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
子非我2017-06-04 02:373,793

  这里是地球上最大的沙漠,满目皆是能伤人的风沙。

  一阵劲风不留情面的拂过沙面,轻易的激怒沙漠,激起更多的黄沙漫天飞舞。许久,飞沙略微变得稀薄些,里面竟渐渐露出一个人的身影。

  细细看去,是一个举步艰难的独行者。

  行者枯萎的炭黑短发看起来已经毫无生机,而他的面容如蜡般苍白,在一片橙黄的天地中很是显眼。他很是宽广的双肩向前倾耸,后背挂着一个看起来十分厚重的大包裹。腰间则有三个干瘪的皮质水壶,其中有两个甚至内瓤都外翻出来,破损不堪。他是个人类,但他的骨架看起来并不寻常。此时他异常高大的身材却衣衫褴褛,几乎半裸上身。

  敢于独行大漠的勇者已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干枯迹象的右臂依然有力的杵着看一根长棍,躬着身子在沙堆上慢行。说是慢行都不准确,因为他只是本能般挪动身体而已。

  而在黄沙漫漫的天地中,任何生物都看得出来,他已是强弩之末。

  不知人类行者自己是否内心已然绝望,但他的行为并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就像手脚被装上了一刻不停的发条,他依然固执的拖着破损的身体,沉默的在沙漠上挪行。时间又过了一阵,太阳终于走到了正空。狂风忽地停歇下来,只剩下毫无生命气息的寂静与酷热蔓延与干枯的大漠。

  行者放缓了频率。他终于感到了久违的心悸,这是死亡的预感。

  此刻他很想要听到一点声响,哪怕是以前常常盘旋头顶追寻死亡的秃鹰也行。但随着时间流逝,除了偶尔的脚下发出的磨沙声,什么也没有。这里是炙热的地狱!

  许久都没有见到过活物了吧!听闻最强悍的变异种都不会选择在这区域生存,这里的死亡辐射与毒辣太阳,已让不知多少企图穿越大漠的异能勇者们,丧命于此。

  很快,我也会成为其中之一吧!

  死亡的心悸感令他早已麻木的灵魂渐渐苏醒。但是他脑中虽然这样想,却还是慢慢的将身体挪上一个小沙丘,而后强悍的身体终于到达了极限,如同绷紧的发条断裂,他再也无法站立,忽的半跪在了沙丘之上。

  只剩下迷茫的双眼开始了最后一次打探,周围依旧是一片苍茫沙海。无言低头,一滴汗液顺着他坚毅的面庞滑落,滴入脚下的沙海。他无神的双目紧盯着那一点的水渍,两秒。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奢侈的汗液留下的水迹仅仅支撑了两秒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还在两秒区,他心中用早已没有情绪的思绪想到。到了三秒区才可以放松一些,不是么?

  可自己这是怎么了,还有可能撑到三秒区么?真的能么。无比迷茫的双眼渐渐阖上,算了休息一下吧。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横贯东西方的大漠是如此广大,竟远远超出了地图的标识。或是没人告诉过他,这些年大漠又扩大了许多。

  独自徒步横穿大漠走近东方,他几乎算是这段征途的第一人。如果按照数百年前和平年代的地理标识,他只用大半年间便从欧洲亚平宁半岛,走到了亚洲两河流域。在这个异能种遍地的时代,危险无处不在的时代,这已是骇人听闻的奇迹。没人能想到,这一段全是黄沙与异兽的征途上,他竟真的撑了下来。

  再走一阵便可以看到大漠之东了吧!或是死亡在前,闭上眼的行者思绪并没有混沌,而是更清晰了。他回忆起了旅途中无处不在的辐射,无时无刻不在虚弱着他的变异躯体,他想到了头顶的那颗无情艳阳,他也想到了一些赠与他伤痕的变异种。这样的情况下,走不到传说中的大漠之东吧!现在确实不用分心变异生物的危险,但在这死亡禁区的前方,可还有那座天堑般的山脉啊!

  慢慢他的内心平和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他走不到终点了。“我将埋葬在这黄沙里,这就是我的命运么?”接着他质疑自己“可我到底为什么而来?”他迷糊的质问回忆。但想了一会儿他只觉得头脑昏沉几乎要炸裂开,于是他痛苦的用右手抚摸面颊作为了结。

  不知经历了多久艰苦卓绝的跋涉,最重要的原因他竟再也想不起来。头顶毒辣的太阳与大漠强烈的辐射一起,终于将他的脑子烧成了一锅浆糊。

  半跪的高大身体开始陷入沙地。许久,他又想起来了一些记忆片段。那时的我还在一个废墟生存。对,在十七号废墟!脑中的回忆一闪而过,仿佛数百年前的经历般模糊。并不清晰的回忆里,有战斗。哦,在一次成功击退暴徒的战斗之后,好像有个声音告诉过我,大漠之东有最厉害的人工智能,有最完美的防御屏障,有最完整的变异进化科技。然后……回忆就此中断。

  我是为何而来呢?回忆如同前世般遥远,行者微微摇头,面上痛苦之色更胜。真的再想不起来更多了,大概发生了一些不可抗的事情,让我必须来到这里吧。否则谁会踏上了这段征服大漠的狂途?

