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行情
简泱泱2017-05-31 11:472,161

  楔子

  “行情”是闽南语单词,形容一个人可靠、水准高、童叟不欺、足金足两、尊老爱幼……如果一个人做事行为被说“不够行情”,就是在鄙视他,低于合理人类水准之下。

  做得好,则会被夸赞够行情。

  例句:“张三那件事,很行情!”“李四这件事处理得不行情。”

  以此类推。

  如果说父亲是女儿认识的第一个男子,是影响她选取初恋的标准,那么爸爸们很有可能不知不觉地把女儿心中男人行情(或曰门槛)抬高了,又或者把行情给拉低了……

  简川和简圳分别五岁和七岁那年,父母离婚了。

  起初他们不觉得离婚有什么不好,

  直到有天他们一如往常在操场玩,一个尖锐声音响起:“我爸妈说不能和你们玩!离婚家庭出来的孩子还能好了?!”那是庄艳艳,爸爸同事的女儿。

  七八十年代,这离婚,看来真是很大事件呢——大到在校园里的老师与太太,特特叮嘱一向和简川要好的女儿不许与她玩。

  简川愁苦挠头,离婚,除了让爸爸妈妈伤心,也能让别人愤怒吗?没精打采地回家了。

  简圳却大吼一声“你才是坏孩子!”冲了上去……也许,命运从那一刻开始,就预示了不同的结局。

  爸爸看到从来傻乐呵呵的简川像没尾巴小狗的样子,问她怎么啦,是不舒服么。简川有气无力地说:“庄艳艳说我和简圳是坏孩子。”

  “哦。”爸爸说:“好孩子和坏孩子也不是庄艳艳决定的啊。是你们今天的行为决定的,你们做了什么坏事么?伤着别人,还是害到自己,或者破坏学校公物啦?”

  简川:“没有,庄艳艳说她爸妈说的,离婚家庭出来的孩子,全是坏孩子。”

  爸爸:“离婚家庭的孩子不都是坏孩子,不离婚的家庭也有好孩子和坏孩子;离婚的爸爸妈妈也不全是坏人,但是庄艳艳还不知道,等她长大了她就懂了。不过,不开心是正常的,谁被指责坏孩子也不开心啊,爸爸妈妈这样的大人,被说坏大人,也不开心嘛,那,要怎么办?”简川想了想:“爸爸你和我玩嘛。”

  简大洲说:“好,我们玩什么呢?”

  “你给我讲故事!”

  是,简川的生活最大板块是吃,接着是玩,和谁玩才不是重点,可以不在乎,她觉得在学校的生活是玩,家里的生活也是玩而已,玩才是核心。

  庄艳艳么,不和她玩就不和她玩,谁都可以选择不和谁玩,爸爸说,这是庄艳艳的“权利”。因此就算是哥哥简圳不想和她玩,她自己也能玩得开心。

  此刻小小简圳此刻最大的烦恼,不是玩。

  是理发,简圳从小不喜欢理发,不喜欢理发师调笑的语气和手上凌厉的武器,不喜欢在脖子搽怪怪的白痱子粉,再让头发的碎屑飘进衣领,刺得背上难受,痒。

  他觉得不公平,为啥妹妹简川就可以不用每个月理一次发,想留长留长,想剪短剪短,想半长不短还可以弄刘海和齐耳发,奶奶不会头发一长就在耳边唠叨她“狼狮狗啊,该剪发啦!”,浪狮狗,则是说狗儿的头发不整齐,想变成狮子而不能。闽南语说“浪狮”来形容孩子们跑乱后的发型如狮子,缤纷披陈的样子,又没有一丝威武感,尴尬极了——不过,这次和小伙伴在操场打架,擦破皮要上药,必须理掉一些头发,上星期才理发,又理发!

  太不公平!刚理完发浑身不爽的简圳想,真讨厌。

  简川曾经觉得迷惑,为什么她的名字叫川,而哥哥是圳呢,这两个字,又相像,又不像的,分别有什么意思呢,她和哥哥去问爸爸。

  ——那是因为简圳比妹妹大两岁,“因此,你的名字也比她多几笔,”父亲简大洲是这样说。

  父亲又说:“川,和水有关系。”他们俩很好奇,仰头:“爸爸,和水有关啊?”爸笑了:“是形容水清晰、坦荡欢快的样子,川是指河流,你看‘川’这个字就像很多湖水攒齐了一起从岩石上挤着流下来的样子,像是咱们去过的天领山上那座瀑布。而圳也和水有关系。”爸爸用毛笔蘸水,悬腕落笔:“川”,笔直和弯曲的笔画在一个吸水砖上出现,弯的弯,直的直,简川顿时觉得自己名字真好看又好写啊,做题时庄艳艳写完名字,她都写好几题了。

  简圳问:“圳是什么意思?”。

  简大洲说:“水泉是小小的流水,等水泉出了泉眼那块小小的天地,就是水圳,水圳比水泉大,当然,没有川流那么大,不过,也是很有用的呢。河流的河岸比较广阔,因此水流成片,而水圳的河岸比较小,让水流集中,就有疏解泉水的作用。你看,圳是土在水流的边上,就好像,筑了一道墙。”

  像这样的描摹文字的夜晚有很多,有天晚上爸爸神秘地问兄妹俩,收拾好的只剩下一只锅子的折叠桌,看上去像个什么字,兄妹俩瞧了半天,简川说:“桌面像一横,两个支脚交叉……像个又字嘛!”

  简圳毕竟“见多识广”些,争着发言:“还有个锅呢!锅盖呢!才不是又。”爸爸赞许地点头:“这个发现很好,你觉得它像什么呢?”眼见妹妹欲言又止,简圳怕被抢先:“是个‘文’!”

  爸爸微笑点头:“答对!祖先们创造文字就是这样来的,最早刻在石壁上,就像现在的布告板,哪个村要讲话了,刻一些符号,大家就明白什么意思,应该是最早的新闻了。”简圳瞪了妹妹一眼,心里得意。

  从此后兄妹俩常常要求爸爸玩猜字游戏,爸爸被迫无奈,只得绞尽脑汁摆弄家里的玩意儿,什么“弯起的秤钩像数字5啦”、“竖的铅笔是数字1,横起来呢?是文字一,两个铅笔交叉,就变成文字十啦,再加一根,可以变成工”、“铅笔放到铅笔盒表面垂直呢?哈哈变成中啦”……家里的器皿工具猜完了,又猜远山、马、梁木、奶奶搭成的晾衣服架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