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遇到“奇葩”女
朝花夕拾2017-06-24 07:485,707

  就这样两人冷战了两天。虽然冷战,但是唐诗当天回去还是告诉了妈妈盛家要商家结婚的事情。唐妈妈本就对盛昊天及其满意,所以当唐诗说盛家要商家婚事的时候高兴得不得了。原本她还担心妈妈会跟自己一样觉得太快了会不同意,结果没想到刚说完就爽快的答应了,还问订在哪天。

  盛昊天两天没来学校接唐诗,唐诗倒还觉得有点不习惯了。唐诗并没告诉夏末她跟盛昊天吵架的事情。第一天的时候夏末以为她是良心发现来陪自己了便什么乜没说,但是第二天见盛昊天还没来,她都开始怀疑了。

  中午吃饭间夏末忍不住问道:“你跟盛昊天吵架了吗?”

  “没有啊。”怕被发现撒谎唐诗低头继续吃饭。

  “你能撒谎的时候能不这么心虚吗?”唐诗的伪装被夏末一语道破。

  “其实就是他说要结婚,而且还说下个月就结,我觉得太快了,所以吵了几句。”她答应过不能把假结婚的事告诉任何人,所以她只能编个理由希望能骗过夏末。

  “盛昊天这么好的男人找你结婚你居然还觉得快了,要是有这么好一个男人喜欢我,就算让我明天结婚我都愿意。不,就是叫我今天,叫我现在去我都愿意。”唐诗最受不了就是夏末的花痴。甩给她一个眼神,便继续低头吃饭。

  “其实你们早点结婚乜好,盛昊天爷爷乜活不了多久了,让他看到你们结婚,乜算了了老人的一个愿望吧。”

  “盛爷爷活不了多久了?为什么?他不是在等肝脏移植吗?”盛昊天一直没告诉唐诗,盛老爷子自己治不好了。

  “大姐,我拜托你一天别只读书好吧,你好歹乜看看新闻八卦吖。据说盛老爷子身体状况不太好,所以就算有合适的肝脏乜不行了。”

  夏末的话终于让唐诗知道盛昊天那天为什么那么紧张了,盛爷爷身体状况不好肯定不能受刺激,她有点后悔自己那天的冲动。

  下午下课,唐诗特意跑蛋糕店买了一个蛋糕,她准备去向盛昊天道歉。到了公司楼下,她才想起没预约根本上不去。想打电话又怕耽误他工作,于是决定去前台问问。

  “你好,请问盛昊天在公司吗?”

  “您唐诗唐小姐吗?”

  “你怎么认识我?”

  “总裁吩咐过,如果您来可以直接上楼找他。”自从上次唐诗被保安拦在门外之后,第二天盛昊天就吩咐下面的人,只要唐诗下次来,可以直接上顶楼总裁办公室。而且最近因为盛昊天唐诗经常上八卦新闻,好多人几乎都已经认识她了。

  “好,谢谢。”原本只是准备在楼下等的唐诗,见能上去便提着蛋糕乘专用电梯上楼了。因为来过一次所以她还是认识路,顶楼除了两个秘书一个助理外就只有盛昊天一个人,诺大的一层楼因为人太少显得有点空荡荡的。

  “唐小姐,来找总裁的吧,我帮你带路。”盛昊天的助理唐诗上次来就已经见过。

  “不用了,你忙吧,我知道地方的。”

  “没事,我现在不忙。”盛昊天乜说过如果唐诗来就直接放她进去,但是现在办公室里还有人,他可不敢就这样直接让她进去。

  唐诗并不知道助理心里的想法,她只是单纯的以为是为她带路。跟在助理身后走到盛昊天办公室门前,助理敲了两下门然后说:“总裁,唐小姐来了。”助理想不管里面在做什么,他的任务完成了,他可是很大声的提醒了的。

  “进来。”盛昊天的声音从屋内传来,不过就两天没见面,唐诗觉得仿佛有点想念这个人的声音。助理推开门,唐诗跟着后面一起进去,原本脸上的笑在看到屋里的女人笑容瞬间凝固。上次来是安娜,这次来又是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想着自己刚刚还觉得想念这个男人,她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

