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血色珊瑚
简泱泱2017-07-28 09:592,512

  丽丽眼镜滑在鼻梁略下,胖短洁净的手指拈着一个白兮兮的快餐盒。

  为什么有餐盒?

  头疼,简川忆起睡前一幕,不停喝水,口不渴,但要不停喝水。

  上B超床三次,医师都说,不够,下去喝水。

  就诊门口遇到韩小珊和丽丽,小珊很关心她:“你怎么啦,脸色很差?”

  简川看着她红肿的双眼,叹口气:“没事,来查常规。”

  喝水到肚胀,小珊帮着接好几次水,谁知护士还说不够。

  再喝,再喝,后来,迷迷糊糊睡着了。

  走廊里人来人往,时有担架车和孕妇慢慢走过,排队的人多是喜累参半,又惊又喜——咝咝咝,怎么会睡着的?

  一位粉衣护士走进病房,拿登记本核对床头名字:“简川哦,来,量个体温。”

  递过一支体温计,简川接过,在腋下夹紧。

  床头护理牌只有名字,年龄和饮食护理事项。

  护士来收体温计,简川牵住她衣袖:“您好,我身体什么情况?怎么会睡着的?”

  护士口罩后的眼神严厉:“年轻人过日子,要考虑将来,有防护措施,别乱吃药。”

  韩小江从未让简川吃药——

  胃药除外,胃药也只给吃一次,胃病靠日常,慢慢养护,需要长久功夫,他说。

  喷嚏咳嗽头疼,他会煮可乐姜,骗简川喝,不难喝,就是太甜——最后可乐姜被他自己喝掉大多数。

  简川怀疑他给狗儿取名可乐,是因为太爱喝可乐这类饮料……1.5升,一大桶一大桶喝,竟也不胖。

  他记得简川生理周期,他知道防护措施类别利弊,当简川指着他鼻子问:“花招这么多,经验这么老道啊,你到底有过几个女朋友?从实招来!”

  他只是面无表情把手指叼住,接着说:“这样指着人,很失礼啊。”

  简川就……问不下去了。

  有稀少几次,她感觉他从很紧拥抱中把她推开——再飞奔出去买战备救急物资。

  现在想来,应该是他出差前夜,带着冷风回来,在被窝中把简川吵醒,两个人拥着聊天……

  聊着聊着,后来,就这样了。

  究竟是什么时候认为,有小孩,结婚,也不要紧,也不那么可怕的?

  简川记不清楚,但她知道,只要和小江在一起,就什么都不怕,不怕死,也不怕活着。

  活到头白,齿摇,那又怎么样呢,要在一起,一直在一起,总是会有办法的。

  他总是说:“这又不难。”失败了,那就换个方向,再试一试。

  试都不愿试的人们,一定是权衡后,觉得不值得,不重要吧。

  这是大自然另一场生物骗局,遇到生物学上合适的人,产生美丽的激素,让他和她甘心情愿,生儿育女。

  简川:“我没吃药。”

  护士:“不是让快点去买夜用型卫生巾吗?”

  小珊满头大汗进门:“买来了,买来了。”

  护士:“先把卫生巾用上——吃药能吃到昏倒?真是傻胆大。”

  丽丽上来拉开护士:“我们会照看好的,您忙吧!”

  护士:“好好呆着,定时去厕所观察,东西出来放餐盒上,再及时交给值班护士查验。”推门走了。

  简川冷静下来,凛然盯住小珊:“你说。”

  小珊有点瑟缩。

  简川:“说。”

  小珊把头转向丽丽:“不是说,只是让她睡着的吗,然后让医生看一看?!”

  丽丽:“不吃点药,她怎么会睡着,不再用药弄下来,怎么让医生看一看?”

  简川再笨,也听明白了:“是你们给我吃药,什么药?哪儿来的?”小珊大哭:“我不是故意的,药都是她去其他医院开的。”

  简川:“我为什么睡着?”

  小珊依旧哀哀哭泣:“我帮你接的水,放了她给的药粉。”

  心中寂苦,胃内抽疼,简川强制忍住:“杀人凶手。如果我今天没有醒过来,就这么死掉,你们这辈子会开心吗,会心安理得去跳舞,赏花,唱歌,喝茶吗?”

  小珊擦眼睛:“不会的不会的,这药只是让你睡一睡,堕……胎的药也没事,比生理期血量大点而已。”

  简川悲愤得无以复加:“没事?你这么大个人,没一点自己想法判断吗?!什么事情都能做,一点顾忌都不会,一点后路都不要,一点害怕也没有的?”

  小珊还是哭:“我不想的……我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

  懦弱装纯、事实愚蠢的假好人,和心黑手毒、脑袋坏掉的真烂人有分别吗,没有分别,没有。

  丽丽察言观色:“你也没证据说是我们给你吃药,是吧,还是注意身体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小珊附和:“对。”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话本身是没错啦,只是被丽丽这样的人说出来,很,很恶心。

  护士和医生一起进来,看手表,说:“你去卫生间再看看,没有的话去做个彩超,再做个造影。”

  拿到报告,医生指点给她们看:“在这里和这里卡住了,准备手术吧。谁来签字,你可以签字吗?”

  卡住了,所以,是没有事情吗?还能保留吗?

  简川毫无头绪:“一定要手术?能不能保留?”

  医生:“胎块组织已离开母体,只是不完全。现在做保留,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无边无际的钝痛。睁开双眼,小珊头伸过来问简川:“你觉得怎么样?”

  简川说不出话。

  丽丽双手捧着白色快餐盒,打开给简川看了一眼。

  很对称,颜色红彤彤的,这大概是医生说的“珊瑚状组织”。

  珊瑚是美,可世间至美的动植物,大多有毒性。

  丽丽笑声嘶嘶响起:“小护士们都说打下来是珊瑚样子,我不觉得呢,倒是像墨鱼,简川你家姐这么会做菜,你这么爱吃,你说像不像?也有点像鱿鱼,啧啧……”

  动脉静脉扭成一股,胃里翻江倒海,血腥气蔓延到嘴角。

  喉咙,腮帮,眼鬓,耳后,都是脆弱地方,哪里好呢?不管了。

  简川握紧拳头,对那张放肆的脸,拼尽全力一拳挥过去——她以为的拼尽全力,事实上,力气只足够推搡而已。

  但丽丽已经怒不可遏:“啊!”

  小珊把欺身上来的丽丽拉开:“你先回去,先回去好不好?”

  简川深吸一口气:“你也走,都走。”

  小珊:“我……”简川:“走。”

  两人转身出去——简川又道:“韩小珊,等等。”

  小珊回头:“哎,哎。”简川:“把我可乐狗儿还来——滚。”

  夜色如涨潮,铺头盖脸,简川撑着头,头还是微微疼,怎么办……小江。

  小江知道了,会怎么说。

  简川脑中映起多年前在饭店厨房一角。

  “被人摆了一道,摆回来就是了,哭什么哭?”

  可——我,我当时也并没有哭吧。

继续阅读:第四十一章 青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