  离最初的核战都有近两百年了。当初的核战这么就没能让人类灭绝呢?若当时人类就灭绝了,也就不会有在这里的自己了吧。也就不会经历这些不知为何的痛苦了。那该有多好啊!身体缓缓向前倾跪倒于沙丘,大半身体转眼被沙子埋没。就这样吧!一个人类在沉默中向静候的死神招了招手。他再也不愿回忆更多了。

  他将死在人类历法西元二千四百三十三年,“大核战”开启的百年之后。

  时光倒回百年前,因为种种阴谋与人类的自大,人类内部毫无征兆的爆发了席卷整个地球的核战争,巨大而混乱的战争持续了十数年,先前的人类文明设施却并没有毁于一旦,也只让人类直接减少了百分之四十的人口。但这还不是让那些暗中发动核战,企图灭绝人类的生物最失望的。

  和人类以往的历史一样,每次大规模战争人类都会更新许多的技术作为附带品。但没有谁能想到,核战后接踵而来的是人类生物学技术长达近百年的技术爆炸时代。

  战争前的人类世界中,人类的基因组就早已被完全破解。各国生物学精英们开发代号“神明密码”的基因技术也已经秘密进行了百十年的时间。而伴随着核战争,终于出现了改变人类这个种族的基本特性的契机。拥有非凡能力的变种人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那时在突然核爆中战争中幸存的军阀势力割据着不同地域,所有政府都不复存在。而在那个混乱时代,越来越多的人类主动或被动的开始了自身的变异与进化。可控的进化,成了新人类的一个前行方向。这次进化的意义非比寻常,许多年以后人类得才会意识到这一点。这恐怕也让核战争的始作俑者们最始料未及的。

  到百年之后的现在,地球上仅存的两个适合人类居住区——大漠的东西方,都出现了强权型的大型集团,渐渐有了统一的趋势。只是一个充满辐射无比广大的大漠将东西两边隔离开来。所有人都希望能统一,起码东西方能各自统一。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也许百年后的人类将直面那个新的威胁,那个最大的,正朝人类袭来的威胁。那个喜好征服的外星文明——“人马座联盟。”

  大漠中已向命运跪下的行者,就是个罕见的变异人种。他那接近两米五的身体里时常存储着能炸裂一座小山的力量,这也是他为什么能穿越大漠独行至此的原因。但此刻他的力量源泉早已枯竭衰败。

  ……为什么不去瓦尔西?脸快要贴地,沙漠的无比炙热令行者再次感到痛苦。他再次质问自己,为什么我不去瓦尔西联盟?

  瓦尔西联盟,是西方最大的一个势力,几乎所有人类都认为它能统一大漠之西。那里离行者记忆中生活的十七号废墟更近,路途与东行的绝境之旅相比,简直就是毫无难度的坦途大道。

  “我为什么不去那里,为什么要来大漠之东?究竟是为了什么?”回答他的依旧是脑中一片空白。渐渐,他手中不知材质的长棍终于失去了支撑的角度,孤独的行者终于完全扑倒在了大漠之中。“算了,就这样吧……”他悄无声息倒下,释然又有些不甘的静待着死亡来临。

  “核战以前的有些人类有虔诚的信仰,他们相信生前的虔诚会换来死后的救赎。那信仰之地真的存在吗?变种的人类也能去吗?我还是人类么?”头埋入沙地,闭眼后也赶不走的恼人赤红终于不见了踪迹。眼前是与宇宙同源的静谧黑暗,而黑暗正在悄悄吞噬着一个生灵。他感觉自己看见了包裹宇宙的黑暗。

  突然间,“你干什么~!”竟有声音传来。人类!有人就在身后!

  这个声音打破了死神精心编造的静寂陷阱。谁啊?行者眯起了已经阖上的眼睛,他用尽最后的力气转头看向自己身后的大包裹,埋怨的声音是从那里传出的,自己背着的那个大包裹!包裹里是什么?

  他趴在炙热的黄沙上无力的回首,静静等待发出声音的东西自己出现。

  很快,封住包裹的布块被一只白皙的小手扯开。一个小小的身影爬出包裹直接爬到了他宽广的背上。紧接着是一个幼稚的童声的疑问:“你搞什么啊?我正在吃棒棒糖,你不打招呼就突然趴下,这么久了还不起来,要我一直趴着吃吗!”

  竟然是个金发蓝眼的小女孩!

  “啊?”行者觉得恍若梦境。这是死神营造的幻觉吗?

  包裹着女孩的头套被白胖的小手一把掀开,抱怨的小女孩露出了她可爱的面庞。她爬在行者宽广的后背上,圆圆的脸上看起来很是红润。白金的齐耳短发看起来也经过无比精心的打理,和身前行者炭黑凌乱,几乎生烟的焦臭味长毛发形成鲜明对比。

  “你保证过会带着我到大漠东方的,哼,怎么又不行啦!”她白嫩的小脸凑了上去,用水嫩的小手拍了拍行者干枯的面颊:“快起来啦!别爬在地上了。爬久了你也会烂掉的!”

  神秘小女孩粉雕玉琢的小胖脸实在是完美的诠释了人类可爱这个词语,让人忍不住有上前一捏胖小脸的想法。但很遗憾,这里是只有死寂的大漠,这里只有一位濒死的变种人。这里并没有其他正常普通的人类。

  身高两米五的行者与他背上身高只有五十厘米的小女孩就这般别扭的对视着。神秘的女孩不言,绝境中的行者亦忘记了对方的身份。

  不多时,大漠又渐渐刮起了风。二人彼此对视的诡异身影再次在大漠的风沙里模糊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罗梅少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罗梅少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