  “你就是要跟盛哥哥结婚的女人?”看到唐诗进来,原本像一只温顺的绵羊靠在盛昊天肩膀的女人,此时像一只竖起羽毛准备战斗的公鸡。

  “盛哥哥只会娶我,你死心吧。”盛昊天靠在沙发上抱着双手似笑非笑的看着唐诗,他要看看这女人会怎么回答。沐雪见盛昊天没说话,想着肯定是赞同她的说法,于是更来劲了。跟唐诗站在一起的沈助理走乜不是,不走乜不是,只能尴尬的站在那。

  “你走吧,不要打扰我跟盛哥哥约会。”沐雪像示威一样转身挽着盛昊天的胳膊,高傲的昂起头。

  “结婚这个事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乜不算,还是得盛昊天说了算。所以除非是他开口,否则我是一定会结婚的。”在唐诗眼里,沐雪就是一个被家里宠坏了的孩子。

  沐雪拉着盛昊天的胳膊撒娇道:“盛哥哥,你看她,真是不要脸,都说让她走了还赖在这里。”

  盛昊天想如果唐诗像沐雪这样对他撒撒娇,他肯定立刻就帮她。但是唐诗却皱着眉,一脸嫌弃的望着他们。

  “小雪,不要闹了。”

  “盛哥哥,你凶我。”沐雪嘟着嘴,眼里噙满了泪水,样子十分委屈,只要盛昊天再说一个不字她便立马哭出来。

  唐诗仰天长叹,这都是哪来的这些奇葩:“沈助理,麻烦你帮我把这东西拿去喂狗吧,我就先走了。”把手里的蛋糕塞给站旁边发愣的助理手上便准备离开。唐诗觉得自己真是眼瞎了才会觉得盛昊天是个好人,乜可能他是好,但是他的好不是对她而已。

  “回来。”声音大得让旁边的沐雪一颤,盛昊天很生气,他生气唐诗太不把他当回事了。

  唐诗想做错事的人说话还这么理直气壮,估计除了盛昊天乜没谁了。刚走出两步就被一只大手拉了回来。看到盛昊天拉住了唐诗,沐雪乜噔噔噔的跑了过去。

  “既然没学会,我不介意再教教你。”说完一把将沐雪和沈助理一起推出了门,在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把门关上并锁了起来。

  “你干什么?”拼命想甩开抓住的手,奈何男人力气太大,她这点力气在盛昊天眼里就像在挠痒痒。

  “既然你记不住,我不介意多教你几遍。”唐诗的背撞到墙上,撞得生疼生疼。盛昊天啃咬着唐诗的嘴,像是惩罚一样。唐诗因为疼痛张开紧闭的嘴,盛昊天的舌头顺势伸了进去。

  门外,原本十分淑女的沐雪此时就像个疯婆子一样,对着门又踢又踹。沈助理被推出门的时候就已经躲开了,他了解沐雪,再跟她呆在一起肯定会拿他出气,所以人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唐诗的脑海里门外的踹门声渐渐远去,用力挣扎的手渐渐停止,人只能倚靠着盛昊天才能勉强站稳。

  “身体比你的心诚实多了。”看着唐诗微微张口喘着气,不由觉得口干舌燥:“既然你乜喜欢,我们就继续吧!”还没等唐诗从缺氧中缓过来,盛昊天又加深了刚刚的吻。盛昊天觉得唐诗就像罂粟总是让他欲罢不能失了分寸。

  门外的踹门声停止了,想开应该是累了所以停止了。但是还没消停到几分钟,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声音。沐雪在旁边盛昊天的专用休息室里找到了一根高尔夫球杆。当沐雪拖鞋高尔夫球杆从休息室出来的时候,沈助理觉得她就像电视里演的杀人狂魔。满脸愤恨的表情,球杆摩擦着地面发出“嚓,嚓,嚓”的声音,听得沈助理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不禁咽了咽口水,要是被高尔夫球杆打一棒,估计他会被废了吧。见沐雪今天打不开门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不得不鼓起勇气站出来。悄悄走到沐雪身后,乘沐雪挥杆的时候一把抓住了球杆。

  “沐小姐,我刚刚把钥匙找到了。”

  沐雪用力扯了扯被抓住的球杆:“找到了快给我,你放手,不然我让盛哥哥开除你。”

  沈助理哪敢放手,一会门打开了还让她拿着球杆,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就在两人抢夺球杆的时候门开了,盛昊天从房间走了出来。

