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生物本能
简泱泱2017-07-27 11:412,601

  百步之内,必有芳草。

  说的是,植物界善恶循环,相生相克的情景——毒草芳草往往相伴而生,间隔一叶之间。

  植物远比动物高级,当动物界开始茹毛饮血,植物早就不动声色饮风吮露——这吟风醉露还不是艺术,是光合作用的科学行为。

  当动物相互间进行物理攻击,仅为繁衍后代本能——植物早就轻而易举利用动物贪欲,化学作用,为它们传播子嗣。

  植物果实大多甘美——让动物自动自发来种植食用,扦插分株,开枝散叶,但倘若鸟类和人类想吃植物种子?对不起了,要不无法消化,原样输出;要不就蕴含剧毒,一吃毙命。

  植物才是世界之王。

  看着从小到大走过的道路上,棵棵野草渐有名字,山野之间到处是朋友的欣喜,无法比拟。

  可植物只占据乡野吗?幼稚的想法。

  植物早就侵占全世界——餐桌上,超市菜场里,依然能感觉到它们威锋。

  虚虚实实,扰人耳目。

  黑豆犹如腰子形状,不错,它的确可以帮助维持肾脏功能;西兰花就不老实了,长副癌细胞样子,意图让人避而远之——但事实,西兰花恰是对抗癌细胞的利器,有杀菌和抗感染作用。

  简川拈起手里的红黄彩椒,真是奇怪,原本植物区的彩色,颇多带毒性,只是大自然开发组为平衡物种而作的警示作用,竟也成为植物开拓品种武器。

  不愧世界之王啊。

  菜椒们可以做手撕甜椒拌皮蛋,丢入篮子。

  计重处很快排长队,有扰攘响起。

  一把声音很轻:“请您排队。”

  韩小江也是这样,越争论地起劲,声音越轻。

  简川耳尖,这就是韩小江声音啊,不会错,背影也一模一样,宽宽肩膀,慢着,他边上女孩子是谁?

  简川丢弃已打码青菜,从无购物通道挤出去,跟着韩小江来到大街上,他们一路说说笑笑,并未注意有人跟从。

  韩小江对另外的女生们一向有距离,紧紧拥着怎么回事?

  简川一急,冲到他身前:“好哇,你小子!”

  韩小江依旧冷静,脸上并未改变脸色,话音不慢不速:“怎么啦。”

  女孩子执住他手臂柔和地仰头:“这谁?你同学吗?”

  简川顿足:“为什么这样?你是演电视啊?葬礼什么都是假的吗?你妈妈,还有小珊哭得都昏过去了,你知道吗。可真好意思啊,电视剧里是男主知道自己快要死翘翘,就假装出轨来骗女生,让人好过一点;你更厉害,知道自己要出轨,就策划一场车祸,假装死翘翘来骗人吗?不去竞争奥斯卡好可惜,这么爱演!”

  韩小江用一贯语气说:“本来就长得丑,这样失态,越发难看了,放开我衣服。”

  简川不放。

  韩小江不耐烦了,一根根剥开她手指:“你有什么问题吗?快醒醒吧,我先走了。”

  扬长而去。

  简川气愤如火,可就像是被制住了手脚,追不上。

  以前不是这样的,两人偶在大街上吵嘴,他从不一走了之。

  在家中吵嘴,气至七窍冒烟,他出门前也会要求亲吻一记,简川把头别开,就用力吻吻脖颈、头发,然后才走。

  “醒醒吧。”

  “快醒醒!”

  灯闪了闪,雪碧在脚边打转,噢,这是在农场,真想上厕所啊。

  简川睁开眼睛,发现双脚互相勾起,双手抱拳,就这么把自己困在沙发上睡着了,不是梦就好了,若人还在,哪怕真是扬长而去,也没有关系啦。

  叫醒她的人是李丽丽和小珊。

  如果不是因为尿好急,简川不会醒来,这几个月,跑厕所频率一天比一天多。

  卫生间毛巾架是小江亲手所钉,架上挂着毛茸茸毛巾,他找到这个毛巾,得意地向简川显摆:“这个毛巾,可以多吸收九倍水分哦!环保高效,帮助节省十分钟吹风机时间……”。

  简川瞄瞄价格签,韩小江买东西从不看牌子,不看价格,确定就买,然后,使用很久很久很久。

  简川:“这是给雪碧洗澡后吸水的仿鹿皮毛巾,采用进口PVA特殊技术制造,九块钱一条,不,八块八一条,超强吸水,触感极佳,可有效节省三十分钟吹风机时间,不掉绒。”

  韩小江:“……”

  良久,韩小珊追到卫生间门口,拍门。

  简川默默开门,走到沙发边。

  丽丽上来把简川推倒:“不要脸!小江哥就是被你害死的!还有,若不是你去多嘴,小江哥后来怎么不理会我呢?你还跟我抢副驾驶座位!”

  简川定定神:“副驾驶最危险。”

  丽丽:“你没出现之前,副驾驶永远是我座位。不对,你出现了也是这样,缩在后座的怂货,后来,小江哥为了你竟然把我从驾驶座赶开,说副驾驶是同生共死座位,属于女朋友。说得好听,既然同生共死,你怎么不一起去死啊?”

  生物本能呗。

  谁没事自己求死。

  小珊拉住她:“好啦,别这样,你这么温柔的个性,生气起来,好粗鲁。”

  小珊转头朝简川抖动端着的垃圾桶,里有一根试孕笔。

  哭哑的嗓子似笑非笑:“你怀孕了?”

  丽丽:“这么贱,你不要相信她。小孩说不定是谁的呢!还和小江造谣我的工作……”

  贱者生命力强,懂什么。

  小珊依然晃着垃圾桶追问:“你到底怀孕没?”

  简川:“有。”

  丽丽:“那你,是不是你和小江哥说过我在哪工作!”

  简川:“你在海大食堂上班,是我和小江回学校吃麻辣烫看到的。不过就算他知道,也没有因此看低你。我以前也在食堂工作过,甚至都没资格进食堂编制,只在食堂促销饮料而已,他也知道,也没因此看低我。你说寒暑假去英国找同学,那不是我去告状,是因为你妈妈不晓英语,包裹填错地址退回,才委托我们帮忙寄包裹到塞舌尔,他也没拆穿你。”

  丽丽:“怎么可能,我妈包裹都委托我堂哥寄!塞舌尔这种免签地,我怎么会去,我明明是去的英国好吗?!”

  小江说的好:一,年纪是人不需努力就能得到的东西,所以不要擅自相信,是老人就会有智慧。

  二,永远叫不醒一个诚心故意装睡的人,所以不要擅自相信,是苦心就会有好报。

  简川无话可说,起身出门。

  廊下狗儿无聊转圈,招呼自己小小短短尾巴。

  午后没有一丝风。

  韩小珊坐沙发上沉默不语。

  丽丽拉住小珊:“把你当好妹妹才告诉你,世上贱人多了去,你想清楚啊,她这小孩不知道哪儿来的,你要小心!她肯定想去骗你外婆。”

  韩小珊犹疑:“孩子总是好的,哪怕只有一半的希望,你看我妈几次眩晕过去,外婆现在都以为哥哥在外面旅行呢,给她们点希望。”

  丽丽别别嘴:“你就是太单纯了,这人一穷起来,花招多得是,书上也说,穷生奸计,富长良心哩。不过,至少也要查下血统吧。倘若她随便拿个孩子去你外婆家做戏,外婆心一软,遗产还有你分的份吗?这是她医疗缴费单据,我们去这家医院找医生问问。”

继续阅读:第四十章 血色珊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