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思阳的厨艺
易熙文2017-05-27 10:383,167

  连续跟了林队长办了几天案子,樱桃有一些疲惫,但凡一些天赋秉异的人总会有一个共同特点,脑力上的消耗会比平常人更大一些,这就像一个普通人和数学家的区别,没事做的时候,普通人可能就是在那里呆着养神,而数学家则是在进行着公式运算,樱桃便是这样的人。

  樱桃瘫坐在沙发上,环视着自己的公寓,这曾经是自己和王峰两个人搭建的小窝,可是,分手的时候,王峰走了,将公寓留给了自己。

  公寓里的摆设很少,都是一些环保的实木家具,这样的家具少了甲醛的刺鼻味道,会让樱桃更加安心。

  客厅与餐厅的隔断上面摆着几瓶红酒,其中的两瓶已经剩的不多了,那靠在上面的半瓶,是与王峰分手时的前一天喝过的,樱桃至今没有再碰过。

  王峰走后,樱桃没再接触过男人。

  有些时候,女人的情感就想刚刚萌出嫩芽的小草,不管脚下的泥土是多么的肥沃,总需要露水的浇灌,樱桃觉得自己就像是那将要风干的小草,已经很久没有尝过露水的滋味了。

  也许,就想别人说得那样,自己真的是换上了情感洁癖。

  樱桃的肚子咕咕叫了两声,看来是提出了抗议,她习惯性地走向了冰箱,发现里面空空如也,随即自己苦笑了一声,红酒与空冰箱,这确实不太像一个单身女人的家。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她拿起了电话,是思阳。

  “樱桃,在家吗?介不介意一起吃个晚饭?”思阳的声音很好听。

  “对不起,我有些累,不想出去。”樱桃懒懒地说道。

  “哈哈——”思阳在电话那边笑出了声音,“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带了东西,就在你的楼下呢。”

  樱桃顺势从窗外向看了一眼,果然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在下面停靠着,思阳按下了车窗,冲着樱桃挥了挥手。

  看来今天确实是不能拒绝了,想到这里,樱桃的肚子又响了一声,肠胃已经在向自己抗议了。

  五分钟之后,思阳上了楼,他今天穿得很随意,身上只是一件浅色T恤,身上并没有平时的古龙水味道,看来是做好了下厨的准备。

  思阳提起了手中保险盒,“澳洲空运的牛排,喜欢吗?”

  樱桃望着眼前这价格不菲的牛排,点头笑了一下,看来这个男人还真是用心。

  ——

  牛排在加热的作用下咝咝啦啦地作响,香气一点点地从肉的缝隙中释放出来,不得不说,这种味道对饥肠辘辘的人极为刺激。

  “你要几份熟的,要是五分熟的话,已经快好了!”思阳在那里熟练地翻着牛排对樱桃说道。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本事?”听得出来,樱桃的赞叹是发至内心的。

  “我的本事多着呢!只是啊,你不给我机会让你见识!对了,你要几分熟?”

  “十分!”樱桃回答。

  “不会吧,十分?”思阳在质疑着樱桃的口味。

  “没错,就是十分!”

  樱桃不愿意解释太多,她不想让思阳知道自己品尝不了任何带着血丝的东西,尤其像牛排这样的食品,吃得时候还得就着红酒。

  ——

  夜色渐渐地沉了下去,两个人在那里吃着牛排,红酒缓缓地在高脚杯中晃动着,映衬着这双俊男美女的脸庞,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们说了很多的话,但大半是思阳在那里寻找着话题,虽说是酒量不错,樱桃竟然觉得自己有些醉了。

  思阳认真地看着樱桃,目光未有过片刻的游离,显然经过了上次的邂逅之后,这个大胆的男人竟然直接找上了家门。

  “没想到过去了两年多,你还是一个人!”思阳对樱桃说。

  “一个人挺好!”樱桃含了一口红酒,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总是拒男人于千里之外,大学是这样,毕业后还是这样,就算是不喜欢我,但我不相信,除了我,没有其他男人追求你。”

  樱桃浅浅地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眼前的女人面颊绯红,唇色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娇艳欲滴,思阳竟有些气愤,“到底什么样的男人能够迎合你的口味?”思阳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那个王峰究竟好在那里,为什么你还想着他。”

