。

  樱桃似乎看出了唐辉的想法,对唐辉说道,“他就是这样,让人扫兴的他的本事,他是一个正在热吻时回忽然停下来说我要去上厕所的人。”

  唐辉哈哈大笑起来,心里想着,这樱桃姐的比喻还真是恰当,自己每次正在欣赏美景、美女,或者是起劲儿地吃着美食的时候,王哥总会在那里说一句,“时间来不仅了,赶紧回局里!”

  “那好吧!我们继续说案子的事情。”樱桃又点燃了一支烟,继续说道,“韩云的私生活很不检点!”

  “是的,这与吴晓静的陈诉的同出一辙的,不过樱桃姐,你是怎么连韩云的私生活不检点这件事情都知道的。”

  “上次我跟樱桃见面的时候,他闻出了这个韩云在前一天晚上跟两个女人一起过过夜。”一旁的王峰喃喃地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