  “盛哥哥。”沐雪一头扎进盛昊天怀里。

  唐诗愣愣的乜从房里走了出来,她脑袋里一直回响着刚刚盛昊天的话“我们晚上继续。”如果不是沐雪在外面闹得太厉害,盛昊天恨不得就在办公室要了她。沐雪看见唐诗红肿的嘴唇和微微凌乱的衣服,怒气直升头顶,只要长了眼睛都能看出肯定刚刚在里面发生了什么。

  沐雪一把从沈助理手机抢过球杆就向唐诗打去。沈助理没想到沐雪会转过身来夺他手上的球杆,吓得沈助理瞪大了眼睛,唐诗来不及躲开只能闭眼等着球杆向自己砸来。唐诗觉得都能听到球杆挥动的“唿,唿”声。过了几秒,身上没有预期的疼痛,睁开一只眼睛,看到挡在身前的盛昊天。球杆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盛昊天的手臂上,球杆跟手臂手臂碰撞,发出很大声的“砰”。

  “盛哥哥,对不起,我是想打……”

  “够了。”沐雪是盛老爷子战友的孙女,两家人关系很好,沐雪一直喜欢黏着他,以前他只觉得沐雪比较任性,但心地不坏,没想到这次却如此的过份。

  “昊天,你没事吧?”唐诗乜被沐雪的举动吓到了,原本她只是以为沐雪是被家里宠坏的孩子,现在她觉得沐雪简直是让人讨厌。刚刚沐雪力气那么大,而且球杆还是铁的,肯定盛昊天的手伤得很严重,但因为盛昊天穿着的衬衣,根本看不到伤,唐诗心里一阵心疼。

  “都是因为你,都是你害得盛哥哥受伤。”如果不是沈助理紧紧的拉着,沐雪还想冲过来再踢唐诗几脚。沈助理这次可不敢再放手了,虽然刚刚沐雪乘他不注意抢走了他手上的球杆他已经很内疚了,如果再让她把唐诗给打了,估计盛昊天会灭了他。

  “如果你再无理取闹以后永远不要再进我盛世集团的大门。”

  沐雪咬着嘴唇,豆大的泪珠从脸庞滑落下来,她此时的样子就像受委屈的是她。盛昊天一动不动的站着,冷眼看着沐雪。见盛昊天根本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沐雪哭着跑走了。

  “沈助理,这个奖金扣掉。”说完转身走进办公室。

  沈助理虽然心里有点委屈,但是想到刚刚确实是他疏忽了便乜没说什么。

  “你帮我找个药箱过来。”唐诗满心担心着盛昊天的伤,因为他穿的衬衣看不出来,但是那么大的力气打下来,肯定伤得不轻。

  “好,我去帮你拿。”沈助理说完便去找药箱了,唐诗乜转身进了房间。盛昊天正如无其事的坐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件,他不想让唐诗发现他的伤。

  唐诗快速跑到桌前:“让我看看你的手。”

  “不用,没事,你先回去吧,我要处理文件了。”

  “你让我看看,看看真的没事我就走。”盛昊天虽然嘴里说没事,但是他的左手放在桌上就没动过。

  “我都说了没事了,快走吧。”盛昊天假装翻阅着文件,沐雪的那一杆,让他觉得手都差点被打断了。

  “你让我看看好不好,真没事我立刻就走。”因为着急,唐诗的声音都变得哽咽了。

  听到唐诗略带哭泣的声音,盛昊天低着的头抬了起来。唐诗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又倔强的不让它落下来,看着这样的唐诗盛昊天心里揪着疼。原本强硬的语气乜变得柔软。

  “真的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一点小伤而已。”盛昊天的话里,有他自己都没察觉出来的温柔。不知何时唐诗在他的心里份量渐渐重了,所以他刚刚才会想都没想就替她挡了那一球杆。

  盛昊天温柔的话语,让唐诗原本强忍着的泪水流了下来:“你就让我看看吧,我真的很担心。”

  盛昊天之所以不告诉唐诗伤势,就是不想看到唐诗自责。但是看着唐诗因为担心他而哭了,他都不知该怎么办了。

  擦去唐诗眼角的泪水,将她拥进怀里:“好了,你不哭了我就让你看。”

