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我见诸君皆有病
简泱泱2017-07-20 14:091,780

  电话响起,韩小江走到阳台接电话。

  阳台里,简川还在打电话。

  韩小江曾在一个冬日清晨,看到一位太太用很科学的态度选鸡蛋。

  先掌心虚握,里填鸡蛋两枚,皆垂直地面;

  再从筐子中另选一枚,叠加上去,从上至下,ABC三枚鸡蛋,小心翼翼左手固定C鸡蛋,右手固定A鸡蛋,中间蛋两边分别与上下两蛋尖锥端接触——这时中间B鸡蛋如果不由自主地转一圈,表示这个鸡蛋合格,新鲜。

  如此再三,一个转动频率合乎标准的鸡蛋,收篮子里。

  如果鸡蛋蛋黄与蛋白已经散开,就给转动带来阻力——不转动者,不符选择,挑一边。

  接着,A鸡蛋退役,由质检者变成被质检者,也就是充当B鸡蛋位置,从筐里另选一枚作为A鸡蛋,程序重来。

  韩小江没有参观完全程,用两个鸡蛋挑选时间可推断选一篮鸡蛋、鸭蛋、鹌鹑蛋分别用多少时间。

  世间有瘾——或说有特殊坚持的人,比比皆是,有人挑选鸡蛋成瘾,有人洗手成瘾,有人抿头发有瘾,有人锻炼健身成瘾——有人对一边过日子一边数日子有瘾,行程单上画满特殊符号。

  简川大概是对地球有瘾,口头禅是:“少用一个塑料袋,让地球呼吸畅快——”。

  她见不得超市货架随取随用一次性塑料袋,见不得随走随取一次性纸杯——出门坚持自带杯子……但一次性纸杯,砍树制造,可以降解;多次使用杯子用精钢塑料制造、用洗洁剂与清水,无法降解,哪样杯子耗费资源更多,她也茫然。这瘾,类似强迫症——如,认为菜馆浪费纸张,就打电话纠正。

  简川放了电话发呆。韩小江:“怎么啦?”

  简川不解地问:“店长很开心和我道别,挂电话前却对边上人说,这人有病,以后不是大型订餐说我不在。假如你是店长,你会这样吗?”

  韩小江:“不会,但每个人不一样。”

  简川沮丧:“我想了一下,我是有点粗鲁……有病,哦?”

  韩小江:“不会啦。每个人都有一些或多或少的习惯——如果旁人一定要认为这是有病,那就带病生存咯。我见诸君皆有病,料诸君见我应如是。吃什么呢?”

  简川:“我总结了,东西煮的好,一是原材料,二是调味料,你吃过这里,你推荐吧。”

  韩小江:“你这么爱吃,怎么很少听说你自己做饭?”

  简川:“自己做饭很麻烦,做多吃不掉,做少锅子焦。我爸做饭——则采到什么菜,豆,叶子——都和米一起焖,放点调味料,所以都是菜饭,豆子菜饭,马铃薯菜饭,芥菜饭,芋头饭,白菜饭……”

  韩小江:“那饭后我们去你家?给你爸带点什么菜?”

  简川:“我家很远,到了市郊,转到县城,再转镇子上……”

  韩小江:“能开车到的地方,都不算远。路程和到酱馆比,怎么样?”

  简川想了下,又大概比划了下:“约等于三四倍吧。”

  去就去。

  随着车子进程,楼层越来越低,到了城市边疆,灯光开始昏黄,简川于后驾驶座打哈欠,指着路——很多地方都变化,大概框架没变,越行越熟悉。

  下了县城,两边树叶积尘浓厚。

  村里没有洒水车——只有个叫“养路班”的机构,负责崩塌山体的修复,行道树日常种植,道路毁坏维护,只要路的问题,全部他们负责。树上的灰,显然无暇顾及。

  几小时后,从柏油路转至泥土岔路,正值村里孩子下课途中,好些简川都不认识了,他们也不认识简川。

  鹅儿和鸡鸭在各自庭院中嘎嘎作声,车子路过,路过。

  行至一个山岭空地,简川说:“就是这里啦。”两人下车,韩小江看到空地上有小神龛,问什么神,脸孔红红,是不是关公。

  简川不清楚,说:“不是关公,关公在这里不流行。不知道哪个部门,叫公王,也有人叫王公,每个村里都有一位——逢立秋和立春大伙儿到这里聚会,杀猪,给吃的,保证全村风调雨顺,应该是监管天气与收成之神?”

  韩小江:“……好吧。”

  简川家在对面山腰,从这座山一层一层田埂往下走,山谷有小溪,跳过溪流上石头,再一层一层田埂往上走,再路过一条小溪和泉水,看到走廊和院子。

  两层土房,简大洲和一位农友在院中泡茶,简川和他说:“阿爸这是韩小江——”

  韩小江趋前握手:“叔叔好,我是简川同事。”

  农友见简川家里来客,拱拱手,荷着锄头回家。

  简川到小厨房视察,是一个电炉子烧水,煤炉已无亮无灰,

  再回到客厅的时候,问简大洲:“阿爸,怎么又用电炉啦,液化气和煤炉都不用?”

  简大洲:“印煤太麻烦嘛。”

  简川笑笑:“您又偷电乎?!会不会有危险啊?”

继续阅读:第三十五章 嫌贫爱富与综合指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