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孤飞如坠霜
简泱泱2017-07-26 10:162,448

  简川和简大洲发短信,东拉西扯后:“您对男女青年未婚同居什么看法?”

  短信滴滴声是简川最近的指导器。

  很多古时趣致,今已印迹杳然了——比如古时候男士女士定亲,用帕子,男士把手帕藏在枕下,时常怀念。

  多么美丽旖旎——但倘若道具换成纸巾试试?男士把用过的纸巾藏在枕下……咝咝咝,顿时猥琐,猥琐之至。

  简川乐于发短信。

  手机时代,短信是与古人不至于断线的地方——有瞬间抵达的优势,如果没有发出去呢,会显示发送失败,提问是否重发,少了交给驿站、邮局的迷茫感。

  最早简川用一个接听六毛一分钟拨打一分钟六毛的卡——舍不得话费,天天发短信,两个拇指苦不堪言。

  短信息是可以保存话语的信笺替代品。

  简大洲短信回复第二天下午抵达。

  “你突然给我提个让我措手不及的问题,我无法给你一个满意答案。父母子女之间对某些问题看法总会有代沟,不谈点儿看法,又辜负你对我的信任。由于手机短信字数有限加上我打字速度慢;只好分几次发给你,你随便看看,当看连载。”

  “当你从心理和生理走向成熟的青春期,男女之间交往无可厚非,从情发展到性是从恋爱到婚姻的自然规律。虽然未婚同居现象普遍存在,但其中情与性和谐统一者有之,以恋爱为手段达到玩弄对方感情目的者有之。首先,占有对方是每个人本性,男子这方面也许突出点儿,而从感情生活方面而言男女心理需求是平等的。”

  “从生理方面而言,在双方食禁果喜悦过后,女方要承受更多不成熟果实的酸涩味道,因为要作好避免意外和卫生保健工作,女方必须做单方面付出。”

  “虽然现代人已经没有把初夜权看得重于一切的封建思想,可是一旦让人轻易得到想要的,价位极有可能起变化。”

  “就好像你电视上见过,借钱时债务人向债权人下跪,要帐时债权人可要向债务人下跪啦。也许这种比喻太庸俗,有点悲观,有点杞人忧天。人的一生经历很多,青春时光最美好,面对学习工作婚姻各方面轻重缓急,请你自主把握,没有现成教科书。”

  “只有事业成功,没有家庭幸福也是不完美的,但愿琼瑶笔下的浪漫故事都成为生活中的现实,未婚同居是当今潮流,国外的试婚也在国内有些地方流行。买车试车也是有道理,但是,未婚先孕决不可取!!(俩感叹号)”

  “在这里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周总理夫妇在革命年代走到一起,由于战争年代没有生养孩子的环境,迫使周太太几次忍痛失去爱子,新中国成立后,总理想要孩子,可是由于太太流产次数太多,已经留下习惯性流产的后遗症,从此失去做母亲的权利,这就是新中国总理的一大憾事。”

  短信至此。

  情与性和谐统一,真官方的描述。

  又是一个微暑的盛夏,农场里迎来两只小狗儿。

  菜椒在春季生六只小崽,客人陆续领走四只。

  还要喝奶,狗粮还得泡软,还得泡奶粉再泡软——真是的,简直比小孩还麻烦!

  简衍不耐烦伺候,让简川把两只都抱走。

  男狗叫可乐,女狗叫雪碧——叫可乐是因为太黑了,浑身黑乎乎,雪碧则是因为排行。

  韩小珊来游玩见了很是欢喜,把可乐给抱走去养,好几天,小小雪碧狗在山谷间狂奔,时不时啃草皮,好像在说:“哥哥呢?”

  没人来买花买菜,两人会窝小屋打游戏。

  有电脑就行了,但是外婆视察后坚持认为常看电脑对两个人眼睛不好,对以后小孩子的眼睛也不好,不行,给韩小江添置了大屏幕电视,靠着墙。

  韩小江把电脑和电视屏幕做了连接——只要韩小江不在本市,短信滴滴声就不停歇。短信或者电话铃声即将要响起的时候——会有讯号的变化,导致简川电脑屏幕受到影响,发生一阵画面变换和扭曲——这让简川感觉到他电话又要来了,能听到他声音了,立刻有非常幸福的意味。

  这天简川和韩小江研讨游戏战略:“阿兹莫丹怎么打?”

  韩小江回:“绕,远着打,补血。”

  简川:“可是尼姑是近战模式。”

  韩小江:“没关系,后面可以招幻,你也可以跟他拼了,有四种补血不是”

  简川:“两种。”

  韩小江:“那…………等死,或等我。”

  简川定定瞪着屏幕,无端地认为,这句话,一定是情话。

  简川继续发:“你到哪啦?”

  韩小江:“下机,排队,打车。”

  简川:“到路口等你。”

  老头乐\小绵羊现在是韩小江座驾,夏季,简川学会了怎么开,需要手和脚合作,踩油门同时按启动,车子才听令行走——不过简川手脚协调很差,因此除非韩小江也在车上,否则不让简川碰车子,要她去考了非机动车驾驶执照才行。

  考机动车驾驶照已经去了半条命,还要考非机动车驾驶执照?简川哼一声:才不要!我可以骑个自行车,我还可以走路。

  简川走路下山,沿路撒了很多羽叶茑萝和车前草种子,现在,一藤一藤的嫣红五角星在树丛上闪耀。

  一旦到了花期,简川很注意把白色茑萝分出来,另外盆栽。

  没有香味的花,红艳才是本色,白色不合适,会串了品种。

  山下茫雾中,偶有白鹭飞过。飞向海滩,或飞向无人的船坞与避风港。

  白鹭下秋水,孤飞如坠霜。

  有次简川笑言,这大白鹭,看着消瘦,不知道有没有肉——韩小江少有的,凛冽瞥她一眼。

  这是他不高兴了,不过,对一个人韩小江再愤怒、心急、不齿、不屑的时候,也只是说一句:“不予置评。”

  后来他说起在异国,有一位南亚学生因为抓了河里野鸟烤,垃圾桶被翻出羽毛,就被遣送回去了。

  人类,也不应该什么都吃。

  是吧,好吧,试想想,若有人把可乐、雪碧狗两个捉去吃,简川会拼命。

  一辆出租车行驶过来,又过去了,不是;

  这辆,也不是。

  可等待仍然是焦灼而愉快。

  又一辆出租车行驶过来,简川一眼看到副驾驶那个人,沉霜般闪亮双眼,简川挥手。

  可是,不对,车子并没有减速停下,眼看要冲上山体——韩小江将头伸出窗外大喊:“简川,跑开!快!”

  简川看着逼近的车头,大脑一片空白,手脚失去平衡坐倒在地,左手毫无知觉。

  世界化成静置的分镜。

  在这分镜中,她只是记得,当韩小江抢过方向盘将车子急转向外时,马路上有辆巍峨油罐车,正鸣着响笛,嗒嗒靠近。

继续阅读:第三十九章 生物本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