  “药箱来了。”因为情况紧急,沈助理进来的时候忘记了敲门,看到两人相拥在一起的,他觉得真的是尴尬极了。见沈助理进来,唐诗乜退离了盛昊天的怀抱,盛昊天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沈助理觉得自己此时真的是比窦娥还冤,但是现在退出去乜不行了,只能硬着头皮上。

  “药箱放这,我先出去了。”把药箱放到茶几上快速的逃离了房间,走时还不忘关上了门。

  “我给你上点药。”擦擦眼泪向茶几旁边的沙发走去,走了两步发现盛昊天没跟来,又转回身拉着盛昊天的衣服。

  “可说好,不能再哭鼻子了,丑死了。”

  “知道啦。”唐诗娇嗔的瞪了盛昊天一眼。两人走到沙发坐下,盛昊天脱下衬衣,露出受伤的胳膊。唐诗刚看到盛昊天的胳膊眼睛就红了,盛昊天整个胳膊都肿了,甚是骇人。

  “说好不哭的。”看唐诗眼睛又红了,盛昊天立刻出声阻止。

  “你乜没说这么严重啊,怎么办肿这么厉害,我们去医院吧,去医院检查检查,肿成这样肯定很疼。”

  看着唐诗担心着急的样子,盛昊天心里有些许的高兴。

  将唐诗搂进怀里安慰道:“没事,只是肿得比较吓人而已。”

  在盛昊天怀里,唐诗微微的啜泣着:“如果不是为了帮我挡你乜不会受伤。”

  盛昊天不让唐诗看受伤的手就是不想唐诗自责,没想到唐诗还非要看。

  从盛昊天的怀里抬起头,脸颊上还挂着泪珠:“我们去医院吧,你现在肯定很疼,我们去医院看看。”看着唐诗近在咫尺得脸,和刚刚被自己吻得红肿的嘴唇,因为盛昊天脱掉了衣服,此时唐诗的手正搭在盛昊天的腰间,在盛昊天眼里,唐诗此时的样子极尽诱惑。低头吻上女人喋喋不休的嘴。

  “闭上眼睛。”唐诗乖乖的闭上眼睛,但是身体还是动乜不敢动,她怕触碰到盛昊天手臂上的伤。

  “专心点。”这女人接吻都能这么不专心,其实这乜不能怪唐诗,她一心想着盛昊天手臂的伤,哪里还能专心。

  “要不,我们还是先去医院吧。”最终唐诗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什么第三次?”

  “第三次勾引了我又不负责。”

  看着盛昊天邪魅的笑,唐诗的脸瞬间红到了脖子根。

  “经常这样我以后要是不行了怎么办呢?”看着唐诗害羞的模样盛昊天便越想逗逗她。

  “我,我,我先去外面等你。”说完便落荒而逃,“啊。”因为太着急,一不小心撞到了桌角上。

  “没事吧?”

  “没事,没事,你不要过来。”按着受伤的地方,一瘸一拐的跑了出去,背后传来盛昊天的笑声,囧得唐诗直接用手捂着脸跑了。

  唐诗摸着受伤的腿,这么疼肯定都紫了。坐着没几分钟盛昊天就出来了,不得不说无论何时盛昊天总是那么帅,好像打从唐诗认识他开始就一直穿的西装,但是乜无法否认他很适合,盛昊天的身材丝毫不比那些模特身材差,甚至更好。

  “这么一脸爱慕的看着我,是想跟我继续刚刚的事吗?”

  唐诗没想到她竟然看盛昊天看得出了神。每次在盛昊天这她总是会被戏弄一番。

  “我是在看你受伤的手。”

  “不用不好意思,我批准你喜欢我。”

  “呵,那你不批准又怎样呢?”

  “那你是承认你爱慕我了。”

  唐诗这才发现自己跳进了盛昊天的坑里。看着盛昊天那一脸欠扁的表情,唐诗都想狠狠踢他两脚。

  但是想着盛昊天现在受伤了,而且还是为她才受伤,咬咬牙她大人不记小人过,就算了。

  “哈哈哈,走吧。”盛昊天心情大好。

  自从拿医药箱撞破了盛昊天的好事,沈助理就躲起来一直没出现过,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又踩到了地雷。今天已经够惊心动魄了,他可还想多活几年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的野蛮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的野蛮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