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餐厅风波
简泱泱2017-06-16 15:471,803

  “强迫症,并不是可怕症状,正说明孩子很好,很正常。“强迫症”儿童的眼里,得先遵信自己的规则,才懂其他规则;强迫症心理,是因为道德感在告诉孩子,这样是对的,这样是好的,这是完整的,这是有序的。要求和别人一样,是同情心、同理心来源:我和别人一样,别人和我一样,我会疼痛,别人也会,我不要去伤害别人,别人也不要伤害我;据说研究犯罪心理的人发现,有的罪犯没有同理心同情心,没有道德感秩序感,他们看到世界崩塌,不会想:坏了,真可惜;看到打碎东西,不会觉得混乱,不会想整理有序;他们认为别人和自己不一样,所以伤害别人也不要紧,没有那一根弦——有强迫症的小孩,看到自己别人闯祸,心里像是有根弦,弹一下,想:哎哟,坏了,接下来就会想办法弥补……”

  ——简川想起爸说过类似的话,聊正欢,值班经理经过,把简川叫走了。今天值班是排班经理刘雅玲,她递给简川一叠传单:“公司发薪水是请你来聊天吗?以为这样可以混工时?你不是很擅长发DM,给我发去,把小东叫回来。”

  两栋大厦之间的马路,在风口上,简川发着发着,觉得无聊,做起了她自己发明的小游戏:“这位,头发灰白但是理得清楚,手指清洁,和当医生伯父简大溪一模样——经常洗手洗的,职业是医生。这位妹子……是服务员,废话,她穿着制服哪!这位背包的方式,是业务员?房产业务员——”

  不知道过了多久,左手换右手,右手换左手,大概过了……十次?总算看到小东晃晃悠悠来替她:“喂,你们兼职的该下班了,快走吧。”

  经理也换班,仓储经理李庆翻着本月订餐表格,和简川聊天:“怎样?雅玲带你们上街了?”

  社区拜访就是上街——通俗说,是去社区发DM。员工们都爱上街,内场很热,定点发DM相当无聊,上街就像逛街一样,可以玩儿,自由,没人管。

  简川的师父今天上大厅,闻言凑过来:“还说呢,谁爱跟经理上街啊,光楼下守着,让我和简川爬楼梯去发。带我们,说得好听,谁需要她带啊,我以前还是她师父呢!当经理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我,不,屑!”

  李庆:“喂喂喂,放尊重点,我也是经理哈!虽然只是仓库经理……哎哟。”挨了吴梅玉一拳。

  简川观察,李庆正直憨厚,在努力学习和员工开玩笑;吴梅玉个性有点大大咧咧,但她资历老,知道每人性格,开玩笑不会出格。

  吴梅玉撇嘴:“你少来了,雅玲出名爱欺负新人,故意排简川光上DM班,九小时分两截不给一气上完,就少顿员工餐,早上十点到下午三点半,四点半到八点,晚餐自己解决;中间一小时是够睡觉还是逛个街的?只能白等着!再说督导说DM发的好,是让简川有空和同事分享经验,她倒来劲,天天让发DM,转头批评业务水平不熟,做炸鸡不熟练,压面包机不熟练,来一个月上三天内场,熟练个鬼!”

  李庆眨眼:“嘘,嘘。”

  转头一看,换便装的刘雅玲款款走来。

  她对简川严肃脸:“我对人不对事,也对事不对人。要看你这个人和这个事,是不是让我接受,少背后说我坏话,有胆量去越级投诉我。”

  说完踩高跟鞋冷冷走了。

  午后没客人,吴梅玉显得有点激动:“她就是故意的!‘因为我的鞋子质量很好,你们觉察不出砖地上有沙子,我感觉的出来’然后让简川擦六次地板,六次!她不就仗着和公司总部人熟,走后门当的经理嘛,督导都不放眼里!简川,你就去投诉!督导喜欢你,一定会帮你的!”

  不只是这样,简川想。

  她伸个懒腰,和吴梅玉说:“不只是这样,谢谢你招呼我哥哈,他几点走的?”

  吴梅玉挥手:“没事儿,他留了号码给你。”

  简川接着说:“高中报考校广播室,因为广播室可以不熄灯,离教学楼近,报名人超多。其中有个广播员简埴是我堂姐,培训我半个多月,用气声发音,节奏的掌握,语言的字节——”

  吴梅玉抢话:“哟,怪不得你帮着播音那次,比接待员都播得准!”

  简川:“这不是重点,从几十个人选十个,又选三个,我落选,其中一个,是当年成绩第一,另两个教工子女。我想不通,自觉她们没我播得好。我哥大怒说她们走后门。我爸说,教工子女是优势,十分是满分,教工子女、成绩优势是能给增四分五分,播音技巧零分能上吗?不能。假设播音也占五分,我才七分八分,当然不赢,但如果我播音高达十分,主考官再放水,也不好意思不选我吧?”

  吴梅玉糊涂:“所以呢?”

  简川:“所以除了走后门,刘雅玲应该也有五分是管理。如果我要赢,就做十分。但现在才一两分而已哟。”

  吴梅玉:“咳,你想太多了。”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餐厅风浪:离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