  樱桃苦笑了一下,叹了一口气。

  很多事情,她解释不清,也无法解释。

  对面的男人不会了解自己曾经是被这个老实木讷的男人如何呵护着,不会抱怨自己毕业时没有出去打工挣一分钱,不会因为警察身份而听从父母的教唆而抛弃这个不愿意的去工作的女子,不会为自己的无理取闹和娇滴任性而发怒一次。

  永远会在自己半夜饿醒的时候起来为自己煮面,永远会在自己耍小脾气的时候在对面憨憨的笑着,永远会在自己生病的时候守在床边一晚不睡,就连分手,也没有拿走一样东西。

  王峰的味道,就像是一个饥寒交迫的游子走进了一个温馨的花房,花房里面摆着一个淡粉色的多层奶油蛋糕,那是一种美丽的饱腹感。

  思阳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眼前的女子,眼眶竟有些湿润了。

  他惶恐起来,于是走到了对面,把樱桃揽在了怀里,右手拂过了她有些凌乱的发丝,温柔地说道,“告诉我,你孤独吗?”

  樱桃点了点头。

  “让我陪陪你,好吗?”

  樱桃既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与两年前的那次不同,思阳没有着急,而是将自己的嘴唇轻轻地靠上了上去,先是吻了她的泪滴,然后又滑落到了她的唇上。

  仿佛被什么东西激灵了一下,思阳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他的嘴唇流血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我是一个可怕的女人!”樱桃说。

  “可怕——”思阳“哈哈”地大笑起来,“你以为咬了我一下,我就会觉得你可怕。”

  他粗暴地擦了一下嘴唇上的血液,继续吻了上去,仿佛要释放自己压抑了多年的情感,狂吻之余,他没有顾忌樱桃的挣脱,直接将她压倒在了床上。

  樱桃感受到了一个男人的强烈欲望,这种欲望似乎也在唤醒着自己的某些东西。

  这时候,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

  樱桃拿过手机看了一下,是王峰。

  她想推开思阳,却让他看到了手机上面显示的姓名,思阳再次愤怒了。

  他狂躁地抢过了樱桃的手机,扔到了床边的地毯上,有些恼怒地在樱桃的耳边喊道,“你就当世界上没有这个人,好不好。”

  “啪!”一个巴掌打在了思阳的脸上,“你比不了他!”

  “为什么?”

  “我不喜欢男人总是变换着味道。”

  于是,思阳的激情再次被打断了,恼怒地将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下的T恤衫摔到了一边,樱桃知道,自己再次得罪了他。

  “有这么难吗?”思阳不知道是在抱怨樱桃,还是在喃喃自语。

  樱桃拿出了一支烟,递给思阳,“要来一支吗?”

  思阳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摔在地毯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捡起了手机,递给我了樱桃,“要接吗?”

  王峰的名字随着手机震动的频率颤抖着,樱桃竟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接。

  “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我现在就出去。”思阳知趣地拿着衣服进了客厅。

  “喂——”

  “樱桃,还没睡吧!”王峰还像以前一样,说起话来慢吞吞的。

  “嗯,有什么事吗?”

  “这两天累坏了吧!”

  “还行!”

  “如果不喜欢做的话,就不要参与案子了,我怕——”

  “怕什么?”

  “目前凶手还不知道是谁!我怕万一被凶手参与了案子,对你有伤害!”王峰的声音有一些恳求。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嗯,那——我没有什么事情了,希望你注意身体。”王峰支支吾吾地说道,然后挂断了电话。

  这个男人还是这样木纳,樱桃想着,木纳地还是不知道应该等着女人先挂电话。

  不过,樱桃竟觉得心理有一些温暖。

  客厅里,思阳坐在沙发上吸着烟,情绪上已经稳定了许多,看樱桃走出了卧室,淡淡地说了一句,“我该走了。”

  樱桃没有挽留,这是思阳预料到的事情。

  窗外楼下的奔驰车猛地一拐弯,飞奔而去,樱桃知道,思阳今天本来就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然这个开车来的人怎会喝酒。

  樱桃坐在沙发上,看着餐桌上那已经没有温度的牛排,不知怎的,她居然有一些怀念王峰煮的挂面汤。

  分手之后,这是王峰第二次给你自己打电话,第一次便是约自己在咖啡馆见面,受林队的嘱咐,想让自己参与教授的案子,不过樱桃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咖啡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